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论“不死鸟”的死掉2019-11-13 08:03作者:蔡江伟

听说,被称为A股“不死鸟”的华业资本终于要“死”了,在连续20日股价低于面值后,触及退市标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屡次起死回生的华业,当股价沉到面值下一段时间后,便挣扎着浮出水面,吸一口空气,延续性命。地天板的赚钱效应我也见过,并不值得羡慕,我以为。

然而在A股一众触及面值退市的公司中,最能折腾的,却是这华业资本。便有懂行的前辈常常跟我说,股价在面值附近徘徊的公司,倘若总股本又大得惊人,多半是前期有过高送转的经历,后来业绩爆雷以致股价雪崩,就更容易触及面值退市条款。看似低廉的股价却对应着庞大的总市值,估值虚高的风险便在暗中埋下,但只有警惕的人才能看得出,便早早卖出。前辈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诸如华业如何从一家主营为房地产的公司变成地产、医疗和金融并重,却又如何因踩雷盖了“萝卜章”的应收账款损失上百亿直接被*ST,每次在面临面退危机后如何拉升股价自救,甚至股民怎样利用公司的保壳心理高抛低吸以最大限度套利,在最后关口又如何决定去留等,很是惊险刺激,但我现在却都忘记了。总而言之,华业终究是触及了面值退市的标准,要停牌等待交易所的“判决”了。

那时人们最迫切的希望之一,就在于A股的退市制度能够从严执行,但效果却总是不彰,亏两年再赚一年的保壳秘笈,几乎所有人都熟稔于心。后来交易所在修订规则的时候,居然就加上了这个面值退市的条款,虽然只是不起眼的一条,但于A股,却算得上“草蛇灰线、伏行千里”一般。简洁明了的规则,市场自行交易的结果,任谁都没有异议可言。终于,在中弘尝鲜之后,便是雏鹰的效仿,接着更有印纪、华信、大控、神城、华业们的跟随。

现在,这个政策居然出了奇效,仅年内因面值退市的公司,便大大超过了以往其他年份退市的数量。则普天之下的股民,其欣喜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上、线下探听民意去,凡有机构小散,专家学者,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A股退市力度不彰,以致垃圾无法出清,扰乱股市新陈代谢,以致无法健康发展的?

上市公司本应该专注主业,以良好的业绩和优异的股价表现,来回报股民的。但个别公司,却醉心于所谓的资本运作,不时掺杂高送转之类的套路,达到拉高股价的目的。便像是吸食毒品一般,初始尚能有兴奋的感觉,却掩盖了肌体的疾病,路径依赖后只有不断加大剂量,才能让肌体应激,最终病入膏肓,以一剂“百亿虚假债权”,终结其资本市场的生涯。

秋冬交替的时节,A股里多的是退潮后的裸泳者。在面值附近挣扎的公司,几乎都清一色戴着“*ST”的帽子,向股民昭示个中的风险。随便抓起一只,翻开其财务报告,要么是接连亏损的业绩,要么便是惨不忍睹的净资产。上市时描陈的做大做强初心,借壳之际放出的回报股民豪言,不再有下文。时而发布的所谓利好公告,在交易所的问询下,也总是显出娇揉造作的痕迹。而间或出现的反弹,终究也改变不了奔向东南的走势。在不断增加的上市公司股票供给,和自己愈发减少的股东户数现实面前,除了秀一下自己的求生欲望,又还能骗到几个人呢?莫非他们不知道,出来混,始终是要还的吗?

论“不死鸟”的死掉2019-11-13 08:03作者:蔡江伟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听说,被称为A股“不死鸟”的华业资本终于要“死”了,在连续20日股价低于面值后,触及退市标准。听说而已,我没有亲见。但我却见过屡次起死回生的华业,当股价沉到面值下一段时间后,便挣扎着浮出水面,吸一口空气,延续性命。地天板的赚钱效应我也见过,并不值得羡慕,我以为。

然而在A股一众触及面值退市的公司中,最能折腾的,却是这华业资本。便有懂行的前辈常常跟我说,股价在面值附近徘徊的公司,倘若总股本又大得惊人,多半是前期有过高送转的经历,后来业绩爆雷以致股价雪崩,就更容易触及面值退市条款。看似低廉的股价却对应着庞大的总市值,估值虚高的风险便在暗中埋下,但只有警惕的人才能看得出,便早早卖出。前辈讲起来还要有趣得多,诸如华业如何从一家主营为房地产的公司变成地产、医疗和金融并重,却又如何因踩雷盖了“萝卜章”的应收账款损失上百亿直接被*ST,每次在面临面退危机后如何拉升股价自救,甚至股民怎样利用公司的保壳心理高抛低吸以最大限度套利,在最后关口又如何决定去留等,很是惊险刺激,但我现在却都忘记了。总而言之,华业终究是触及了面值退市的标准,要停牌等待交易所的“判决”了。

那时人们最迫切的希望之一,就在于A股的退市制度能够从严执行,但效果却总是不彰,亏两年再赚一年的保壳秘笈,几乎所有人都熟稔于心。后来交易所在修订规则的时候,居然就加上了这个面值退市的条款,虽然只是不起眼的一条,但于A股,却算得上“草蛇灰线、伏行千里”一般。简洁明了的规则,市场自行交易的结果,任谁都没有异议可言。终于,在中弘尝鲜之后,便是雏鹰的效仿,接着更有印纪、华信、大控、神城、华业们的跟随。

现在,这个政策居然出了奇效,仅年内因面值退市的公司,便大大超过了以往其他年份退市的数量。则普天之下的股民,其欣喜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上、线下探听民意去,凡有机构小散,专家学者,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A股退市力度不彰,以致垃圾无法出清,扰乱股市新陈代谢,以致无法健康发展的?

上市公司本应该专注主业,以良好的业绩和优异的股价表现,来回报股民的。但个别公司,却醉心于所谓的资本运作,不时掺杂高送转之类的套路,达到拉高股价的目的。便像是吸食毒品一般,初始尚能有兴奋的感觉,却掩盖了肌体的疾病,路径依赖后只有不断加大剂量,才能让肌体应激,最终病入膏肓,以一剂“百亿虚假债权”,终结其资本市场的生涯。

秋冬交替的时节,A股里多的是退潮后的裸泳者。在面值附近挣扎的公司,几乎都清一色戴着“*ST”的帽子,向股民昭示个中的风险。随便抓起一只,翻开其财务报告,要么是接连亏损的业绩,要么便是惨不忍睹的净资产。上市时描陈的做大做强初心,借壳之际放出的回报股民豪言,不再有下文。时而发布的所谓利好公告,在交易所的问询下,也总是显出娇揉造作的痕迹。而间或出现的反弹,终究也改变不了奔向东南的走势。在不断增加的上市公司股票供给,和自己愈发减少的股东户数现实面前,除了秀一下自己的求生欲望,又还能骗到几个人呢?莫非他们不知道,出来混,始终是要还的吗?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