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念念有余

证券时报记者

普惠教育遭遇资源集中2019-06-19 07:50作者:念念有余

中考高考过去,人们会更加关注各校升学率以及背后的学位房,这也让我想起上世纪90年代那个时代的中考和高考,那是一个教育资源还没那么集中的年代。

为了求得一个好未来,我小学二年级就被送到隔壁乡就读,初中也考到隔壁乡,这个乡教育不错,吸引周边几个乡不少生源,我上初中前一年,当地在镇子两公里外的田地里建了一个二中,既然是二中,就不能和一中比,就是这样,每个班装80个学生,也装了4个班。

教师多从本地师专毕业,他们或刚成家,或还没成家,根基不牢的样子,边教书,边自考本科,就是这样,这些学生的成绩也不差,和一中平分秋色。

优秀初中毕业生的选择是读市重点高中,以及比较热门的中专专业,考不上中专,又考不上市重点学校的loser,会来到我们县城的第二中学,我没考上县一中,但就读县二中依然绰绰有余,二中就一个门槛,那就是分数线,如果没到的话,就要掏高价费,每年还排名,名次不够就多掏钱,高价费一开始是800元,后来到了4000多。

县二中位于城市西部,距离城市大概还有10公里左右,四周也是田地,不少老师是工农兵大学生,素质还比不上初中老师。县一中在城市里面,录取分数线要高十多分。

除了分数线这条硬杠杠,一部分家长并不放心把孩子送进城市里面去,希望孩子在比较简单的环境里用心学习,而不是被城市诱惑分散注意力。家长还要考虑的问题是,在乡村高中上学,可以送粮食过去换粮票,觉得能支撑得住。城东区的学生,到这个学校就要穿过整个城市,50公里左右,骑自行车来往。

许多孩子学习不佳又对孩子还寄予希望的家庭,就是多通过多掏金钱的方式,把孩子送进学校,真有不少学生在高中时段,突然开窍,成绩突飞猛进,考进重点大学。如今看来,这是多少贫寒子弟所能把握的唯一一次机会。

凭一个月回家一次的封闭式管理,还有学生刻苦努力,一个班级也能考上几个重点与十几个本科院校。更多的学生找了其他出路,高中一个班级90个同学,大概有1/3的同学上了正规院校,多数学生走出农村。

这个高中现在已门庭冷落,整个学校招生都成了问题,已经要改成初中学校。我的那个初中母校,也泯然众人,不复往日盛象。

并不是没有学生,而是好学生都被抢走了,再也没有家长会觉得城市环境不利于学生成长,也没有家长觉得生活费是一件难事,另外,好一点的老师都到了城市的学校去。

城市收割了乡村的老师,还有学生。城市里的学校也在分化:好的学校吸引好的老师,好的老师吸引好的学生,这个循环,没有办法阻断。

如果公立学校不掐尖,民营学校就会掐尖,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过程。为了上好学校,要提前准备,买学位房搞得连北欧人都不淡定了,我看到一篇新闻说,社会福利绝佳的北欧人不敢多生孩子,因为抢好学位不容易。

教育当然也和其他资源一样,会向头部集中,这样才更有效率。但是教育不同于普通的产业,它有一个最为重要的职责,就是给普通人均等机会,让他们实现最基础的平等,这也符合整个民族的福祉。

马太效应是一个老词儿了,人们很早就发现这个定律,但人们又想建大同世界,人人过上幸福安康好日子,这个矛盾怎么也解决不了。在税收上,政府通过转移的方式来帮助贫穷者,来部分降低马太效应,政府在教育上也可以打断聚集进程,让资源更平均地进行分配。但是简单打断的效果究竟如何?民营教育产业化是好是坏,我没有答案。

普惠教育遭遇资源集中2019-06-19 07:50作者:念念有余
念念有余 证券时报记者

中考高考过去,人们会更加关注各校升学率以及背后的学位房,这也让我想起上世纪90年代那个时代的中考和高考,那是一个教育资源还没那么集中的年代。

为了求得一个好未来,我小学二年级就被送到隔壁乡就读,初中也考到隔壁乡,这个乡教育不错,吸引周边几个乡不少生源,我上初中前一年,当地在镇子两公里外的田地里建了一个二中,既然是二中,就不能和一中比,就是这样,每个班装80个学生,也装了4个班。

教师多从本地师专毕业,他们或刚成家,或还没成家,根基不牢的样子,边教书,边自考本科,就是这样,这些学生的成绩也不差,和一中平分秋色。

优秀初中毕业生的选择是读市重点高中,以及比较热门的中专专业,考不上中专,又考不上市重点学校的loser,会来到我们县城的第二中学,我没考上县一中,但就读县二中依然绰绰有余,二中就一个门槛,那就是分数线,如果没到的话,就要掏高价费,每年还排名,名次不够就多掏钱,高价费一开始是800元,后来到了4000多。

县二中位于城市西部,距离城市大概还有10公里左右,四周也是田地,不少老师是工农兵大学生,素质还比不上初中老师。县一中在城市里面,录取分数线要高十多分。

除了分数线这条硬杠杠,一部分家长并不放心把孩子送进城市里面去,希望孩子在比较简单的环境里用心学习,而不是被城市诱惑分散注意力。家长还要考虑的问题是,在乡村高中上学,可以送粮食过去换粮票,觉得能支撑得住。城东区的学生,到这个学校就要穿过整个城市,50公里左右,骑自行车来往。

许多孩子学习不佳又对孩子还寄予希望的家庭,就是多通过多掏金钱的方式,把孩子送进学校,真有不少学生在高中时段,突然开窍,成绩突飞猛进,考进重点大学。如今看来,这是多少贫寒子弟所能把握的唯一一次机会。

凭一个月回家一次的封闭式管理,还有学生刻苦努力,一个班级也能考上几个重点与十几个本科院校。更多的学生找了其他出路,高中一个班级90个同学,大概有1/3的同学上了正规院校,多数学生走出农村。

这个高中现在已门庭冷落,整个学校招生都成了问题,已经要改成初中学校。我的那个初中母校,也泯然众人,不复往日盛象。

并不是没有学生,而是好学生都被抢走了,再也没有家长会觉得城市环境不利于学生成长,也没有家长觉得生活费是一件难事,另外,好一点的老师都到了城市的学校去。

城市收割了乡村的老师,还有学生。城市里的学校也在分化:好的学校吸引好的老师,好的老师吸引好的学生,这个循环,没有办法阻断。

如果公立学校不掐尖,民营学校就会掐尖,这是一个难以避免的过程。为了上好学校,要提前准备,买学位房搞得连北欧人都不淡定了,我看到一篇新闻说,社会福利绝佳的北欧人不敢多生孩子,因为抢好学位不容易。

教育当然也和其他资源一样,会向头部集中,这样才更有效率。但是教育不同于普通的产业,它有一个最为重要的职责,就是给普通人均等机会,让他们实现最基础的平等,这也符合整个民族的福祉。

马太效应是一个老词儿了,人们很早就发现这个定律,但人们又想建大同世界,人人过上幸福安康好日子,这个矛盾怎么也解决不了。在税收上,政府通过转移的方式来帮助贫穷者,来部分降低马太效应,政府在教育上也可以打断聚集进程,让资源更平均地进行分配。但是简单打断的效果究竟如何?民营教育产业化是好是坏,我没有答案。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