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黄家章

资本市场研究人士

新西兰作为农牧国家何以能跻身发达国家2019-09-09 08:09作者:黄家章

今年年初,我们一行四人到新西兰南岛作了一趟九天的观光旅游,住了八个晚上,这是我第一次踏足新西兰。此前,只是从各种文字影像图片里知道,新西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是全球最美丽的国家之一,在2018年的全球幸福指数排行榜里,新西兰排名第八。

在南岛,我们是全程自驾游,租用自驾的SUV车,取与还都在克赖斯特切奇机场。具体的旅程路线,是从克赖斯特切奇到格雷茅斯,再到皇后镇、箭镇和蒂卡普镇,最后回到克赖斯特切奇,坐返程航班。

穿行在南岛上,但见蓝天白云,冰川覆盖的南阿尔卑斯山脉,山光湖色处处堪留影。广袤的农牧场里,常见牛羊成群罕见人,城镇的人多一些,沿途的房屋,多是一两层的房子,小高层的公寓,即使在城镇里,也是稀罕建筑,一路上没见过一根工厂的大烟囱,没见过一家大规模的工业企业。

对于现代经济理论的认知,我只能算是一个打酱油者,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无商不富,无工业则不能发达,工业化是国家与地区发展的必由之路,已几乎成为了思维的套路与思考的定式。这回在新西兰南岛,一路看,一路玩,一路拍摄,一路思考,一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也就慢慢生成了:作为农牧国家的新西兰,何以能在200多年(以库克船长率队首次踏足新西兰的1769年作为始算年)的时间段里,就跻身现代的发达国家?而我们的祖国有着几千年的文明史,现在作为发展中国家,还迈步在通往发达国家的漫漫路途中。

车行走在南岛的路途上,路的两边,常见一个牧场连着一个牧场,牧场之间,有木桩支撑的上下几根铁丝,连着围起来,往往好几个牧场,空空荡荡的,没有一头牛,也没有一只羊或一匹马。车再走一阵,又会看到一个又一个牧场,有成群结队的牛,还有羊或马,从容地吃着草。东边牧场空荡,西边牧场放牧,为什么这样呢?道理很简单,被放牧的牛羊马需要迁场,空荡的牧场是在休养生息,等草再长得茂盛时,迎接牛羊马群的重归与撒欢。作为不动产的牧场土地,其所有权是牧场主的,有如此恒产者,有恒心,有耐心,或代代传承,或转手他人,都会很自觉地注重牧场的可持续性发展,不会走穷牧场而牧的绝路,这跟聪明的渔民不会涸泽而渔的道理,是一致的。

在皇后镇的瓦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我们坐上了有“湖上贵妇”之誉的TSS厄恩斯劳号蒸汽船,该船在1912年出厂下水,早年用于运载牛羊,上世纪60年代后,因为汽车运输的大发展,被淘汰出局,即将面临着被大卸八块的结局,幸运的是被一家旅游公司收购,用于发展新型的旅游业,至今已逾百岁高龄,现在每年的夏季,每天运行14个小时,全年运行11个月,是南半球唯一仍在运行的燃煤蒸汽客船。船开行后,我们凭栏俯看清澈的湖水与飞翔的水鸟,举目观湖光山色,强劲的湖风,将女士们的长发吹飘起来,人的心境,随着风的吹动,变得明朗、清新和盈动,心旷了,神也怡了。我特意去看了该船的蒸汽机房,看着蒸汽机那如心脏一般的齐崭崭律动,不由得感叹其保养真好,也可见船主人和员工们对这百岁高龄“贵妇”的爱护有加,这种爱护的核质,是浓郁的企业家精神与工匠精神,产权制度与明确的产权,则是这两种精神的直接支撑。较之百年老店,百年老船更是难得一见,自然可以令人浮想联翩。

就现在的世界视野来看,新西兰可谓是小国寡民、民富国发达的一个典型国家,在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中,国家注重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交融与自由贸易,国民活得滋润,自得其乐,幸福感自然也就上去了。

新西兰作为农牧国家何以能跻身发达国家2019-09-09 08:09作者:黄家章
黄家章 资本市场研究人士

今年年初,我们一行四人到新西兰南岛作了一趟九天的观光旅游,住了八个晚上,这是我第一次踏足新西兰。此前,只是从各种文字影像图片里知道,新西兰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是全球最美丽的国家之一,在2018年的全球幸福指数排行榜里,新西兰排名第八。

在南岛,我们是全程自驾游,租用自驾的SUV车,取与还都在克赖斯特切奇机场。具体的旅程路线,是从克赖斯特切奇到格雷茅斯,再到皇后镇、箭镇和蒂卡普镇,最后回到克赖斯特切奇,坐返程航班。

穿行在南岛上,但见蓝天白云,冰川覆盖的南阿尔卑斯山脉,山光湖色处处堪留影。广袤的农牧场里,常见牛羊成群罕见人,城镇的人多一些,沿途的房屋,多是一两层的房子,小高层的公寓,即使在城镇里,也是稀罕建筑,一路上没见过一根工厂的大烟囱,没见过一家大规模的工业企业。

对于现代经济理论的认知,我只能算是一个打酱油者,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无商不富,无工业则不能发达,工业化是国家与地区发展的必由之路,已几乎成为了思维的套路与思考的定式。这回在新西兰南岛,一路看,一路玩,一路拍摄,一路思考,一个问题在我的脑海中也就慢慢生成了:作为农牧国家的新西兰,何以能在200多年(以库克船长率队首次踏足新西兰的1769年作为始算年)的时间段里,就跻身现代的发达国家?而我们的祖国有着几千年的文明史,现在作为发展中国家,还迈步在通往发达国家的漫漫路途中。

车行走在南岛的路途上,路的两边,常见一个牧场连着一个牧场,牧场之间,有木桩支撑的上下几根铁丝,连着围起来,往往好几个牧场,空空荡荡的,没有一头牛,也没有一只羊或一匹马。车再走一阵,又会看到一个又一个牧场,有成群结队的牛,还有羊或马,从容地吃着草。东边牧场空荡,西边牧场放牧,为什么这样呢?道理很简单,被放牧的牛羊马需要迁场,空荡的牧场是在休养生息,等草再长得茂盛时,迎接牛羊马群的重归与撒欢。作为不动产的牧场土地,其所有权是牧场主的,有如此恒产者,有恒心,有耐心,或代代传承,或转手他人,都会很自觉地注重牧场的可持续性发展,不会走穷牧场而牧的绝路,这跟聪明的渔民不会涸泽而渔的道理,是一致的。

在皇后镇的瓦卡蒂普湖(Lake Wakatipu),我们坐上了有“湖上贵妇”之誉的TSS厄恩斯劳号蒸汽船,该船在1912年出厂下水,早年用于运载牛羊,上世纪60年代后,因为汽车运输的大发展,被淘汰出局,即将面临着被大卸八块的结局,幸运的是被一家旅游公司收购,用于发展新型的旅游业,至今已逾百岁高龄,现在每年的夏季,每天运行14个小时,全年运行11个月,是南半球唯一仍在运行的燃煤蒸汽客船。船开行后,我们凭栏俯看清澈的湖水与飞翔的水鸟,举目观湖光山色,强劲的湖风,将女士们的长发吹飘起来,人的心境,随着风的吹动,变得明朗、清新和盈动,心旷了,神也怡了。我特意去看了该船的蒸汽机房,看着蒸汽机那如心脏一般的齐崭崭律动,不由得感叹其保养真好,也可见船主人和员工们对这百岁高龄“贵妇”的爱护有加,这种爱护的核质,是浓郁的企业家精神与工匠精神,产权制度与明确的产权,则是这两种精神的直接支撑。较之百年老店,百年老船更是难得一见,自然可以令人浮想联翩。

就现在的世界视野来看,新西兰可谓是小国寡民、民富国发达的一个典型国家,在和平发展的大环境中,国家注重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交融与自由贸易,国民活得滋润,自得其乐,幸福感自然也就上去了。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