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巴菲特的小别墅2019-05-09 07:55作者:缘木求鱼

巴菲特每年都要办一次“嘉年华”,期间,很有那么几个“点”,是全世界的“巴粉”必定要瞩目的地方,比如“可乐”、比如牛排小馆、比如“接班人”之类的。当然,巴菲特的家——那座缩在街角毫不起眼的小别墅,也是其中国“粉丝”最喜欢跑去“打卡”的一个“点”。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吧。

这座小别墅之所以如此吸引中国“粉丝”的目光,大约就是因为它太不讲究了吧——没有高墙大院,房子也是灰褐的调子,多多少少都带着些伤感,再普通不过、甚至略显小气的草坪,几棵“东倒西歪”、松松垮垮的树。有好事者还扒出卫星照片,想象的“私密”后院,倒也实在没藏着什么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这座街角小屋,在“风水家”的眼里,估计问题就更多。

在中国“巴粉”眼里,这个家显然与“股神”的名号有点儿不相称,而这也最能引人联想。如此“强烈”的对比,足可引人联想之处就实在太多,随便划拉划拉,就多得抱不住。能引出如此多的联想,大约还是沾了国内那些大富豪、小富豪、外加五光十色的土富豪的光,没有这些人的做派天天在人眼前晃(尤其最近,曝光出来的这个“院”、那个“府”,几乎要把人眼晃瞎),想必巴菲特的小别墅就会更落寞。

如此对比,当然也没什么不可以——“人人有自由,对比需保护”,但平心而论,这么着比来比去,在理想和现实间寻觅些缥缥缈缈的弦外之音,聊以自慰也好,警世谏人也罢,其实,意思实在不大,如果还硬要上升到更高的什么境界里去,就更没必要,因为几乎可以肯定,没人会因了这样的比较,就此改了习性——巴菲特实在不好学,当然,也可能就根本没人稀罕向他学。

别管是不学还是不好学,除了很小比重的个体因素外,早就烙刻在基因深处的历史、文化的传承,显然发挥着决定性作用。你很难想象,“潘石屹”也如巴菲特一样,把家安在那么个小街角,四门大敞地让人来来往往“参观”,北京的街头不行,天水的老家一样不行,而必得寻觅一个“妥当”之处安家不可。这跟“褒贬”没关系。只要是中国人,类似的“潘石屹困境”,大家都理解得很。如果真有人非要这么学一学不可,自己觉着安全不安全、自在不自在姑且不说,邻居们大约也很快就受不了。

这实在也怨不得今天的中国人。中国人自古最讲究安安稳稳过日子。日子要想过得真安稳,只有个能遮风避雨的房子显然远远不够,即使再穷,房子外面围道篱笆墙也是必须的,但凡能力增加一些,马上要做的工程一定是给家围上一圈墙,而且越高越好、越厚越好。北方有大院,南方有碉楼,再面对野兽骚扰、异族侵袭,心里往往就不太发毛。

巴菲特的前辈们,当然就没有这样的心理负担。虽然在“西部狂飙”进程中,也有在居住点周围圈栅栏的举措,但毕竟有枪在手,无论是面对异族还是野兽,举止和心理状态,就都从容、主动得多,许多时候,围起的那圈儿栅栏,反而显得有点儿碍手碍脚,追击起受伤的猎物来多多少少都有点儿不方便。时间一长,当然也就没了围墙、围栅栏的习惯。

不得不承认,习惯是能反映心理状态的。心里有底气,搭个帐篷都能做美梦;心里不踏实,睡进城堡都会闹失眠。即使有意识地改,坚持一时半会儿没问题,时间一长,还是会原形毕露,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情。要想彻底改了习性,恐怕非从文化上入手切割、改造不可。当然,要想在文化改造上有所成功,光在嘴皮子上下功夫,肯定不行,非有物质和技术上的硬支持不行。只要支持足够硬,再试上三两试,想必信心就会一天天地强起来。

人的心里一有底气,言行、举止肯定就会大不一样。正如巴菲特,有个小别墅,一住六十年,挺好;外加有瓶“可乐”喝,就仿佛神仙了。这就达到用不着证明的境界,自己舒服,别人看着也舒服。

巴菲特的小别墅2019-05-09 07:5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巴菲特每年都要办一次“嘉年华”,期间,很有那么几个“点”,是全世界的“巴粉”必定要瞩目的地方,比如“可乐”、比如牛排小馆、比如“接班人”之类的。当然,巴菲特的家——那座缩在街角毫不起眼的小别墅,也是其中国“粉丝”最喜欢跑去“打卡”的一个“点”。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吧。

这座小别墅之所以如此吸引中国“粉丝”的目光,大约就是因为它太不讲究了吧——没有高墙大院,房子也是灰褐的调子,多多少少都带着些伤感,再普通不过、甚至略显小气的草坪,几棵“东倒西歪”、松松垮垮的树。有好事者还扒出卫星照片,想象的“私密”后院,倒也实在没藏着什么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这座街角小屋,在“风水家”的眼里,估计问题就更多。

在中国“巴粉”眼里,这个家显然与“股神”的名号有点儿不相称,而这也最能引人联想。如此“强烈”的对比,足可引人联想之处就实在太多,随便划拉划拉,就多得抱不住。能引出如此多的联想,大约还是沾了国内那些大富豪、小富豪、外加五光十色的土富豪的光,没有这些人的做派天天在人眼前晃(尤其最近,曝光出来的这个“院”、那个“府”,几乎要把人眼晃瞎),想必巴菲特的小别墅就会更落寞。

如此对比,当然也没什么不可以——“人人有自由,对比需保护”,但平心而论,这么着比来比去,在理想和现实间寻觅些缥缥缈缈的弦外之音,聊以自慰也好,警世谏人也罢,其实,意思实在不大,如果还硬要上升到更高的什么境界里去,就更没必要,因为几乎可以肯定,没人会因了这样的比较,就此改了习性——巴菲特实在不好学,当然,也可能就根本没人稀罕向他学。

别管是不学还是不好学,除了很小比重的个体因素外,早就烙刻在基因深处的历史、文化的传承,显然发挥着决定性作用。你很难想象,“潘石屹”也如巴菲特一样,把家安在那么个小街角,四门大敞地让人来来往往“参观”,北京的街头不行,天水的老家一样不行,而必得寻觅一个“妥当”之处安家不可。这跟“褒贬”没关系。只要是中国人,类似的“潘石屹困境”,大家都理解得很。如果真有人非要这么学一学不可,自己觉着安全不安全、自在不自在姑且不说,邻居们大约也很快就受不了。

这实在也怨不得今天的中国人。中国人自古最讲究安安稳稳过日子。日子要想过得真安稳,只有个能遮风避雨的房子显然远远不够,即使再穷,房子外面围道篱笆墙也是必须的,但凡能力增加一些,马上要做的工程一定是给家围上一圈墙,而且越高越好、越厚越好。北方有大院,南方有碉楼,再面对野兽骚扰、异族侵袭,心里往往就不太发毛。

巴菲特的前辈们,当然就没有这样的心理负担。虽然在“西部狂飙”进程中,也有在居住点周围圈栅栏的举措,但毕竟有枪在手,无论是面对异族还是野兽,举止和心理状态,就都从容、主动得多,许多时候,围起的那圈儿栅栏,反而显得有点儿碍手碍脚,追击起受伤的猎物来多多少少都有点儿不方便。时间一长,当然也就没了围墙、围栅栏的习惯。

不得不承认,习惯是能反映心理状态的。心里有底气,搭个帐篷都能做美梦;心里不踏实,睡进城堡都会闹失眠。即使有意识地改,坚持一时半会儿没问题,时间一长,还是会原形毕露,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情。要想彻底改了习性,恐怕非从文化上入手切割、改造不可。当然,要想在文化改造上有所成功,光在嘴皮子上下功夫,肯定不行,非有物质和技术上的硬支持不行。只要支持足够硬,再试上三两试,想必信心就会一天天地强起来。

人的心里一有底气,言行、举止肯定就会大不一样。正如巴菲特,有个小别墅,一住六十年,挺好;外加有瓶“可乐”喝,就仿佛神仙了。这就达到用不着证明的境界,自己舒服,别人看着也舒服。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