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峻恺

通信博士

华为芯片,信息化时代的“大庆油田”2019-05-29 07:57作者:张峻恺

近期,华为和美国的科技贸易争端刷爆了朋友圈和媒体头条,网上出现了“全民华为”的现象。对华为的理性讨论,有助于国人真正了解华为等一批优秀企业成功的核心要因,并反思我国目前的体制障碍以及改革方向。但是目前网上对华为的讨论带有较多的民族主义倾向,还有部分人认为华为乃至中国的技术能力其实都是依附在美国高科技基础上的加工厂经济模式,被美国卡住了芯片的喉咙,因而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充满着忧虑。

对华为问题的认知不全面,将导致对中国经济未来有错误的判断。我长期在通信领域工作,对中国的芯片发展情况和华为的相关技术有所了解,因此写成此文,希望澄清网上的一些误会,并为大家理性地看待中国的科技水平,从而更好地应对当前的中美贸易战,提供一些参考。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进入了信息化时代,计算机、互联网成为了最先进的生产力,而半导体,特别是芯片,成为了信息化时代的关键性原材料,只要控制住芯片这种信息化时代的“石油”,也就等于控制了其他国家的信息化命脉。如果一个国家需要自强,就必须要突破目前的半导体产业分工,搞出自己的芯片,这也是为什么华为在十年前就提出自己“海思战略”的原因,这背后当然少不了国家的支持。

中国人对于芯片的渴求绝对不是近期才出现的,早在2003年就有“汉芯”科研造假事件,虽然这件事的影响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但是也证明了中国人在芯片行业亟待突破的多年梦想。对于华为来说,近十年如果通过进口芯片的方式完全可以让公司获得更大的利润,但是华为却为了国家的“芯片梦”,依然投入芯片的自主研发行业,所研发的海思芯片,近年来已经应用在华为的高端手机机型上,终于扫除了十多年前“汉芯”的噩梦阴霾。

“芯片梦”之所以那么难实现,是因为芯片乃至半导体行业,如果要走自主研发的道路,都是一个需要长期投资并需忍受亏损的行业。半导体行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半导体周期”,和一般的供需品周期比如“猪周期”最大的不同就是,每当“半导体周期”进入企业扩大生产导致价格猛跌,行业亏损的时候,新的应用需求又会爆炸性的增长,导致下一个周期高峰会远远的超过上一个,比如液晶行业,由于液晶开始的时候很贵,因此只能应用在高端笔记本电脑上,但是后来由于液晶大幅度降价,很多需求就从无到有的出现了,比如个人电脑上的显示器,手机的液晶屏幕。企业必须先承受周期中的亏损,在亏损中不仅不能减少投资,还要增加投资才能迎来下一轮更大的产量和利润。在每个周期低谷加大投资,承受亏损,是后进国家实现超越的关键,中国这种国家体制支持下的企业,正好满足了“半导体周期”需求,京东方用了十年时间,从不良率60%到2017年液晶出货量成为世界第一,而从2017年来手机出货量的下降刚好对应芯片周期低谷,但可以预期5G和物联网的到来将很快带动芯片周期迎来下一个高峰,因此这几年正好是中国加大芯片投资的良机。

在芯片领域,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了投资、市场两大优势,华为的崛起正是由于国家通过自己巨大的市场培养起来自己的通信企业,3G时代国家力排众议采用TDS-CDMA协议给予了华为缩短与国外厂商的技术代差。因此,有人认为华为的利益和国家不一致,并不符合事实。美国对华为科技的忌惮,正说明了我们国家做对了某些事情。

华为芯片,信息化时代的“大庆油田”2019-05-29 07:57作者:张峻恺
张峻恺 通信博士

近期,华为和美国的科技贸易争端刷爆了朋友圈和媒体头条,网上出现了“全民华为”的现象。对华为的理性讨论,有助于国人真正了解华为等一批优秀企业成功的核心要因,并反思我国目前的体制障碍以及改革方向。但是目前网上对华为的讨论带有较多的民族主义倾向,还有部分人认为华为乃至中国的技术能力其实都是依附在美国高科技基础上的加工厂经济模式,被美国卡住了芯片的喉咙,因而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充满着忧虑。

对华为问题的认知不全面,将导致对中国经济未来有错误的判断。我长期在通信领域工作,对中国的芯片发展情况和华为的相关技术有所了解,因此写成此文,希望澄清网上的一些误会,并为大家理性地看待中国的科技水平,从而更好地应对当前的中美贸易战,提供一些参考。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进入了信息化时代,计算机、互联网成为了最先进的生产力,而半导体,特别是芯片,成为了信息化时代的关键性原材料,只要控制住芯片这种信息化时代的“石油”,也就等于控制了其他国家的信息化命脉。如果一个国家需要自强,就必须要突破目前的半导体产业分工,搞出自己的芯片,这也是为什么华为在十年前就提出自己“海思战略”的原因,这背后当然少不了国家的支持。

中国人对于芯片的渴求绝对不是近期才出现的,早在2003年就有“汉芯”科研造假事件,虽然这件事的影响可以用恶劣来形容,但是也证明了中国人在芯片行业亟待突破的多年梦想。对于华为来说,近十年如果通过进口芯片的方式完全可以让公司获得更大的利润,但是华为却为了国家的“芯片梦”,依然投入芯片的自主研发行业,所研发的海思芯片,近年来已经应用在华为的高端手机机型上,终于扫除了十多年前“汉芯”的噩梦阴霾。

“芯片梦”之所以那么难实现,是因为芯片乃至半导体行业,如果要走自主研发的道路,都是一个需要长期投资并需忍受亏损的行业。半导体行业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半导体周期”,和一般的供需品周期比如“猪周期”最大的不同就是,每当“半导体周期”进入企业扩大生产导致价格猛跌,行业亏损的时候,新的应用需求又会爆炸性的增长,导致下一个周期高峰会远远的超过上一个,比如液晶行业,由于液晶开始的时候很贵,因此只能应用在高端笔记本电脑上,但是后来由于液晶大幅度降价,很多需求就从无到有的出现了,比如个人电脑上的显示器,手机的液晶屏幕。企业必须先承受周期中的亏损,在亏损中不仅不能减少投资,还要增加投资才能迎来下一轮更大的产量和利润。在每个周期低谷加大投资,承受亏损,是后进国家实现超越的关键,中国这种国家体制支持下的企业,正好满足了“半导体周期”需求,京东方用了十年时间,从不良率60%到2017年液晶出货量成为世界第一,而从2017年来手机出货量的下降刚好对应芯片周期低谷,但可以预期5G和物联网的到来将很快带动芯片周期迎来下一个高峰,因此这几年正好是中国加大芯片投资的良机。

在芯片领域,中国目前已经具备了投资、市场两大优势,华为的崛起正是由于国家通过自己巨大的市场培养起来自己的通信企业,3G时代国家力排众议采用TDS-CDMA协议给予了华为缩短与国外厂商的技术代差。因此,有人认为华为的利益和国家不一致,并不符合事实。美国对华为科技的忌惮,正说明了我们国家做对了某些事情。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