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念念有余

证券时报记者

低生育选择:生物史上首次2019-05-08 07:56作者:念念有余

生物学上,人类主动不生育的行为很反常。

生物要延续下来,需要有两种特性:一种是爱护自己,生存下来;另一种是延续后代,完成代际传承。

无法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之一,物种都不会存在。这两种能力会留在基因里。为了让物种繁衍,上天赋予交配满足感来刺激交配,所有动物估计都有这种交配愉悦感。如果一个物种集体自杀,就会是大新闻,人类自杀或自残的消息令人反感,就是基因带来的本能抗拒。自杀和自残不过是伤害自己,旁人也会主动制止,这是本能,希望生存下去的本能投射到了他人身上。

食物链上游的生物,生育数量低,一方面是因为存活能力强,有长辈长久陪伴教导,另一方面是因为寿命长,当然更重要的是天敌少,比如狮子老虎大象。寿命越短,天敌越多,越需要繁衍更多后代,来接受筛选,增加生存几率,比如兔子、老鼠、蟑螂。

生老病死是大事,重要的事情都充满仪式感,比如结婚生子。在北方的一些地方,过去生子的仪式要比结婚隆重得多。及早结婚生子,是个传统,身体能够生育的时候就赶紧生育。

人类在食物链的顶端,生育数量不多,但是生存能力强。人类生育数量的上限,一般是食物供应量,食物供应量充沛时,人口数量会快速增加,增加到不能吃饱时就会降低下来。战争、病疫也调节人口。

费孝通在《江村经济》记载江村有溺婴现象,是因为村民按照自家耕地数量,估计养活不了那么多人,就会主动选择溺毙一部分婴儿。地产较多或者较富裕的阶层很少溺毙,他们可以生育更多。

这就是生物战争,可以想象现在存活下来的人类,多数祖上都是官宦、地主甚至皇室。生物筛选很有意思,聪明健美或者善谈情说爱,能吸引异性者,能得到更多性资源,后代传承下来的概率就高,更优秀的家庭才有能力生育,有能力教导,这样筛选下来优秀的基因才会越来越多。嫌贫爱富在基因上是有道理的,如果连异性都无法吸引,连后代都养不活,自然就无法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传承的数量越大,在生物学上越成功。

现在只有低收入阶层愿意在政府补贴刺激下生育,有财富、有权势、貌美者,他们有很多资源养活后代,在以前这样的人会迅速繁衍几十个孩子,组成一个数百人的家庭,但现在这些人只愿意享受这些资源带来异性资源,享受交媾快感,孩子被当做一个副产品,而且是拖累。交媾快感本来是为了生育,但现在颠倒了过来。

食物丰富,社会安全稳定,现代医学改变了生育存活率,人们生一个基本上就能活一个,历史上人类首次可以不用接受难产、疾病、贫穷带来的筛选,既然不用接受自然筛选,就不用生育很多孩子给自然去挑选,不用生很多孩子增加存活概率。

换言之,人类在繁衍后代上,没有了任何紧迫感,而这也就是发生在最近五六十年的事情。一部分人类主动选择降低生育率,甚至不要孩子,这改变了人类甚至整个生物界的物种本能,生物学上成功的定义被颠覆了。

这可能是人类对于环境改变所做的调整,尽管一部分人放弃了基因遗传,生育率下降,其所在族群并没有消失的风险。寿命增长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人口数量乘以预期寿命可以作为种群延续的指标之一,这个指标依然很高。假若未来人口下降,人类也可能会出现生育率调整,以维持相对平衡。

低生育选择:生物史上首次2019-05-08 07:56作者:念念有余
念念有余 证券时报记者

生物学上,人类主动不生育的行为很反常。

生物要延续下来,需要有两种特性:一种是爱护自己,生存下来;另一种是延续后代,完成代际传承。

无法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之一,物种都不会存在。这两种能力会留在基因里。为了让物种繁衍,上天赋予交配满足感来刺激交配,所有动物估计都有这种交配愉悦感。如果一个物种集体自杀,就会是大新闻,人类自杀或自残的消息令人反感,就是基因带来的本能抗拒。自杀和自残不过是伤害自己,旁人也会主动制止,这是本能,希望生存下去的本能投射到了他人身上。

食物链上游的生物,生育数量低,一方面是因为存活能力强,有长辈长久陪伴教导,另一方面是因为寿命长,当然更重要的是天敌少,比如狮子老虎大象。寿命越短,天敌越多,越需要繁衍更多后代,来接受筛选,增加生存几率,比如兔子、老鼠、蟑螂。

生老病死是大事,重要的事情都充满仪式感,比如结婚生子。在北方的一些地方,过去生子的仪式要比结婚隆重得多。及早结婚生子,是个传统,身体能够生育的时候就赶紧生育。

人类在食物链的顶端,生育数量不多,但是生存能力强。人类生育数量的上限,一般是食物供应量,食物供应量充沛时,人口数量会快速增加,增加到不能吃饱时就会降低下来。战争、病疫也调节人口。

费孝通在《江村经济》记载江村有溺婴现象,是因为村民按照自家耕地数量,估计养活不了那么多人,就会主动选择溺毙一部分婴儿。地产较多或者较富裕的阶层很少溺毙,他们可以生育更多。

这就是生物战争,可以想象现在存活下来的人类,多数祖上都是官宦、地主甚至皇室。生物筛选很有意思,聪明健美或者善谈情说爱,能吸引异性者,能得到更多性资源,后代传承下来的概率就高,更优秀的家庭才有能力生育,有能力教导,这样筛选下来优秀的基因才会越来越多。嫌贫爱富在基因上是有道理的,如果连异性都无法吸引,连后代都养不活,自然就无法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传承的数量越大,在生物学上越成功。

现在只有低收入阶层愿意在政府补贴刺激下生育,有财富、有权势、貌美者,他们有很多资源养活后代,在以前这样的人会迅速繁衍几十个孩子,组成一个数百人的家庭,但现在这些人只愿意享受这些资源带来异性资源,享受交媾快感,孩子被当做一个副产品,而且是拖累。交媾快感本来是为了生育,但现在颠倒了过来。

食物丰富,社会安全稳定,现代医学改变了生育存活率,人们生一个基本上就能活一个,历史上人类首次可以不用接受难产、疾病、贫穷带来的筛选,既然不用接受自然筛选,就不用生育很多孩子给自然去挑选,不用生很多孩子增加存活概率。

换言之,人类在繁衍后代上,没有了任何紧迫感,而这也就是发生在最近五六十年的事情。一部分人类主动选择降低生育率,甚至不要孩子,这改变了人类甚至整个生物界的物种本能,生物学上成功的定义被颠覆了。

这可能是人类对于环境改变所做的调整,尽管一部分人放弃了基因遗传,生育率下降,其所在族群并没有消失的风险。寿命增长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的因素,人口数量乘以预期寿命可以作为种群延续的指标之一,这个指标依然很高。假若未来人口下降,人类也可能会出现生育率调整,以维持相对平衡。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