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周家兵

深圳东方华策咨询管理公司总经理

有一种安享幸福晚年叫自愿工作2019-05-08 07:54作者:周家兵

人口老龄化日渐成为社会问题,人口红利消失给企业用工带来招聘困局。如果二者对接,对老龄人口劳动力再次开发,以自愿为前提引导老人快乐就业,或许会重新定义“安享幸福晚年”。

我曾随团走访过内地几个县市乡镇,很多小微加工企业,产品通常是:耳机、手袋、窗帘、床上用品、手串、饰品、时尚服装加工等。这类企业大多有沿海或发达城市的“背景”:亲朋、好友在“那边”负责销售和售后。这边的企业负责生产加工,主要材料和核心部件都是“那边”采购物流过来。少数需要设备完成的工序,在厂房里进行;多数工序工人可以自愿带回家做,完成后,经过质检员检验,计件核算。

一位生产定制服装的工厂老板告诉我,“我这边绝大多数阿姨年轻时都在沿海大企业做过‘大师傅’,手工了得,现在年轻人不愿学这门技术。”这些原本可以退休的老工人,技术好,工作意愿高。伴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进程,村村通公路,老人们出行、就医,以及子女探望等,方便快捷。老人们基本上都在县市乡镇买“套房”了,偶尔回乡下种点菜,最主要消遣就是打麻将,县市乡镇遍地都是麻将馆。因打麻将引发的家庭纠纷和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一二线城市老龄人生活相对丰富,可以旅游,读老年大学,组建老人文艺社团、夕阳红义工队、老年人互助社等。而乡镇与城乡结合部的老人们生活相对单调。这些老人一个月的“退休金”是50到100元。很多老人没有退休金,靠子女赡养。大多数身体还行的老人都选择自食其力,有的老人还资助子女在城市买房、买车、养孩子。

一位六十五岁大叔乐观地表示,“我身板还挺好,再干十多年没问题,每年支援他们一两万,不是挺好嘛!他们在深圳生活压力比我们大。”经打听,大叔年轻时在深圳一电子厂任产线修理技术员,现在家乡耳机生产厂上班,技术好,心又细,“没有搞不定的问题”。一个月有四五千工资。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带上老伴。老伴在厂里做手工,计件,每月一两千不等,最多时一个月三千多。“有事做,能赚钱,只要不太累,日子挺好过。”他们的作息时间通常是,早上五点半起床,做家务,吃早餐,七点半到厂上班,十一点半回家,午饭后午休,两点上班到五点钟下班,晚餐后散步,九点钟上床睡觉。没有周末之说,“看有没货做,反正玩也是玩。有时没货做,大家也会去工厂聊天,老板买菜大家一起做饭,说说笑笑挺开心。”

跟一位老板娘聊起老人们工作生活情况,得知,因为最近派出所在“严打赌博”,老人们纷纷跑出麻将馆,找企业干活儿。“去年底赶货,找不到人手,都在麻将桌上。”说到这里,老板娘笑了,“下次赶货看来要找派出所帮忙了。”

老人做事通常耐心、到位、经验丰富,考虑问题周全,有些在某个行业或领域是资深工匠。生活条件好了,一些老人六七十岁还能工作,也愿意工作。在自愿的前提下,开发利用这些“银发老兵”的闲置劳动力,让他们老有所事且老有所乐,是一件多赢的好事。对此,国家的法律、政策不妨多琢磨一番,如果制度设计保障到位,破解老龄化社会困局,或许会趟出一条新路。

有一种安享幸福晚年叫自愿工作2019-05-08 07:54作者:周家兵
周家兵 深圳东方华策咨询管理公司总经理

人口老龄化日渐成为社会问题,人口红利消失给企业用工带来招聘困局。如果二者对接,对老龄人口劳动力再次开发,以自愿为前提引导老人快乐就业,或许会重新定义“安享幸福晚年”。

我曾随团走访过内地几个县市乡镇,很多小微加工企业,产品通常是:耳机、手袋、窗帘、床上用品、手串、饰品、时尚服装加工等。这类企业大多有沿海或发达城市的“背景”:亲朋、好友在“那边”负责销售和售后。这边的企业负责生产加工,主要材料和核心部件都是“那边”采购物流过来。少数需要设备完成的工序,在厂房里进行;多数工序工人可以自愿带回家做,完成后,经过质检员检验,计件核算。

一位生产定制服装的工厂老板告诉我,“我这边绝大多数阿姨年轻时都在沿海大企业做过‘大师傅’,手工了得,现在年轻人不愿学这门技术。”这些原本可以退休的老工人,技术好,工作意愿高。伴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镇化进程,村村通公路,老人们出行、就医,以及子女探望等,方便快捷。老人们基本上都在县市乡镇买“套房”了,偶尔回乡下种点菜,最主要消遣就是打麻将,县市乡镇遍地都是麻将馆。因打麻将引发的家庭纠纷和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一二线城市老龄人生活相对丰富,可以旅游,读老年大学,组建老人文艺社团、夕阳红义工队、老年人互助社等。而乡镇与城乡结合部的老人们生活相对单调。这些老人一个月的“退休金”是50到100元。很多老人没有退休金,靠子女赡养。大多数身体还行的老人都选择自食其力,有的老人还资助子女在城市买房、买车、养孩子。

一位六十五岁大叔乐观地表示,“我身板还挺好,再干十多年没问题,每年支援他们一两万,不是挺好嘛!他们在深圳生活压力比我们大。”经打听,大叔年轻时在深圳一电子厂任产线修理技术员,现在家乡耳机生产厂上班,技术好,心又细,“没有搞不定的问题”。一个月有四五千工资。每天骑电动车上下班,带上老伴。老伴在厂里做手工,计件,每月一两千不等,最多时一个月三千多。“有事做,能赚钱,只要不太累,日子挺好过。”他们的作息时间通常是,早上五点半起床,做家务,吃早餐,七点半到厂上班,十一点半回家,午饭后午休,两点上班到五点钟下班,晚餐后散步,九点钟上床睡觉。没有周末之说,“看有没货做,反正玩也是玩。有时没货做,大家也会去工厂聊天,老板买菜大家一起做饭,说说笑笑挺开心。”

跟一位老板娘聊起老人们工作生活情况,得知,因为最近派出所在“严打赌博”,老人们纷纷跑出麻将馆,找企业干活儿。“去年底赶货,找不到人手,都在麻将桌上。”说到这里,老板娘笑了,“下次赶货看来要找派出所帮忙了。”

老人做事通常耐心、到位、经验丰富,考虑问题周全,有些在某个行业或领域是资深工匠。生活条件好了,一些老人六七十岁还能工作,也愿意工作。在自愿的前提下,开发利用这些“银发老兵”的闲置劳动力,让他们老有所事且老有所乐,是一件多赢的好事。对此,国家的法律、政策不妨多琢磨一番,如果制度设计保障到位,破解老龄化社会困局,或许会趟出一条新路。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