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货币资金”为何总出问题2019-07-26 07:53作者:蔡江伟

在财务领域,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资金,被公认为是最安全、流动性最强的资产,但A股公司时常发生的一些事,却往往颠覆大家的认知,令人感到非常困惑。

最近有家中部地区的上市公司复牌遭遇一字跌停,原因竟是最近一期财报显示公司账上货币资金本来有18亿,却掏不出6000万的现金分红款。市场由此联想到年初爆出的康得新案,也是账上摆着超过百亿的大额现金,却付不起15亿的短融券本息。查阅两家公司的相关公告,其中前者的最新账目显示,其现金资产为12.72亿元,但就有12.35亿为受限金额;而彼时康得新账上的资金,则疑被大股东以“现金归集”的方式,挪作他用。两家公司的货币资金,一个是受限的“不能动”,至于怎么个受限法,则语焉不详;一个则是“太能动”,以至于本应属于上市公司的钱,很可能被“流动”到了大股东的手中。

在名义上,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而且按照“同股同权”的原则,股东之间权利应该是平等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因为大股东持股比例最高、话语权最大,加上通过董监高的人员布局,上市公司的经营决策,抑或是外聘机构的选用,往往体现出明显的大股东意志。此前,因为康美药业爆雷风波,涉事的会计所正中珠江一度成为舆论焦点,多家公司的股东大会曾有是否续聘其作为审计机构的议案。梳理相关的表决情况公告,基本只要大股东选择继续支持,就可以获得续聘,反之则是改聘的结局。

不知是巧合还是规律注定,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恰好都是一家名为瑞华的会计所,这不得不令人心生警惕起来。毕竟人们常说,如果在厨房里发现了一只蟑螂,那藏在角落里的肯定就有无数只。瑞华是国内第二大会计所,据说其在2018年的业务收入接近30亿元,由其经手的上市公司,有上百家之多。尽管在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通常会声明其独立性,且审计意见是基于相信获得的相关证据充分、适当的前提。然而骨感的现实是,各家上市公司每年花费的审计费用,通常高达数百万元,基于甲方、乙方天然的地位不平等,会计师是否严格执行审计纪律,恐怕就很值得打上问号。

据说每到各个财报日,一些上市公司的老板和财务总监们,就要使出浑身解数,各方筹措资金,让账目变得“好看”一点。联想到季末年末货币市场的利率总会窜动式上扬,似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印证这种说法。从上市公司角度,只要这一刻能够过关,便又能再争取到几个月的喘息时间;而会计师大概也没有动力去穷根究底地刨问这笔钱从哪来,待了多久,尽管其还带着“独立”的名头;至于银行,上市公司往往是重要的金主,自然轻易不能得罪,往往还大开方便之门,比如主动提供“资金归集”等创新业务。如此一来,原本设计中的层层防线,现实中几乎像空气一般,成了大股东的道德自律。

上市公司财报里的货币资金,到底“能动”还是“不能动”,恐怕需要尽快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划出一条政策红线来。“能动”的标准,应该是上市公司可以自由调用,不要出现所谓“受限”、“现金归集”等幺蛾子,凭空给市场埋下地雷,更是伤及无数中小投资者;“不能动”的涵义,则是既然明确归属于上市公司,就不能任由大股东等觊觎者予取予夺。此外,对货币资金项目的审计,可以考虑引入“每日均值”的概念,便于投资者分析其真实的财务状况。否则,哪怕看到白纸黑字登出的财务报告,以及各式红红印戳的加持,都还得事先打上几个问号,这样的资本市场,恐怕难以让投资者放心。

“货币资金”为何总出问题2019-07-26 07:53作者:蔡江伟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在财务领域,资产负债表中的货币资金,被公认为是最安全、流动性最强的资产,但A股公司时常发生的一些事,却往往颠覆大家的认知,令人感到非常困惑。

最近有家中部地区的上市公司复牌遭遇一字跌停,原因竟是最近一期财报显示公司账上货币资金本来有18亿,却掏不出6000万的现金分红款。市场由此联想到年初爆出的康得新案,也是账上摆着超过百亿的大额现金,却付不起15亿的短融券本息。查阅两家公司的相关公告,其中前者的最新账目显示,其现金资产为12.72亿元,但就有12.35亿为受限金额;而彼时康得新账上的资金,则疑被大股东以“现金归集”的方式,挪作他用。两家公司的货币资金,一个是受限的“不能动”,至于怎么个受限法,则语焉不详;一个则是“太能动”,以至于本应属于上市公司的钱,很可能被“流动”到了大股东的手中。

在名义上,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而且按照“同股同权”的原则,股东之间权利应该是平等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因为大股东持股比例最高、话语权最大,加上通过董监高的人员布局,上市公司的经营决策,抑或是外聘机构的选用,往往体现出明显的大股东意志。此前,因为康美药业爆雷风波,涉事的会计所正中珠江一度成为舆论焦点,多家公司的股东大会曾有是否续聘其作为审计机构的议案。梳理相关的表决情况公告,基本只要大股东选择继续支持,就可以获得续聘,反之则是改聘的结局。

不知是巧合还是规律注定,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审计机构,恰好都是一家名为瑞华的会计所,这不得不令人心生警惕起来。毕竟人们常说,如果在厨房里发现了一只蟑螂,那藏在角落里的肯定就有无数只。瑞华是国内第二大会计所,据说其在2018年的业务收入接近30亿元,由其经手的上市公司,有上百家之多。尽管在审计报告中,审计机构通常会声明其独立性,且审计意见是基于相信获得的相关证据充分、适当的前提。然而骨感的现实是,各家上市公司每年花费的审计费用,通常高达数百万元,基于甲方、乙方天然的地位不平等,会计师是否严格执行审计纪律,恐怕就很值得打上问号。

据说每到各个财报日,一些上市公司的老板和财务总监们,就要使出浑身解数,各方筹措资金,让账目变得“好看”一点。联想到季末年末货币市场的利率总会窜动式上扬,似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印证这种说法。从上市公司角度,只要这一刻能够过关,便又能再争取到几个月的喘息时间;而会计师大概也没有动力去穷根究底地刨问这笔钱从哪来,待了多久,尽管其还带着“独立”的名头;至于银行,上市公司往往是重要的金主,自然轻易不能得罪,往往还大开方便之门,比如主动提供“资金归集”等创新业务。如此一来,原本设计中的层层防线,现实中几乎像空气一般,成了大股东的道德自律。

上市公司财报里的货币资金,到底“能动”还是“不能动”,恐怕需要尽快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划出一条政策红线来。“能动”的标准,应该是上市公司可以自由调用,不要出现所谓“受限”、“现金归集”等幺蛾子,凭空给市场埋下地雷,更是伤及无数中小投资者;“不能动”的涵义,则是既然明确归属于上市公司,就不能任由大股东等觊觎者予取予夺。此外,对货币资金项目的审计,可以考虑引入“每日均值”的概念,便于投资者分析其真实的财务状况。否则,哪怕看到白纸黑字登出的财务报告,以及各式红红印戳的加持,都还得事先打上几个问号,这样的资本市场,恐怕难以让投资者放心。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