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东京从小渔村蜕变成顶端型全球城市的启示2019-10-15 08:01作者:任寿根

东京最早是一个小渔村,后来逐步发展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可以将东京的这种发展模式称为“小渔村模式”。无独有偶,深圳也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过来的。东京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的经验,对深圳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具有参考价值。

从世界城市发展史看,顶端型全球城市都是滨海城市,都具有良好的区位或地理位置。东京的地理位置极佳,这也是其发展的重要基础。东京濒临东京湾。深圳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也是如此,深圳是一个海滨城市。

东京在12世纪时是一个小渔村,到19世纪初,东京开始逐步发展起来,人口大规模积聚,突破一百万,成为当时日本最大的城市。

东京真正开始腾飞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到20世纪80年代末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顶端型全球城市。东京成为全球顶端型城市最关键的时期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各时期的发展都是20世纪80年代东京质的飞跃的一个积累和基础。东京用了30多年的时间成功地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世界级城市、顶端型城市。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但是之前东京用了700年的时间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个现代化城市,即经历了自12世纪到19世纪这样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而深圳自经济特区建立,只用了三十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小渔村迅速发展成为全球城市、全球金融中心,创造了世界城市史上的发展奇迹。

东京的发展线条非常清晰,这点与纽约和伦敦是一致的。第一步,逐步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制造业中心;第二步,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

纽约、伦敦早期的发展与铁路的兴起密切相关,东京也是如此。19世纪70年代,东京到横滨的铁路修通,改善了东京与外界联系的系统,加速了东京与其他地区的物流速度,大大促进了东京早期制造业的发展,也为日后东京制造业的诸多具体行业集群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从纽约、伦敦和东京的发展来看,均得益于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改善,而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能有力地促进该城市制造业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东京制造业几乎每隔一段时期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突破,制造业主导行业附加值不断增加,制造业行业结构也持续升级。

东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展起来的现代制造业有力地刺激了其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促进新兴产业的集群,也极大地加速了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建立。制造业的发展是一个城市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的重要基础。没有制造业的发展,城市的人口难以集聚,而没有一定规模的人口作为支撑,其服务业难以发展。没有制造业的发展,金融也难以保持长期稳定的增长,更谈不上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其制造业基本采取模仿战略以及模仿创新战略。东京是采取这些战略推动制造业发展的代表城市。从战后到1955年,东京的制造业主要为劳动密集型,主要有钢铁、纺织、食品等部门。到1955年,东京人口已经突破800万,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为东京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提供了竞争优势,同时,那个时期服务业尚未成为主导产业,必须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来吸纳劳动力,解决就业。因此,经过战后十年的发展,东京成为日本制造业中心,其制造业规模遥遥领先于日本其他城市,在日本排在第一位。自1955年至1960年,东京的制造业出现升级,到1960年日本的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取代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成为制造业的主导,主要包括重化工业等部门。自1960年到1965年,东京制造业适应国际经济竞争环境要求,继续保持升级态势,到1965年技术密集型制造业部门取代资本密集型制造业部门,成为新的制造业主导,主要包括精密机械和电气工业等。由此可见,自1955年到1965年,东京的制造业每隔5年就上一个新的台阶。但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滞胀,给东京制造业造成了较大冲击,这点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

20世纪80年代这十年对于东京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十年。一个城市进入顶端型全球城市范围,光停留在制造业强势方面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升级为全球先进的技术创新中心。日本进入20世纪80年代实施自主创新战略,东京利用其人才优势、高校科研部门多等优势,大力发展新兴产业或高新技术产业等,使东京的制造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东京自然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本、东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使日本、东京推动技术创新、培养和吸引优秀人才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这十年,日本的研发投入大幅增加,创新成果频出。比如,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电子产业全球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

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实施自主创新战略的同时,大力推动日元国际化,而日元国际化的推动又大大推动了东京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一个城市要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一个关键性因素。日本推动日元国际化的一个基础是日元升值,因为日元升值可以吸引更多的国家及其居民增持日元、使用日元。到1984年,日元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储备货币。日元国际地位的提高,无疑对于东京这个日本最发达的城市是一个重大利好。日元国际化没有一个全球货币体系对其进行支撑,美元成为全球核心货币有布雷顿森林体系对其支撑。但1986年对于东京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在这一年,日本在东京建立离岸金融市场,极大地促进了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确立。到20世纪80年代末,东京与纽约、伦敦一样,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时候的东京在金融方面有几个世界第一,即国债期货市场交易规模世界第一、股票市场交易额世界第一、商业银行的国际资产世界第一,另外外汇交易规模世界第二。

东京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小渔村模式”有6点经验值得借鉴:一是必须有制造业作为支撑,制造业主导行业结构不断升级;二是一国货币国际化有利于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三是建设全球领先的创新中心;四是持续发展,产业不断升级,城市不断升级;五是城市持续形成外延边界和核心引导,层层推进,逐步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六是持续扩大人口规模。

东京从小渔村蜕变成顶端型全球城市的启示2019-10-15 08:01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东京最早是一个小渔村,后来逐步发展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可以将东京的这种发展模式称为“小渔村模式”。无独有偶,深圳也是从一个小渔村发展过来的。东京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的经验,对深圳建设顶端型全球城市具有参考价值。

从世界城市发展史看,顶端型全球城市都是滨海城市,都具有良好的区位或地理位置。东京的地理位置极佳,这也是其发展的重要基础。东京濒临东京湾。深圳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也是如此,深圳是一个海滨城市。

东京在12世纪时是一个小渔村,到19世纪初,东京开始逐步发展起来,人口大规模积聚,突破一百万,成为当时日本最大的城市。

东京真正开始腾飞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到20世纪80年代末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顶端型全球城市。东京成为全球顶端型城市最关键的时期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各时期的发展都是20世纪80年代东京质的飞跃的一个积累和基础。东京用了30多年的时间成功地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世界级城市、顶端型城市。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但是之前东京用了700年的时间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个现代化城市,即经历了自12世纪到19世纪这样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而深圳自经济特区建立,只用了三十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小渔村迅速发展成为全球城市、全球金融中心,创造了世界城市史上的发展奇迹。

东京的发展线条非常清晰,这点与纽约和伦敦是一致的。第一步,逐步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制造业中心;第二步,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

纽约、伦敦早期的发展与铁路的兴起密切相关,东京也是如此。19世纪70年代,东京到横滨的铁路修通,改善了东京与外界联系的系统,加速了东京与其他地区的物流速度,大大促进了东京早期制造业的发展,也为日后东京制造业的诸多具体行业集群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从纽约、伦敦和东京的发展来看,均得益于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改善,而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能有力地促进该城市制造业的发展。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东京制造业几乎每隔一段时期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突破,制造业主导行业附加值不断增加,制造业行业结构也持续升级。

东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发展起来的现代制造业有力地刺激了其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促进新兴产业的集群,也极大地加速了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建立。制造业的发展是一个城市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的重要基础。没有制造业的发展,城市的人口难以集聚,而没有一定规模的人口作为支撑,其服务业难以发展。没有制造业的发展,金融也难以保持长期稳定的增长,更谈不上建设国际金融中心。

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其制造业基本采取模仿战略以及模仿创新战略。东京是采取这些战略推动制造业发展的代表城市。从战后到1955年,东京的制造业主要为劳动密集型,主要有钢铁、纺织、食品等部门。到1955年,东京人口已经突破800万,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为东京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提供了竞争优势,同时,那个时期服务业尚未成为主导产业,必须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来吸纳劳动力,解决就业。因此,经过战后十年的发展,东京成为日本制造业中心,其制造业规模遥遥领先于日本其他城市,在日本排在第一位。自1955年至1960年,东京的制造业出现升级,到1960年日本的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取代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成为制造业的主导,主要包括重化工业等部门。自1960年到1965年,东京制造业适应国际经济竞争环境要求,继续保持升级态势,到1965年技术密集型制造业部门取代资本密集型制造业部门,成为新的制造业主导,主要包括精密机械和电气工业等。由此可见,自1955年到1965年,东京的制造业每隔5年就上一个新的台阶。但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滞胀,给东京制造业造成了较大冲击,这点与其他发达国家一样。

20世纪80年代这十年对于东京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十年。一个城市进入顶端型全球城市范围,光停留在制造业强势方面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升级为全球先进的技术创新中心。日本进入20世纪80年代实施自主创新战略,东京利用其人才优势、高校科研部门多等优势,大力发展新兴产业或高新技术产业等,使东京的制造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东京自然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本、东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使日本、东京推动技术创新、培养和吸引优秀人才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这十年,日本的研发投入大幅增加,创新成果频出。比如,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电子产业全球领先,具有国际竞争力。

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实施自主创新战略的同时,大力推动日元国际化,而日元国际化的推动又大大推动了东京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一个城市要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是一个关键性因素。日本推动日元国际化的一个基础是日元升值,因为日元升值可以吸引更多的国家及其居民增持日元、使用日元。到1984年,日元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储备货币。日元国际地位的提高,无疑对于东京这个日本最发达的城市是一个重大利好。日元国际化没有一个全球货币体系对其进行支撑,美元成为全球核心货币有布雷顿森林体系对其支撑。但1986年对于东京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在这一年,日本在东京建立离岸金融市场,极大地促进了东京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确立。到20世纪80年代末,东京与纽约、伦敦一样,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中心。这个时候的东京在金融方面有几个世界第一,即国债期货市场交易规模世界第一、股票市场交易额世界第一、商业银行的国际资产世界第一,另外外汇交易规模世界第二。

东京成为顶端型全球城市“小渔村模式”有6点经验值得借鉴:一是必须有制造业作为支撑,制造业主导行业结构不断升级;二是一国货币国际化有利于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三是建设全球领先的创新中心;四是持续发展,产业不断升级,城市不断升级;五是城市持续形成外延边界和核心引导,层层推进,逐步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六是持续扩大人口规模。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