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牵发之举2019-09-02 07:55作者:缘木求鱼

这几天,要评选A股市场最轰动的新闻,大约非“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不服处罚,状告中国证监会”莫属。

“瑞华”一定觉着自己被处罚很冤枉。从流传在网上的庭审视频看,“瑞华”把自己的道理讲得也算头头是道。其辩解有无道理、有多少道理,旁的姑且不论,单就对“上市公司应收票据余额在审计基准日前后激增又剧减的重大异常情况”视而不见算,“瑞华”这个市场的“看门人”、投资者的“看门人”,显然没有勤勉尽责。

单凭这一点,“瑞华”大约就应该不好意思扯着嗓子为自己喊冤。明显的“瑕疵”看不到,肯定有原因,一方面有自身原因,另一方面也有制度原因。

从“自身原因”看,上市公司财报的具体审计人员,执业操守和执业能力显然都有可议论之处。就执业操守而言,“内外勾连”的问题先不提,起码可以扣一个“审计懈怠”的帽子。也是,审计费总是很容易就拿到手,且外部风险不大、可承受,时间一长,懈怠情绪自然流露就是必然结果。就执业能力而言,从事具体审计业务的人员,许多情况下是“新手”,审计能力,尤其是审计胆量,在面对“财务老手”——许多还是前审计老手甚至是审计前辈——的时候,往往底气不足,即使看出问题,被“前辈”一番“合理解释”,往往也就“点头连连”了。

从制度层面看,也有许多原因。比如,审计费都是被审计者出,审计者要真正硬气起来,恐怕确实有难度,如果双方是长年合作,你来我往,很容易“日久生情”,公司出现账务问题,顺着人之常情的逻辑,审计者很难做出“大义灭亲”之举,在实际中很难有这个动力。比如,在审计实务中,审计边界何在、如何鉴定,也确实容易引起争论,“瑞华”敢于“顶嘴”,也确实在这方面有所倚仗。再比如,内外串谋也好、执业疏忽也罢,事后的惩戒力度和惩戒密度,在制度上显然没做到位,犯错甚至犯罪成本是“毛毛雨”,这就给了诸多被监管者遐想的空间。

要从根本上杜绝(哪怕减少一些)审计失败的事情,使市场和投资者尽量少受伤害,恐怕非要从制度层面上动一些手术不可。尤其在目前这个阶段,股份公司IPO由审批制、核准制转为注册制,要想使这个巨大的制度之变最终走向成功,使这种变化能最终发挥当初设想的积极作用,这样的手术还是早动手为好,以促使方方面面都随之动起来。

古人说,“牵一发而动全身”,“牵”与“动”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一种主动、被动的关系,是“合上电闸灯泡就亮”的关系,倒不如说是一种积极的互动关系更准确些,毕竟“全身”硬是不动,“牵发”就显得自作多情且几无实际作用。

虽然制度之变对方方面面的改变,确实有“天生”的引导带动作用,甚至一定的逼迫作用,但从终极效果看,各方面积极主动地改变,显然会使整体的改变更有效率,效果会更明显,也更具意义。当然,这种让人无比憧憬的“积极改变”,也绝不会是“鞭子一响,马儿就跑”那样简单的对应关系,配套的制度措施改革不到位、没周全,要想让“灯泡”应声而亮、让“马儿”积极主动地跑起来,几无可能。

或许,上市公司财务审计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或许,股份公司IPO财务造假将被严打,甚至追究相关人等的刑事责任,能最终形成制度威慑力,也是建设一个健康、可持续市场的应有之义。从前两天的新闻报道看,想要IPO的企业,证监会一认真检查,居然有好几家很快撤了材料,显然,想糊弄证监会、糊弄证券市场、糊弄投资者以谋私利的行为和想法,还有市场;只要这种东西还有市场,制度建设就还有可完善的地方。

牵发之举2019-09-02 07:5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这几天,要评选A股市场最轰动的新闻,大约非“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不服处罚,状告中国证监会”莫属。

“瑞华”一定觉着自己被处罚很冤枉。从流传在网上的庭审视频看,“瑞华”把自己的道理讲得也算头头是道。其辩解有无道理、有多少道理,旁的姑且不论,单就对“上市公司应收票据余额在审计基准日前后激增又剧减的重大异常情况”视而不见算,“瑞华”这个市场的“看门人”、投资者的“看门人”,显然没有勤勉尽责。

单凭这一点,“瑞华”大约就应该不好意思扯着嗓子为自己喊冤。明显的“瑕疵”看不到,肯定有原因,一方面有自身原因,另一方面也有制度原因。

从“自身原因”看,上市公司财报的具体审计人员,执业操守和执业能力显然都有可议论之处。就执业操守而言,“内外勾连”的问题先不提,起码可以扣一个“审计懈怠”的帽子。也是,审计费总是很容易就拿到手,且外部风险不大、可承受,时间一长,懈怠情绪自然流露就是必然结果。就执业能力而言,从事具体审计业务的人员,许多情况下是“新手”,审计能力,尤其是审计胆量,在面对“财务老手”——许多还是前审计老手甚至是审计前辈——的时候,往往底气不足,即使看出问题,被“前辈”一番“合理解释”,往往也就“点头连连”了。

从制度层面看,也有许多原因。比如,审计费都是被审计者出,审计者要真正硬气起来,恐怕确实有难度,如果双方是长年合作,你来我往,很容易“日久生情”,公司出现账务问题,顺着人之常情的逻辑,审计者很难做出“大义灭亲”之举,在实际中很难有这个动力。比如,在审计实务中,审计边界何在、如何鉴定,也确实容易引起争论,“瑞华”敢于“顶嘴”,也确实在这方面有所倚仗。再比如,内外串谋也好、执业疏忽也罢,事后的惩戒力度和惩戒密度,在制度上显然没做到位,犯错甚至犯罪成本是“毛毛雨”,这就给了诸多被监管者遐想的空间。

要从根本上杜绝(哪怕减少一些)审计失败的事情,使市场和投资者尽量少受伤害,恐怕非要从制度层面上动一些手术不可。尤其在目前这个阶段,股份公司IPO由审批制、核准制转为注册制,要想使这个巨大的制度之变最终走向成功,使这种变化能最终发挥当初设想的积极作用,这样的手术还是早动手为好,以促使方方面面都随之动起来。

古人说,“牵一发而动全身”,“牵”与“动”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一种主动、被动的关系,是“合上电闸灯泡就亮”的关系,倒不如说是一种积极的互动关系更准确些,毕竟“全身”硬是不动,“牵发”就显得自作多情且几无实际作用。

虽然制度之变对方方面面的改变,确实有“天生”的引导带动作用,甚至一定的逼迫作用,但从终极效果看,各方面积极主动地改变,显然会使整体的改变更有效率,效果会更明显,也更具意义。当然,这种让人无比憧憬的“积极改变”,也绝不会是“鞭子一响,马儿就跑”那样简单的对应关系,配套的制度措施改革不到位、没周全,要想让“灯泡”应声而亮、让“马儿”积极主动地跑起来,几无可能。

或许,上市公司财务审计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或许,股份公司IPO财务造假将被严打,甚至追究相关人等的刑事责任,能最终形成制度威慑力,也是建设一个健康、可持续市场的应有之义。从前两天的新闻报道看,想要IPO的企业,证监会一认真检查,居然有好几家很快撤了材料,显然,想糊弄证监会、糊弄证券市场、糊弄投资者以谋私利的行为和想法,还有市场;只要这种东西还有市场,制度建设就还有可完善的地方。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