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贸易顺差:短期放量增升与长期小步演进2019-05-08 17:36作者:张锐

海关总署8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9.51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4.3%,其中出口5.06万亿元,增长5.7%,进口4.45万亿元,增长2.9%;贸易顺差6181.7亿元,扩大31.8%。这样的结果无疑有点出乎市场分析人士的意料之外,而且让人们对接下来的出口走向及其对经济的拉动之力充满着更多的期待。

拉长时间周期发现,我国贸易顺差已经连续收窄三年,而且收窄幅度在不断放大,对比之下,前4月贸易顺差出现大幅跳涨确实不易;另外,联想到去年前4月的对外贸易景况,当时美国对中国释放出凌厉的贸易制裁口风,在国内不少企业“抢出口”行情下,贸易顺差规模显著放大,而在如此之高的顺差基数下今年前4月还能拿到超出6000亿元的顺差额度就更不简单;不仅如此,时下的外部贸易环境并不十分理想,世界贸易增长的整体动能依旧疲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还能获取不菲的贸易顺差,无疑彰显出了中国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那么,贸易顺差的放量增长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出现了以前那样依靠劳动密集型产品与低附加值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来赢得出口数量绝对提升的成绩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数据显示,在前4月我国产品出口阵容中,机电产品出口同比增长4.5%,占出口总值之比提高到58.6%,同时服装、玩具等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虽然增长5.8%,但出口总值占比下降到了18.3%,而且分别较前两年下降1.9个百分点与0.1个百分点。表明我国出口产品结构正在持续稳定地升级。另外,产业结构的变化都会通过终端生产需求、消费需求以及出口需求显现出来,机电产品占比的不断提升,代表着的是我国经济肌体的不断优化以及高质量增长动能的渐趋形成与累积。

作为中国最大的产品出口国,由于受到经贸摩擦的影响,美国对中国的进口出现了明显萎缩,前4月中美贸易总值贸易总值出现了两位数以上的下降。但值得庆幸地是,中国对非美市场的出口却全线飘红,其中对欧盟出口大幅增长14.2%,对东盟出口超过13.4%,充分说明在目前我国的前三大贸易伙伴中,我们稳住了两大重要伙伴的阵脚;同时,前4月份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实现了9.1%的增长,高出外贸整体增速4.8个百分点,占我外贸总值之比提升至28.7%,表明我国对外出口的多元化自调整与自构造能力正在显著加强,原有主要集中于欧美市场的出口风险得到有效稀释与分解。

但有一点需要澄清地是,如果按照美元计算,前4月我国出口增长了0.2%,进口则下降了2.5%,表明贸易顺差的“放量”是在进口“缩量”的映衬之下表现出来的,只是进口的收缩并不意味着我国国内市场需求的减弱。一方面,贸易方式主要包括一般贸易、加工贸易、补偿贸易及协定贸易等,其中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是最普遍的贸易方式。数据表明,前4月我国一般贸易出口增长10.2%,表明我国本土企业创造出了可观的出口红利,而出口又必然带动进口,前4月一般贸易进出口占我国进出口外贸总值达到了59.8%,同比提升1.3个百分点,对进出口总值增长贡献率达到了67.4%,显示出我国企业较强的内需能力;另一方面,前4月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上涨3.6%,其中铁矿砂进口价格上涨18.8%,大豆上涨5.6%,天然气上涨26.5%,成品油上涨2.5%,同时前4月消费品进口增长10.7%,清晰地表明无论是生产性需求还是消费性需求,国内市场的表现都相当强劲,中国作为全球贸易运行“稳定器”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地释放。

实际上,前4月中国进口的小幅下滑与中美贸易的纠结现状直接相关,由于两国贸易占到了中国进出口总值的11%,对美进口的减少势必拉下中国整体的进口增幅,因此,如果接下来中美贸易谈判能欧取得实质性进展,中国的进口随之必然出现显著修复与大幅提升;此外,国内各类逆周期调控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拉动处在启动期,预计在二季度剩下的时间将有更明显体现,对进口的拉动作用也会更为明显;不仅如此,一国国际收支状况直接与本国汇率变动相关联,逆差往往会产生贬值冲动,而顺差一般会出现升值的可能,而且历史上人民币升值压力最大的时期恰恰是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值最高的时期。由于前4月的贸易顺差,同期人民币出现了1.95个百分点的升幅,而且二季度接下来还有小幅上升的可能,这样的汇率环境无疑为接下来国内货币政策的进一步适度放松创造了条件,从而为改善经济增长和增加进口赋予更为充实的接续性动能。

因此,与进口必然出现回升甚至显著增加相对应,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前4月顺差的大幅放量增升是否还会持续,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回头去看,前4月之所以出现出口大幅增长,主要与春节提前了整整11天的驱动因素有关,而且对外贸易往往存在“节前集中出口,节后进口先行,出口逐渐恢复”的特点,随着春节因素对进出口的扰动趋于消失,加之国内各类逆周期调控政策逐步奏效,出口增速从四月已开始出现回落,同月贸易顺差也发生了43.8%的同比收敛幅度。从战略设计层面看,不谋求大幅贸易顺差是中国高层一直对外释放的政策导向,追求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核心诉求。

从前4月的贸易顺差指向看,主要表现为货物贸易顺差,而一国经常账户除了货物贸易外,还有服务贸易。数据显示,我国货物贸易顺差已经存续了25年之久,同时服务贸易存在着长期逆差,而且这种状况到目前并未得到改写,其中一季度服务贸易逆差额达到638亿美元。理论上说,经常账户中的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互为顺逆差应是个非常理想的匹配状态,实践中出现“双顺差”的国家其实也不多见,问题是如何控制好顺差与逆差的绝对额度。按照国际经验,经常项目顺差控制在GDP的4%之内代表该国国际收支趋于平衡,由于服务贸易逆差对冲了货物贸易顺差,目前我国经常项目顺差占比约为0.4%,表明我国对外贸易已经运行在国际收支平衡的良好通道之中。

与经常账户一起,连同资本与金融账户更能全面而准确地反映一国国际收支的真实状况。数据显示,除了极少数年份外,我国资本项目一直表现为年度逆差,其中今年一季度逆差规模为3039亿元,这一方面反映出中国市场对外资的吸引力,同时资本账户逆差搭配经常账户顺差也是一个种较为理想的生态,进一步反应出我国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良好格局。需要强调的是,从最近五年的市场表现看,我国资本项目逆差正呈现出逐步缩小状态,表明国内企业对外投资能力的增强,但是,伴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加大开放力度以及营商环境的显著改善,外国直接投资将会继续扩容,因此,资本项目逆差趋势可能短时期还不可改写。

在资本项目继续维持逆差以及服务贸易逆差惯性仍在的情况下,保持经常账户中的货物贸易顺差至关重要,质言之,构造出经常项目小幅顺差以及资本项目小幅逆差应当是我国国际收支最为理想的平衡格局。动态来看,我国贸易品部门企业依然具有全要素生产率的竞争优势,而且伴随着国内企业的转型升级,还会产生更为强劲的出口替代阵营;不仅如此,对比历史,理想状态下,英国的经常账贸易顺差曾持续130年,美国的贸易顺差持续了93年之久,德国的贸易顺差也接续了62年,日本的贸易顺差连续递延了33年,而至今只有25年的中国贸易顺差显然还没有走完全程。

贸易顺差:短期放量增升与长期小步演进2019-05-08 17:36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海关总署8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9.51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4.3%,其中出口5.06万亿元,增长5.7%,进口4.45万亿元,增长2.9%;贸易顺差6181.7亿元,扩大31.8%。这样的结果无疑有点出乎市场分析人士的意料之外,而且让人们对接下来的出口走向及其对经济的拉动之力充满着更多的期待。

拉长时间周期发现,我国贸易顺差已经连续收窄三年,而且收窄幅度在不断放大,对比之下,前4月贸易顺差出现大幅跳涨确实不易;另外,联想到去年前4月的对外贸易景况,当时美国对中国释放出凌厉的贸易制裁口风,在国内不少企业“抢出口”行情下,贸易顺差规模显著放大,而在如此之高的顺差基数下今年前4月还能拿到超出6000亿元的顺差额度就更不简单;不仅如此,时下的外部贸易环境并不十分理想,世界贸易增长的整体动能依旧疲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还能获取不菲的贸易顺差,无疑彰显出了中国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那么,贸易顺差的放量增长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出现了以前那样依靠劳动密集型产品与低附加值产品的价格竞争优势来赢得出口数量绝对提升的成绩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数据显示,在前4月我国产品出口阵容中,机电产品出口同比增长4.5%,占出口总值之比提高到58.6%,同时服装、玩具等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虽然增长5.8%,但出口总值占比下降到了18.3%,而且分别较前两年下降1.9个百分点与0.1个百分点。表明我国出口产品结构正在持续稳定地升级。另外,产业结构的变化都会通过终端生产需求、消费需求以及出口需求显现出来,机电产品占比的不断提升,代表着的是我国经济肌体的不断优化以及高质量增长动能的渐趋形成与累积。

作为中国最大的产品出口国,由于受到经贸摩擦的影响,美国对中国的进口出现了明显萎缩,前4月中美贸易总值贸易总值出现了两位数以上的下降。但值得庆幸地是,中国对非美市场的出口却全线飘红,其中对欧盟出口大幅增长14.2%,对东盟出口超过13.4%,充分说明在目前我国的前三大贸易伙伴中,我们稳住了两大重要伙伴的阵脚;同时,前4月份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实现了9.1%的增长,高出外贸整体增速4.8个百分点,占我外贸总值之比提升至28.7%,表明我国对外出口的多元化自调整与自构造能力正在显著加强,原有主要集中于欧美市场的出口风险得到有效稀释与分解。

但有一点需要澄清地是,如果按照美元计算,前4月我国出口增长了0.2%,进口则下降了2.5%,表明贸易顺差的“放量”是在进口“缩量”的映衬之下表现出来的,只是进口的收缩并不意味着我国国内市场需求的减弱。一方面,贸易方式主要包括一般贸易、加工贸易、补偿贸易及协定贸易等,其中一般贸易与加工贸易是最普遍的贸易方式。数据表明,前4月我国一般贸易出口增长10.2%,表明我国本土企业创造出了可观的出口红利,而出口又必然带动进口,前4月一般贸易进出口占我国进出口外贸总值达到了59.8%,同比提升1.3个百分点,对进出口总值增长贡献率达到了67.4%,显示出我国企业较强的内需能力;另一方面,前4月我国进口价格总体上涨3.6%,其中铁矿砂进口价格上涨18.8%,大豆上涨5.6%,天然气上涨26.5%,成品油上涨2.5%,同时前4月消费品进口增长10.7%,清晰地表明无论是生产性需求还是消费性需求,国内市场的表现都相当强劲,中国作为全球贸易运行“稳定器”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地释放。

实际上,前4月中国进口的小幅下滑与中美贸易的纠结现状直接相关,由于两国贸易占到了中国进出口总值的11%,对美进口的减少势必拉下中国整体的进口增幅,因此,如果接下来中美贸易谈判能欧取得实质性进展,中国的进口随之必然出现显著修复与大幅提升;此外,国内各类逆周期调控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拉动处在启动期,预计在二季度剩下的时间将有更明显体现,对进口的拉动作用也会更为明显;不仅如此,一国国际收支状况直接与本国汇率变动相关联,逆差往往会产生贬值冲动,而顺差一般会出现升值的可能,而且历史上人民币升值压力最大的时期恰恰是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值最高的时期。由于前4月的贸易顺差,同期人民币出现了1.95个百分点的升幅,而且二季度接下来还有小幅上升的可能,这样的汇率环境无疑为接下来国内货币政策的进一步适度放松创造了条件,从而为改善经济增长和增加进口赋予更为充实的接续性动能。

因此,与进口必然出现回升甚至显著增加相对应,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前4月顺差的大幅放量增升是否还会持续,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回头去看,前4月之所以出现出口大幅增长,主要与春节提前了整整11天的驱动因素有关,而且对外贸易往往存在“节前集中出口,节后进口先行,出口逐渐恢复”的特点,随着春节因素对进出口的扰动趋于消失,加之国内各类逆周期调控政策逐步奏效,出口增速从四月已开始出现回落,同月贸易顺差也发生了43.8%的同比收敛幅度。从战略设计层面看,不谋求大幅贸易顺差是中国高层一直对外释放的政策导向,追求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核心诉求。

从前4月的贸易顺差指向看,主要表现为货物贸易顺差,而一国经常账户除了货物贸易外,还有服务贸易。数据显示,我国货物贸易顺差已经存续了25年之久,同时服务贸易存在着长期逆差,而且这种状况到目前并未得到改写,其中一季度服务贸易逆差额达到638亿美元。理论上说,经常账户中的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互为顺逆差应是个非常理想的匹配状态,实践中出现“双顺差”的国家其实也不多见,问题是如何控制好顺差与逆差的绝对额度。按照国际经验,经常项目顺差控制在GDP的4%之内代表该国国际收支趋于平衡,由于服务贸易逆差对冲了货物贸易顺差,目前我国经常项目顺差占比约为0.4%,表明我国对外贸易已经运行在国际收支平衡的良好通道之中。

与经常账户一起,连同资本与金融账户更能全面而准确地反映一国国际收支的真实状况。数据显示,除了极少数年份外,我国资本项目一直表现为年度逆差,其中今年一季度逆差规模为3039亿元,这一方面反映出中国市场对外资的吸引力,同时资本账户逆差搭配经常账户顺差也是一个种较为理想的生态,进一步反应出我国国际收支总体平衡的良好格局。需要强调的是,从最近五年的市场表现看,我国资本项目逆差正呈现出逐步缩小状态,表明国内企业对外投资能力的增强,但是,伴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加大开放力度以及营商环境的显著改善,外国直接投资将会继续扩容,因此,资本项目逆差趋势可能短时期还不可改写。

在资本项目继续维持逆差以及服务贸易逆差惯性仍在的情况下,保持经常账户中的货物贸易顺差至关重要,质言之,构造出经常项目小幅顺差以及资本项目小幅逆差应当是我国国际收支最为理想的平衡格局。动态来看,我国贸易品部门企业依然具有全要素生产率的竞争优势,而且伴随着国内企业的转型升级,还会产生更为强劲的出口替代阵营;不仅如此,对比历史,理想状态下,英国的经常账贸易顺差曾持续130年,美国的贸易顺差持续了93年之久,德国的贸易顺差也接续了62年,日本的贸易顺差连续递延了33年,而至今只有25年的中国贸易顺差显然还没有走完全程。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