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理应对香港资本市场抱有希望2019-08-20 07:44作者:熊德志

因市场对经济衰退忧虑的加深及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港股上周初大幅下跌。8月12—13日,反修例事件导致香港机场瘫痪。8月12日(周一),港股成交额萎缩至588亿港元。上周四(8月15日)恒指低见24899点,较7月初高位已累跌逾4000点。截至上周五(8月16日)港股恒指报收25734.22点,连跌4周累挫3000点。

社会事件及贸易战有望

缓和,港股具估值优势

目前,香港市场的积极因素或已出现。

自上周三(8月14日)之后,社会气氛均有所缓和。香港机管局上周三公布,已取得高等法院颁发的临时禁制令,此举与2014年占中的处理方法亦类似。相信香港作为法治社会,各界人士都会遵守,前次大规模瘫痪机场或不会重现。

8月15日,香港特区政府基于综合考虑,出台各项撑企业纾民困措施,“派糖”191亿元,传递积极信号。未来,香港特区政府或将进一步制定有利于提振经济和改善民生的财政预算,后续或会有包括适当的政治选项在内的系列措施,令社会关系改善及修复。

同时,香港社会贤达名流也都为和解尽最大努力,希望平息连月来的社会动荡。

中美贸易战方面,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8月13日表示,决定将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的10%关税,由9月延至12月中生效。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安排时间,很快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贸易问题。根据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中国于6月增持美债,为4个月以来首次,总持仓达1.11万亿美元,为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债权国。

若贸易战及反修例风波进一步缓和,香港市场或不会有更坏预期。

截至上周五(8月16日),恒指市盈率(TTM)已低至9倍。上证指数市盈率(TTM)为12倍。而道琼斯指数市盈率(TTM)则为19倍,标普500指数市盈率(TTM)则为21倍。港股的低市盈率已具有估值优势。

内企占港股市值68%,

机构及外地投资者主导

香港作为中国离岸融资中心,为内地企业国际化提供了通道。内地企业在香港获得了国际级的金融服务,并带动香港经济发展,更进一步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截至2018年底,以市值计算,香港股票市场在亚洲排名第三,全球排名第五,上市公司达2315家,总市值达30万亿港元。其中,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有1146家,其中包括H股、红筹股及民营企业,总市值约为20.3万亿港元,占香港市场总值的68%。自1993年以来,内地企业通过发行股票在香港融资额累计超过6.2万亿港元。

香港作为中国内地公司上市融资的首选地,香港金融市场与内地企业国际化彼此相互倚重。

香港的特殊地位吸引了全球资本,美国经济对香港同样具有重大影响。

美国在香港的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金融及保险业。美国是香港的第二大贸易和投资伙伴。美国经济的任何波动均会反映于其贸易及投资水平,继而影响香港的投资水平及港元价值。因港元通过货币发行局制度与美元挂钩,实行联系汇率制度,所以美元的强弱会直接影响香港资本市场。

根据港交所《现货市场交易研究调查2018》显示,在各交易类别的比重分布中,机构投资者占比77.11%,港股市场由机构投资者主导。

与此同时,香港市场外地投资者占比57.86%。外地投资者的交易按来源地分布,中国内地占28.3%,居于首位。美国占23.%,居第二位。其次是英国,占17.2%;欧洲(不含英国)10.1%。

如果香港社会事件和贸易战缓和及内地公司预期向好,作为由机构和外来投资者主导的成熟和高效市场,也将会及时作出反应。

香港地位不可取代,

理应抱有信心和希望

为什么香港地位不可取代?

香港作为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是与纽约和伦敦比肩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已连续25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且连续25年占据榜首。在美国传统基金会《2019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中,香港再次获第1名,得分90.2分,为唯一总分超过90分的经济体。尤其香港于“财政健康”一项取得100分满分。香港优质的司法制度有效保护了私有产权,同时为法治提供坚定支持;香港的社会十分廉洁,政府透明度高。香港的高效监管制度,以及高度开放的环球商贸环境,营造了充满活力的企业氛围。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资料,2018 年香港GDP总量2.845万亿港元,银行体系资产总额24.04万亿港币,银行资产约为GDP的8.4倍,这在全球是绝无仅有的。

2018年,以外来直接投资存量计算,香港作为投资接收地的金额为19972亿美元,居全球第二位,吸引力仅次于美国。外来直接投资与GDP的比例为547%,这也是全球绝无仅有的。

根据国际结算银行三年一度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香港是亚洲第二大和全球第四大外汇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额达4370亿美元。

根据SWIFT资料,2018年,香港是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占全球人民币支付交易约79%。香港是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

2014年11月,沪港通推出,成立沪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这是中国开放资本市场迈向双向开放的重要一步。2016年12月,深港通推出,为两地股市互联互通增添一条新渠道,有利巩固香港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的发展。2017年7月,债券通上线,以促进国际投资者通过香港投资内地债券市场。

沪港通及深港通的安排,也为A股纳入MSCI指数提供了基础。

在融资方面,香港有独立完善的司法系统、金融系统和世界水准服务系统等等,在吸引外资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香港为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并成为中国的经济门户。

根据商务部《2018年1-12月内地与香港经贸交流情况》的数据显示,2018年内地实际使用港资899.2亿美元,占内地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FDI)1349.7亿美元的66.6%。截至2018年底,内地累计使用港资10992亿美元,港资占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4.03%。

2018年底,内地对香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00.5亿美元,占投资总额1205亿美元的58.1%,同比增长25.1%。截至2018年底,内地对香港非金融类累计直接投资6223.7亿美元,占投资存量总额11818.2亿美元的52.7%。

截至2019年6月,在香港发行的中资美元债存量约8000亿美元,约为中国外汇储备的26%(2019年7月中国外储总额31037亿美元)。

《美国—香港政策法》赋予香港有别于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享有美元自由兑换,直接双边贸易,鼓励美企驻港,输入敏感科技等一系列待遇。

香港对中国而言,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一国两制下,

香港具有长期优势

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是中央政府沿袭对香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策略。香港作为中国的离岸经济体和唯一的离岸金融中心,既保持了与世界对接的通道,又保护了中国特色的体制。而且,在资本市场安排了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令MSCI有机会纳入A股市场的安排,使得香港成为连接国际资本市场与中国的桥梁。当贸易战及金融战打响,香港对内地的经济价值只会提升而不会下降。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2017 年香港服务贸易统计》报告,中国内地是香港的最大贸易伙伴,2017年两地的服务贸易总额达5383亿元,占比将近40%。其次为美国1771亿元,占比约13%;英国990亿元,占比约7%;日本834亿元,占比约6%;新加坡580亿元,占比约4%。

可见香港和内地的经济贸易往来十分紧密,凸显了香港与内地间的重要协同。在关键时刻,香港可通过自身的独特地位发挥重要作用。

在贸易战背景下,香港目前仍享有独立关税区地位,未被美国列于加征关税的地区,使得很多中国商品可以从这里转口。香港是内地重要的转口港,很多海外禁运的高科技产品也从这里进口到内地。

据香港政府统计,2018年,57%的转口货物原产地为内地,而55%则以内地为目的地。香港也是内地的科技交易中心,根据科学技术部资料,2017年,以合约价值计算,香港是内地进口科技产品的第八大来源地,合同价值达7.88亿美元,占总额2.4%。体现出香港转口贸易这一途径的巨大价值。

未来,香港或将会是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对中方而言最为重要的通道。由此可见,香港的价值更加凸显。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十分重要。现时“一国两制”十分合理,他说政府会聆听意见并会做出顺应民意的政策,他相信中央政府十分坚持港人治港。又指香港的长期繁荣与稳定离不开内地的发展,内地的发展应更加充分利用香港的独特优势。希望在一国两制下,长期保持香港的持续繁荣与稳定。

香港作为成熟和高效市场,在相对较长期的历史范围内,经历了诸多危机和动荡,但终于屡次走出困境,并成就如今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拥有独立的司法体系,金融体系稳健,金融业所积累的经验和优势独一无二,具有韧性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相信这次香港也将走出困境,我们理应对香港资本市场抱有信心和希望。在中美贸易战或可能货币战中,香港对中国的意义和作用至关重要。

理应对香港资本市场抱有希望2019-08-20 07:44作者:熊德志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因市场对经济衰退忧虑的加深及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港股上周初大幅下跌。8月12—13日,反修例事件导致香港机场瘫痪。8月12日(周一),港股成交额萎缩至588亿港元。上周四(8月15日)恒指低见24899点,较7月初高位已累跌逾4000点。截至上周五(8月16日)港股恒指报收25734.22点,连跌4周累挫3000点。

社会事件及贸易战有望

缓和,港股具估值优势

目前,香港市场的积极因素或已出现。

自上周三(8月14日)之后,社会气氛均有所缓和。香港机管局上周三公布,已取得高等法院颁发的临时禁制令,此举与2014年占中的处理方法亦类似。相信香港作为法治社会,各界人士都会遵守,前次大规模瘫痪机场或不会重现。

8月15日,香港特区政府基于综合考虑,出台各项撑企业纾民困措施,“派糖”191亿元,传递积极信号。未来,香港特区政府或将进一步制定有利于提振经济和改善民生的财政预算,后续或会有包括适当的政治选项在内的系列措施,令社会关系改善及修复。

同时,香港社会贤达名流也都为和解尽最大努力,希望平息连月来的社会动荡。

中美贸易战方面,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8月13日表示,决定将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的10%关税,由9月延至12月中生效。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安排时间,很快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贸易问题。根据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中国于6月增持美债,为4个月以来首次,总持仓达1.11万亿美元,为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债权国。

若贸易战及反修例风波进一步缓和,香港市场或不会有更坏预期。

截至上周五(8月16日),恒指市盈率(TTM)已低至9倍。上证指数市盈率(TTM)为12倍。而道琼斯指数市盈率(TTM)则为19倍,标普500指数市盈率(TTM)则为21倍。港股的低市盈率已具有估值优势。

内企占港股市值68%,

机构及外地投资者主导

香港作为中国离岸融资中心,为内地企业国际化提供了通道。内地企业在香港获得了国际级的金融服务,并带动香港经济发展,更进一步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截至2018年底,以市值计算,香港股票市场在亚洲排名第三,全球排名第五,上市公司达2315家,总市值达30万亿港元。其中,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有1146家,其中包括H股、红筹股及民营企业,总市值约为20.3万亿港元,占香港市场总值的68%。自1993年以来,内地企业通过发行股票在香港融资额累计超过6.2万亿港元。

香港作为中国内地公司上市融资的首选地,香港金融市场与内地企业国际化彼此相互倚重。

香港的特殊地位吸引了全球资本,美国经济对香港同样具有重大影响。

美国在香港的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金融及保险业。美国是香港的第二大贸易和投资伙伴。美国经济的任何波动均会反映于其贸易及投资水平,继而影响香港的投资水平及港元价值。因港元通过货币发行局制度与美元挂钩,实行联系汇率制度,所以美元的强弱会直接影响香港资本市场。

根据港交所《现货市场交易研究调查2018》显示,在各交易类别的比重分布中,机构投资者占比77.11%,港股市场由机构投资者主导。

与此同时,香港市场外地投资者占比57.86%。外地投资者的交易按来源地分布,中国内地占28.3%,居于首位。美国占23.%,居第二位。其次是英国,占17.2%;欧洲(不含英国)10.1%。

如果香港社会事件和贸易战缓和及内地公司预期向好,作为由机构和外来投资者主导的成熟和高效市场,也将会及时作出反应。

香港地位不可取代,

理应抱有信心和希望

为什么香港地位不可取代?

香港作为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是与纽约和伦敦比肩的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已连续25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且连续25年占据榜首。在美国传统基金会《2019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中,香港再次获第1名,得分90.2分,为唯一总分超过90分的经济体。尤其香港于“财政健康”一项取得100分满分。香港优质的司法制度有效保护了私有产权,同时为法治提供坚定支持;香港的社会十分廉洁,政府透明度高。香港的高效监管制度,以及高度开放的环球商贸环境,营造了充满活力的企业氛围。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资料,2018 年香港GDP总量2.845万亿港元,银行体系资产总额24.04万亿港币,银行资产约为GDP的8.4倍,这在全球是绝无仅有的。

2018年,以外来直接投资存量计算,香港作为投资接收地的金额为19972亿美元,居全球第二位,吸引力仅次于美国。外来直接投资与GDP的比例为547%,这也是全球绝无仅有的。

根据国际结算银行三年一度的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6年,香港是亚洲第二大和全球第四大外汇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额达4370亿美元。

根据SWIFT资料,2018年,香港是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占全球人民币支付交易约79%。香港是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

2014年11月,沪港通推出,成立沪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这是中国开放资本市场迈向双向开放的重要一步。2016年12月,深港通推出,为两地股市互联互通增添一条新渠道,有利巩固香港作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的发展。2017年7月,债券通上线,以促进国际投资者通过香港投资内地债券市场。

沪港通及深港通的安排,也为A股纳入MSCI指数提供了基础。

在融资方面,香港有独立完善的司法系统、金融系统和世界水准服务系统等等,在吸引外资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香港为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并成为中国的经济门户。

根据商务部《2018年1-12月内地与香港经贸交流情况》的数据显示,2018年内地实际使用港资899.2亿美元,占内地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FDI)1349.7亿美元的66.6%。截至2018年底,内地累计使用港资10992亿美元,港资占内地累计吸收境外投资总额的54.03%。

2018年底,内地对香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700.5亿美元,占投资总额1205亿美元的58.1%,同比增长25.1%。截至2018年底,内地对香港非金融类累计直接投资6223.7亿美元,占投资存量总额11818.2亿美元的52.7%。

截至2019年6月,在香港发行的中资美元债存量约8000亿美元,约为中国外汇储备的26%(2019年7月中国外储总额31037亿美元)。

《美国—香港政策法》赋予香港有别于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享有美元自由兑换,直接双边贸易,鼓励美企驻港,输入敏感科技等一系列待遇。

香港对中国而言,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一国两制下,

香港具有长期优势

一国两制的制度设计是中央政府沿袭对香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策略。香港作为中国的离岸经济体和唯一的离岸金融中心,既保持了与世界对接的通道,又保护了中国特色的体制。而且,在资本市场安排了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令MSCI有机会纳入A股市场的安排,使得香港成为连接国际资本市场与中国的桥梁。当贸易战及金融战打响,香港对内地的经济价值只会提升而不会下降。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2017 年香港服务贸易统计》报告,中国内地是香港的最大贸易伙伴,2017年两地的服务贸易总额达5383亿元,占比将近40%。其次为美国1771亿元,占比约13%;英国990亿元,占比约7%;日本834亿元,占比约6%;新加坡580亿元,占比约4%。

可见香港和内地的经济贸易往来十分紧密,凸显了香港与内地间的重要协同。在关键时刻,香港可通过自身的独特地位发挥重要作用。

在贸易战背景下,香港目前仍享有独立关税区地位,未被美国列于加征关税的地区,使得很多中国商品可以从这里转口。香港是内地重要的转口港,很多海外禁运的高科技产品也从这里进口到内地。

据香港政府统计,2018年,57%的转口货物原产地为内地,而55%则以内地为目的地。香港也是内地的科技交易中心,根据科学技术部资料,2017年,以合约价值计算,香港是内地进口科技产品的第八大来源地,合同价值达7.88亿美元,占总额2.4%。体现出香港转口贸易这一途径的巨大价值。

未来,香港或将会是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对中方而言最为重要的通道。由此可见,香港的价值更加凸显。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表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十分重要。现时“一国两制”十分合理,他说政府会聆听意见并会做出顺应民意的政策,他相信中央政府十分坚持港人治港。又指香港的长期繁荣与稳定离不开内地的发展,内地的发展应更加充分利用香港的独特优势。希望在一国两制下,长期保持香港的持续繁荣与稳定。

香港作为成熟和高效市场,在相对较长期的历史范围内,经历了诸多危机和动荡,但终于屡次走出困境,并成就如今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拥有独立的司法体系,金融体系稳健,金融业所积累的经验和优势独一无二,具有韧性和较强的抗风险能力。相信这次香港也将走出困境,我们理应对香港资本市场抱有信心和希望。在中美贸易战或可能货币战中,香港对中国的意义和作用至关重要。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