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信任的对价2019-07-08 08:07作者:缘木求鱼

在这个世界上,信任也有对价吗?应该是有的。如此问答,虽然似乎有点儿俗气,但对芸芸众生而言,此问此答,实在顶重要。

自古以来,中国的许多道德高人,不知为什么,总习惯把金钱和粪土绑在一起示众。总这么搞,渐渐就搞成了一种习惯,普通人再谈起金钱来,就难免习惯性气短,尤其在回答“信任是否可以有对价、对价几何”之类的问题时,往往就不得不扭捏起来,即使心里确实藏了个标着数字的价签儿,但要说出口,往往要先臊红了脸。

普通人如此,另外一些不怎么普通的人,虽然不会羞对这样的问题,但其回答却很容易让人无语。比如,“信任无价”之类的回答,就很让人费解。“无价”的意思很清楚,即没有价格;但“信任没有价格”的意思就不太清楚,是一文不值还是昂贵无比,恐怕让人回答起来就作难,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再怎么分析,分析到最后,“信任无价”,一般都站不住脚。别管是一文不值也好,昂贵无比也罢,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几无实质意义。

信任一定是有对价的。虽然有时候很难明确其最高“价”何在,但最低“价”何在,许多时候还是能清清楚楚标志出来的。

就一个市场而言——别管是菜市场还是资本市场,人们肯进入这个市场买卖、交易,是“预支”了信任给这个市场的。这个市场将何以回报?最基本的回报(或曰“及格回报”也行),一定包括“安全”、“公平”:要保证没骗子混进市场,即使有混进来的,也要保证抓捕及时,惩罚足够;要保证买卖双方自由交易,买卖公平,没有欺行霸市的。这些最基本的要求,既保证市场的可持续发展,也是对入市者信任的基本对价。没有这个最基本的对价,买卖凋零,市场萧条直至倒掉,一定是最终的结果。

就一家公司而言,投资者肯投资其在市场发行的股票,也是“预支”了信任给这家公司的。虽然在表面上看,投资者的投资决定是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各类信息作出的综合判断,但本质上说,投资者还是把自己的信任“预支”给了这些被公司披露出来的信息。上市公司何以为报呢?回报的底线,无疑是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缺失了这条底线,这个公司将很难在一个健康的市场里生存,也不应该得到生存的机会。

前几天发生的新城控股前董事长涉刑事犯罪被拘事件,之所以能在市场中搅起波澜,在根本上说,还是这个名叫“王某华”的前董事长,没拿投资者的信任当回事儿的行径,惹了众怒。一个真正在乎别人信任的人,说话、做事肯定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要想知道一个人拿不拿别人的信任当回事,似乎也只能通过“事情”来判断,但“事情”发生之后,会得到怎样的处理,才是“事情”的关键。

现在的问题就是,投资者损失掉的信任对价,谁来赔,又能赔多少。这个问题,这几天许多人已经在讨论了,但讨论的结果好像有些不乐观。也是,无论是从既有案例看,还是从现有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看,投资者获得信任对价损失赔偿的几率几乎没有,赔偿数额当然就更谈不上;甚至“信任对价”以及“信任对价损失赔偿”的概念,在现实世界好像都没有。有人甚至断言,前董事长的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经营没任何牵连,要求上市公司赔偿投资者,或者要求前董事长赔偿投资者,在法理上也说不通。

确实如此。但法理无外乎人情,人类社会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过程,就是不断呼应“人情要求”的进程;凡是“人情郁结”之处,往往就是法律、法规需要完善健全之处。对一个市场而言,投资者的信任,无疑是这个市场生存下去并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一;要赢得投资者的信任并使其有持续下去的动力,信任就必须有对价,信任对价损失了,就必须得到最基本的赔偿。不如此,投资者的信任就廉价而任人践踏,作恶者也永无绝迹的可能,市场要想健康、可持续发展,当然也几无可能。

信任的对价2019-07-08 08:07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在这个世界上,信任也有对价吗?应该是有的。如此问答,虽然似乎有点儿俗气,但对芸芸众生而言,此问此答,实在顶重要。

自古以来,中国的许多道德高人,不知为什么,总习惯把金钱和粪土绑在一起示众。总这么搞,渐渐就搞成了一种习惯,普通人再谈起金钱来,就难免习惯性气短,尤其在回答“信任是否可以有对价、对价几何”之类的问题时,往往就不得不扭捏起来,即使心里确实藏了个标着数字的价签儿,但要说出口,往往要先臊红了脸。

普通人如此,另外一些不怎么普通的人,虽然不会羞对这样的问题,但其回答却很容易让人无语。比如,“信任无价”之类的回答,就很让人费解。“无价”的意思很清楚,即没有价格;但“信任没有价格”的意思就不太清楚,是一文不值还是昂贵无比,恐怕让人回答起来就作难,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再怎么分析,分析到最后,“信任无价”,一般都站不住脚。别管是一文不值也好,昂贵无比也罢,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几无实质意义。

信任一定是有对价的。虽然有时候很难明确其最高“价”何在,但最低“价”何在,许多时候还是能清清楚楚标志出来的。

就一个市场而言——别管是菜市场还是资本市场,人们肯进入这个市场买卖、交易,是“预支”了信任给这个市场的。这个市场将何以回报?最基本的回报(或曰“及格回报”也行),一定包括“安全”、“公平”:要保证没骗子混进市场,即使有混进来的,也要保证抓捕及时,惩罚足够;要保证买卖双方自由交易,买卖公平,没有欺行霸市的。这些最基本的要求,既保证市场的可持续发展,也是对入市者信任的基本对价。没有这个最基本的对价,买卖凋零,市场萧条直至倒掉,一定是最终的结果。

就一家公司而言,投资者肯投资其在市场发行的股票,也是“预支”了信任给这家公司的。虽然在表面上看,投资者的投资决定是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各类信息作出的综合判断,但本质上说,投资者还是把自己的信任“预支”给了这些被公司披露出来的信息。上市公司何以为报呢?回报的底线,无疑是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缺失了这条底线,这个公司将很难在一个健康的市场里生存,也不应该得到生存的机会。

前几天发生的新城控股前董事长涉刑事犯罪被拘事件,之所以能在市场中搅起波澜,在根本上说,还是这个名叫“王某华”的前董事长,没拿投资者的信任当回事儿的行径,惹了众怒。一个真正在乎别人信任的人,说话、做事肯定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但是,要想知道一个人拿不拿别人的信任当回事,似乎也只能通过“事情”来判断,但“事情”发生之后,会得到怎样的处理,才是“事情”的关键。

现在的问题就是,投资者损失掉的信任对价,谁来赔,又能赔多少。这个问题,这几天许多人已经在讨论了,但讨论的结果好像有些不乐观。也是,无论是从既有案例看,还是从现有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看,投资者获得信任对价损失赔偿的几率几乎没有,赔偿数额当然就更谈不上;甚至“信任对价”以及“信任对价损失赔偿”的概念,在现实世界好像都没有。有人甚至断言,前董事长的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经营没任何牵连,要求上市公司赔偿投资者,或者要求前董事长赔偿投资者,在法理上也说不通。

确实如此。但法理无外乎人情,人类社会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过程,就是不断呼应“人情要求”的进程;凡是“人情郁结”之处,往往就是法律、法规需要完善健全之处。对一个市场而言,投资者的信任,无疑是这个市场生存下去并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一;要赢得投资者的信任并使其有持续下去的动力,信任就必须有对价,信任对价损失了,就必须得到最基本的赔偿。不如此,投资者的信任就廉价而任人践踏,作恶者也永无绝迹的可能,市场要想健康、可持续发展,当然也几无可能。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