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亲历香港小学开放日:震惊与忧虑2019-05-06 08:07作者:熊德志

5月4日,适逢周六,有幸亲历香港保良局陈守仁小学开放日。作为一个曾经的师范大学毕业生,对此次参观的感受颇为复杂,既对学生的能力感到惊讶,同时又感到忧虑。

保良局陈守仁小学在2017香港最具教育竞争力小学50强龙虎榜中排名第30位。学校位于九龙海庭道6号,前身为成立于1950年代的葡侨学校,于1996年由保良局接管,1999年更为现名。2000年转为直接资助计划学校,为全港首批直资小学之一。该校以英语作为主要学习语言,教授本地课程,未来升学参加本港DSE考试。

我在下午开放日即将结束的2个小时前抵达学校,现场依然是人潮汹涌。而在学校外的道路上,依然有很多警务处交通总部的交通督导员在现场疏导交通。

据了解,2017年报读该校的竞争可谓非常激烈,当年学校收到8100份申请,竞逐150个P1(小学一年级)学额,录取率仅有1.85%,为全港最多人报读的直资小学。

甫一进门,即看到该校在2016—2018连续三年小升中的辉煌成就,学生升读名校的人数可谓众多,入读诸如男拔萃、女拔萃、圣保罗、圣提士反、港大同学会书院、喇沙、德望、浸大附属学校、伊丽莎伯、沙田培英、圣公会、圣若瑟、嘉诺撒圣玛丽、德信、圣保禄及部分国际学校等等一众名校。

而且,该校不仅学生的学习能力卓著,其在体育、美术、音乐、新闻传媒等方面,也堪称骄傲。参观所到之处,看到有很多学生在读期间即在香港大会堂及香港音乐厅的演出;学校有学生乐队,演出民乐及西洋乐;有剧场,学生自己演出歌剧。学校曾培养出了获奖运动员。并且,学生每年暑假游学,足迹遍及五大洲。学校还有图书馆、攀石场、高尔夫练习场、校广播电视台、音乐厅、游泳池及有机园圃(园艺及有机蔬菜种植)等等。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我竟然亲眼看到学校的电视台在做现场直播。而且,包括摄影、摄像、出镜记者、编导、播出控制等在内,竟然都是由小学生完成的。我当场看见一位出镜小记者在摄像机前做新闻报道,于是就上前与小摄像师交流,问他们是不是在排练,他用英文回答我,“在现场直播(Live broadcasting)。”

在数学作业展示区,看到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居然自制了数学历史发展的图表,并且从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王国建造金字塔需要代数和几何计算,以及税收、金融和天文学的产生,清晰地介绍了数学的起源和应用;又谈及公元前2000—1800年古巴比伦王国建立的基础数学加、减、乘、除的运算法则,公元前三世纪古希腊的圆锥曲线,以及圆周率π= 3.14(22/7)、分数、小数点、方程的发现与发明,等等。其对数学的历史发展脉络做了较全面的概述。

另外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则同样自制图表,又较为简洁完整地介绍了鹦鹉螺黄金分割模型(Φ=1.618)的定义、发现及其来龙去脉。

而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则把自己和父母一起去台湾旅行时,从宜兰到台北的两张成人全价票和自己的一张半价票进行乘法、加法及除法的综合运算,得出三张火车票的均价。一个小学三级年的学生便具有了一定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是值得称道的。

顺便提一下,以上的作业,均是以英文完成的,且字迹工整。

另外,几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则用中文写了长达150字左右的作文,大概一页纸,而且没有错别字和病句,意思清晰完整。按照国内教学大纲,小学二年级可以完整地造句就已经达到教学要求了。

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在《如果有一天》的诗歌里,则表达出了其对未来住房问题、食物短缺问题、环境问题的严重关切和忧虑,充分体现了其对社会问题有一定的认知和见解。

我所震惊之处,正是觉得这些学生真的非常突出和优秀,他们的表现超出了我的想象,甚至颠覆了我的既往认知。

而优秀的背后,学生和家庭,想必一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这些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是不是本不该这么优秀?

这些学生,原本应该是过着快乐幸福的童年。但是现在,他们不仅要学习文化课,还要学习美术、体育、音乐,而我现场所见到的,他们在各方面所表现出的才能,也同样很令人惊讶。当然,也必须如此,惟其如此,他们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这到底是令人高兴,还是令人忧虑?

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在基础教育上跑赢了,未来就一定真的跑赢了。

孩子的潜力一旦被过早或过度挖掘之后,在大学时代,乃至于将来投身工作,他们还能够继续保持优秀么?他们还具有好奇心和创造力么?据了解,有很多的优秀学生,在读大学之后,也基本上就表现平平了。现在,香港很多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有相当多的占比是来自内地的学生,抛开经济因素不谈,香港本地学生报读研究生的意愿也似乎并不是很强烈。

同时,当下的国内教育也得到验证,基础教育阶段优秀的学生和未来的优秀之间并不一定是正相关。中国及香港本地课程的基础教育无疑是超越美国基础教育的,但是在顶尖人才上,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则是无法望其项背的。

未来,我的孩子也将要去读PG(游戏小组,国内称为早教)、去读PN(幼稚园前的学前班),然后读K(幼稚园),然后读P1(小学一年级)。而现在,我们就要考虑报读PG了。置身其中,我也被焦虑夹裹,并且不停地被夹裹着前行。我的孩子未来是不是也要和这些小学生一样,成绩优异,什么都会。说句由衷的话,作为师范科班出身的我,在理性上觉得这是不该被效仿的。这也是被我本人所质疑的。

在开放日现场,很多家长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一同前来,孩子尚在襁褓之中。

我其实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也这样学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这么早就这么优秀,我当然知道陈守仁小学是名校,而且也不是我将来决定报读就一定可以读的,因为学校会不会录取都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现实是,如果我的孩子不读PG,可能很难读到好的PN、好的幼稚园,乃至于将来想要入读心仪的小学都很难。

无论如何,这其中有一个问题需要厘清,教育仅仅是为了将来的一份好工作,仅仅只是为了有用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我真的不想也不愿给孩子设计未来的路径。教育不能拔苗助长。理想的结果当然是让孩子自己去探求,通过学习和成长,认识到自己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让孩子从内心激发出内在动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对于个体的成长而言,内生性的成长驱动力要远比外部强加的重要得多。

接受现状,或不接受现状,同样令人深感忧虑。

亲历香港小学开放日:震惊与忧虑2019-05-06 08:07作者:熊德志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5月4日,适逢周六,有幸亲历香港保良局陈守仁小学开放日。作为一个曾经的师范大学毕业生,对此次参观的感受颇为复杂,既对学生的能力感到惊讶,同时又感到忧虑。

保良局陈守仁小学在2017香港最具教育竞争力小学50强龙虎榜中排名第30位。学校位于九龙海庭道6号,前身为成立于1950年代的葡侨学校,于1996年由保良局接管,1999年更为现名。2000年转为直接资助计划学校,为全港首批直资小学之一。该校以英语作为主要学习语言,教授本地课程,未来升学参加本港DSE考试。

我在下午开放日即将结束的2个小时前抵达学校,现场依然是人潮汹涌。而在学校外的道路上,依然有很多警务处交通总部的交通督导员在现场疏导交通。

据了解,2017年报读该校的竞争可谓非常激烈,当年学校收到8100份申请,竞逐150个P1(小学一年级)学额,录取率仅有1.85%,为全港最多人报读的直资小学。

甫一进门,即看到该校在2016—2018连续三年小升中的辉煌成就,学生升读名校的人数可谓众多,入读诸如男拔萃、女拔萃、圣保罗、圣提士反、港大同学会书院、喇沙、德望、浸大附属学校、伊丽莎伯、沙田培英、圣公会、圣若瑟、嘉诺撒圣玛丽、德信、圣保禄及部分国际学校等等一众名校。

而且,该校不仅学生的学习能力卓著,其在体育、美术、音乐、新闻传媒等方面,也堪称骄傲。参观所到之处,看到有很多学生在读期间即在香港大会堂及香港音乐厅的演出;学校有学生乐队,演出民乐及西洋乐;有剧场,学生自己演出歌剧。学校曾培养出了获奖运动员。并且,学生每年暑假游学,足迹遍及五大洲。学校还有图书馆、攀石场、高尔夫练习场、校广播电视台、音乐厅、游泳池及有机园圃(园艺及有机蔬菜种植)等等。

尤其令人惊讶的是,我竟然亲眼看到学校的电视台在做现场直播。而且,包括摄影、摄像、出镜记者、编导、播出控制等在内,竟然都是由小学生完成的。我当场看见一位出镜小记者在摄像机前做新闻报道,于是就上前与小摄像师交流,问他们是不是在排练,他用英文回答我,“在现场直播(Live broadcasting)。”

在数学作业展示区,看到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居然自制了数学历史发展的图表,并且从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王国建造金字塔需要代数和几何计算,以及税收、金融和天文学的产生,清晰地介绍了数学的起源和应用;又谈及公元前2000—1800年古巴比伦王国建立的基础数学加、减、乘、除的运算法则,公元前三世纪古希腊的圆锥曲线,以及圆周率π= 3.14(22/7)、分数、小数点、方程的发现与发明,等等。其对数学的历史发展脉络做了较全面的概述。

另外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则同样自制图表,又较为简洁完整地介绍了鹦鹉螺黄金分割模型(Φ=1.618)的定义、发现及其来龙去脉。

而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则把自己和父母一起去台湾旅行时,从宜兰到台北的两张成人全价票和自己的一张半价票进行乘法、加法及除法的综合运算,得出三张火车票的均价。一个小学三级年的学生便具有了一定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这是值得称道的。

顺便提一下,以上的作业,均是以英文完成的,且字迹工整。

另外,几个二年级的小学生,则用中文写了长达150字左右的作文,大概一页纸,而且没有错别字和病句,意思清晰完整。按照国内教学大纲,小学二年级可以完整地造句就已经达到教学要求了。

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在《如果有一天》的诗歌里,则表达出了其对未来住房问题、食物短缺问题、环境问题的严重关切和忧虑,充分体现了其对社会问题有一定的认知和见解。

我所震惊之处,正是觉得这些学生真的非常突出和优秀,他们的表现超出了我的想象,甚至颠覆了我的既往认知。

而优秀的背后,学生和家庭,想必一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但这些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是不是本不该这么优秀?

这些学生,原本应该是过着快乐幸福的童年。但是现在,他们不仅要学习文化课,还要学习美术、体育、音乐,而我现场所见到的,他们在各方面所表现出的才能,也同样很令人惊讶。当然,也必须如此,惟其如此,他们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这到底是令人高兴,还是令人忧虑?

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在基础教育上跑赢了,未来就一定真的跑赢了。

孩子的潜力一旦被过早或过度挖掘之后,在大学时代,乃至于将来投身工作,他们还能够继续保持优秀么?他们还具有好奇心和创造力么?据了解,有很多的优秀学生,在读大学之后,也基本上就表现平平了。现在,香港很多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有相当多的占比是来自内地的学生,抛开经济因素不谈,香港本地学生报读研究生的意愿也似乎并不是很强烈。

同时,当下的国内教育也得到验证,基础教育阶段优秀的学生和未来的优秀之间并不一定是正相关。中国及香港本地课程的基础教育无疑是超越美国基础教育的,但是在顶尖人才上,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则是无法望其项背的。

未来,我的孩子也将要去读PG(游戏小组,国内称为早教)、去读PN(幼稚园前的学前班),然后读K(幼稚园),然后读P1(小学一年级)。而现在,我们就要考虑报读PG了。置身其中,我也被焦虑夹裹,并且不停地被夹裹着前行。我的孩子未来是不是也要和这些小学生一样,成绩优异,什么都会。说句由衷的话,作为师范科班出身的我,在理性上觉得这是不该被效仿的。这也是被我本人所质疑的。

在开放日现场,很多家长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一同前来,孩子尚在襁褓之中。

我其实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也这样学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这么早就这么优秀,我当然知道陈守仁小学是名校,而且也不是我将来决定报读就一定可以读的,因为学校会不会录取都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现实是,如果我的孩子不读PG,可能很难读到好的PN、好的幼稚园,乃至于将来想要入读心仪的小学都很难。

无论如何,这其中有一个问题需要厘清,教育仅仅是为了将来的一份好工作,仅仅只是为了有用么?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我真的不想也不愿给孩子设计未来的路径。教育不能拔苗助长。理想的结果当然是让孩子自己去探求,通过学习和成长,认识到自己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让孩子从内心激发出内在动力去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对于个体的成长而言,内生性的成长驱动力要远比外部强加的重要得多。

接受现状,或不接受现状,同样令人深感忧虑。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