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李凤文

先后供职人工两行、人行与监管机构分设,长期从事基层金融监管工作,现就职于承德银监分局,工作之余偶尔写一点不成熟的财经评论。

信贷投放应向制造业及民企中长期融资倾斜2019-08-01 07:56作者:李凤文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认为,上半年经济运行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会议要求,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压实金融机构、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责任。

应该说,中央政治局会议为下半年经济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尤其明确了金融机构融资支持的重点目标。不过,回过头来,缕缕今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的投放情况,不难看出有亮点但也有不足。近期,央行公布的《2019年二季度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企业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余额同比多增1.35万亿元。说明企业流动资金需求逐步恢复,银行贷款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予以满足,有助于缓解企业短期流动性困局,这是亮点之一。其二是普惠小微贷款增长持续加快。近年来,央行通过实施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为小微企业提供了较为充足的资金支持,监管部门通过设立“两增两控”考核指标,放宽不良贷款容忍度限制等措施,疏通货币传导渠道,引导更多信贷资金流向小微企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问题。截至二季度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0.71万亿元,同比增长22.5%,增速比上季末高3.4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1.22万亿元,同比多增6478亿元。其三是落实差异化的房贷政策,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促使房地产贷款增速继续平稳回落。二季度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增速比上季末低1.6个百分点,增量占比较上年全年水平低6.7个百分点,房贷调控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与此同时,也必须看到,当前金融机构信贷投放还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方面,工业与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二季度末,本外币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8.87万亿元,同比增长5.2%,增速比上季末低2.2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2825亿元,同比少增1529亿元。说明金融机构对风险相对较高的中长期贷款较为谨慎,更偏好于相对低风险的短期贷款,无疑会影响到对实体经济具有实质性推动作用的长期投资的有效增长。

另一方面,房地产贷款增量占比依然较高。虽然房地产贷款增速趋缓,增量占比出现下降趋势,但与其他行业相比,仍占据较高的比重。上半年,房地产贷款增速仍高于各项贷款增速4.1个百分点,且有三分之一的贷款投向了房地产,此种结果,势必会对其他行业产生挤出效应。

此外,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制造业投资增速为2.7%,较去年明显下滑。而房地产投资增速却强于去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10.9%,不但高于去年全年增速(9.5%),也高于去年同期增速(9.7%)。

众所周知,制造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也是产业链条中创造价值、吸纳就业和带动生产性服务业等其他行业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环节。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将影响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事实上,制造业投资增速不高与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乏力不无关系。要扭转这一不利局面,各相关部门就要把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首先,金融监管部门要尽快出台金融支持制造业的具体指导政策,充分发挥货币政策工具作用,监管部门要设定相应的监管考核指标,以此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以及民营企业的中长期信贷投入,满足企业生产经营对中长期资金的需求。通过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提高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投资创业的积极性,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并以此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要为企业民营企业上市、发债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鼓励通过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获得更多的融资支持。

其次,严格落实房地产调控政策要求。按照“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要求,各金融机构要根据不同区域、不同群体的实际需求,继续执行差别化的房贷政策,稳定房价、稳定市场、稳定预期,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要降低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将更多资金投向民营和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支持经济加快转型,确保高质量发展。

信贷投放应向制造业及民企中长期融资倾斜2019-08-01 07:56作者:李凤文
李凤文 先后供职人工两行、人行与监管机构分设,长期从事基层金融监管工作,现就职于承德银监分局,工作之余偶尔写一点不成熟的财经评论。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认为,上半年经济运行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会议要求,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把握好风险处置节奏和力度,压实金融机构、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责任。

应该说,中央政治局会议为下半年经济金融工作指明了方向,尤其明确了金融机构融资支持的重点目标。不过,回过头来,缕缕今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的投放情况,不难看出有亮点但也有不足。近期,央行公布的《2019年二季度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企业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余额同比多增1.35万亿元。说明企业流动资金需求逐步恢复,银行贷款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予以满足,有助于缓解企业短期流动性困局,这是亮点之一。其二是普惠小微贷款增长持续加快。近年来,央行通过实施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为小微企业提供了较为充足的资金支持,监管部门通过设立“两增两控”考核指标,放宽不良贷款容忍度限制等措施,疏通货币传导渠道,引导更多信贷资金流向小微企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问题。截至二季度末,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0.71万亿元,同比增长22.5%,增速比上季末高3.4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1.22万亿元,同比多增6478亿元。其三是落实差异化的房贷政策,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促使房地产贷款增速继续平稳回落。二季度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增速比上季末低1.6个百分点,增量占比较上年全年水平低6.7个百分点,房贷调控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

与此同时,也必须看到,当前金融机构信贷投放还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方面,工业与服务业中长期贷款增速回落。二季度末,本外币工业中长期贷款余额8.87万亿元,同比增长5.2%,增速比上季末低2.2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2825亿元,同比少增1529亿元。说明金融机构对风险相对较高的中长期贷款较为谨慎,更偏好于相对低风险的短期贷款,无疑会影响到对实体经济具有实质性推动作用的长期投资的有效增长。

另一方面,房地产贷款增量占比依然较高。虽然房地产贷款增速趋缓,增量占比出现下降趋势,但与其他行业相比,仍占据较高的比重。上半年,房地产贷款增速仍高于各项贷款增速4.1个百分点,且有三分之一的贷款投向了房地产,此种结果,势必会对其他行业产生挤出效应。

此外,上半年经济数据显示,制造业投资增速为2.7%,较去年明显下滑。而房地产投资增速却强于去年,上半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为10.9%,不但高于去年全年增速(9.5%),也高于去年同期增速(9.7%)。

众所周知,制造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也是产业链条中创造价值、吸纳就业和带动生产性服务业等其他行业发展的一个关键的环节。制造业投资增速下滑,将影响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高质量发展。

事实上,制造业投资增速不高与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乏力不无关系。要扭转这一不利局面,各相关部门就要把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首先,金融监管部门要尽快出台金融支持制造业的具体指导政策,充分发挥货币政策工具作用,监管部门要设定相应的监管考核指标,以此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以及民营企业的中长期信贷投入,满足企业生产经营对中长期资金的需求。通过金融机构的融资支持,提高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投资创业的积极性,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并以此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同时,要为企业民营企业上市、发债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鼓励通过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获得更多的融资支持。

其次,严格落实房地产调控政策要求。按照“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落实房地产长效管理机制,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要求,各金融机构要根据不同区域、不同群体的实际需求,继续执行差别化的房贷政策,稳定房价、稳定市场、稳定预期,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要降低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将更多资金投向民营和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支持经济加快转型,确保高质量发展。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