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熊锦秋

资本市场研究人士

并购业绩补偿必须建立明确的担保制度2019-08-19 07:43作者:熊锦秋

近日,投服中心就万马科技收购安华智能51%股权事项表示关注,希望就业绩补偿的可兑现性等三个问题向投资者充分释疑。笔者认为,业绩补偿必须建立明确的担保制度。

万马科技是创业板公司,安华智能是原新三板挂牌公司,此次股权转让对价为5087.25万元,将由万马科技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交易对手)。当然乙方也为此提供安华智能在2019至2021年的三年业绩补偿承诺,为保障承诺的履行,乙方同意将其持有的安华智能1000万股向万马科技质押担保。万马科技公告还称“乙方资信状况良好,除持有的安华智能股份外,仍有多处价值较高的不动产,判断履约能力强”。

投服中心对此提出疑问,安华智能目前总股本为5700万股,51%股权每股作价1.75元,那么乙方拟质押的1000万股价值为1750万元,远低于本次交易对价5087.25万元,拟质押股份无法覆盖全部交易对价;投服中心建议业绩承诺方增加质押股份,或通过其他担保方式确保本次业绩补偿可以兑现。

投服中心提出的问题,其实就是如何确保交易对手的业绩补偿承诺能够真正得到落实兑现,这个在《上市公司重大重组管理办法》等文件中并无规定。现实中,此前已经发生诸多试图逃避业绩补偿责任的案例,比如,有的修改原承诺及盈利补偿方式,包括延长业绩补偿期、逐年补偿变更为累计补偿、股份补偿变更为现金补偿等;有的交易对手则将所获得的上市公司股票予以质押融资,由于交易对手业绩补偿属于上市公司债权,而在股票质押中、券商等资金融出方获得的是质权,质权相比债权具有优先效力,这影响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笔者也认为,要确保交易对手未来切实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必须为此提供担保,而且担保物必须能充分覆盖可能的业绩补偿额度。银行可为客户提供小额信用贷款,但要提供大额贷款或许就需要有担保,要不客户不归还本息耍赖怎么办?同理,上市公司对并购交易对手,又有什么理由随便相信它的资产、它的业绩承诺就可随便换取数千万元甚至更多的交易对价,上市公司支付了巨大对价却没有对方的担保,又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目前市场主体的信用程度还远没有达到可充分信任的水平。

本案万马科技认为“乙方有多处价值较高的不动产,判断履约能力强”,但显然,即便乙方拥有再多的资产,耍起赖来,上市公司也不能强抢这些资产,最终业绩补偿承诺仍可能成空;唯有让乙方提供充足担保物,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而且,交易对手提供的担保物,笔者认为也有讲究。比如本案乙方为甲方提供的担保物就是交易标的资产的股票,本来业绩补偿担保物是为了防范未来标的资产业绩风险的,假若未来标的资产巨亏,这些作为担保的股票甚至是一文不值,谈何担保?为保障上市公司并购中的合法权益、防范业绩承诺补偿中的风险,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思考对策:

首先,上市公司并购交易支付的现金对价不脱离上市公司控制。上市公司并购若以现金支付对价,可为此建立上市公司、交易对手、并购中介机构等三方共管账户,若某年业绩不达标,业绩补偿资金就从共管账户划回上市公司,到最后扣完之后的账户资金再全部划给交易对手。也就是说,此时现金作为交易对手履行业绩补偿承诺的担保物。

其次,上市公司支付给交易对手的股票对价应质押给上市公司。股权出质登记将股权出质的事实加以记载,从而起到限制出质股权的转让和以此登记对抗第三人,这可以防止交易对手将所获得上市公司股票再质押给第三方、逃避可能的补偿义务。质押期应与业绩承诺期相同,但由于业绩公布时间晚于承诺期,由此实际操作质押期也应适当延长;质押股票在扣除了业绩补偿应支付的相应股票之后,剩下才可解除质押、由交易对手完全控制。

并购业绩补偿必须建立明确的担保制度2019-08-19 07:43作者:熊锦秋
熊锦秋 资本市场研究人士

近日,投服中心就万马科技收购安华智能51%股权事项表示关注,希望就业绩补偿的可兑现性等三个问题向投资者充分释疑。笔者认为,业绩补偿必须建立明确的担保制度。

万马科技是创业板公司,安华智能是原新三板挂牌公司,此次股权转让对价为5087.25万元,将由万马科技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交易对手)。当然乙方也为此提供安华智能在2019至2021年的三年业绩补偿承诺,为保障承诺的履行,乙方同意将其持有的安华智能1000万股向万马科技质押担保。万马科技公告还称“乙方资信状况良好,除持有的安华智能股份外,仍有多处价值较高的不动产,判断履约能力强”。

投服中心对此提出疑问,安华智能目前总股本为5700万股,51%股权每股作价1.75元,那么乙方拟质押的1000万股价值为1750万元,远低于本次交易对价5087.25万元,拟质押股份无法覆盖全部交易对价;投服中心建议业绩承诺方增加质押股份,或通过其他担保方式确保本次业绩补偿可以兑现。

投服中心提出的问题,其实就是如何确保交易对手的业绩补偿承诺能够真正得到落实兑现,这个在《上市公司重大重组管理办法》等文件中并无规定。现实中,此前已经发生诸多试图逃避业绩补偿责任的案例,比如,有的修改原承诺及盈利补偿方式,包括延长业绩补偿期、逐年补偿变更为累计补偿、股份补偿变更为现金补偿等;有的交易对手则将所获得的上市公司股票予以质押融资,由于交易对手业绩补偿属于上市公司债权,而在股票质押中、券商等资金融出方获得的是质权,质权相比债权具有优先效力,这影响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笔者也认为,要确保交易对手未来切实履行业绩补偿承诺,必须为此提供担保,而且担保物必须能充分覆盖可能的业绩补偿额度。银行可为客户提供小额信用贷款,但要提供大额贷款或许就需要有担保,要不客户不归还本息耍赖怎么办?同理,上市公司对并购交易对手,又有什么理由随便相信它的资产、它的业绩承诺就可随便换取数千万元甚至更多的交易对价,上市公司支付了巨大对价却没有对方的担保,又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目前市场主体的信用程度还远没有达到可充分信任的水平。

本案万马科技认为“乙方有多处价值较高的不动产,判断履约能力强”,但显然,即便乙方拥有再多的资产,耍起赖来,上市公司也不能强抢这些资产,最终业绩补偿承诺仍可能成空;唯有让乙方提供充足担保物,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而且,交易对手提供的担保物,笔者认为也有讲究。比如本案乙方为甲方提供的担保物就是交易标的资产的股票,本来业绩补偿担保物是为了防范未来标的资产业绩风险的,假若未来标的资产巨亏,这些作为担保的股票甚至是一文不值,谈何担保?为保障上市公司并购中的合法权益、防范业绩承诺补偿中的风险,笔者认为可从以下几个方面思考对策:

首先,上市公司并购交易支付的现金对价不脱离上市公司控制。上市公司并购若以现金支付对价,可为此建立上市公司、交易对手、并购中介机构等三方共管账户,若某年业绩不达标,业绩补偿资金就从共管账户划回上市公司,到最后扣完之后的账户资金再全部划给交易对手。也就是说,此时现金作为交易对手履行业绩补偿承诺的担保物。

其次,上市公司支付给交易对手的股票对价应质押给上市公司。股权出质登记将股权出质的事实加以记载,从而起到限制出质股权的转让和以此登记对抗第三人,这可以防止交易对手将所获得上市公司股票再质押给第三方、逃避可能的补偿义务。质押期应与业绩承诺期相同,但由于业绩公布时间晚于承诺期,由此实际操作质押期也应适当延长;质押股票在扣除了业绩补偿应支付的相应股票之后,剩下才可解除质押、由交易对手完全控制。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