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纽约经验可资借鉴2019-10-10 07:58作者:任寿根

深圳欲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纽约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纽约在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的经验,有诸多方面值得深圳学习和借鉴,比如,纽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之后,其在美国的制造业中心之一的地位长期没有改变。深圳在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过程中,应防止城市空心化,应高度重视高端业的发展,引导更大规模的新兴产业集群。

对去美国的人而言,不去纽约,那等于没有去美国。纽约是美国的象征,正如伦敦的发展史代表英国的发展史一样,纽约的发展史代表了美国的发展史。纽约是现代城市的标杆,是现代城市的一面旗帜,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纽约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城市,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主要凭三点。

第一,纽约的区位得天独厚,具有十分便利的交通条件。纽约是美国建国后首批发展起来的世界级城市,这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密切相关的。纽约地处大西洋与哈德孙河的交汇处,是一个滨海滨河城市。这点与伦敦等全球城市、发达城市是相同的。滨海滨河的城市条件,有利于其发展航运,而发达的航运有利于其发展成为国际港口城市、国际贸易中心。纽约的初始发展就是与其港宽水深的优越条件密切相关。1817年富尔顿汽船的发明改变了纽约的命运,而1825年伊利运河的开通、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开通彻底改变了纽约的命运,使纽约的国际航运业日益繁荣。从这点可以看出,纽约的繁荣既有其先天自然的因素,也有后天人为的因素。如果伊利运河、巴拿马运河没有开通,纽约的发展及其国际地位要大打折扣。而19世纪中期美国铁路的发展又再次使幸运之神降临纽约。与铁路的兴起对于当年伦敦发展的不言而喻一样,当年纽约的发展与美国铁路的发展密不可分。进入19世纪中期,美国进入铁路时代,到1900 年,美国营业的铁路线超过30万公里,超过了欧洲铁路线的总里程,几乎占到了全世界的一半。而纽约又搭上了当年美国铁路大发展的便车,纽约当时成为横跨美国东西铁路干线的枢纽。此时的纽约如虎添翼。铁路枢纽、海运河运港口枢纽交织在一起,造就了纽约发达的交通、国际重要的交通枢纽、航运中心、贸易中心。当今天的美国,在高铁发展方面滞后了,美国3公里的高铁都没有,而中国高铁营业里程突破3万公里,占世界的三分之二,居世界第一。海运依然是国际货物运输的主要方式,尽管今天纽约港在全球的地位不如当年那么高,但今天的纽约凭借其滨海的优势,依然是国际海运中心、国际港口城市。此外,纽约还是全球航空枢纽。

第二,纽约是全球当之无愧的国际金融中心。“华尔街”三个字是美国金融的标志、是纽约的标志,是纽约作为全球最牛金融中心之一的标志。“华尔街”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全球金融活动的神经。“华尔街”三个字足以说明纽约在全球金融的“江湖”地位、“大佬地位”。学金融的学生,毕业之后,在“华尔街”镀镀金,其身价会被大大提高。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全球城市,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事。而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纽约推向了巅峰,使纽约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使纽约成为继伦敦之后的全球第二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中心。纽约国际金融中心的建立始于19世纪初,大量金融机构向纽约集聚,逐步增强的金融资本服务港口和铁路等实体经济的发展,两者形成良性循环,又进一步促进了纽约金融业的发展。金融业脱实向虚会形成经济泡沫,进而压制实体经济的发展。纽约的成长充分说明,金融业服务于实体经济才有出路,才有利于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长期发展。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大量金融资本脱实向虚,隐藏巨大的金融风险。正如英格兰银行总行设于伦敦极大地提高了伦敦的国际金融地位一样,美联储总部于20世纪初设于纽约大大强化了纽约的金融地位。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建立了离岸金融市场,外汇交易规模不断增加。纽约黄金交易市场以及商品期货市场的国际化等进一步提升了纽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反映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道琼斯指数、标准普尔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股价指数。大量海外企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上市,提升了纽约资本市场的全球影响力。纽约的跨国企业总部经济发展势头较好,特别是以大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向纽约集聚,使纽约逐渐成为全球性金融机构的产业集群,花旗银行、摩根公司等跨国银行都在纽约集聚,美林公司、JP摩根、摩根士丹利、野村、纽约人寿、普天寿等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投行以及寿险公司总部或海外总部都设在纽约。

第三,纽约是全球信息供给中心。价值信息是一种生产要素,是一种宝贵的经济资源。价值信息可以消除投资的不确定性。价值信息不仅包括各种有价值的数据、新闻、新的政策、对趋势的展望,还包括知识等,而各种技术性创新又会带来新的价值信息,所以一个城市成为全球信息供给中心,常常也是全球技术创新中心。纽约是全球信息供给中心。纽约大量全球性金融机构各种金融交易产生大量的数据以及其他各类信息;纽约拥有全球最大的新闻媒体机构;纽约拥有大量非金融性跨国公司总部;纽约及其周边拥有全球知名大学和全球顶尖级实验室;等等。这些都是价值信息源,它们使纽约成为全球信息供给中心。

需要指出的是,全球城市的一个通病是受到制造业成本高的影响,制造业大幅甚至是严重萎缩,生产性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占比极高,但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全球城市之后,在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同时,依然重视发展制造业。今天的纽约依然是美国的制造业中心之一,一些轻工业行业在美国的地位依然突出,机器制造、石油加工等产业在美国的地位依然重要。

中国全球城市的建立和发展,需要建立全球金融中心,需要建立全球性生产性服务中心,同时应借鉴纽约的经验,不能忽视制造业的发展,尤其是高端制造业、智力型制造业。

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纽约经验可资借鉴2019-10-10 07:58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深圳欲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纽约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参考。纽约在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的经验,有诸多方面值得深圳学习和借鉴,比如,纽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之后,其在美国的制造业中心之一的地位长期没有改变。深圳在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过程中,应防止城市空心化,应高度重视高端业的发展,引导更大规模的新兴产业集群。

对去美国的人而言,不去纽约,那等于没有去美国。纽约是美国的象征,正如伦敦的发展史代表英国的发展史一样,纽约的发展史代表了美国的发展史。纽约是现代城市的标杆,是现代城市的一面旗帜,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纽约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城市,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主要凭三点。

第一,纽约的区位得天独厚,具有十分便利的交通条件。纽约是美国建国后首批发展起来的世界级城市,这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密切相关的。纽约地处大西洋与哈德孙河的交汇处,是一个滨海滨河城市。这点与伦敦等全球城市、发达城市是相同的。滨海滨河的城市条件,有利于其发展航运,而发达的航运有利于其发展成为国际港口城市、国际贸易中心。纽约的初始发展就是与其港宽水深的优越条件密切相关。1817年富尔顿汽船的发明改变了纽约的命运,而1825年伊利运河的开通、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开通彻底改变了纽约的命运,使纽约的国际航运业日益繁荣。从这点可以看出,纽约的繁荣既有其先天自然的因素,也有后天人为的因素。如果伊利运河、巴拿马运河没有开通,纽约的发展及其国际地位要大打折扣。而19世纪中期美国铁路的发展又再次使幸运之神降临纽约。与铁路的兴起对于当年伦敦发展的不言而喻一样,当年纽约的发展与美国铁路的发展密不可分。进入19世纪中期,美国进入铁路时代,到1900 年,美国营业的铁路线超过30万公里,超过了欧洲铁路线的总里程,几乎占到了全世界的一半。而纽约又搭上了当年美国铁路大发展的便车,纽约当时成为横跨美国东西铁路干线的枢纽。此时的纽约如虎添翼。铁路枢纽、海运河运港口枢纽交织在一起,造就了纽约发达的交通、国际重要的交通枢纽、航运中心、贸易中心。当今天的美国,在高铁发展方面滞后了,美国3公里的高铁都没有,而中国高铁营业里程突破3万公里,占世界的三分之二,居世界第一。海运依然是国际货物运输的主要方式,尽管今天纽约港在全球的地位不如当年那么高,但今天的纽约凭借其滨海的优势,依然是国际海运中心、国际港口城市。此外,纽约还是全球航空枢纽。

第二,纽约是全球当之无愧的国际金融中心。“华尔街”三个字是美国金融的标志、是纽约的标志,是纽约作为全球最牛金融中心之一的标志。“华尔街”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全球金融活动的神经。“华尔街”三个字足以说明纽约在全球金融的“江湖”地位、“大佬地位”。学金融的学生,毕业之后,在“华尔街”镀镀金,其身价会被大大提高。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全球城市,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事。而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纽约推向了巅峰,使纽约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使纽约成为继伦敦之后的全球第二个国际金融中心的中心。纽约国际金融中心的建立始于19世纪初,大量金融机构向纽约集聚,逐步增强的金融资本服务港口和铁路等实体经济的发展,两者形成良性循环,又进一步促进了纽约金融业的发展。金融业脱实向虚会形成经济泡沫,进而压制实体经济的发展。纽约的成长充分说明,金融业服务于实体经济才有出路,才有利于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长期发展。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大量金融资本脱实向虚,隐藏巨大的金融风险。正如英格兰银行总行设于伦敦极大地提高了伦敦的国际金融地位一样,美联储总部于20世纪初设于纽约大大强化了纽约的金融地位。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建立了离岸金融市场,外汇交易规模不断增加。纽约黄金交易市场以及商品期货市场的国际化等进一步提升了纽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反映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道琼斯指数、标准普尔指数、纳斯达克指数是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股价指数。大量海外企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上市,提升了纽约资本市场的全球影响力。纽约的跨国企业总部经济发展势头较好,特别是以大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向纽约集聚,使纽约逐渐成为全球性金融机构的产业集群,花旗银行、摩根公司等跨国银行都在纽约集聚,美林公司、JP摩根、摩根士丹利、野村、纽约人寿、普天寿等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投行以及寿险公司总部或海外总部都设在纽约。

第三,纽约是全球信息供给中心。价值信息是一种生产要素,是一种宝贵的经济资源。价值信息可以消除投资的不确定性。价值信息不仅包括各种有价值的数据、新闻、新的政策、对趋势的展望,还包括知识等,而各种技术性创新又会带来新的价值信息,所以一个城市成为全球信息供给中心,常常也是全球技术创新中心。纽约是全球信息供给中心。纽约大量全球性金融机构各种金融交易产生大量的数据以及其他各类信息;纽约拥有全球最大的新闻媒体机构;纽约拥有大量非金融性跨国公司总部;纽约及其周边拥有全球知名大学和全球顶尖级实验室;等等。这些都是价值信息源,它们使纽约成为全球信息供给中心。

需要指出的是,全球城市的一个通病是受到制造业成本高的影响,制造业大幅甚至是严重萎缩,生产性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占比极高,但纽约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全球城市之后,在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同时,依然重视发展制造业。今天的纽约依然是美国的制造业中心之一,一些轻工业行业在美国的地位依然突出,机器制造、石油加工等产业在美国的地位依然重要。

中国全球城市的建立和发展,需要建立全球金融中心,需要建立全球性生产性服务中心,同时应借鉴纽约的经验,不能忽视制造业的发展,尤其是高端制造业、智力型制造业。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