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特蕾莎·梅:成也脱欧,败也脱欧!2019-05-30 07:39作者:张锐

还是未能等到议会第四次脱欧协议投票时间的到来,更无法等到2022年全国大选的如约而至,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将于6月7日提前交出首相权杖。整理发现,不到三年的任期中,特蕾莎·梅先后三次明确表示过辞职意向,而这一次则算是真的走出了唐宁街10号。

梅首相也许没有想到,自己的职业生涯会与师弟、第75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发生那么多的交集与关联。两人不仅均毕业于“超级精英”荟萃的牛津大学,而且在卡梅伦担任首相后,作为保守党首任女性主席的特蕾莎·梅还被钦点为新内阁的内政大臣,及至卡梅伦连任,特蕾莎·梅又继续出任该要职。但两年之后,踌躇满志的卡梅伦同意了保守党内疑欧派议员就英国脱欧举行公投的提议,结果52%的英国人将自己手中的选票投到了脱欧一边,大失所望的卡梅伦在发表了辞职演说后吹着小曲扭头走人。随后,保守党党内围绕首相宝座展开激烈“宫斗”,丰富的从政经历与出色表现尤其是并不鲜明的留欧立场,让特蕾莎·梅获得了党内脱欧与留欧派同志的共同力挺,最终在女王面前仅仅用了一顿饭的功夫便完成了与卡梅伦的权力交接。

大凡一国首相执政治国,无不将主要精力倾注在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事务中,但特蕾莎·梅却不是,准确地说是无暇顾及,因为自上任以来,梅首相一直在为脱欧协议能否得到欧盟的认可与本国议会的支持来回奔波,甚至可以说其首相生涯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浸泡在了英国脱欧这一苦差事上。对此有一件事可以拿来作为佐证,那就是在特蕾莎·梅与波兰总理会晤时,翻译误称她为“脱欧女士”,而特蕾莎·梅当场报之的无奈一笑。

应当说特蕾莎·梅与前任一样在内心里有着希望英国留欧的诉求,但作为民选首相,特蕾莎·梅又不能不顺从民众脱欧的意向,于是有序脱欧成为了梅首相最核心的立场坚守。可让特蕾莎·梅没有想到的是,作为自己与欧盟艰难谈判的结果,多达600页的脱欧协议文本摆到本国议会桌面上时,首轮投票就遭遇到了432张否决票对202张赞成票的悲惨结果。更让梅首相想不通的是,自己精心修改的脱欧“B计划”同样在接下来的两轮议会表决中被活活拍死。按照《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任何成员国可以根据本身的制宪要求,决定退出联盟”,同时退出时间为两年。这样,在3月29英国正式“脱欧日”到来但脱欧协议却悬而未决窘态下,梅首相又硬着头皮与欧盟谈判要求延长脱欧时限,欧盟也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将英国脱欧日期推迟到了今年的10月31日。

来自议会344张反对票对286张赞成票的第三轮脱欧协议表决结果尽管让梅首相感觉到了前景非常不妙,但在第四次表决前她同样愿意赌一把,甚至表示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会公布辞职计划。的确,在最新修改的脱欧协议中,梅首相加进了比如“二次公投”、“临时关税同盟”等反对党愿意看到的妥协条款,然而,同样让梅首相诧异的是,无论是自己身后的保守党还是远在朝野的工党,都众口一词地给脱欧新协议泼来了刺骨的凉水,道理很简单,保守党不赞成“二次公投”,甚至其核心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以请辞相威胁,而工党更是不相信特蕾莎·梅还能继续站在首相位置上推动着“二次公投”的顺利启动与展开。

不错,敏感而纷扰的脱欧难题曾不止一次地将特蕾莎·梅个人政治生涯推到险象环生的地步。为了能够清除“脱欧”谈判中的障碍力量,梅首相在执政不到一年时便信心满满地宣布提前举行大选,但结果是虽然保守党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可未能获得半数以上议席,特蕾莎·梅组阁出现危机;幸运的是,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接受了特蕾莎·梅抛出的橄榄枝,两党联手组阁成功,特蕾莎·梅得以化险为夷,但由此引发了保守党内部的分裂以及对特蕾莎·梅权威的质疑。果然,去年年底,保守党宣布启动针对特蕾莎·梅的不信任投票 ,特蕾莎·梅赢得微弱优势侥幸过关,继续留任保守党党领袖及英国首相。按照党规,保守党不能在此后12个月内再度挑战其领导地位,可更多的保守党议员还是希望特蕾莎·梅提前下台,并且组成了所谓的“1922委员会”准备讨论修改党规将特蕾莎·梅拉下马来。祸不单行。今年年初,工党对现任政府发起不信任投票,特蕾莎·梅再一次以赞成者多出19票而险胜。然而,到了第四轮脱欧协议投票前夕,继安德里亚·利德索姆辞职让特雷莎·梅完全失去党内挺己希望之后,保守党内要求梅首相辞职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严峻的“逼宫”之下特蕾莎·梅最终做出了提前辞职的决定。

应当说脱欧带给特蕾莎·梅的并不仅仅只有个人政治生涯的风雨飘摇,其统领的保守党政局也是横生变故。数据统计,特蕾莎·梅担任首相以来,有多达36位保守党官员选择了辞官弃职,其中有21人因为在脱欧问题上与梅首相发生分歧而离开,而最重要的人物无疑就是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以及保守党的下院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不仅如此,前不久举行的英格兰与北爱尔兰地方选举中,保守党失去了1334个议席,创下1995年以来最差战绩。

因为脱欧一直未能分出个子丑寅卯,民心不安之下的英国的社会治安局面也进入极度微妙时期。特蕾莎·梅上台的第二年,英伦三岛竟然遭遇了4次恐怖袭击,成为英国历史上恐怖事件发生最多的一年,而且个个事件伤亡惨重, 2017年因此成为英国“最受伤”的一年。同样,脱欧前景的动荡不定也让英国经济如履薄冰。数据显示,特蕾莎·梅执政以来,英国经济可谓每况愈下,2016年和2017年GDP增长1.8%,而2018年仅拿到1.4%的增长收成,创下六年来最小增幅。据美国非盈利性研究机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研究报告,英国在2000至2007年间的生产率增长率为2.2%,但在2010至2017年间却降至仅为0.5%,而2017-2018年只有0.2%。虽然因为法定“脱欧日”到来之前企业大量囤货导致了今年首季环比增长0.5%的不错成绩,但更多人认为这样的态势不会长久。按照普华永道的预计,今年英国经济增速为1.6%,并将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滑落到第七大经济体。

作为继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历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特蕾莎·梅同样有着“铁娘子”的称号,甚至其在向英国女王汇报工作时表示希望自己能像撒切尔夫人那样执政时间达11年。的确,尽管一直受到脱欧的困扰,但特蕾莎·梅还是使出全身力气企图在更多方面表现出更大建树,包括挥下第一板斧造潜艇、直言将加倍投入以打败恐怖主义,以及大幅改组内阁人事为脱欧铺路等。更值得关注的是,尽管经济增长并不十分景气,但去年英国国内就业率却升至76.1%这一近50年来的最高水平,同时英国劳动者实际收入增长1.5%,创下十年来最大增幅。然而,“脱欧”的未果最终让特蕾莎·梅还是失分不少。最新民调显示,57%的英国人不认可特蕾莎·梅的工作,其公众认可度跌至上任以来最低水平。

“未能完成脱欧,对我而言将永远是个遗憾”,这是特蕾莎·梅宣布辞职决定后对英国民众作出的真情告白;“感谢她对国家、对保守党的坚忍付出”, 这是新首相热门人选、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对特蕾莎·梅发出的激情褒奖。对于特蕾莎·梅而言,是否完成脱欧任务也许并没有她本人想象的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她应该明白定会有后来人将其肩上旗帜继续领扛下去。

特蕾莎·梅:成也脱欧,败也脱欧!2019-05-30 07:39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还是未能等到议会第四次脱欧协议投票时间的到来,更无法等到2022年全国大选的如约而至,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将于6月7日提前交出首相权杖。整理发现,不到三年的任期中,特蕾莎·梅先后三次明确表示过辞职意向,而这一次则算是真的走出了唐宁街10号。

梅首相也许没有想到,自己的职业生涯会与师弟、第75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发生那么多的交集与关联。两人不仅均毕业于“超级精英”荟萃的牛津大学,而且在卡梅伦担任首相后,作为保守党首任女性主席的特蕾莎·梅还被钦点为新内阁的内政大臣,及至卡梅伦连任,特蕾莎·梅又继续出任该要职。但两年之后,踌躇满志的卡梅伦同意了保守党内疑欧派议员就英国脱欧举行公投的提议,结果52%的英国人将自己手中的选票投到了脱欧一边,大失所望的卡梅伦在发表了辞职演说后吹着小曲扭头走人。随后,保守党党内围绕首相宝座展开激烈“宫斗”,丰富的从政经历与出色表现尤其是并不鲜明的留欧立场,让特蕾莎·梅获得了党内脱欧与留欧派同志的共同力挺,最终在女王面前仅仅用了一顿饭的功夫便完成了与卡梅伦的权力交接。

大凡一国首相执政治国,无不将主要精力倾注在经济与社会的发展事务中,但特蕾莎·梅却不是,准确地说是无暇顾及,因为自上任以来,梅首相一直在为脱欧协议能否得到欧盟的认可与本国议会的支持来回奔波,甚至可以说其首相生涯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浸泡在了英国脱欧这一苦差事上。对此有一件事可以拿来作为佐证,那就是在特蕾莎·梅与波兰总理会晤时,翻译误称她为“脱欧女士”,而特蕾莎·梅当场报之的无奈一笑。

应当说特蕾莎·梅与前任一样在内心里有着希望英国留欧的诉求,但作为民选首相,特蕾莎·梅又不能不顺从民众脱欧的意向,于是有序脱欧成为了梅首相最核心的立场坚守。可让特蕾莎·梅没有想到的是,作为自己与欧盟艰难谈判的结果,多达600页的脱欧协议文本摆到本国议会桌面上时,首轮投票就遭遇到了432张否决票对202张赞成票的悲惨结果。更让梅首相想不通的是,自己精心修改的脱欧“B计划”同样在接下来的两轮议会表决中被活活拍死。按照《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任何成员国可以根据本身的制宪要求,决定退出联盟”,同时退出时间为两年。这样,在3月29英国正式“脱欧日”到来但脱欧协议却悬而未决窘态下,梅首相又硬着头皮与欧盟谈判要求延长脱欧时限,欧盟也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将英国脱欧日期推迟到了今年的10月31日。

来自议会344张反对票对286张赞成票的第三轮脱欧协议表决结果尽管让梅首相感觉到了前景非常不妙,但在第四次表决前她同样愿意赌一把,甚至表示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会公布辞职计划。的确,在最新修改的脱欧协议中,梅首相加进了比如“二次公投”、“临时关税同盟”等反对党愿意看到的妥协条款,然而,同样让梅首相诧异的是,无论是自己身后的保守党还是远在朝野的工党,都众口一词地给脱欧新协议泼来了刺骨的凉水,道理很简单,保守党不赞成“二次公投”,甚至其核心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以请辞相威胁,而工党更是不相信特蕾莎·梅还能继续站在首相位置上推动着“二次公投”的顺利启动与展开。

不错,敏感而纷扰的脱欧难题曾不止一次地将特蕾莎·梅个人政治生涯推到险象环生的地步。为了能够清除“脱欧”谈判中的障碍力量,梅首相在执政不到一年时便信心满满地宣布提前举行大选,但结果是虽然保守党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地位,可未能获得半数以上议席,特蕾莎·梅组阁出现危机;幸运的是,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接受了特蕾莎·梅抛出的橄榄枝,两党联手组阁成功,特蕾莎·梅得以化险为夷,但由此引发了保守党内部的分裂以及对特蕾莎·梅权威的质疑。果然,去年年底,保守党宣布启动针对特蕾莎·梅的不信任投票 ,特蕾莎·梅赢得微弱优势侥幸过关,继续留任保守党党领袖及英国首相。按照党规,保守党不能在此后12个月内再度挑战其领导地位,可更多的保守党议员还是希望特蕾莎·梅提前下台,并且组成了所谓的“1922委员会”准备讨论修改党规将特蕾莎·梅拉下马来。祸不单行。今年年初,工党对现任政府发起不信任投票,特蕾莎·梅再一次以赞成者多出19票而险胜。然而,到了第四轮脱欧协议投票前夕,继安德里亚·利德索姆辞职让特雷莎·梅完全失去党内挺己希望之后,保守党内要求梅首相辞职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严峻的“逼宫”之下特蕾莎·梅最终做出了提前辞职的决定。

应当说脱欧带给特蕾莎·梅的并不仅仅只有个人政治生涯的风雨飘摇,其统领的保守党政局也是横生变故。数据统计,特蕾莎·梅担任首相以来,有多达36位保守党官员选择了辞官弃职,其中有21人因为在脱欧问题上与梅首相发生分歧而离开,而最重要的人物无疑就是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以及保守党的下院领袖安德里亚·利德索姆。不仅如此,前不久举行的英格兰与北爱尔兰地方选举中,保守党失去了1334个议席,创下1995年以来最差战绩。

因为脱欧一直未能分出个子丑寅卯,民心不安之下的英国的社会治安局面也进入极度微妙时期。特蕾莎·梅上台的第二年,英伦三岛竟然遭遇了4次恐怖袭击,成为英国历史上恐怖事件发生最多的一年,而且个个事件伤亡惨重, 2017年因此成为英国“最受伤”的一年。同样,脱欧前景的动荡不定也让英国经济如履薄冰。数据显示,特蕾莎·梅执政以来,英国经济可谓每况愈下,2016年和2017年GDP增长1.8%,而2018年仅拿到1.4%的增长收成,创下六年来最小增幅。据美国非盈利性研究机构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的研究报告,英国在2000至2007年间的生产率增长率为2.2%,但在2010至2017年间却降至仅为0.5%,而2017-2018年只有0.2%。虽然因为法定“脱欧日”到来之前企业大量囤货导致了今年首季环比增长0.5%的不错成绩,但更多人认为这样的态势不会长久。按照普华永道的预计,今年英国经济增速为1.6%,并将从全球第五大经济体滑落到第七大经济体。

作为继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历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特蕾莎·梅同样有着“铁娘子”的称号,甚至其在向英国女王汇报工作时表示希望自己能像撒切尔夫人那样执政时间达11年。的确,尽管一直受到脱欧的困扰,但特蕾莎·梅还是使出全身力气企图在更多方面表现出更大建树,包括挥下第一板斧造潜艇、直言将加倍投入以打败恐怖主义,以及大幅改组内阁人事为脱欧铺路等。更值得关注的是,尽管经济增长并不十分景气,但去年英国国内就业率却升至76.1%这一近50年来的最高水平,同时英国劳动者实际收入增长1.5%,创下十年来最大增幅。然而,“脱欧”的未果最终让特蕾莎·梅还是失分不少。最新民调显示,57%的英国人不认可特蕾莎·梅的工作,其公众认可度跌至上任以来最低水平。

“未能完成脱欧,对我而言将永远是个遗憾”,这是特蕾莎·梅宣布辞职决定后对英国民众作出的真情告白;“感谢她对国家、对保守党的坚忍付出”, 这是新首相热门人选、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对特蕾莎·梅发出的激情褒奖。对于特蕾莎·梅而言,是否完成脱欧任务也许并没有她本人想象的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她应该明白定会有后来人将其肩上旗帜继续领扛下去。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