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外佣已成为香港社会不可或缺的部分2019-09-05 07:57作者:熊德志

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香港有近40万名外佣。全港外佣占整体就业人口的9%以上,受雇于11%的香港家庭。

40年来持续输入外佣后,外佣已成为香港社会不可或缺的部分。

外佣主要来自

菲律宾及印尼

外佣(外籍家庭佣工)在香港主要分为:菲佣、印佣、泰佣、缅佣及其他国籍外佣。最大的外佣群体属菲佣(菲律宾籍)和印佣(印度尼西亚籍),分别占54%和44%。

在香港特区政府中文官方文件中,外籍家庭佣工被称为“家庭佣工”。在日常港式粤语中,“菲佣”一词泛指所有外籍家庭佣工。按字面意思“菲佣”只指菲律宾籍家庭佣工,但由于大多数外籍家庭佣工来自菲律宾,故泛指所有外籍家庭佣工。这源于在开放外籍家庭佣工来港工作初期,外籍家庭佣工多是菲律宾籍。而“外佣”则泛指所有国籍的外籍家庭佣工。

因20世纪70年代菲律宾经济面临困境,时任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着手修改劳工法,开始向外输出菲律宾劳工。而菲律宾政府则大力鼓励国民到海外工作,以求降低菲律宾的失业率及利用海外菲律宾劳工的汇款改善国家经济状况。此后,菲律宾经济也因海外菲律宾劳工的汇款而大幅度增长,使海外劳工的汇款成为菲律宾经济发展的基石。

20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腾飞,聘用外籍家庭佣工开始成为一种新潮流。在这种趋势之下,不少家庭均聘用外籍家庭佣工代替家长们照顾小孩和做家务,导致对外籍家庭佣工的需求大增。到了20世纪90年代,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政府也效仿菲律宾修改劳动法,使香港外籍家庭佣工的国籍渐趋多元化。

截至目前,香港最大的外佣来源地仍然属菲律宾。2016年,本港约有19万名菲律宾籍外佣 (“菲佣”),占整体外佣人数54%。但与1995年的84%相比,已大幅回落,主要因为印度尼西亚籍外佣(“印佣”)数量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增加所致。印度尼西亚现已成为本港第二大外佣供应来源地。印佣人数在1995年至2016年期间增加8倍至将近16万人,占外佣总数的比例上升3倍约占44%。整体而言,菲、印两国为本港提供约98%的外佣,其余的2%来自印度、泰国、斯里兰卡及孟加拉国等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的外佣几乎全是女性,占比99%。大部分外佣相对较年轻,41%的外佣年龄在25—34岁之间,39%介乎35—44岁,外佣平均年龄为35岁。按教育程度分析,82%外佣来港前曾接受中学教育,10%曾接受大学教育。

以核心家庭

聘用为主

大约50%以上的香港印佣能以广东话交谈,另外40%能以广东话和英文沟通。印佣普遍能操广东话,深受本地家庭欢迎。相比之下,香港的菲佣中,除母语外,能以英语交谈的大约占70%。

根据香港特区立法会2017年7月的《香港的外籍家庭佣工及家庭照顾责任的演变》报告,聘用留宿外佣的本地家庭在过去20年增加了167%,于2016年高达28万人。聘用外佣的家庭比例倍增,由5.8%上升至11.0%。这些家庭的主要特征如下:

一是育有子女的已婚人士。有儿童的核心家庭较有机会聘用外佣,该等家庭聘用外佣的比例由1995年的13%增加近2倍至2016年的30%。可见照顾幼儿是很多本港外佣的首要职责。

二是家庭已婚女性投身就业市场的核心家庭。在有就业女性及育有子女的核心家庭中,已婚女性成员投身职场,其聘用外佣的比例则显著较高。1995年至2016年期间,比例由23%升至44%。

三是有老人的家庭。虽然有60岁或以上长者家庭对外佣的需求增加,但增幅尚算平稳。该等家庭聘用外佣的比例约为9%。

比如,笔者的家庭此前并无聘用外佣,只是因为孩子出生后需要增加人手,于是聘请一名印度尼西亚籍佣工协助照料孩子。工作日主要由外佣负责照顾孩子的工作。同时她也会帮助分担和处理一些家务。

在许多香港家庭,照顾幼儿是很多外佣的首要职责。聘用外佣可让香港已婚女性投身职场,为推动本地经济进一步发展作出贡献。

据政府统计处推算,因香港人口急剧老化,65岁或以上的长者人口在未来20年将急升约120%,到2034年将达至230万人,而长者占整体人口比例亦会增至30%。届时,在没有年轻家庭成员同住的长者家庭中,长者由外佣负责照顾的比例将会急速增加,人口老化趋势导致日益增加的长者护理需要。

外佣实际收入

约为本国2-3倍

本地雇主须向在香港工作的外佣支付“规定最低工资”(Minimum Allowable Wage),自2018年9月29日,外佣最低工资为每月4520港元。折合港元计算,香港外佣的规定最低工资较菲律宾当地工人平均1700港元的工资高出约165%,亦较印度尼西亚当地工人平均1500港元的工资高出约200%。与此同时,香港的规定最低工资亦比在新加坡工作的外佣所赚取的平均月薪高出35%。薪金差距能提供持续诱因,吸引外佣来港工作。

目前,香港有经验的外佣实际收入大约有5000港元左右。也有外佣月收入将近7000港元的。

总之,香港外佣的实际工资是菲律宾及印度尼西亚当地工人工资的2-3倍,外佣在港赚取较高工资,一方面有助改善其家庭生计,另一方面亦为其家庭及国家提供稳定的汇款收入。

2016年,在港菲佣汇寄回国的收入已高达18亿港元。

雇佣关系

受香港特区法律保障

雇主可透过雇佣服务公司、刊登广告或私人转介聘请外籍家庭佣工。在任何情况下,雇主必须与外籍家庭佣工签订由入境事务处处长指定的标准雇佣合约及替该名外籍家庭佣工向入境事务处申请工作签证。

雇主必须是香港居民才可聘请外籍家庭佣工,且每月家庭收入不低于港币15000元或款额相当的资产,以证明有足够财政能力在整个合约期(2年)雇用外佣。聘用外籍家庭佣工,须支付不少于签订合约时政府公布的规定最低工资。现时外佣的规定最低工资为每月港币 4520元。根据标准雇佣合约,雇主须为外籍家庭佣工提供合适的住所、免费膳食(或不少于每月港币1075元的膳食津贴),以及佣工自原居地到香港及于合约终止或届满时返回原居地的旅费。若雇主续约,以后每2年须提供其往返本国和香港的机票费用。

香港《雇员补偿条例》(香港法例第282章)规定,所有雇主必须为其雇员投购工伤补偿保险,以承担其雇员如因工受伤在《雇员补偿条例》及普通法方面的法律责任。此外,当佣工在受雇期内生病或受伤,雇主亦须根据标准雇佣合约为其提供免费医疗。故政府强烈建议雇主为佣工购买全面医疗及住院保障保险。

香港入境事务处表示,基于入境管制及保安考虑,现时输入外佣政策不适用于内地、澳门、台湾及其他部分地区(如柬埔寨、古巴及老挝)的居民。

外佣已成为香港社会不可或缺的部分2019-09-05 07:57作者:熊德志
熊德志 金融从业者

据媒体报道,目前中国香港有近40万名外佣。全港外佣占整体就业人口的9%以上,受雇于11%的香港家庭。

40年来持续输入外佣后,外佣已成为香港社会不可或缺的部分。

外佣主要来自

菲律宾及印尼

外佣(外籍家庭佣工)在香港主要分为:菲佣、印佣、泰佣、缅佣及其他国籍外佣。最大的外佣群体属菲佣(菲律宾籍)和印佣(印度尼西亚籍),分别占54%和44%。

在香港特区政府中文官方文件中,外籍家庭佣工被称为“家庭佣工”。在日常港式粤语中,“菲佣”一词泛指所有外籍家庭佣工。按字面意思“菲佣”只指菲律宾籍家庭佣工,但由于大多数外籍家庭佣工来自菲律宾,故泛指所有外籍家庭佣工。这源于在开放外籍家庭佣工来港工作初期,外籍家庭佣工多是菲律宾籍。而“外佣”则泛指所有国籍的外籍家庭佣工。

因20世纪70年代菲律宾经济面临困境,时任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着手修改劳工法,开始向外输出菲律宾劳工。而菲律宾政府则大力鼓励国民到海外工作,以求降低菲律宾的失业率及利用海外菲律宾劳工的汇款改善国家经济状况。此后,菲律宾经济也因海外菲律宾劳工的汇款而大幅度增长,使海外劳工的汇款成为菲律宾经济发展的基石。

20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腾飞,聘用外籍家庭佣工开始成为一种新潮流。在这种趋势之下,不少家庭均聘用外籍家庭佣工代替家长们照顾小孩和做家务,导致对外籍家庭佣工的需求大增。到了20世纪90年代,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政府也效仿菲律宾修改劳动法,使香港外籍家庭佣工的国籍渐趋多元化。

截至目前,香港最大的外佣来源地仍然属菲律宾。2016年,本港约有19万名菲律宾籍外佣 (“菲佣”),占整体外佣人数54%。但与1995年的84%相比,已大幅回落,主要因为印度尼西亚籍外佣(“印佣”)数量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增加所致。印度尼西亚现已成为本港第二大外佣供应来源地。印佣人数在1995年至2016年期间增加8倍至将近16万人,占外佣总数的比例上升3倍约占44%。整体而言,菲、印两国为本港提供约98%的外佣,其余的2%来自印度、泰国、斯里兰卡及孟加拉国等南亚和东南亚地区。

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的外佣几乎全是女性,占比99%。大部分外佣相对较年轻,41%的外佣年龄在25—34岁之间,39%介乎35—44岁,外佣平均年龄为35岁。按教育程度分析,82%外佣来港前曾接受中学教育,10%曾接受大学教育。

以核心家庭

聘用为主

大约50%以上的香港印佣能以广东话交谈,另外40%能以广东话和英文沟通。印佣普遍能操广东话,深受本地家庭欢迎。相比之下,香港的菲佣中,除母语外,能以英语交谈的大约占70%。

根据香港特区立法会2017年7月的《香港的外籍家庭佣工及家庭照顾责任的演变》报告,聘用留宿外佣的本地家庭在过去20年增加了167%,于2016年高达28万人。聘用外佣的家庭比例倍增,由5.8%上升至11.0%。这些家庭的主要特征如下:

一是育有子女的已婚人士。有儿童的核心家庭较有机会聘用外佣,该等家庭聘用外佣的比例由1995年的13%增加近2倍至2016年的30%。可见照顾幼儿是很多本港外佣的首要职责。

二是家庭已婚女性投身就业市场的核心家庭。在有就业女性及育有子女的核心家庭中,已婚女性成员投身职场,其聘用外佣的比例则显著较高。1995年至2016年期间,比例由23%升至44%。

三是有老人的家庭。虽然有60岁或以上长者家庭对外佣的需求增加,但增幅尚算平稳。该等家庭聘用外佣的比例约为9%。

比如,笔者的家庭此前并无聘用外佣,只是因为孩子出生后需要增加人手,于是聘请一名印度尼西亚籍佣工协助照料孩子。工作日主要由外佣负责照顾孩子的工作。同时她也会帮助分担和处理一些家务。

在许多香港家庭,照顾幼儿是很多外佣的首要职责。聘用外佣可让香港已婚女性投身职场,为推动本地经济进一步发展作出贡献。

据政府统计处推算,因香港人口急剧老化,65岁或以上的长者人口在未来20年将急升约120%,到2034年将达至230万人,而长者占整体人口比例亦会增至30%。届时,在没有年轻家庭成员同住的长者家庭中,长者由外佣负责照顾的比例将会急速增加,人口老化趋势导致日益增加的长者护理需要。

外佣实际收入

约为本国2-3倍

本地雇主须向在香港工作的外佣支付“规定最低工资”(Minimum Allowable Wage),自2018年9月29日,外佣最低工资为每月4520港元。折合港元计算,香港外佣的规定最低工资较菲律宾当地工人平均1700港元的工资高出约165%,亦较印度尼西亚当地工人平均1500港元的工资高出约200%。与此同时,香港的规定最低工资亦比在新加坡工作的外佣所赚取的平均月薪高出35%。薪金差距能提供持续诱因,吸引外佣来港工作。

目前,香港有经验的外佣实际收入大约有5000港元左右。也有外佣月收入将近7000港元的。

总之,香港外佣的实际工资是菲律宾及印度尼西亚当地工人工资的2-3倍,外佣在港赚取较高工资,一方面有助改善其家庭生计,另一方面亦为其家庭及国家提供稳定的汇款收入。

2016年,在港菲佣汇寄回国的收入已高达18亿港元。

雇佣关系

受香港特区法律保障

雇主可透过雇佣服务公司、刊登广告或私人转介聘请外籍家庭佣工。在任何情况下,雇主必须与外籍家庭佣工签订由入境事务处处长指定的标准雇佣合约及替该名外籍家庭佣工向入境事务处申请工作签证。

雇主必须是香港居民才可聘请外籍家庭佣工,且每月家庭收入不低于港币15000元或款额相当的资产,以证明有足够财政能力在整个合约期(2年)雇用外佣。聘用外籍家庭佣工,须支付不少于签订合约时政府公布的规定最低工资。现时外佣的规定最低工资为每月港币 4520元。根据标准雇佣合约,雇主须为外籍家庭佣工提供合适的住所、免费膳食(或不少于每月港币1075元的膳食津贴),以及佣工自原居地到香港及于合约终止或届满时返回原居地的旅费。若雇主续约,以后每2年须提供其往返本国和香港的机票费用。

香港《雇员补偿条例》(香港法例第282章)规定,所有雇主必须为其雇员投购工伤补偿保险,以承担其雇员如因工受伤在《雇员补偿条例》及普通法方面的法律责任。此外,当佣工在受雇期内生病或受伤,雇主亦须根据标准雇佣合约为其提供免费医疗。故政府强烈建议雇主为佣工购买全面医疗及住院保障保险。

香港入境事务处表示,基于入境管制及保安考虑,现时输入外佣政策不适用于内地、澳门、台湾及其他部分地区(如柬埔寨、古巴及老挝)的居民。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