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科创板:先重塑股市生态,再谈赚钱2019-05-31 07:44作者:魏敏

当下有关科创板的每一个消息无疑都被市场重点关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初,已获受理的科创板基金已达到31 只,上报的科创板基金也已达到45 只。上月末,首轮获批的7只科创板基金一点不出人意料地提前结束募集。考虑到首轮科创板基金的10亿元每只的上限,“末日比例确认”的原则之下,除工银瑞信之外,华夏、富国、汇添富、南方、嘉实等几只科创板基金的配售比均在10%之下。其中华夏科创基金的最终配售比低至4.08%,刷新了公募基金史上的最低配售比例。暗自揣测,限额应该是被动而非主动之举,这些基金公司的内心肯定是意犹未尽的,好不容易赶到个“爆款”,恨不得照单全收的也会大有人在,但从过往经验来看,限额无疑是对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保护。翻翻过往百亿级扎堆抢购的股票型基金的走势图就不难明白。

牛来熊往,那些动辄挤在数百亿首发热门基金等待比例配售的投资者,不知后续心理动态如何,也许其中不少人已经认输离场。此类基民,大多自身并不具备足以保障其财富保值增值需求的财经素养,其中又以银发一族居多。也只有他(她)们,还能经常有空买菜之余,拐进分支行网点,听柜台后的理财经理解释为什么买的基金表现不如他当初分析那般花好稻好。以科创板公募基金最为人所寄希望的“打新”功能来看,虽然在科创板股票上市后的网下打新上具备一定优势,但以基金10亿的规模体量的中签率来看,测算出来的打新收益顶多在一个点左右。这一个多点再遇上一些基金设有一年不等封闭期的限制,最后打开时还剩多少真的不好说。除了打新,科创板基金再想取得高收益,只能靠投资股票。而科创板允许未盈利创新企业上市,传统A股那套市盈率与市净率估值方法此刻并不适用,注册制“包容”之下的科创企业并不以净资产规模及历史盈利水平论英雄。何况之前主打中小板、创业板股票的基金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科创板基金靠股票投资来获取超额收益又谈何容易?反而面临相比以往更大的投资风险。

因而,有理由认为,科创板虽然是股市发展契机,但不一定是投资者赚钱契机,起码现在不是。当前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目光聚焦于科创板给资本市场带来的质变因素,关注其落地生根,关注其开花结果。市场倘若可借此革故鼎新之机发展向好,参与者自然能赚钱。所以,当前监管给科创板设置了不低的投资者适当性条件(50万资产,两年投资经验等),并且在科创板网下配售中并不包括个人投资者,是对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保护。广大达不到门槛的中小散户要分享科创板收益,目前可以通过公募基金来参与,但切勿抱着挣“快钱”的目的而来,也多给基金经理证明自己投资绩效的时间。否则即便从一个沉疴积弊的市场当中侥幸挣了点,还是会很快地还给市场。只有身处一个健康的市场,才有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挣钱的机会。

除了在科创板试行“大进大出”、优胜劣汰,保证上市公司质量的注册制之外,传统A股存在的例如上市公司随意停牌、停牌时间过长、停牌原因(往往是借停牌躲避特殊市场状况)含糊不清等严重影响股票流动性,对投资人的知情权、交易权造成伤害的行为,都可以在科创板一开始就进行规范。再譬如科创板在声誉约束和合规约束之外,通过利益约束,“强制”保荐机构通过旗下子公司以自有资金对科创板新股以发行价格进行认购,跟投主体不参与询价与定价,只能被动接受价格,认购比例为2%-5%,且锁定期两年。这显然是支持良币驱逐劣币的善举,无疑将重塑保荐中介行业生态。在赚钱之先,我们更应对科创板这些方面的发展抱有期待。

科创板:先重塑股市生态,再谈赚钱2019-05-31 07:44作者:魏敏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当下有关科创板的每一个消息无疑都被市场重点关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初,已获受理的科创板基金已达到31 只,上报的科创板基金也已达到45 只。上月末,首轮获批的7只科创板基金一点不出人意料地提前结束募集。考虑到首轮科创板基金的10亿元每只的上限,“末日比例确认”的原则之下,除工银瑞信之外,华夏、富国、汇添富、南方、嘉实等几只科创板基金的配售比均在10%之下。其中华夏科创基金的最终配售比低至4.08%,刷新了公募基金史上的最低配售比例。暗自揣测,限额应该是被动而非主动之举,这些基金公司的内心肯定是意犹未尽的,好不容易赶到个“爆款”,恨不得照单全收的也会大有人在,但从过往经验来看,限额无疑是对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保护。翻翻过往百亿级扎堆抢购的股票型基金的走势图就不难明白。

牛来熊往,那些动辄挤在数百亿首发热门基金等待比例配售的投资者,不知后续心理动态如何,也许其中不少人已经认输离场。此类基民,大多自身并不具备足以保障其财富保值增值需求的财经素养,其中又以银发一族居多。也只有他(她)们,还能经常有空买菜之余,拐进分支行网点,听柜台后的理财经理解释为什么买的基金表现不如他当初分析那般花好稻好。以科创板公募基金最为人所寄希望的“打新”功能来看,虽然在科创板股票上市后的网下打新上具备一定优势,但以基金10亿的规模体量的中签率来看,测算出来的打新收益顶多在一个点左右。这一个多点再遇上一些基金设有一年不等封闭期的限制,最后打开时还剩多少真的不好说。除了打新,科创板基金再想取得高收益,只能靠投资股票。而科创板允许未盈利创新企业上市,传统A股那套市盈率与市净率估值方法此刻并不适用,注册制“包容”之下的科创企业并不以净资产规模及历史盈利水平论英雄。何况之前主打中小板、创业板股票的基金表现也并不尽如人意,科创板基金靠股票投资来获取超额收益又谈何容易?反而面临相比以往更大的投资风险。

因而,有理由认为,科创板虽然是股市发展契机,但不一定是投资者赚钱契机,起码现在不是。当前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目光聚焦于科创板给资本市场带来的质变因素,关注其落地生根,关注其开花结果。市场倘若可借此革故鼎新之机发展向好,参与者自然能赚钱。所以,当前监管给科创板设置了不低的投资者适当性条件(50万资产,两年投资经验等),并且在科创板网下配售中并不包括个人投资者,是对中小投资者的一种保护。广大达不到门槛的中小散户要分享科创板收益,目前可以通过公募基金来参与,但切勿抱着挣“快钱”的目的而来,也多给基金经理证明自己投资绩效的时间。否则即便从一个沉疴积弊的市场当中侥幸挣了点,还是会很快地还给市场。只有身处一个健康的市场,才有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挣钱的机会。

除了在科创板试行“大进大出”、优胜劣汰,保证上市公司质量的注册制之外,传统A股存在的例如上市公司随意停牌、停牌时间过长、停牌原因(往往是借停牌躲避特殊市场状况)含糊不清等严重影响股票流动性,对投资人的知情权、交易权造成伤害的行为,都可以在科创板一开始就进行规范。再譬如科创板在声誉约束和合规约束之外,通过利益约束,“强制”保荐机构通过旗下子公司以自有资金对科创板新股以发行价格进行认购,跟投主体不参与询价与定价,只能被动接受价格,认购比例为2%-5%,且锁定期两年。这显然是支持良币驱逐劣币的善举,无疑将重塑保荐中介行业生态。在赚钱之先,我们更应对科创板这些方面的发展抱有期待。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