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黄小鹏

证券时报记者

莫以权宜心态对待“夜经济”2019-08-05 07:51作者:黄小鹏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成都、兰州等多个城市出台相关政策,打造“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升级,激发城市活力。上海甚至有两个区设立了“夜间区长”,全市有十多位“夜生活首席执行官”。7月31日国常会也提出要鼓励发展夜间经济。

夜晚是消费的重要时段,其在人们整体消费中占的比重之高,可能超乎意料。据媒体报道,北京海淀区一些区域的便利店在晚上9点以后仍然有相当于白天高峰期20%的客流量,一些IT人员集中的地方晚上12点客流量仍达白天高峰期的25%。

社会生活网络化更是极大地扩大了夜间的消费图景。根据7月24日阿里巴巴发布的《夜经济报告》,超过三分之一的网购消费额是在夜间产生的,晚上9点后的1小时是全天下单的高潮,网上查询和缴纳电费、公积金等费用则大部分发生在晚上10点过后。网商银行的数据显示,晚上9点到10点是小微贷款申请的高峰,夜间业务占到全部业务量的近三成。

由此可见,不论是网下还是网上,夜间消费都有惊人的潜力,做好“夜经济”这篇文章有利于挖掘消费潜力,有利于增加就业和稳定经济,但发展夜经济不能抱着权宜心态,不能仅仅视其为一时稳经济的手段。在夜经济问题上,要处理好市场与政府关系,城市管理与传统生活方式之间不应对立,而对于缺乏夜生活习惯的北方城市来说,机会可能更大。

前些年,一些城市过度追求环境整洁和视觉上的统一感,关闭了不少小商铺、小饮食店等,这些草根性质的经济单位承担了普通居民很大一部分夜生活的需要,近些年来,曾一度全国流行的夜间饮食大排档在各种治理之下基本上销声匿迹了。环境治理固然是必要的,但一刀切措施也制造了不方便,特别是影响了普通居民的生活和草根阶层的就业。

草根经济活动很大程度上是社区重要纽带,带有文化性质,所以一刀切的影响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目前各城市鼓励“夜经济”的政策,大多仍倾向于“高、大、上”,不论是饮食还是文化娱乐,都是往高端大气上档次上靠,其实夜间经济更应该尊重传统,对小商小贩、小摊点小饮食点,只要不是严重扰民,完全没有必要赶尽杀绝,自发形成的市场也要以引导和规范为主。

很多人都提倡这种宽容,不过出发点是缓解当前经济形势下的就业冲击,带有权宜色彩。依我看,夜间经济是一个城市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应该在秩序和市场之间取得平衡,并且把这当作一个城市治理的长期原则,不要经济好时就嫌它们碍事,打击夜经济特别是草根的夜经济,经济坏的时候又想到它们的作用,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草根经济活动都不应该全部消灭。如果我们的城市建得越来越高大上,但最终失去了全部的烟火气,社区的历史和文化被大量切断,没有积淀,精神就是残缺的,这也是一种失败。

前述报告还评出了中国“夜经济”最活跃的十大城市,除北京外皆为南方城市,分别是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杭州、东莞、苏州、武汉。气候可能是一个因素,但不是全部,报告引用的是近一个月的数据,夏天南北方之间气候差异并不大,夜生活差异可能主要还是习惯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北方城市天津在大麦网夜间演出“最活跃的五大城市”中排名第三,这或许与这座城市老百姓普遍热爱曲艺有关。过去,北方人有“猫冬”的习惯,但追求生活的丰富多彩毕竟是人的本性,随着城市基础设施越来越好,寒冷对人的影响并非不可克服,如果政府加以引导,改善交通、取暖等条件,北方的夜生活和夜经济的潜力可能比南方还要大。

莫以权宜心态对待“夜经济”2019-08-05 07:51作者:黄小鹏
黄小鹏 证券时报记者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成都、兰州等多个城市出台相关政策,打造“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升级,激发城市活力。上海甚至有两个区设立了“夜间区长”,全市有十多位“夜生活首席执行官”。7月31日国常会也提出要鼓励发展夜间经济。

夜晚是消费的重要时段,其在人们整体消费中占的比重之高,可能超乎意料。据媒体报道,北京海淀区一些区域的便利店在晚上9点以后仍然有相当于白天高峰期20%的客流量,一些IT人员集中的地方晚上12点客流量仍达白天高峰期的25%。

社会生活网络化更是极大地扩大了夜间的消费图景。根据7月24日阿里巴巴发布的《夜经济报告》,超过三分之一的网购消费额是在夜间产生的,晚上9点后的1小时是全天下单的高潮,网上查询和缴纳电费、公积金等费用则大部分发生在晚上10点过后。网商银行的数据显示,晚上9点到10点是小微贷款申请的高峰,夜间业务占到全部业务量的近三成。

由此可见,不论是网下还是网上,夜间消费都有惊人的潜力,做好“夜经济”这篇文章有利于挖掘消费潜力,有利于增加就业和稳定经济,但发展夜经济不能抱着权宜心态,不能仅仅视其为一时稳经济的手段。在夜经济问题上,要处理好市场与政府关系,城市管理与传统生活方式之间不应对立,而对于缺乏夜生活习惯的北方城市来说,机会可能更大。

前些年,一些城市过度追求环境整洁和视觉上的统一感,关闭了不少小商铺、小饮食店等,这些草根性质的经济单位承担了普通居民很大一部分夜生活的需要,近些年来,曾一度全国流行的夜间饮食大排档在各种治理之下基本上销声匿迹了。环境治理固然是必要的,但一刀切措施也制造了不方便,特别是影响了普通居民的生活和草根阶层的就业。

草根经济活动很大程度上是社区重要纽带,带有文化性质,所以一刀切的影响不仅仅是经济层面。目前各城市鼓励“夜经济”的政策,大多仍倾向于“高、大、上”,不论是饮食还是文化娱乐,都是往高端大气上档次上靠,其实夜间经济更应该尊重传统,对小商小贩、小摊点小饮食点,只要不是严重扰民,完全没有必要赶尽杀绝,自发形成的市场也要以引导和规范为主。

很多人都提倡这种宽容,不过出发点是缓解当前经济形势下的就业冲击,带有权宜色彩。依我看,夜间经济是一个城市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应该在秩序和市场之间取得平衡,并且把这当作一个城市治理的长期原则,不要经济好时就嫌它们碍事,打击夜经济特别是草根的夜经济,经济坏的时候又想到它们的作用,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程度,草根经济活动都不应该全部消灭。如果我们的城市建得越来越高大上,但最终失去了全部的烟火气,社区的历史和文化被大量切断,没有积淀,精神就是残缺的,这也是一种失败。

前述报告还评出了中国“夜经济”最活跃的十大城市,除北京外皆为南方城市,分别是上海、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杭州、东莞、苏州、武汉。气候可能是一个因素,但不是全部,报告引用的是近一个月的数据,夏天南北方之间气候差异并不大,夜生活差异可能主要还是习惯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北方城市天津在大麦网夜间演出“最活跃的五大城市”中排名第三,这或许与这座城市老百姓普遍热爱曲艺有关。过去,北方人有“猫冬”的习惯,但追求生活的丰富多彩毕竟是人的本性,随着城市基础设施越来越好,寒冷对人的影响并非不可克服,如果政府加以引导,改善交通、取暖等条件,北方的夜生活和夜经济的潜力可能比南方还要大。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