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拒绝高潮也是一种境界2019-10-25 07:59作者:缘木求鱼

上周,Wedgewood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罗尔夫(David Rolfe)在致客户的信中抱怨了一番,“在大牛市期间,‘吮手指’并不能让公司达到预期收益。对巴菲特和查理·芒格来说,此次的大牛市,本可以成为其令人震惊的职业生涯结局的一个高潮。”

罗尔夫的抱怨还是很有道理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3月开始的本轮牛市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表现,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此期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A类股的股价仅仅上涨了323%,而大盘指数却上涨了334%。如此“巨大”的差异,显然让罗尔夫很烦恼,在“押注”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高潮”几十年后,他“威胁”要卖出这只给他和他的公司造成了烦恼的股票。

除了股票价格涨幅落后,显然更让罗尔夫烦恼的是,在一个持续十年的大牛市中,“这位‘奥马哈先知’和他的团队”,只知道站在一旁“吮手指”,“投资乏术并且错过了投资机会。”

巴菲特确实曾经说过,看到了机会却什么都不做,就是“吮指之错”。就此而言,罗尔夫的抱怨还真是抓住了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硬把柄。虽然有人“揭老底”,说罗尔夫的基金,在过去十年的大牛市里,扣除费用后的年化回报率仅为13.6%,同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化回报率却为14.7%,但显然这并非堵罗尔夫嘴的体面理由。作为投资者,罗尔夫有充足的理由去抱怨,并随之做出某种投资决定。他唯一有点儿问题的是,不应该用“高潮”这个词儿,来要求两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家。

或许,罗尔夫确实还需要这样的“高潮”,用以证明什么或实现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这两个老头儿——早就不需要这样的“高潮”了。如此判断,并不是因为二人也曾如罗尔夫一样追求(或强烈追求)过这种所谓的“高潮”,现在已经达到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境界,而是因为这两个老头在几十年的投资生涯中,似乎从未把“罗尔夫高潮”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对这种一向“心如止水”、又年至耄耋的人,却以什么“高潮”诱惑之,除了能比较清楚地衬出自己的境界,似乎不会再起别的什么作用。

虽然“高潮”这种东西,对许多人而言,确实很有诱惑力,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们意志薄弱,因为这是藏在人类意识最深处的一种需求,不可琢磨,难以把握,也足够稀缺,许多时候都是千求、万求也难得,遽然而至,热烈拥抱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呢?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在自然环境下,还是在人生、社会中,“高潮”从来是一种非正常状态。

这一点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高潮”需要能量的支持,但对自然界、乃至其中的万事万物以及人类社会而言,很不幸,能量从来稀缺而宝贵,这就从根本上制约了“高潮”的强度和可持续的时间,进而决定了“非常态”才是其本来的“常态”。在人类既知的维度里,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高潮”虽然总是因能显现其高能性、特殊性,而惹人注目,但这样的“生命”从来短暂,正如寒夜中火柴头儿的微光,闪耀一下,马上也就恢复“常态”。

既然,“高潮”是一种非正常状态,而且往往“高潮”得越猛烈、越灿烂,随后的状态就越萎靡、越暗淡,这一点倒很像钱塘潮,潮头越大、越威猛,潮后必定越落寞。能量就那么多,是渴求、拥抱猛烈爆发的“钱塘潮”,还是“抱残守缺”,尽量护住万分宝贵的能量,平湖秋水、柳堤缓行,维持住平淡的常态,显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选择,既涉及世界观,也涉及方法论。虽然在许多层面,无法简单地断定二者的高低,但具体到投资领域,似乎还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非高潮状态”更有吸引力和说服力。

虽然罗尔夫的“高潮”追求,有自己的道理,也确实是许多投资者的本能选择,但在勘破“高潮”、拒绝“高潮”的巴菲特和查理·芒格面前,很难有说服力。就正面经验而言,这种“平淡”的投资状态,使这两个老头儿平平安安地走过几十年的投资生涯,并“战胜”了绝大部分投资“对手”;就反面教训而言,许许多多曾经抓住“高潮”、甚而高立“潮头”者,或因没有意识到“高潮”总会过去,或因没有把握好“高潮”起落的节奏,而跌得粉身碎骨。有了两方面的对比,也难怪巴菲特和查理·芒格就对罗尔夫抛过来的“高潮论”,能心如止水了。

拒绝“高潮”,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境界,对许多年轻和“年轻”的投资者以及初创公司而言,也是一个具有“非常规”意义的参考标杆儿。

拒绝高潮也是一种境界2019-10-25 07:59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上周,Wedgewood Partners的首席投资官罗尔夫(David Rolfe)在致客户的信中抱怨了一番,“在大牛市期间,‘吮手指’并不能让公司达到预期收益。对巴菲特和查理·芒格来说,此次的大牛市,本可以成为其令人震惊的职业生涯结局的一个高潮。”

罗尔夫的抱怨还是很有道理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3月开始的本轮牛市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表现,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此期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A类股的股价仅仅上涨了323%,而大盘指数却上涨了334%。如此“巨大”的差异,显然让罗尔夫很烦恼,在“押注”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高潮”几十年后,他“威胁”要卖出这只给他和他的公司造成了烦恼的股票。

除了股票价格涨幅落后,显然更让罗尔夫烦恼的是,在一个持续十年的大牛市中,“这位‘奥马哈先知’和他的团队”,只知道站在一旁“吮手指”,“投资乏术并且错过了投资机会。”

巴菲特确实曾经说过,看到了机会却什么都不做,就是“吮指之错”。就此而言,罗尔夫的抱怨还真是抓住了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硬把柄。虽然有人“揭老底”,说罗尔夫的基金,在过去十年的大牛市里,扣除费用后的年化回报率仅为13.6%,同期的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化回报率却为14.7%,但显然这并非堵罗尔夫嘴的体面理由。作为投资者,罗尔夫有充足的理由去抱怨,并随之做出某种投资决定。他唯一有点儿问题的是,不应该用“高潮”这个词儿,来要求两个八九十岁的老人家。

或许,罗尔夫确实还需要这样的“高潮”,用以证明什么或实现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这两个老头儿——早就不需要这样的“高潮”了。如此判断,并不是因为二人也曾如罗尔夫一样追求(或强烈追求)过这种所谓的“高潮”,现在已经达到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境界,而是因为这两个老头在几十年的投资生涯中,似乎从未把“罗尔夫高潮”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对这种一向“心如止水”、又年至耄耋的人,却以什么“高潮”诱惑之,除了能比较清楚地衬出自己的境界,似乎不会再起别的什么作用。

虽然“高潮”这种东西,对许多人而言,确实很有诱惑力,这当然也不能怪他们意志薄弱,因为这是藏在人类意识最深处的一种需求,不可琢磨,难以把握,也足够稀缺,许多时候都是千求、万求也难得,遽然而至,热烈拥抱还来不及,怎么会拒绝呢?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在自然环境下,还是在人生、社会中,“高潮”从来是一种非正常状态。

这一点也没什么难以理解的,“高潮”需要能量的支持,但对自然界、乃至其中的万事万物以及人类社会而言,很不幸,能量从来稀缺而宝贵,这就从根本上制约了“高潮”的强度和可持续的时间,进而决定了“非常态”才是其本来的“常态”。在人类既知的维度里,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高潮”虽然总是因能显现其高能性、特殊性,而惹人注目,但这样的“生命”从来短暂,正如寒夜中火柴头儿的微光,闪耀一下,马上也就恢复“常态”。

既然,“高潮”是一种非正常状态,而且往往“高潮”得越猛烈、越灿烂,随后的状态就越萎靡、越暗淡,这一点倒很像钱塘潮,潮头越大、越威猛,潮后必定越落寞。能量就那么多,是渴求、拥抱猛烈爆发的“钱塘潮”,还是“抱残守缺”,尽量护住万分宝贵的能量,平湖秋水、柳堤缓行,维持住平淡的常态,显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选择,既涉及世界观,也涉及方法论。虽然在许多层面,无法简单地断定二者的高低,但具体到投资领域,似乎还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非高潮状态”更有吸引力和说服力。

虽然罗尔夫的“高潮”追求,有自己的道理,也确实是许多投资者的本能选择,但在勘破“高潮”、拒绝“高潮”的巴菲特和查理·芒格面前,很难有说服力。就正面经验而言,这种“平淡”的投资状态,使这两个老头儿平平安安地走过几十年的投资生涯,并“战胜”了绝大部分投资“对手”;就反面教训而言,许许多多曾经抓住“高潮”、甚而高立“潮头”者,或因没有意识到“高潮”总会过去,或因没有把握好“高潮”起落的节奏,而跌得粉身碎骨。有了两方面的对比,也难怪巴菲特和查理·芒格就对罗尔夫抛过来的“高潮论”,能心如止水了。

拒绝“高潮”,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境界,对许多年轻和“年轻”的投资者以及初创公司而言,也是一个具有“非常规”意义的参考标杆儿。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