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著有《宏观经济看得懂》一书

老区农业如何发展2019-08-30 07:54作者:沈凌

十几年前我从德国回到中国的时候,就自费去延安瞻仰过红色革命遗迹,算是比较领先的不忘初心吧。不过,这几年来,随着人民生活的日益改善,网上的户外旅游者发掘出不少革命老区的新景点,于是,这个暑假我再次去陕北,探访了一个叫定边的小城。

说是小城,但是我们并没有去县城看什么景,而是直接去了那里的农田。因为这时候的定边农田,是花海。五十五万亩的荞麦地,绽放着从浅到深不同程度的粉色荞麦花,组成了浪漫而壮丽的景色。而且,不知道是由于季节刚好,还是当地人故意错落种植,在粉色荞麦地之间,还分布着一片片的油菜花和向日葵,金黄色调和着粉红色,搭配在一起让人更加沉醉不知归路。

这样的景色,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在过去人们不太在意,认为荞麦是只能用来吃的,油菜是只能用来榨油的。但是现在的城市人在慢慢厌倦了都市里面的钢筋水泥之后,对于农村的平常景色,也稀罕起来。于是,农田变成了花海,也有人杜撰出“观赏农业”一个新词来。这就好比我家乡的一道菜“黑鱼双吃”,不光是要用锋利的刀片把黑鱼鱼肉剃下来做醋溜,还要把鱼架子炖汤,一点儿不浪费才好。

农业发展也需要“一农双吃”甚至于“一农多吃”。

我们到达这片定边花海的时候,就没有机会双吃或者多吃。当地政府据说在前几天开了一个定边花海的仪式,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除了农地里弄了一个黄土飞扬的停车场,我觉得他们什么也没干。这样的花海,美固然还是美的,但是我们却待不了太久。因为花海的一望无际对我们来讲毫无意义,我们无法去丈量这五十五万亩,哪怕其中十分之一,除了拍几张照片,也没啥可干。

这个问题不独存在于定边,定边隔壁的盐池县据说是著名的滩羊产地,但是很可笑的是:我们到滩羊博物馆里看到了几头水泥雕塑的羊,立在花园里。难道是想告诉游客,这里的滩羊绝种了吗?

其实,这样的农业性资源还有很多开发的渠道。在荷兰的郁金香花田里,游客可以租自行车,沿着路标在花海里面骑车,既能锻炼身体,也能欣赏到更加大的范围。在浙江的油菜花海里,政府往往会在附近的高山上修建游步道,或者平地里搭建瞭望塔,容游客登高望远,因为这样的大面积花海不同于江南园林的曲径通幽,唯有登高远眺看起来才气势磅礴。

除了这样的各种各样的远观近看,更加重要的是开发各种各样的附加值产品。过去白面吃不到才吃粗粮,现在的粗粮价格早就贵过了大米白面。荞麦花海边是不是应该展示一些有关于当地荞麦的特色介绍,并有一些参与性比较强的旅游活动?比如传统的磨粉做面的手艺,进而可以结合现代物流,扩大当地农产品的市场销路。

这一点,去过法国的朋友都知道,男人去葡萄园参观,花费最多的是喝的和买的葡萄酒;女人喜欢去的薰衣草农田是免费的,但是购买的香水却是价值连城的;如果你带着孩子去澳大利亚,他们的农场还可以看如何剃羊毛,牧羊犬如何指挥羊群,这些对小游客都是极具吸引力的。所以这方面的深耕挖潜,依然大有可为。

老区农业如何发展2019-08-30 07:54作者:沈凌
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著有《宏观经济看得懂》一书

十几年前我从德国回到中国的时候,就自费去延安瞻仰过红色革命遗迹,算是比较领先的不忘初心吧。不过,这几年来,随着人民生活的日益改善,网上的户外旅游者发掘出不少革命老区的新景点,于是,这个暑假我再次去陕北,探访了一个叫定边的小城。

说是小城,但是我们并没有去县城看什么景,而是直接去了那里的农田。因为这时候的定边农田,是花海。五十五万亩的荞麦地,绽放着从浅到深不同程度的粉色荞麦花,组成了浪漫而壮丽的景色。而且,不知道是由于季节刚好,还是当地人故意错落种植,在粉色荞麦地之间,还分布着一片片的油菜花和向日葵,金黄色调和着粉红色,搭配在一起让人更加沉醉不知归路。

这样的景色,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在过去人们不太在意,认为荞麦是只能用来吃的,油菜是只能用来榨油的。但是现在的城市人在慢慢厌倦了都市里面的钢筋水泥之后,对于农村的平常景色,也稀罕起来。于是,农田变成了花海,也有人杜撰出“观赏农业”一个新词来。这就好比我家乡的一道菜“黑鱼双吃”,不光是要用锋利的刀片把黑鱼鱼肉剃下来做醋溜,还要把鱼架子炖汤,一点儿不浪费才好。

农业发展也需要“一农双吃”甚至于“一农多吃”。

我们到达这片定边花海的时候,就没有机会双吃或者多吃。当地政府据说在前几天开了一个定边花海的仪式,就拍拍屁股走人了。除了农地里弄了一个黄土飞扬的停车场,我觉得他们什么也没干。这样的花海,美固然还是美的,但是我们却待不了太久。因为花海的一望无际对我们来讲毫无意义,我们无法去丈量这五十五万亩,哪怕其中十分之一,除了拍几张照片,也没啥可干。

这个问题不独存在于定边,定边隔壁的盐池县据说是著名的滩羊产地,但是很可笑的是:我们到滩羊博物馆里看到了几头水泥雕塑的羊,立在花园里。难道是想告诉游客,这里的滩羊绝种了吗?

其实,这样的农业性资源还有很多开发的渠道。在荷兰的郁金香花田里,游客可以租自行车,沿着路标在花海里面骑车,既能锻炼身体,也能欣赏到更加大的范围。在浙江的油菜花海里,政府往往会在附近的高山上修建游步道,或者平地里搭建瞭望塔,容游客登高望远,因为这样的大面积花海不同于江南园林的曲径通幽,唯有登高远眺看起来才气势磅礴。

除了这样的各种各样的远观近看,更加重要的是开发各种各样的附加值产品。过去白面吃不到才吃粗粮,现在的粗粮价格早就贵过了大米白面。荞麦花海边是不是应该展示一些有关于当地荞麦的特色介绍,并有一些参与性比较强的旅游活动?比如传统的磨粉做面的手艺,进而可以结合现代物流,扩大当地农产品的市场销路。

这一点,去过法国的朋友都知道,男人去葡萄园参观,花费最多的是喝的和买的葡萄酒;女人喜欢去的薰衣草农田是免费的,但是购买的香水却是价值连城的;如果你带着孩子去澳大利亚,他们的农场还可以看如何剃羊毛,牧羊犬如何指挥羊群,这些对小游客都是极具吸引力的。所以这方面的深耕挖潜,依然大有可为。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