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贸易也是一种习惯2019-06-24 07:45作者:缘木求鱼

1988年的那个暑假,全民“做贸易”——也叫“倒买倒卖”——的热情,跟天气一样热。刚读完大二的老徐,闲得没事,也投身到这股热潮中。

家里的亲戚开着一家羊绒加工厂,先从各处买进原绒或羊毛,再用梳绒机把里面的羊绒梳出来,清洗干燥之后,再卖给收羊绒的。货源没问题,老徐唯一的任务就是找到真正的买家。

亲戚原来卖羊绒,与真正的买家之间,往往隔了好几道手,每多一道手,自然都得被扒一层皮。更要命的是,绝大多数时候都见不到真正的买家,羊绒发出去,往往不知真实去向,在收到货款前,几乎睡不着踏实觉。对这种不可控状态,亲戚当然很不爽,一次闲聊,病急乱投医,居然让老徐帮忙找路子。从没“贸易”经验的老徐,不知深浅,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了——社会热潮对个体的决定性影响,由此也可见一斑。

“菜鸟运气好”,没怎么费劲,只拐了两个弯儿,老徐就找到了“伊藤忠”。初次联系,人家毕竟是大商社,又挟着国势正隆的气势,对主动找上门且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态度当然就挺“牛”,什么只做熟客、对羊绒质量和交货时限要求极高之类的“说辞”顺着嘴往外冒。不过,他说他的,老徐咬死了自家产品质量特别好,交货有保证。

最终,老徐居然就争取到递交样品的机会。交样品的地点,约在北京站口的国际饭店。

好在亲戚的羊绒质量是真好。没几天,“伊藤忠”就回话“成交”。这单买卖最终做成之后,据说在方圆几个村子的同行里,亲戚的威信一下子就高起来。这也不奇怪,毕竟这是这一带的生产企业,第一次如此直接地联系到真正的买家——还是国际级的。

当年,老徐少不更事,在“掺和”此事的时候,对买卖双方的“多事儿”还很不耐烦。现在回想,双方的表现,也真是再正常不过。不经过这种正常的操作,双方的信任就很难建立起来并保持长久。这种贸易关系一旦确定下来,随后的贸易往往就成为一种习惯,买卖双方相互信任、依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能得到一个什么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费脑子。非要打破这种贸易关系不可,双方肯定都难受。

又想起三十年前“倒腾羊绒”的独特经历,还要拜最近这几天的媒体报道所赐。想不到,三十年过去了,中国高质量羊绒的市场力量,居然还是那么强,强到几乎无可替代,比三十年前还厉害。当有人质疑“为何不将供应链转移出来”时,美国的一位羊绒进口商表示,“公司销售的一种白色羊绒,只有中国内蒙古才有”,“无可替代”。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无可替代的贸易品,真是少之又少。别的什么东西是否可以替代不好说,像内蒙古的羊绒以及用来生产画笔的产于中国西南地区的一种特殊猪鬃是否可以被替代,老徐倒可以信心满满地保证,只要铁了心替代,还是可以做到的,只要肯花时间、精力找市场或者培育市场,市场总是能找到。

现在,许多相关企业都搬出一套又一套的说辞,反复强调“旧关系”的不可替代性,一方面是因为开辟新市场肯定要花费巨大的成本,而且也很不确定新市场会不会比原来熟悉的那个更好、更有保证,另一方面,“旧贸易关系”早就形成了习惯,要改变习惯,对地球上的人类而言,实在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不惟贸易习惯如此,别的什么习惯也一样。这几乎一点办法也没有。不信邪,硬改不可,对双方的伤害肯定就特别大。

贸易也是一种习惯2019-06-24 07:4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1988年的那个暑假,全民“做贸易”——也叫“倒买倒卖”——的热情,跟天气一样热。刚读完大二的老徐,闲得没事,也投身到这股热潮中。

家里的亲戚开着一家羊绒加工厂,先从各处买进原绒或羊毛,再用梳绒机把里面的羊绒梳出来,清洗干燥之后,再卖给收羊绒的。货源没问题,老徐唯一的任务就是找到真正的买家。

亲戚原来卖羊绒,与真正的买家之间,往往隔了好几道手,每多一道手,自然都得被扒一层皮。更要命的是,绝大多数时候都见不到真正的买家,羊绒发出去,往往不知真实去向,在收到货款前,几乎睡不着踏实觉。对这种不可控状态,亲戚当然很不爽,一次闲聊,病急乱投医,居然让老徐帮忙找路子。从没“贸易”经验的老徐,不知深浅,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了——社会热潮对个体的决定性影响,由此也可见一斑。

“菜鸟运气好”,没怎么费劲,只拐了两个弯儿,老徐就找到了“伊藤忠”。初次联系,人家毕竟是大商社,又挟着国势正隆的气势,对主动找上门且来历不明的毛头小子,态度当然就挺“牛”,什么只做熟客、对羊绒质量和交货时限要求极高之类的“说辞”顺着嘴往外冒。不过,他说他的,老徐咬死了自家产品质量特别好,交货有保证。

最终,老徐居然就争取到递交样品的机会。交样品的地点,约在北京站口的国际饭店。

好在亲戚的羊绒质量是真好。没几天,“伊藤忠”就回话“成交”。这单买卖最终做成之后,据说在方圆几个村子的同行里,亲戚的威信一下子就高起来。这也不奇怪,毕竟这是这一带的生产企业,第一次如此直接地联系到真正的买家——还是国际级的。

当年,老徐少不更事,在“掺和”此事的时候,对买卖双方的“多事儿”还很不耐烦。现在回想,双方的表现,也真是再正常不过。不经过这种正常的操作,双方的信任就很难建立起来并保持长久。这种贸易关系一旦确定下来,随后的贸易往往就成为一种习惯,买卖双方相互信任、依赖,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能得到一个什么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费脑子。非要打破这种贸易关系不可,双方肯定都难受。

又想起三十年前“倒腾羊绒”的独特经历,还要拜最近这几天的媒体报道所赐。想不到,三十年过去了,中国高质量羊绒的市场力量,居然还是那么强,强到几乎无可替代,比三十年前还厉害。当有人质疑“为何不将供应链转移出来”时,美国的一位羊绒进口商表示,“公司销售的一种白色羊绒,只有中国内蒙古才有”,“无可替代”。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无可替代的贸易品,真是少之又少。别的什么东西是否可以替代不好说,像内蒙古的羊绒以及用来生产画笔的产于中国西南地区的一种特殊猪鬃是否可以被替代,老徐倒可以信心满满地保证,只要铁了心替代,还是可以做到的,只要肯花时间、精力找市场或者培育市场,市场总是能找到。

现在,许多相关企业都搬出一套又一套的说辞,反复强调“旧关系”的不可替代性,一方面是因为开辟新市场肯定要花费巨大的成本,而且也很不确定新市场会不会比原来熟悉的那个更好、更有保证,另一方面,“旧贸易关系”早就形成了习惯,要改变习惯,对地球上的人类而言,实在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不惟贸易习惯如此,别的什么习惯也一样。这几乎一点办法也没有。不信邪,硬改不可,对双方的伤害肯定就特别大。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