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教材改革必须走在小学生疑问之前2019-06-24 07:51作者:蔡非

近日,福州一名八岁小学生质疑教科书中夸父追日的内容上了网,他问自己的父亲,河水都被太阳蒸干了,后羿哪来的河蹚?

这件事迅速引起网上热议,并很快得到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重视。6月14日,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示正在认真研究,会对教材进行适当修改。

实际上,近几十年来,随着学术界的各项研究部不断深入,新观点和新思维不断出现,对教育改革滞后的意见已经很多。

比如今天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资本主义萌芽”。20世纪30年代以来,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的讨论。由于各种原因,这一学术讨论在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却进入了历史教科书,并告诉学生一个简单的结论:明代中后期在江南一带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

现在的教科书为了证明这个结论,给出的证据是“明代中后期,在苏州和杭州,一些机户够买织机开设了手工工场,雇佣机工进行生产。两者已不是人身依附关系,而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

但实际上今天的历史学家们已经不这么看了。

首先,经过对中国古代经济史的研究,人们发现雇佣关系几乎伴随中国历史全程,明代的这种大规模雇佣关系,在宋代元代甚至更早的都存在过。那为什么就仅仅说明朝中后期有资本主义萌芽呢?

还有些人认为资本主义萌芽一说根本没有研讨价值,写过《万历十五年》的黄仁宇认为这和“把一个孩子叫做预备成人”一样没有意义。李伯重认为这个问题,是“主观的情结”。王学典认为资本主义萌芽产生于浓厚的意识形态话语背景下,是一个假问题。

所以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历史学界实际已经不再讨论资本主义萌芽的问题,而教育界在实际教学中也只是让学生死记硬背这个知识点,而往往不加以解释和探讨。

随着今日知识爆炸的进步,未来的中学生们迟早会像今天福建小学生那样,对历史教科书中的含糊之处提出疑问。

要想不被学生们问得张口结舌,我们的中学历史教学改革必须走在学生的疑问前面。

那么,历史教学应该怎样改革呢?

美国的《国家历史课程标准》中明确提出 ,“历史学绝不是被动地接受史实年代人名和地名 ,实质上是一种以史料为基础进行推理的过程”。

所以在很多发达国家或者地区的历史教育中,只让学生死记硬背的教师是不合格的,教师们往往提前要学生去搜集阅读大量的史料,再通过课堂引导,让学生们自己一步步的得出结论。

例如就“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课 ,老师给学生提供一些关于新航路开辟的真实史料,如《哥伦布传》,让学生自行组织一场记者招待会,分配不同的角色 ,对扮演哥伦布的学生以及其随从进行采访,采用这种方式 ,尽可能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让学生在特设的环境中“经历”、“体验”过去 ,促进学生不仅要知道新航路开辟的积极作用,也要看到印第安人的巨大灾难。

而上课的地点,也不一定局限于课堂。我在台湾旅游时,有幸在博物馆遇到一群由教师带领的学生,在一名教师的安排下,学生们被分配扮演成历史上的各个角色,要求他们从自己的角色角度进行发言和思考。

根据最近几年的我国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历史专业学生的薪酬状况往往在几十个专业里排名末尾,这显示出我们的历史教学的尴尬——学生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在这个社会上并不受青睐。

而在发达国家情况却不是这样。无论在商界还是媒体界,“讲一个好故事”的能力都非常重要,而还有什么专业比历史学更能锻炼这种能力呢?所以历史学一直是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的热门选择。这一事实这无疑为我们的历史教学改革指明了方向。

教材改革必须走在小学生疑问之前2019-06-24 07:51作者:蔡非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近日,福州一名八岁小学生质疑教科书中夸父追日的内容上了网,他问自己的父亲,河水都被太阳蒸干了,后羿哪来的河蹚?

这件事迅速引起网上热议,并很快得到了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重视。6月14日,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示正在认真研究,会对教材进行适当修改。

实际上,近几十年来,随着学术界的各项研究部不断深入,新观点和新思维不断出现,对教育改革滞后的意见已经很多。

比如今天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资本主义萌芽”。20世纪30年代以来,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的讨论。由于各种原因,这一学术讨论在尚未成熟的情况下却进入了历史教科书,并告诉学生一个简单的结论:明代中后期在江南一带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

现在的教科书为了证明这个结论,给出的证据是“明代中后期,在苏州和杭州,一些机户够买织机开设了手工工场,雇佣机工进行生产。两者已不是人身依附关系,而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

但实际上今天的历史学家们已经不这么看了。

首先,经过对中国古代经济史的研究,人们发现雇佣关系几乎伴随中国历史全程,明代的这种大规模雇佣关系,在宋代元代甚至更早的都存在过。那为什么就仅仅说明朝中后期有资本主义萌芽呢?

还有些人认为资本主义萌芽一说根本没有研讨价值,写过《万历十五年》的黄仁宇认为这和“把一个孩子叫做预备成人”一样没有意义。李伯重认为这个问题,是“主观的情结”。王学典认为资本主义萌芽产生于浓厚的意识形态话语背景下,是一个假问题。

所以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历史学界实际已经不再讨论资本主义萌芽的问题,而教育界在实际教学中也只是让学生死记硬背这个知识点,而往往不加以解释和探讨。

随着今日知识爆炸的进步,未来的中学生们迟早会像今天福建小学生那样,对历史教科书中的含糊之处提出疑问。

要想不被学生们问得张口结舌,我们的中学历史教学改革必须走在学生的疑问前面。

那么,历史教学应该怎样改革呢?

美国的《国家历史课程标准》中明确提出 ,“历史学绝不是被动地接受史实年代人名和地名 ,实质上是一种以史料为基础进行推理的过程”。

所以在很多发达国家或者地区的历史教育中,只让学生死记硬背的教师是不合格的,教师们往往提前要学生去搜集阅读大量的史料,再通过课堂引导,让学生们自己一步步的得出结论。

例如就“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课 ,老师给学生提供一些关于新航路开辟的真实史料,如《哥伦布传》,让学生自行组织一场记者招待会,分配不同的角色 ,对扮演哥伦布的学生以及其随从进行采访,采用这种方式 ,尽可能还原历史本来的面目,让学生在特设的环境中“经历”、“体验”过去 ,促进学生不仅要知道新航路开辟的积极作用,也要看到印第安人的巨大灾难。

而上课的地点,也不一定局限于课堂。我在台湾旅游时,有幸在博物馆遇到一群由教师带领的学生,在一名教师的安排下,学生们被分配扮演成历史上的各个角色,要求他们从自己的角色角度进行发言和思考。

根据最近几年的我国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历史专业学生的薪酬状况往往在几十个专业里排名末尾,这显示出我们的历史教学的尴尬——学生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在这个社会上并不受青睐。

而在发达国家情况却不是这样。无论在商界还是媒体界,“讲一个好故事”的能力都非常重要,而还有什么专业比历史学更能锻炼这种能力呢?所以历史学一直是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的热门选择。这一事实这无疑为我们的历史教学改革指明了方向。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