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环宇杂谈

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研究员

“诺奖”启示录: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2019-10-14 07:57作者:环宇杂谈

2019年诺贝尔奖近日陆续揭晓。大家关注诺贝尔奖,不仅是因为每年对诺贝尔奖得主及其研究成果的关注和了解,是一次集体科普,也是全社会对科学精神的褒扬,更是人类认知能力和水平的又一次升华。诺贝尔奖历经119年,到2018年已颁出590个奖项,共935个个人或组织获奖。

设立之初,诺贝尔奖的本金规模只有31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0万美元)。只用这点儿本金发奖,早就发完了。但实际上,诺贝尔奖的资金池越发越多。奥秘就是,围绕诺贝尔奖成立了基金会,该基金会的投资方式,从最初的存款和公债,转到股市、不动产、私募等风险投资上。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写了一本书《公益向右,商业向左》,讲的是公益要讲效率,向右走,商业要讲社会责任,向左走。纯粹的公益,道德站位高,但不和商业沾边,就不可持续。如果诺奖死守老爷子遗嘱中安全投资的法则,奖金早发完了。在1953年改变投资策略之前,50年里基金资产缩水60%,只剩下300万美元了。

现在的诺奖,可谓是全球最成功、最有影响力的公益基金。基金总资产达38.7亿瑞朗,相当于成立之初的124倍。如今,诺奖越发越多,每年仅靠收益就足够奖励前一年度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并支撑他未来20年的潜心研究。这样的公益基金,不仅能给探索未知领域、造福人类付出之艰辛以回馈,而且基于巨大的正面示范效应,激励科学无尽的探索。

社会影响力光谱图上,公益是向左的,偏重社会效益,极左就是纯粹的公益;而商业是向右的,讲究经济效应,极右就是唯利是图。现在,越来越明显的潮流是,公益要向右靠拢,商业要向左靠拢。公益向右,绝不是要变成唯利是图的企业,而是以效率来评判公益是否忠于其初衷,即是否解决了社会问题,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当下,公益领域爱心泛滥,但初衷却褪色了。

重情怀、重动机、重过程,却不重结果。经常看到的现象是,爱心是大大的有,一窝蜂地往灾区跑、一窝蜂地捐款、一窝蜂地去支教,搞慈善已成为一种时尚。又是照相,又是头条,又是上电视,孩子们唱《感恩的心》,一个小孩可收到10个书包。捐给基金会的钱,确实一点儿都没浪费,但极左的公益,并未建立起解决社会问题的激励机制,甚至变异为一种施舍。

对外面临的是道德绑架,公益要远离商业,不沾铜臭味;对内则是道德自慰,保证资金的绝对安全,只能投资存款和公债,并按章程的要求,全部花出去、全部捐出去。一开始,基金募集轰轰烈烈,但解决社会问题的效果不彰,慢慢就衰减下去了。即便募集可持续,但基金规模不能壮大,不能实现资产收益与社会效益共存共荣,最后形成了“撒胡椒面”的尴尬局面。

时下,住房公积金、社保基金、养老基金、平台基金等,或多或少面临类似问题。最突出的就是未能建立起壮大基金资产和收益的市场化机制,导致普遍性的亏空或不足,社保覆盖深度不够(住房、养老、就医等),“三六九等”的保障分层,从而倒逼市场化的“保障依赖”。现在,居民普遍以拥有房产多寡来衡量改革成果的“获得感”,这不无道理,背后反映了公共服务短缺。

不和商业沾边,完全靠纯公益和财政,任何一个国家都解决不了公共服务全覆盖的负担。近年来,全球陷入了靠“货币鸦片”维持增长的难题,而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讲社会责任。这是对的,解决了社会问题,才是打造“百年老店”最高瞻远瞩的企业战略。商业向左可持续,因为它一直讲效率优先。希望公益也向右,殊途同归,二者相遇时就是社会福祉最大化之时。

“诺奖”启示录:公益向右 商业向左2019-10-14 07:57作者:环宇杂谈
环宇杂谈 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9年诺贝尔奖近日陆续揭晓。大家关注诺贝尔奖,不仅是因为每年对诺贝尔奖得主及其研究成果的关注和了解,是一次集体科普,也是全社会对科学精神的褒扬,更是人类认知能力和水平的又一次升华。诺贝尔奖历经119年,到2018年已颁出590个奖项,共935个个人或组织获奖。

设立之初,诺贝尔奖的本金规模只有3100万瑞典克朗(约合920万美元)。只用这点儿本金发奖,早就发完了。但实际上,诺贝尔奖的资金池越发越多。奥秘就是,围绕诺贝尔奖成立了基金会,该基金会的投资方式,从最初的存款和公债,转到股市、不动产、私募等风险投资上。

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徐永光,写了一本书《公益向右,商业向左》,讲的是公益要讲效率,向右走,商业要讲社会责任,向左走。纯粹的公益,道德站位高,但不和商业沾边,就不可持续。如果诺奖死守老爷子遗嘱中安全投资的法则,奖金早发完了。在1953年改变投资策略之前,50年里基金资产缩水60%,只剩下300万美元了。

现在的诺奖,可谓是全球最成功、最有影响力的公益基金。基金总资产达38.7亿瑞朗,相当于成立之初的124倍。如今,诺奖越发越多,每年仅靠收益就足够奖励前一年度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并支撑他未来20年的潜心研究。这样的公益基金,不仅能给探索未知领域、造福人类付出之艰辛以回馈,而且基于巨大的正面示范效应,激励科学无尽的探索。

社会影响力光谱图上,公益是向左的,偏重社会效益,极左就是纯粹的公益;而商业是向右的,讲究经济效应,极右就是唯利是图。现在,越来越明显的潮流是,公益要向右靠拢,商业要向左靠拢。公益向右,绝不是要变成唯利是图的企业,而是以效率来评判公益是否忠于其初衷,即是否解决了社会问题,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当下,公益领域爱心泛滥,但初衷却褪色了。

重情怀、重动机、重过程,却不重结果。经常看到的现象是,爱心是大大的有,一窝蜂地往灾区跑、一窝蜂地捐款、一窝蜂地去支教,搞慈善已成为一种时尚。又是照相,又是头条,又是上电视,孩子们唱《感恩的心》,一个小孩可收到10个书包。捐给基金会的钱,确实一点儿都没浪费,但极左的公益,并未建立起解决社会问题的激励机制,甚至变异为一种施舍。

对外面临的是道德绑架,公益要远离商业,不沾铜臭味;对内则是道德自慰,保证资金的绝对安全,只能投资存款和公债,并按章程的要求,全部花出去、全部捐出去。一开始,基金募集轰轰烈烈,但解决社会问题的效果不彰,慢慢就衰减下去了。即便募集可持续,但基金规模不能壮大,不能实现资产收益与社会效益共存共荣,最后形成了“撒胡椒面”的尴尬局面。

时下,住房公积金、社保基金、养老基金、平台基金等,或多或少面临类似问题。最突出的就是未能建立起壮大基金资产和收益的市场化机制,导致普遍性的亏空或不足,社保覆盖深度不够(住房、养老、就医等),“三六九等”的保障分层,从而倒逼市场化的“保障依赖”。现在,居民普遍以拥有房产多寡来衡量改革成果的“获得感”,这不无道理,背后反映了公共服务短缺。

不和商业沾边,完全靠纯公益和财政,任何一个国家都解决不了公共服务全覆盖的负担。近年来,全球陷入了靠“货币鸦片”维持增长的难题,而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讲社会责任。这是对的,解决了社会问题,才是打造“百年老店”最高瞻远瞩的企业战略。商业向左可持续,因为它一直讲效率优先。希望公益也向右,殊途同归,二者相遇时就是社会福祉最大化之时。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