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何盼盼

何不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2019-05-14 07:55作者:何盼盼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广告让深圳这个移民城市多了一份温情。不过,随着人口大量涌入,诸如教育、医疗资源难以及时匹配的矛盾也日益突出。人来了,要留得下,除了乐业,还得让人安居——不仅仅是居住的意思,还包含着子女上学、就医看病这类与家庭息息相关的服务。

一段时间以来,幼儿园入园紧张成为不少深圳人的心病。深圳在园幼儿数达到53万,超过北京、上海,在园幼儿数全国排第一,与此同时,幼儿园数量,尤其是公立幼儿园数量却占比极低、严重不足。据深圳官方数据,整个深圳市公立幼儿园仅68所,占比仅为全部各类幼儿园1771所的3.8%,北京、广州、上海等一线大城市的比例都远超这一水平。另外,私立幼儿园质量良莠不齐,价格不低、师资薄弱。如此一来,就造成了公立幼儿园供给不足,一票难求,私立幼儿园由于总量仍然供给不足,没有提高服务和师资的动力,同时价格持续高企,让幼儿家长苦不堪言。

在园幼儿数量全国第一是好事,正如深圳市领导所言,“说明深圳人气旺,这个城市会有蓬勃发展的未来。”因此,急市民之所急,解决幼儿入园紧张势在必行。深圳方面已经传出好消息——最新官方会议显示,深圳将加大学前教育财政投入规模,预计2020年投入资金将超过100亿元,深圳全市幼儿园总量将达1967所,其中公办园约984所,公办园在园儿童占比将达到50%左右,每个有条件的社区要有1至2所公办幼儿园。

手笔可谓很大,一是资金大,由目前的二三十亿元大踏步提高到100亿元,这个主要用于师资力量提升,用于吸引高素质人才投身到幼儿教育事业,同时新增幼儿园建设也需要巨大投入;二是公立幼儿园比例大,按照目前仅68家的总量计算,2020年要实现公办园984所,相比增幅约15倍。

时间紧任务重,要想如期实现上述政府目标,就要创新思路、狠抓落实。加大资金投入已经明确,公立园比例大幅度提高也抓住了还公办幼儿教育公益性质的牛鼻子。接下来更难啃的牛骨头可能就是园舍资源的问题,在深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要想尽快实现围绕各社区布点,大力建设公办幼儿园,尤其是政府提出要以新建幼儿园为主,转化存量幼儿园为辅,那就意味着要开动脑经找地盘。

笔者注意到,深圳官方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所考虑,核心思路就是要多途径扩充公办幼儿园,比如通过居住区配套、城市更新配建、土地整备新增用地建设、租赁或改造其他建筑物等方式,积极挖潜筹集园舍资源。不过,居民区配套、城市更新等方式一来实现要有一个过程,二来还涉及到与开发商、业主争夺空间,需要利益协调等沟通问题,进程可能不会那么快。

循着政府提出改造其他建筑物筹备园舍资源的大方向,笔者建议,是否可以考虑就近利用社区公园、中心公园、郊野公园就地改造,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事实上,打深圳公园主意的并不乏人,早在多年前,就有人大代表建言,深圳拥有众多大面积的郊野公园和绿地,能否在公园中建造球场,以供市民们健身锻炼。市民健身锻炼固然重要,但相比于孩子们入学难,显然满足入园上学权利更为急迫。

更何况假若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让祖国未来的花朵茁壮成长,只会让深圳这座花园城市更加充满生气和芬芳,岂不快哉!理由有三:一是都属于政府体系,沟通成本低,执行效率高,可以尽快地实现政府制定的2020年公立园数量目标;二是社区公园以及中心公园发布均匀合理,通常社区环绕,便于孩子就近入园,也符合政府制定的2020年每个社区1到2个公立园的设置;三是依公园而建,便于孩子们亲近自然,自然环境好,目前一些幼儿园尤其是私立幼儿园受条件限制,甚至设立在一些封闭建筑内,严重缺乏足够的室外活动空间,不利于儿童的学习成长,还容易留下巨大的安全隐患。至于未来这一部分侵占了公园用地的幼儿园用途和归属,完全可以视入园儿童具体变化调整,待到不需要这么多占据公园的幼儿园时,可以结合公园需要变更为公园花房、文化展览场所等用途。

何不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2019-05-14 07:55作者:何盼盼
何盼盼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广告让深圳这个移民城市多了一份温情。不过,随着人口大量涌入,诸如教育、医疗资源难以及时匹配的矛盾也日益突出。人来了,要留得下,除了乐业,还得让人安居——不仅仅是居住的意思,还包含着子女上学、就医看病这类与家庭息息相关的服务。

一段时间以来,幼儿园入园紧张成为不少深圳人的心病。深圳在园幼儿数达到53万,超过北京、上海,在园幼儿数全国排第一,与此同时,幼儿园数量,尤其是公立幼儿园数量却占比极低、严重不足。据深圳官方数据,整个深圳市公立幼儿园仅68所,占比仅为全部各类幼儿园1771所的3.8%,北京、广州、上海等一线大城市的比例都远超这一水平。另外,私立幼儿园质量良莠不齐,价格不低、师资薄弱。如此一来,就造成了公立幼儿园供给不足,一票难求,私立幼儿园由于总量仍然供给不足,没有提高服务和师资的动力,同时价格持续高企,让幼儿家长苦不堪言。

在园幼儿数量全国第一是好事,正如深圳市领导所言,“说明深圳人气旺,这个城市会有蓬勃发展的未来。”因此,急市民之所急,解决幼儿入园紧张势在必行。深圳方面已经传出好消息——最新官方会议显示,深圳将加大学前教育财政投入规模,预计2020年投入资金将超过100亿元,深圳全市幼儿园总量将达1967所,其中公办园约984所,公办园在园儿童占比将达到50%左右,每个有条件的社区要有1至2所公办幼儿园。

手笔可谓很大,一是资金大,由目前的二三十亿元大踏步提高到100亿元,这个主要用于师资力量提升,用于吸引高素质人才投身到幼儿教育事业,同时新增幼儿园建设也需要巨大投入;二是公立幼儿园比例大,按照目前仅68家的总量计算,2020年要实现公办园984所,相比增幅约15倍。

时间紧任务重,要想如期实现上述政府目标,就要创新思路、狠抓落实。加大资金投入已经明确,公立园比例大幅度提高也抓住了还公办幼儿教育公益性质的牛鼻子。接下来更难啃的牛骨头可能就是园舍资源的问题,在深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要想尽快实现围绕各社区布点,大力建设公办幼儿园,尤其是政府提出要以新建幼儿园为主,转化存量幼儿园为辅,那就意味着要开动脑经找地盘。

笔者注意到,深圳官方在这个问题上也有所考虑,核心思路就是要多途径扩充公办幼儿园,比如通过居住区配套、城市更新配建、土地整备新增用地建设、租赁或改造其他建筑物等方式,积极挖潜筹集园舍资源。不过,居民区配套、城市更新等方式一来实现要有一个过程,二来还涉及到与开发商、业主争夺空间,需要利益协调等沟通问题,进程可能不会那么快。

循着政府提出改造其他建筑物筹备园舍资源的大方向,笔者建议,是否可以考虑就近利用社区公园、中心公园、郊野公园就地改造,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事实上,打深圳公园主意的并不乏人,早在多年前,就有人大代表建言,深圳拥有众多大面积的郊野公园和绿地,能否在公园中建造球场,以供市民们健身锻炼。市民健身锻炼固然重要,但相比于孩子们入学难,显然满足入园上学权利更为急迫。

更何况假若把幼儿园建到公园里,让祖国未来的花朵茁壮成长,只会让深圳这座花园城市更加充满生气和芬芳,岂不快哉!理由有三:一是都属于政府体系,沟通成本低,执行效率高,可以尽快地实现政府制定的2020年公立园数量目标;二是社区公园以及中心公园发布均匀合理,通常社区环绕,便于孩子就近入园,也符合政府制定的2020年每个社区1到2个公立园的设置;三是依公园而建,便于孩子们亲近自然,自然环境好,目前一些幼儿园尤其是私立幼儿园受条件限制,甚至设立在一些封闭建筑内,严重缺乏足够的室外活动空间,不利于儿童的学习成长,还容易留下巨大的安全隐患。至于未来这一部分侵占了公园用地的幼儿园用途和归属,完全可以视入园儿童具体变化调整,待到不需要这么多占据公园的幼儿园时,可以结合公园需要变更为公园花房、文化展览场所等用途。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