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蒋光祥

基金从业者、财经学人

为什么微商不卖螺蛳粉2019-07-05 07:44作者:蒋光祥

谁也难以料到的是,方便面全球销量下降的这一两年,悄无声息攀至国内方便食品销量第二位的竟然是螺蛳粉。考虑到螺蛳粉自身的特点(类同榴莲,主要看食客对“臭”字的理解),在高铁、机场等公众场合掏出来充饥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因而当前销量主要还是靠袋装,食客买回家门窗关起来偷偷摸摸过瘾为主,而非较为便携的桶装。倘若将来社会对其味道的容忍度大开,食客可以毫无心理压力、从容地拿出与康师傅牛肉面桶装一般便携的螺蛳粉来享用,到时方便食品头把交椅谁来坐,还真难说。

跟螺蛳粉销量一起涨起来的,还有柳州(螺蛳粉发源地与主产地)当地的存款。螺蛳粉配料之一酸豆角,拉动了柳州当地的豆角经济。媒体报道种豆角的农户现在一天能挣400元,是之前收入的数十倍,美滋滋。而一包讲究的螺蛳粉,里面的配料包可以有近两位数。不少农户与螺蛳粉生产厂家一并发家致富。最为有趣的是,为了应付全国各地“低段位”食客对螺蛳粉里面为什么没有螺蛳肉这样不厌其烦的“天问”(螺蛳粉的汤汁由螺蛳连壳带肉煮制而成,煮到最后可以弃壳时,只有螺蛳香,肉早已烂入汁),部分螺蛳粉品牌开始添加了一个新的配料包,没错,里面就是令本地食客目瞪口呆、离经叛道的螺蛳肉。

螺蛳粉“自说自话”生猛的发展势头,令我想起另外一个早期也是很生猛的群体——微商,说微商是在微信崛起的黄金期,渠道红利最充分的享受者,可能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见。不过迄今大多微商仍然只会在名字前面加越来越多的A,以期与别的微商或房产中介力搏客户微信通讯录最靠前的位置。纵观其目前的走向,有责任感的品牌与厂商只能说是避之不及,羞与为伍。由于缺乏有力的监管措施和严格的渠道准入门槛,微商用来展业的朋友圈里售卖的产品必定是“杀熟”的假货,而不是螺蛳粉这种实实在在的口碑货。究竟卖的是什么质量的玩意,客户可能没数,他们自己心里一定明白。而微商又尤喜采取五到六乃至更多级的代理商体制,每一级代理商赚取下一级的代理费用。在顶层代理“喜提”玛莎拉蒂的真真假假的喧闹下,无法不令人经常不自觉地将之与传销加以类比。

不管兼职还是全职,对自己的“爆款”产品不管真信还是假信,只要不是真傻,这些微商内心可能也知道这样的模式注定走不远,但人一旦狠下心,自欺都可,何况欺人。令人不安的是,部分疑似传销实质的微商套路,在较低的知识层级与商业素养缺乏的群体,尤其是女性群体中,有炽热之势。自觉资质平庸,错过了淘宝,不能再错过微商的时不我待的逼迫感,催促着这一群体踉踉跄跄纵身商海。这一套路下遴选出来的客群,认知水平与消费习惯可想而知。自己人玩自己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感恩、格局、爱、善,这些字眼哪怕在她们朋友圈出现的频率再高,只会让旁观者无语,乃至悲凉。

诚然,也并不是说知识层级高,就一定能免遭荼毒,否则这么多人排队要求小黄车退押金,为何却没有一个人向咪蒙申请退款?咪蒙当初卖职场课程的时候,可是承诺了三年内薪资不翻倍可全额退款。这里面的行事逻辑着实令人遗憾,更是比不了一包包螺蛳粉的踏踏实实。想着在这个工商社会捞一把快钱,其他再议的思维模式,不止微商才有,只不过他们对此表现得相当痴迷与自信。可惜与螺蛳粉的生意相比,并无半点靠谱。

为什么微商不卖螺蛳粉2019-07-05 07:44作者:蒋光祥
蒋光祥 基金从业者、财经学人

谁也难以料到的是,方便面全球销量下降的这一两年,悄无声息攀至国内方便食品销量第二位的竟然是螺蛳粉。考虑到螺蛳粉自身的特点(类同榴莲,主要看食客对“臭”字的理解),在高铁、机场等公众场合掏出来充饥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因而当前销量主要还是靠袋装,食客买回家门窗关起来偷偷摸摸过瘾为主,而非较为便携的桶装。倘若将来社会对其味道的容忍度大开,食客可以毫无心理压力、从容地拿出与康师傅牛肉面桶装一般便携的螺蛳粉来享用,到时方便食品头把交椅谁来坐,还真难说。

跟螺蛳粉销量一起涨起来的,还有柳州(螺蛳粉发源地与主产地)当地的存款。螺蛳粉配料之一酸豆角,拉动了柳州当地的豆角经济。媒体报道种豆角的农户现在一天能挣400元,是之前收入的数十倍,美滋滋。而一包讲究的螺蛳粉,里面的配料包可以有近两位数。不少农户与螺蛳粉生产厂家一并发家致富。最为有趣的是,为了应付全国各地“低段位”食客对螺蛳粉里面为什么没有螺蛳肉这样不厌其烦的“天问”(螺蛳粉的汤汁由螺蛳连壳带肉煮制而成,煮到最后可以弃壳时,只有螺蛳香,肉早已烂入汁),部分螺蛳粉品牌开始添加了一个新的配料包,没错,里面就是令本地食客目瞪口呆、离经叛道的螺蛳肉。

螺蛳粉“自说自话”生猛的发展势头,令我想起另外一个早期也是很生猛的群体——微商,说微商是在微信崛起的黄金期,渠道红利最充分的享受者,可能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见。不过迄今大多微商仍然只会在名字前面加越来越多的A,以期与别的微商或房产中介力搏客户微信通讯录最靠前的位置。纵观其目前的走向,有责任感的品牌与厂商只能说是避之不及,羞与为伍。由于缺乏有力的监管措施和严格的渠道准入门槛,微商用来展业的朋友圈里售卖的产品必定是“杀熟”的假货,而不是螺蛳粉这种实实在在的口碑货。究竟卖的是什么质量的玩意,客户可能没数,他们自己心里一定明白。而微商又尤喜采取五到六乃至更多级的代理商体制,每一级代理商赚取下一级的代理费用。在顶层代理“喜提”玛莎拉蒂的真真假假的喧闹下,无法不令人经常不自觉地将之与传销加以类比。

不管兼职还是全职,对自己的“爆款”产品不管真信还是假信,只要不是真傻,这些微商内心可能也知道这样的模式注定走不远,但人一旦狠下心,自欺都可,何况欺人。令人不安的是,部分疑似传销实质的微商套路,在较低的知识层级与商业素养缺乏的群体,尤其是女性群体中,有炽热之势。自觉资质平庸,错过了淘宝,不能再错过微商的时不我待的逼迫感,催促着这一群体踉踉跄跄纵身商海。这一套路下遴选出来的客群,认知水平与消费习惯可想而知。自己人玩自己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感恩、格局、爱、善,这些字眼哪怕在她们朋友圈出现的频率再高,只会让旁观者无语,乃至悲凉。

诚然,也并不是说知识层级高,就一定能免遭荼毒,否则这么多人排队要求小黄车退押金,为何却没有一个人向咪蒙申请退款?咪蒙当初卖职场课程的时候,可是承诺了三年内薪资不翻倍可全额退款。这里面的行事逻辑着实令人遗憾,更是比不了一包包螺蛳粉的踏踏实实。想着在这个工商社会捞一把快钱,其他再议的思维模式,不止微商才有,只不过他们对此表现得相当痴迷与自信。可惜与螺蛳粉的生意相比,并无半点靠谱。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