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梦里不知身是客2019-05-24 07:52作者:缘木求鱼

徐晓东终于又逮住一次“打架”的机会。5月18日,业余MMA选手徐晓东和咏春点穴大师——也有说是两仪拳大师的——吕刚,在新疆克拉玛依打了一“架”。

为了过这把瘾,名入“老赖榜”的徐晓东也是煞费苦心,特意化了妆——把脸涂抹得花瓜似的,甚至连大号都改成了“格斗冬瓜”。吕刚倒是名家做派,行未更名,坐未改姓,“打架”前,还堂堂正正地接受了采访,信心满满地说自己肯定能打赢,理由也充分,居然有四大点,速度更快、技术更好、拳力更重、身体更灵之类的。听着挺有说服力。

不过,“打架”这个事儿,真打起来,还是要倚重拳脚,除非有泰森的本事,否则嘴皮子一般没用。仅仅47秒(也有说46秒的),吕刚大师就被痛快地“KO”掉了;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大师被打趴下好几次,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

据看热闹的说,大师的鼻梁骨被姓徐的打断了。不过,事后大师说自己的鼻梁没断,也没被送去医院救治;还说,自己要彻底“闭关”一段时间,要好好“厉兵秣马”,“找自己不足”,“磨练实战擂台经验”,准备再战……吕大师能有如此态度,也算输拳不输人,比起那几个嘴特别硬、但就是不肯登擂台的“大师”来,当然就显得磊落得多。

虽然形象磊落,但如果还是沿着“老路子”练,“闭关”面壁,脑子里一遍遍地“放电影”、虚拟现实,虚拟累了,再起身比划比划,即使再“练”100年,也还是打不过“徐冬瓜”。如此判断,也不过是依了常识就能很容易得出的结论。什么常识呢?两个人“打架”,练得少的,肯定打不过练得多的,虚头巴脑耍花架子的,肯定打不过真刀实枪科学训练的。

要想打遍天下无敌手,首先就得实实在在地打。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捷径可走。这就是“打架”的常识,要想打赢,就只能按照这个规矩来。

就此而言,许多“架”,即使还没打,也能知道最后是个什么结果;有些人为什么死活都不肯上擂台,也就不难理解,这些整天就知道耍“嘴炮”、摆花架子逗徒弟玩儿的所谓“大师”,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

因为怕挨打、怕名利双损,所以那些格外聪明的“大师”,心里就特别拎得清,绝不会越雷池半步,但是,那些被洗了脑的“粉丝”就可怜,对“打架”的常识视而不见,偏偏围定了“大师”,还使劲儿加油助威,这就让“大师”挺难堪,更让自己显得格外傻。要追根溯源,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还是自己心里糊涂,根本没有深度思考的能力,不是爱屋及乌,就是恨屋及乌,被感性牵了鼻子四处乱走,如梦游般,样子不好看,也容易出危险。

平心而论,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中国人的思维及其支配下的行为都偏感性。有了这样的基质,糊涂和轻信也就不奇怪了,再加上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写得实在是好,于是,武侠“粉丝”们把小说当真事、认梦境做现实,套在里面出不来、或者根本就不想钻出来,就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梦境总归比现实要轻松一些。

当年《少林寺》一炮而红之后,李连杰名满神州,于是被某部队首长请去指点一下侦察兵。那时候,李连杰年轻气盛,加之风头正劲,自然欣然前往。但一交手,花架子当然马上就露馅,当场把大家搞得都诧异。其实,类似的诧异,前朝、前前朝都有过,而且都清清楚楚地记在历史里。不过,对大多数人而言,历史都是别人的事,跟自己实在没什么大关系。于是,“武侠梦”当然就能几十年地延续下来并不断发扬光大了。在当今这个时代,这好像就显得格外难能可贵。

从这个角度看,“徐冬瓜”确实挺可恨。

梦里不知身是客2019-05-24 07:52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徐晓东终于又逮住一次“打架”的机会。5月18日,业余MMA选手徐晓东和咏春点穴大师——也有说是两仪拳大师的——吕刚,在新疆克拉玛依打了一“架”。

为了过这把瘾,名入“老赖榜”的徐晓东也是煞费苦心,特意化了妆——把脸涂抹得花瓜似的,甚至连大号都改成了“格斗冬瓜”。吕刚倒是名家做派,行未更名,坐未改姓,“打架”前,还堂堂正正地接受了采访,信心满满地说自己肯定能打赢,理由也充分,居然有四大点,速度更快、技术更好、拳力更重、身体更灵之类的。听着挺有说服力。

不过,“打架”这个事儿,真打起来,还是要倚重拳脚,除非有泰森的本事,否则嘴皮子一般没用。仅仅47秒(也有说46秒的),吕刚大师就被痛快地“KO”掉了;在这短短的几秒钟里,大师被打趴下好几次,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

据看热闹的说,大师的鼻梁骨被姓徐的打断了。不过,事后大师说自己的鼻梁没断,也没被送去医院救治;还说,自己要彻底“闭关”一段时间,要好好“厉兵秣马”,“找自己不足”,“磨练实战擂台经验”,准备再战……吕大师能有如此态度,也算输拳不输人,比起那几个嘴特别硬、但就是不肯登擂台的“大师”来,当然就显得磊落得多。

虽然形象磊落,但如果还是沿着“老路子”练,“闭关”面壁,脑子里一遍遍地“放电影”、虚拟现实,虚拟累了,再起身比划比划,即使再“练”100年,也还是打不过“徐冬瓜”。如此判断,也不过是依了常识就能很容易得出的结论。什么常识呢?两个人“打架”,练得少的,肯定打不过练得多的,虚头巴脑耍花架子的,肯定打不过真刀实枪科学训练的。

要想打遍天下无敌手,首先就得实实在在地打。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捷径可走。这就是“打架”的常识,要想打赢,就只能按照这个规矩来。

就此而言,许多“架”,即使还没打,也能知道最后是个什么结果;有些人为什么死活都不肯上擂台,也就不难理解,这些整天就知道耍“嘴炮”、摆花架子逗徒弟玩儿的所谓“大师”,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

因为怕挨打、怕名利双损,所以那些格外聪明的“大师”,心里就特别拎得清,绝不会越雷池半步,但是,那些被洗了脑的“粉丝”就可怜,对“打架”的常识视而不见,偏偏围定了“大师”,还使劲儿加油助威,这就让“大师”挺难堪,更让自己显得格外傻。要追根溯源,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还是自己心里糊涂,根本没有深度思考的能力,不是爱屋及乌,就是恨屋及乌,被感性牵了鼻子四处乱走,如梦游般,样子不好看,也容易出危险。

平心而论,大多数时候,大多数中国人的思维及其支配下的行为都偏感性。有了这样的基质,糊涂和轻信也就不奇怪了,再加上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写得实在是好,于是,武侠“粉丝”们把小说当真事、认梦境做现实,套在里面出不来、或者根本就不想钻出来,就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毕竟,梦境总归比现实要轻松一些。

当年《少林寺》一炮而红之后,李连杰名满神州,于是被某部队首长请去指点一下侦察兵。那时候,李连杰年轻气盛,加之风头正劲,自然欣然前往。但一交手,花架子当然马上就露馅,当场把大家搞得都诧异。其实,类似的诧异,前朝、前前朝都有过,而且都清清楚楚地记在历史里。不过,对大多数人而言,历史都是别人的事,跟自己实在没什么大关系。于是,“武侠梦”当然就能几十年地延续下来并不断发扬光大了。在当今这个时代,这好像就显得格外难能可贵。

从这个角度看,“徐冬瓜”确实挺可恨。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