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马虹玫

深圳自由撰稿人

减负与招新2019-11-06 07:56作者:马虹玫

最近,教育系统传出一些消息,一是南京学校减负,二是深圳中小学招新教师。这次南京减负,不止停留在文件层面,从具体执行来看,让人颇感魔幻。比如取消小测验;家庭作业在20分钟内轻快完成;不让带教辅去学校,每天在家做完,拍照发老师看;取消期中考,考完不公布分数,排名就更别想了。如果在家里开小灶,上了补习班,还得提防着不说漏嘴,被查到可就不好了。下午三点放学,不得留在教室,做作业也不行,必须离校,完成“素质”提升。

1976年日本启动“宽松教育”,30年后,日本教育减负没达到效果,还产生了一系列副作用。由于民众的升学需求和竞争态势并没有变化,宽松教育政策只能约束公立教育部门,原本占据优势教育资源的公立学校,只能提供宽松的托底教育,想好好读书的学生只得交高价学费转投私立。失去良好生源,又直接导致公立优质师资不断流失。民众的教育需求,不得不通过私营办学机构来满足。想考上好大学,仅上私立学校还不够,还必须参加课外补习,这几乎成为日本家庭的一般常识。几十年来,日本课外补习产业蓬勃发展,形成了几大机构把持补习产业的现状。许多家长发现,如果在家中不做充分的准备,中等的补习学校都进不去。学费高,入学难,不缺生源,私立办学机构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是省钱交费、对校外培训机构趋之若鹜的家长。“宽松教育”政策改变了整个社会的教育供给,日本中产家庭为子女教育,持续不断地承担着巨大的经济负担,并且伴随着难以言说的心理焦虑。

回到现实的中国。被动“减负”的,往往是老老实实办学的公立学校。以深圳为例,某年,据说因为“特殊原因”,某个区的小学生都没有公布期末考成绩。在深圳,相比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中小学,优质私立学校学费约是前者的3到10倍。深圳某知名教学机构,2011年从一个小补习班起家,到今年已成功上市,发展速度堪比火箭飞升。以此不难看出,深圳课外补习机构的市场旺盛程度。作为家长,我心里想,我情愿孩子在学校多学一些,老师要求严格一些,考试难度再加大一些。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普通公立学校的学生,到头来如何跟私立学校,跟公立重点名校的孩子竞争?

今年5月,深圳某著名私校“超万人抢600学位”,掐尖优质生源,惹来民间口诛笔伐。10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教育局公布称,该校对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知识的测试,属于变相考试和提前“掐尖”行为,严重违反了教育部、省教育厅和市招生政策有关规定。区教育局对这一行为予以通报批评,并取消学校及校长当年的评优评先资格。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多次强调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他说,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国家未来才有希望,才能在世界竞技中获得成功。要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深圳或许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下半年来,深圳以区教育局为单位组织招聘公办中小学老师,以近30万年薪加解决编制,成功吸引到包括海外著名学府、国内清华北大等名校学生。他们将被充实到深圳公办教育第一线,其中不乏深圳中学、南二外等知名重点学校,深圳家长,特别是这几所学校的家长,脸上洋溢着自豪和骄傲。全面振兴公办教育,强化公办教育配置,为更广大的义务教育群体托起坚实厚重的“基底”,激活公办课外教育,为家长减负,缓解家长的教育“焦虑”,为学生提供丰富多元的学业规划和培养路径。做完这些,再来谈“减负”。减负,不是早早将学生赶出校门,不是突击检查学生书包里有没有“夹带”教辅,不是把本应学校承担的教育培养之责推给家长,推向社会。

减负与招新2019-11-06 07:56作者:马虹玫
马虹玫 深圳自由撰稿人

最近,教育系统传出一些消息,一是南京学校减负,二是深圳中小学招新教师。这次南京减负,不止停留在文件层面,从具体执行来看,让人颇感魔幻。比如取消小测验;家庭作业在20分钟内轻快完成;不让带教辅去学校,每天在家做完,拍照发老师看;取消期中考,考完不公布分数,排名就更别想了。如果在家里开小灶,上了补习班,还得提防着不说漏嘴,被查到可就不好了。下午三点放学,不得留在教室,做作业也不行,必须离校,完成“素质”提升。

1976年日本启动“宽松教育”,30年后,日本教育减负没达到效果,还产生了一系列副作用。由于民众的升学需求和竞争态势并没有变化,宽松教育政策只能约束公立教育部门,原本占据优势教育资源的公立学校,只能提供宽松的托底教育,想好好读书的学生只得交高价学费转投私立。失去良好生源,又直接导致公立优质师资不断流失。民众的教育需求,不得不通过私营办学机构来满足。想考上好大学,仅上私立学校还不够,还必须参加课外补习,这几乎成为日本家庭的一般常识。几十年来,日本课外补习产业蓬勃发展,形成了几大机构把持补习产业的现状。许多家长发现,如果在家中不做充分的准备,中等的补习学校都进不去。学费高,入学难,不缺生源,私立办学机构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是省钱交费、对校外培训机构趋之若鹜的家长。“宽松教育”政策改变了整个社会的教育供给,日本中产家庭为子女教育,持续不断地承担着巨大的经济负担,并且伴随着难以言说的心理焦虑。

回到现实的中国。被动“减负”的,往往是老老实实办学的公立学校。以深圳为例,某年,据说因为“特殊原因”,某个区的小学生都没有公布期末考成绩。在深圳,相比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中小学,优质私立学校学费约是前者的3到10倍。深圳某知名教学机构,2011年从一个小补习班起家,到今年已成功上市,发展速度堪比火箭飞升。以此不难看出,深圳课外补习机构的市场旺盛程度。作为家长,我心里想,我情愿孩子在学校多学一些,老师要求严格一些,考试难度再加大一些。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普通公立学校的学生,到头来如何跟私立学校,跟公立重点名校的孩子竞争?

今年5月,深圳某著名私校“超万人抢600学位”,掐尖优质生源,惹来民间口诛笔伐。10月22日,深圳市龙岗区教育局公布称,该校对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知识的测试,属于变相考试和提前“掐尖”行为,严重违反了教育部、省教育厅和市招生政策有关规定。区教育局对这一行为予以通报批评,并取消学校及校长当年的评优评先资格。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多次强调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他说,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础教育。要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国家未来才有希望,才能在世界竞技中获得成功。要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深圳或许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下半年来,深圳以区教育局为单位组织招聘公办中小学老师,以近30万年薪加解决编制,成功吸引到包括海外著名学府、国内清华北大等名校学生。他们将被充实到深圳公办教育第一线,其中不乏深圳中学、南二外等知名重点学校,深圳家长,特别是这几所学校的家长,脸上洋溢着自豪和骄傲。全面振兴公办教育,强化公办教育配置,为更广大的义务教育群体托起坚实厚重的“基底”,激活公办课外教育,为家长减负,缓解家长的教育“焦虑”,为学生提供丰富多元的学业规划和培养路径。做完这些,再来谈“减负”。减负,不是早早将学生赶出校门,不是突击检查学生书包里有没有“夹带”教辅,不是把本应学校承担的教育培养之责推给家长,推向社会。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