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啃老2019-05-15 08:00作者:缘木求鱼

老刘移民加拿大十多年,让她感慨的事情实在挺多。这几年,最让她“惊喜”的是,居然有好几个“原住民”朋友向她感慨:我们加拿大的年轻人,也变得跟你们中国的年轻人差不多啦,都老大不小、上班挣钱了,还跟父母挤着住、啃老,赶也赶不走,“真是麻烦死了!”

按这些“老外”的说法,过去,加拿大的年轻人都“自立”、“自强”得很,一般到了18岁,就搬出父母家“单飞”,自己租房子住。所有的年轻人都这么干,所有的父母就都习以为常。

年轻人学校毕业开始工作,也很少有人着急买房,还是继续过租客的日子。及至结婚,急着买房的人也不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家不愿意被房子束缚住,在一个地方住烦了,拍拍屁股就能走,潇洒得很。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房价便宜、房租也便宜,年轻人可选择的余地就很大;别管是“自立”、“自强”也好,“潇洒”也罢,都要立足于这个基础之上。

房价、房租的持续上涨——尤其是最近这些年的加速上涨——彻底动摇了这个基础。老刘的这些“老外”朋友,每说到这里,都会不约而同地把矛头指向老刘:都是你们中国人跑到加拿大来,把房价炒上去了,搞得现在的年轻人性格都变了,轻易不提“单飞”,都老大不小了,还跟父母一起住,这在过去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聊到最后,结论往往就归结到“还是你们中国人厉害”。

朋友们这么“见外”,老刘当然也没办法,被说“急”了,反驳的最强音,也不过就是“我也没买房子啊”、“我有两个儿子呢”之类的“比惨模式”。也是,虽然在中国人的传统里长大,对“大家庭”的生活很习惯,但包围在“老外”焦虑的氛围里久了,老刘心里也时不时地就打鼓。

好在从去年开始,加拿大政府也“号召”“房住不炒”,出台了挺有针对性的措施,以抑制房价的快速上涨。措施还是有些效果的,虽然公寓的价格——尤其是学区房的价格——还在往上涨,但最为中国人喜欢的“大号子”,价格已经跌去不少。老刘以及她的那些“老外”朋友们,便对未来有了些憧憬,希望房价能够再低些。至于是否能够低到年轻人能负担得起的地步,大家心里还是没有底儿,毕竟时代和环境都不同,过去可能再也回不去。

其实,只要物质条件允许,年轻人总是希望“单飞”的吧。这应该是生命个体的一种本能性反应。无论是植物“想尽办法”把种子能“甩”多远就“甩”多远,还是动物把成年子代能多早就多早地“逐出家门”,都算得上对这种反应的一种主动“强化”。就这一点而言,全世界的年轻人,估计差别都不大。生理学和心理学上的“青春期躁动”,大约就是这种“离巢本能”的一种预演。

这种本能性反应,想必对生命体的成长具有极其重要而积极的作用吧。从这个角度看,年轻人“闹单飞”,抑或是真正地“单飞”而去,虽然与世俗概念里的“自立”、“自强”,关系不大,但也实在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不过,人类社会到底很复杂,人生也普遍很无奈,心为物役,要呼应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完成命中注定的使命,也是很需要一些物质条件支持的,比如,起码要能搞到一间足以栖身的房子。

就此而言,房子这个东西,还真是足够重要,居然决定着社会构成单元的状态。从中国的社会现实看,年轻人毕业了都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跑,而这些地方,房价又普遍对年轻人不太友好。这估计就能说明一些问题,比如,这些地方的房价,或许给年轻人的忍受力预留了一定的冗余空间;比如,相对于加拿大的年轻人,或许中国的年轻人更“自立”、“自强”;比如,躲在小地方的“温柔乡”里各种方式的“啃老”,终究难抵“单飞”的诱惑……

许多事情,一两句话还真是很难说得清。

啃老2019-05-15 08:00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老刘移民加拿大十多年,让她感慨的事情实在挺多。这几年,最让她“惊喜”的是,居然有好几个“原住民”朋友向她感慨:我们加拿大的年轻人,也变得跟你们中国的年轻人差不多啦,都老大不小、上班挣钱了,还跟父母挤着住、啃老,赶也赶不走,“真是麻烦死了!”

按这些“老外”的说法,过去,加拿大的年轻人都“自立”、“自强”得很,一般到了18岁,就搬出父母家“单飞”,自己租房子住。所有的年轻人都这么干,所有的父母就都习以为常。

年轻人学校毕业开始工作,也很少有人着急买房,还是继续过租客的日子。及至结婚,急着买房的人也不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家不愿意被房子束缚住,在一个地方住烦了,拍拍屁股就能走,潇洒得很。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房价便宜、房租也便宜,年轻人可选择的余地就很大;别管是“自立”、“自强”也好,“潇洒”也罢,都要立足于这个基础之上。

房价、房租的持续上涨——尤其是最近这些年的加速上涨——彻底动摇了这个基础。老刘的这些“老外”朋友,每说到这里,都会不约而同地把矛头指向老刘:都是你们中国人跑到加拿大来,把房价炒上去了,搞得现在的年轻人性格都变了,轻易不提“单飞”,都老大不小了,还跟父母一起住,这在过去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聊到最后,结论往往就归结到“还是你们中国人厉害”。

朋友们这么“见外”,老刘当然也没办法,被说“急”了,反驳的最强音,也不过就是“我也没买房子啊”、“我有两个儿子呢”之类的“比惨模式”。也是,虽然在中国人的传统里长大,对“大家庭”的生活很习惯,但包围在“老外”焦虑的氛围里久了,老刘心里也时不时地就打鼓。

好在从去年开始,加拿大政府也“号召”“房住不炒”,出台了挺有针对性的措施,以抑制房价的快速上涨。措施还是有些效果的,虽然公寓的价格——尤其是学区房的价格——还在往上涨,但最为中国人喜欢的“大号子”,价格已经跌去不少。老刘以及她的那些“老外”朋友们,便对未来有了些憧憬,希望房价能够再低些。至于是否能够低到年轻人能负担得起的地步,大家心里还是没有底儿,毕竟时代和环境都不同,过去可能再也回不去。

其实,只要物质条件允许,年轻人总是希望“单飞”的吧。这应该是生命个体的一种本能性反应。无论是植物“想尽办法”把种子能“甩”多远就“甩”多远,还是动物把成年子代能多早就多早地“逐出家门”,都算得上对这种反应的一种主动“强化”。就这一点而言,全世界的年轻人,估计差别都不大。生理学和心理学上的“青春期躁动”,大约就是这种“离巢本能”的一种预演。

这种本能性反应,想必对生命体的成长具有极其重要而积极的作用吧。从这个角度看,年轻人“闹单飞”,抑或是真正地“单飞”而去,虽然与世俗概念里的“自立”、“自强”,关系不大,但也实在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不过,人类社会到底很复杂,人生也普遍很无奈,心为物役,要呼应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召唤,完成命中注定的使命,也是很需要一些物质条件支持的,比如,起码要能搞到一间足以栖身的房子。

就此而言,房子这个东西,还真是足够重要,居然决定着社会构成单元的状态。从中国的社会现实看,年轻人毕业了都喜欢往人多的地方跑,而这些地方,房价又普遍对年轻人不太友好。这估计就能说明一些问题,比如,这些地方的房价,或许给年轻人的忍受力预留了一定的冗余空间;比如,相对于加拿大的年轻人,或许中国的年轻人更“自立”、“自强”;比如,躲在小地方的“温柔乡”里各种方式的“啃老”,终究难抵“单飞”的诱惑……

许多事情,一两句话还真是很难说得清。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