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何盼盼

有条件的企业自办幼儿园值得鼓励2019-05-28 08:02作者:何盼盼

眼下正是幼儿园报名阶段,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原来深圳的幼儿园教育资源如此紧缺。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9 月,深圳全市各类幼儿园共 1771 所,其中公办幼儿园仅 68 所,占比 3.8%。在园儿童为 52.4 万人,位列全国第一。这一数据随着近两年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预计还将继续增长,以至于在深圳上公立幼儿园只能靠抽签运气,甚至个别区域上私立幼儿园也得抽签,家长们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开办了全托业务的早教机构,代为托管照看本已符合入园年龄的孩子。

深圳市政府日前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通过拓宽建设途径,到2020年,实现公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达到50%、每个有条件的社区至少有1-2所公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达到80%以上的发展目标。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意见》提出要通过优化奖励性补助政策,鼓励大型企业、社会团体等利用自有资产举办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的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

大企业自办幼儿园,对于70后、80后这两代人并不陌生。那个年代,吃公家饭的国企职工,效益好的单位一般都设有幼儿园,通常也都是公办性质,解决了很多职工照看孩子的后顾之忧。后来随着计划生育的人口控制,政府办学的不断发展以及企事业单位经济效益的下滑,这类企业内设幼儿园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鼓励有条件的大型企业开设内部非营利幼儿园的呼声又起。现实中已经有企业行动起来,采取自建或者托管模式办园,总体效果还不错,尤其是大幅度提高了职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甚至成为了一些大企业招揽人才的一大卖点。

据说腾讯在员工子女幼教方面采用了签约制,和蓓蕾幼儿园保持紧密合作关系,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蓓蕾教育集团被普遍认为是幼教行业先锋,旗下所有幼儿园都是省一级或市一级幼儿园。

和其他互联网巨头相比,华为地处相对偏僻,而在幼教方面,华为控股投资公司和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合作开办了爱为书院(A+W Academy),由华为出资,清华附中负责学校运营。据悉,该书院位于东莞松山湖,计划招收 3-5 岁混龄班以及从学前班一直到初中 6-7 年级。

深圳另一家高科技企业大疆创新的幼儿园也很出名,在创维半导体大厦(大疆总部所在地)顶楼兴办大疆幼儿园,采用了 AMS 教学体系,有外教小班制和特色 STEM 主题课程,据说是大疆老板娘主导,并且正在积极对外推广这种办学模式。在大疆之前的招聘广告上,提供6个月-6岁儿童的蒙特梭利双语教育活动在员工福利上赫然可见。

不难看出,上述为自家员工孩子开办幼教服务的企业都是响当当的明星企业,有的财力雄厚,通过联合签约专业幼教机构的方式提供福利;有的地处相对偏僻,土地、园舍资源相对不那么紧张,则在员工住宅小区附近新建幼儿园,为员工孩子入园解决后顾之忧;更有像大疆创新这样的,空间资源紧张不算啥,在自家顶楼由老板娘牵头开设幼儿园。

应该说,上述大企业的做法都值得鼓励,企业自办幼儿园能够解决本单位职工子女入园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深圳大型移民城市,双职工家庭比比皆是,解决了孩子入园、上学的大难题,才能让职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当然,毕竟有资金、实力、资源筹办内部幼儿园的企业还是少数,更好的解决途径还是政府要加大投入,在幼教、小学、中学等方面的投入要有前瞻性,超前一点总比紧巴巴更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和利益。

诚然,对于企业自办幼儿园也可以有改进的空间,比如在接纳能力允许的情况,是否可以在满足企业自己员工孩子入园的基础上,适当接纳企业周边的非职工孩子入园,当然也要指定一定的入园标准,否则也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再比如在卫生、防疫、防火等保障上,企业办园一定要严格按照公办幼儿园的要求执行,不能留有隐患,导致好心办成了坏事;还有就是企业办园不能走计划经济时代的老路,不搞硬摊派,企业要根据职工需求和市场需求来推进,并且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办,不能流于形式没有质量保障。最后,政府应该在相应的方面予以审批便利和实质性鼓励措施,让那些具备一定条件的企业对开办幼儿园更积极、更主动!

有条件的企业自办幼儿园值得鼓励2019-05-28 08:02作者:何盼盼
何盼盼

眼下正是幼儿园报名阶段,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原来深圳的幼儿园教育资源如此紧缺。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9 月,深圳全市各类幼儿园共 1771 所,其中公办幼儿园仅 68 所,占比 3.8%。在园儿童为 52.4 万人,位列全国第一。这一数据随着近两年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预计还将继续增长,以至于在深圳上公立幼儿园只能靠抽签运气,甚至个别区域上私立幼儿园也得抽签,家长们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开办了全托业务的早教机构,代为托管照看本已符合入园年龄的孩子。

深圳市政府日前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促进学前教育普惠优质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通过拓宽建设途径,到2020年,实现公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达到50%、每个有条件的社区至少有1-2所公办幼儿园、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儿童占比达到80%以上的发展目标。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意见》提出要通过优化奖励性补助政策,鼓励大型企业、社会团体等利用自有资产举办提供普惠性学前教育服务的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

大企业自办幼儿园,对于70后、80后这两代人并不陌生。那个年代,吃公家饭的国企职工,效益好的单位一般都设有幼儿园,通常也都是公办性质,解决了很多职工照看孩子的后顾之忧。后来随着计划生育的人口控制,政府办学的不断发展以及企事业单位经济效益的下滑,这类企业内设幼儿园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如今,鼓励有条件的大型企业开设内部非营利幼儿园的呼声又起。现实中已经有企业行动起来,采取自建或者托管模式办园,总体效果还不错,尤其是大幅度提高了职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甚至成为了一些大企业招揽人才的一大卖点。

据说腾讯在员工子女幼教方面采用了签约制,和蓓蕾幼儿园保持紧密合作关系,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蓓蕾教育集团被普遍认为是幼教行业先锋,旗下所有幼儿园都是省一级或市一级幼儿园。

和其他互联网巨头相比,华为地处相对偏僻,而在幼教方面,华为控股投资公司和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合作开办了爱为书院(A+W Academy),由华为出资,清华附中负责学校运营。据悉,该书院位于东莞松山湖,计划招收 3-5 岁混龄班以及从学前班一直到初中 6-7 年级。

深圳另一家高科技企业大疆创新的幼儿园也很出名,在创维半导体大厦(大疆总部所在地)顶楼兴办大疆幼儿园,采用了 AMS 教学体系,有外教小班制和特色 STEM 主题课程,据说是大疆老板娘主导,并且正在积极对外推广这种办学模式。在大疆之前的招聘广告上,提供6个月-6岁儿童的蒙特梭利双语教育活动在员工福利上赫然可见。

不难看出,上述为自家员工孩子开办幼教服务的企业都是响当当的明星企业,有的财力雄厚,通过联合签约专业幼教机构的方式提供福利;有的地处相对偏僻,土地、园舍资源相对不那么紧张,则在员工住宅小区附近新建幼儿园,为员工孩子入园解决后顾之忧;更有像大疆创新这样的,空间资源紧张不算啥,在自家顶楼由老板娘牵头开设幼儿园。

应该说,上述大企业的做法都值得鼓励,企业自办幼儿园能够解决本单位职工子女入园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深圳大型移民城市,双职工家庭比比皆是,解决了孩子入园、上学的大难题,才能让职工全身心投入工作,为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当然,毕竟有资金、实力、资源筹办内部幼儿园的企业还是少数,更好的解决途径还是政府要加大投入,在幼教、小学、中学等方面的投入要有前瞻性,超前一点总比紧巴巴更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和利益。

诚然,对于企业自办幼儿园也可以有改进的空间,比如在接纳能力允许的情况,是否可以在满足企业自己员工孩子入园的基础上,适当接纳企业周边的非职工孩子入园,当然也要指定一定的入园标准,否则也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再比如在卫生、防疫、防火等保障上,企业办园一定要严格按照公办幼儿园的要求执行,不能留有隐患,导致好心办成了坏事;还有就是企业办园不能走计划经济时代的老路,不搞硬摊派,企业要根据职工需求和市场需求来推进,并且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办,不能流于形式没有质量保障。最后,政府应该在相应的方面予以审批便利和实质性鼓励措施,让那些具备一定条件的企业对开办幼儿园更积极、更主动!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