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多措并举 扭转服务贸易长期逆差格局2019-09-05 07:45作者:张锐

商务部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中国服务出口增速比进口增速高9.5个百分点,服务贸易逆差减少至8871.2亿元,同比下降9.8%。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服务贸易的前两大贸易伙伴是中国香港与美国,但如果算上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服务贸易,其实美国是我国的最大服务贸易伙伴。在中美经贸摩擦处于升级的时期,内地服务贸易出口还能逆势攀升,一方面说明服务贸易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有了显著增强,同时也代表着服务贸易出口市场结构正在不断优化。

对于一国而言,无论是经常项目还是资本项目、不管是货物项目还是服务项目,出现贸易逆差并不是怪事,但必须引起高度关注的是,我国的服务贸易竟然出现连续24年之久的逆差且呈逐年扩大之势。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我国出口贸易长期徘徊于商品出口低端,转型升级的力度不够;二是国内服务业的有效供给不足掣肘对外出口的能力;三是我国的服务产业或要素优势并没有转化为出口贸易优势;四是相关出口的平台与出口渠道比较狭窄,还有就是出口服务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削弱了整体的国际市场竞争力。

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无论是作为经常项目下的商品出口,还是作为资本项目的投资出口,都与服务出口存在着十分紧密的关联,比如商品出口会牵引着对外服务的跟进,海外投资的落地可能会带动一定数量的劳务或者要求后续工程管理方案的输出,而服务出口的衔接和匹配能力又直接关系着一国出口商品市场的稳固以及在东道国投资的可持续程度。正是如此,服务出口不仅是衡量一国出口结构高低的重要维度,更是裁量着一国出口国际竞争力的主要标尺。

进一步分析发现,全球范围内时下服务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占比已完全超过货物贸易,而且在国际贸易中的权重上升至23%,其中出口权重占贸易出口权重扩大到23.5%,但我国目前服务贸易在对外贸易中占比为16.7%,服务出口占整个贸易出口的比重仅为9.6%,双双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如此生态一方面凸显了我国服务贸易出口短板的现实,同时也反映出了服务贸易出口的巨大伸展空间。

放在整个对外开放的大格局中考量,增强服务出口不仅仅要扩展产品的外销数量,更要输出对接外部需求的产品质量;不仅要大踏步地“走出去”,还要更大力度的“引进来”;不仅要巩固与挖掘存量市场,还要开拓与延展增量市场;不仅要钩织广袤的营销网络与渠道,更要锻造足以充分供给的丰沛国内产能;不仅要在产品层面进行深耕,更要在制度层面构造出持久驱动力,以锻造出进一步扭转服务贸易逆差的综合政策能量。

首先,要做大国内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类服务业的体量,强化服务出口的支撑力与供给力。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只有成功塑造出生产性服务优势,才有可能占据服务贸易国际竞争的高地。为此,一方面,我国要加快制造业的服务化进程,鼓励和支持制造企业通过发展个性化定制服务、精准营销,推动制造企业由重资产向轻资产服务的转变;另一方面,我国要鼓励高端装备、先进技术、优势产能向境外转移,推动制造业国际合作由加工制造环节为主,向合作研发、联合设计、市场营销、品牌培育等高端环节延伸。而在生活类服务业方面,一方面要切实破除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以撑大文化、健康、养老等生活性服务领域的民间投资半径,锻造出服务出口的多元化主体,同时继续扩大金融、电信以及互联网等服务领域的开放口径,通过引进优质外资形成服务市场的“鲶鱼效应”,倒逼国内企业在服务产品上加快转型升级,进而提高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其次,要延展与增强服务出口的长板。目前来看,我国部分高级生产要素优势正在局部形成,新型生产要素正在加速积累,劳动力优势正逐步向劳动力资源、人力资本优势转化,资本优势正逐步传导到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知识产权、标准等高级生产要素优势的积累中,新兴服务出口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逐步提高,尤其是在电信计算机、信息服务等具有明显比较竞争优势力量的带动下,今年前7月我国新兴服务出口同比劲升25.2%,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了53.6%,比上年同期提升4.6个百分点,显示我国服务出口不断升级与优化的态势基本确立。为了稳固与加强长项,推动服务出口朝着高附加值领域跃进,我们有必要在定向性地加大出口退税、进一步下调增值税率等方面进行充分的政策感应,同时注意促进新兴服务出口力量的渗透与互动,强化海外市场作战的整体匹配能力。

再次,要弥补与加长服务出口的短板。知识产权与旅游服务是目前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两个最主要来源,因此,在促进知识产权出口方面,一方面在国内要通过科技银行等形式加大科技成果向市场实用的转化,支持企业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并以税收优惠等手段鼓励新技术的应用,同时加强知识产权海外预警服务;另一方面,要加大对新技术、新知识型高端人才的培育,建立人力资本持续累积机制,同时鼓励产学研一体化建设,释放知识产权的聚集与裂变功能,以扩张知识产权输出竞争力。而在旅游服务出口领域,要利用技术赋能比如要通过传统媒介以及VR、AR以及全息技术等新型工具,加强对外旅游形象与旅游产品的宣传,同时要推动旅游企业“走出去”,与外国旅游商开展资本与业务层面的合作,加强海外营销能力;此外,要通过财政贴息、税收优惠等途径调动旅游企业开展境内游,优化国内旅游产品,改变单一观光旅游形式,丰富吸引海外游客的文化旅游元素。

第四,要有目的性地及时调配服务出口市场。美国作为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短期内不会改变。这不仅因为美国是中国留学生的首选地,更由于其技术创新以及金融输出能力占据比较优势。不过,中国完全可以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拓展服务出口的新空间,包括面向“一带一路”国家建成一批促进技术贸易的公共服务与交易平台,推动以铁路、水电、通信、装备制造、航空航天等行业为重点的技术出口,同时建成一批面向“一带一路”国家的国际文化交易平台,积极扩大文化创意、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文化产品的出口。此外,欧洲是全球服务业最大的进出口市场,而且欧洲占有先进的技术和成熟的管理经验,市场也相对比较开放,因此,欧洲应成为我国谋求签署服务贸易投资协定的主要伙伴。作为过渡性措施,中国可以考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投资建设中欧贸易园区和产业合作园区,谋求彼此的互惠与双赢。

最后,要做足服务业的服务成色与质量。服务业的出口其实就是企业在更宽幅和更纵深的市场参与国际竞争,对标国际规则提升自身服务的专业化、规范化和品牌化水平乃题中之义。值得重视的是,去年我国服务业万人投诉量呈现上升趋势,高于工业万人投诉量,而顾客满意度是评价服务质量水平的国际通行指标,根据美国《财富》杂志对“全球500强企业”的跟踪调查,企业顾客满意度每提升1个百分点,5年后平均资产收益率提高11.3%。加强中国服务出口的比较优势,有必要在服务特色、服务内容丰富度以及服务信用丰满度等方面持续改良与深耕不辍。

多措并举 扭转服务贸易长期逆差格局2019-09-05 07:45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商务部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中国服务出口增速比进口增速高9.5个百分点,服务贸易逆差减少至8871.2亿元,同比下降9.8%。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我国服务贸易的前两大贸易伙伴是中国香港与美国,但如果算上内地通过香港的转口服务贸易,其实美国是我国的最大服务贸易伙伴。在中美经贸摩擦处于升级的时期,内地服务贸易出口还能逆势攀升,一方面说明服务贸易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有了显著增强,同时也代表着服务贸易出口市场结构正在不断优化。

对于一国而言,无论是经常项目还是资本项目、不管是货物项目还是服务项目,出现贸易逆差并不是怪事,但必须引起高度关注的是,我国的服务贸易竟然出现连续24年之久的逆差且呈逐年扩大之势。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一是我国出口贸易长期徘徊于商品出口低端,转型升级的力度不够;二是国内服务业的有效供给不足掣肘对外出口的能力;三是我国的服务产业或要素优势并没有转化为出口贸易优势;四是相关出口的平台与出口渠道比较狭窄,还有就是出口服务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削弱了整体的国际市场竞争力。

但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无论是作为经常项目下的商品出口,还是作为资本项目的投资出口,都与服务出口存在着十分紧密的关联,比如商品出口会牵引着对外服务的跟进,海外投资的落地可能会带动一定数量的劳务或者要求后续工程管理方案的输出,而服务出口的衔接和匹配能力又直接关系着一国出口商品市场的稳固以及在东道国投资的可持续程度。正是如此,服务出口不仅是衡量一国出口结构高低的重要维度,更是裁量着一国出口国际竞争力的主要标尺。

进一步分析发现,全球范围内时下服务贸易在世界贸易中的占比已完全超过货物贸易,而且在国际贸易中的权重上升至23%,其中出口权重占贸易出口权重扩大到23.5%,但我国目前服务贸易在对外贸易中占比为16.7%,服务出口占整个贸易出口的比重仅为9.6%,双双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如此生态一方面凸显了我国服务贸易出口短板的现实,同时也反映出了服务贸易出口的巨大伸展空间。

放在整个对外开放的大格局中考量,增强服务出口不仅仅要扩展产品的外销数量,更要输出对接外部需求的产品质量;不仅要大踏步地“走出去”,还要更大力度的“引进来”;不仅要巩固与挖掘存量市场,还要开拓与延展增量市场;不仅要钩织广袤的营销网络与渠道,更要锻造足以充分供给的丰沛国内产能;不仅要在产品层面进行深耕,更要在制度层面构造出持久驱动力,以锻造出进一步扭转服务贸易逆差的综合政策能量。

首先,要做大国内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类服务业的体量,强化服务出口的支撑力与供给力。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只有成功塑造出生产性服务优势,才有可能占据服务贸易国际竞争的高地。为此,一方面,我国要加快制造业的服务化进程,鼓励和支持制造企业通过发展个性化定制服务、精准营销,推动制造企业由重资产向轻资产服务的转变;另一方面,我国要鼓励高端装备、先进技术、优势产能向境外转移,推动制造业国际合作由加工制造环节为主,向合作研发、联合设计、市场营销、品牌培育等高端环节延伸。而在生活类服务业方面,一方面要切实破除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以撑大文化、健康、养老等生活性服务领域的民间投资半径,锻造出服务出口的多元化主体,同时继续扩大金融、电信以及互联网等服务领域的开放口径,通过引进优质外资形成服务市场的“鲶鱼效应”,倒逼国内企业在服务产品上加快转型升级,进而提高出口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其次,要延展与增强服务出口的长板。目前来看,我国部分高级生产要素优势正在局部形成,新型生产要素正在加速积累,劳动力优势正逐步向劳动力资源、人力资本优势转化,资本优势正逐步传导到技术、品牌、质量、服务、知识产权、标准等高级生产要素优势的积累中,新兴服务出口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逐步提高,尤其是在电信计算机、信息服务等具有明显比较竞争优势力量的带动下,今年前7月我国新兴服务出口同比劲升25.2%,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了53.6%,比上年同期提升4.6个百分点,显示我国服务出口不断升级与优化的态势基本确立。为了稳固与加强长项,推动服务出口朝着高附加值领域跃进,我们有必要在定向性地加大出口退税、进一步下调增值税率等方面进行充分的政策感应,同时注意促进新兴服务出口力量的渗透与互动,强化海外市场作战的整体匹配能力。

再次,要弥补与加长服务出口的短板。知识产权与旅游服务是目前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两个最主要来源,因此,在促进知识产权出口方面,一方面在国内要通过科技银行等形式加大科技成果向市场实用的转化,支持企业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并以税收优惠等手段鼓励新技术的应用,同时加强知识产权海外预警服务;另一方面,要加大对新技术、新知识型高端人才的培育,建立人力资本持续累积机制,同时鼓励产学研一体化建设,释放知识产权的聚集与裂变功能,以扩张知识产权输出竞争力。而在旅游服务出口领域,要利用技术赋能比如要通过传统媒介以及VR、AR以及全息技术等新型工具,加强对外旅游形象与旅游产品的宣传,同时要推动旅游企业“走出去”,与外国旅游商开展资本与业务层面的合作,加强海外营销能力;此外,要通过财政贴息、税收优惠等途径调动旅游企业开展境内游,优化国内旅游产品,改变单一观光旅游形式,丰富吸引海外游客的文化旅游元素。

第四,要有目的性地及时调配服务出口市场。美国作为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短期内不会改变。这不仅因为美国是中国留学生的首选地,更由于其技术创新以及金融输出能力占据比较优势。不过,中国完全可以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拓展服务出口的新空间,包括面向“一带一路”国家建成一批促进技术贸易的公共服务与交易平台,推动以铁路、水电、通信、装备制造、航空航天等行业为重点的技术出口,同时建成一批面向“一带一路”国家的国际文化交易平台,积极扩大文化创意、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文化产品的出口。此外,欧洲是全球服务业最大的进出口市场,而且欧洲占有先进的技术和成熟的管理经验,市场也相对比较开放,因此,欧洲应成为我国谋求签署服务贸易投资协定的主要伙伴。作为过渡性措施,中国可以考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投资建设中欧贸易园区和产业合作园区,谋求彼此的互惠与双赢。

最后,要做足服务业的服务成色与质量。服务业的出口其实就是企业在更宽幅和更纵深的市场参与国际竞争,对标国际规则提升自身服务的专业化、规范化和品牌化水平乃题中之义。值得重视的是,去年我国服务业万人投诉量呈现上升趋势,高于工业万人投诉量,而顾客满意度是评价服务质量水平的国际通行指标,根据美国《财富》杂志对“全球500强企业”的跟踪调查,企业顾客满意度每提升1个百分点,5年后平均资产收益率提高11.3%。加强中国服务出口的比较优势,有必要在服务特色、服务内容丰富度以及服务信用丰满度等方面持续改良与深耕不辍。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