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王思聪10年商业江湖的高潮与低谷2019-11-26 08:08作者:张锐

从旗下公司股权遭法院冻结到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王思聪用了19天时间;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到收到法院开出的限制消费令,王思聪只用了3天时间;从收到限制消费令到接到法院的财产查封通知书,王思聪更是仅用了1天时间。计时空间的快速压缩凸显了执法机关基于维权的办案高效,同时反映出作为当事人的王思聪触碰监管红线的高频行为。

10年前,王健林接受杨澜访谈时表示,给儿子王思聪5个亿的创业资金让其“练手”,并称“如果亏掉,就再给5个亿,不行就回万达上班”。当年王健林身价401.1亿元,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之首,一次出手5个亿,对王健林来说自然是毛毛细雨,再说如果通过这种“砸金”方式让儿子在商场上得到历练,且别说5个亿,拿出更多的钱来王健林也会愿意,毕竟对于一个坐拥数百亿元财富的中国首富来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白花花的银子很快在王思聪的手中变成了实业资本——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普思资本”),王思聪百分之百的控股,而且王思聪根本不是父亲眼中的“练手”小儿,首次出手就押注了环球数码、云游控股与九好集团等四个项目,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公开资料显示,普思资本目前的投资规模超过30亿元人民币,涉及网鱼网咖、360、英雄互娱、乐逗游戏、大众点评等60家公司,其中王思聪在20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33家公司担任股东,在36家公司担任高管,对111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

不少成功案例佐证了王思聪的投资天赋与过人眼光。出资400万美元获得云游控股1.05%的股权,云游控股登陆港股后普思资本净赚200%;以基石投资者身份投资福寿园,福寿园登陆港交所,普思资本的进账更是高达300%;入股新三板公司英雄互娱,普思资本短短半年内获利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水涨船高。按股权计算,王思聪目前的身价达到63亿元人民币。

当然,相比于这些投资成果,令王思聪最有成就感的恐怕就是其一手掌控的IG电子竞技战队。父亲给自己出资的第三个年头,王思聪通过收购CCM战队搭建起了自己旗下的电竞阵营,之后将CCM更名为IG,接着便将LGD收归麾下,并迅速完成两只电竞劲旅的整合。去年,在韩国仁川举行的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中,IG战队一举拿下全球冠军。为庆祝IG夺冠,王思聪在微博中搞了个抽奖活动,第一波抽取了113人,每人奖励1万元现金。在获奖者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中,王思聪的人生也进入高光时刻。

但王思聪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入股乐视体育并获取3.96%股份,不料进入贾跃亭的亏损“雷区”,至今普思资本投给乐视体育的数千万元本金有去无回。经朋友介绍,王思聪不到10分钟就做出了投资台湾艺人黄立成、黄立行两兄弟创设的17网络直播平台,但就在王思聪为17平台亲自站台的第三天,17直播因充斥大量色情画面而被苹果官方强制下架,之后便是声名狼藉与一蹶不起,普思资本押注到17直播身上的百万美元如打水漂。但王思聪却未因此退缩,反倒与网络直播进一步结缘,他决定亲自动手打出属于自己门庭的直播天下,麻烦由此接踵而至。

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是王思聪运筹网络直播的帷幄之地,该公司中王思聪持股40.07%,为第一大股东。不过,熊猫直播4年前闯入国内直播行业时,市场已成红海。但初生之犊不畏虎。酷爱玩网络游戏的王思聪凭借自己的人气很快招来了若风、小智、PDD、JY等游戏主播,随后又借助开发直播综艺《hello女神》树起行业直综的先行标杆,紧接着熊猫直播先后完成规模分别为6.5亿元与10亿元的A轮和B轮融资,月度活跃用户攀升至8000万,国内由斗鱼、虎牙、YY与熊猫并列的“四大金刚”直播阵营初步确立。不过,到了去年,在薄荷直播、土豆泥直播以及青果直播纷纷关张歇业的灰霾气候下,熊猫直播也开始露出裁员、欠薪的不祥之兆,而在长达22个月没有任何外部资金注入的前提下,今年3月熊猫直播不得不官宣关闭服务器。

与直播依依惜别的王思聪也看到了国内直播市场愈来愈分明的头部镜像:腾讯背书的斗鱼、虎牙先后赴美上市,坐实了直播行业的头两名,同时,面对着阿里巴巴站台的优酷以及百度撑腰的爱奇艺,没有得力大佬力挺与加持的熊猫直播不能不自惭形秽,由此也不得不在激烈的竞争赛道上吞食连续4年亏损的苦果,最终被淘汰出局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由此也塑造了王思聪今年接连遭遇事业暴击的格局。

分析发现,目前被监管红线锁定的王思聪的商业失范举动都与直播直接相关。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又被该院查封其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涉及的是熊猫互娱直播未对投资方嘉兴基金按时履行给付一笔数目为1.5亿元的对赌协议;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牵涉的是熊猫互娱与熊猫直播主播一笔规模为369.99万元的合同纠纷;王思聪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实施限制消费令,对应的是熊猫互娱拖欠沈阳市睿凡传媒有限公司、成都柿子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西安北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商业款项。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受到上述违约失信制裁外,普思资本和王思聪旗下的经纪公司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股权估值约8445万元,冻结终止期为2022年10月。

目前看,总共不超过3亿元的负债其实对于身家数十亿的王思聪来说,并非无力偿还。除了其所持的英雄互娱、福寿园、云游控股等上市企业股权可以变现外,王思聪还持有万达电影646万股,市值超过9000万元,同时王思聪持有1.9952%的万达集团股权,按照万达集团每天逾9000万元的收租能力,王思聪欠下的不超过3亿元债款只需4天就可赚回来。看来,王思聪是否还钱并不是能力问题,而应当是一个态度问题。另外,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王思聪真的没有能力还债,背后不还站着一个财大气粗的父亲?虽然万达集团方面已经发出公司对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以及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的官宣,但王健林和王思聪其实并没有切割得那样清楚,就在不久前,普思资本已将股权全部质押给了万达集团,这就意味着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王健林一定会为儿子“兜底”,只不过现在王健林不想迅疾出手,他想让儿子深刻体会到商场的不易并考验其危机处理能力。

还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必须接受限制性消费对于王思聪来说可能并不构成很大的影响。除了父亲的湾流G650私人飞机外,王思聪也有一架名为达索猎鹰7X的私人飞机,同时王思聪还拥有保时捷918 Spyder、兰博基尼Aventador LP700等豪华跑车。要知道,被法院冻结的财产都是王思聪名下的财产,而这些交通工具都不在王思聪名下,按照规定只要王思聪向法院提出使用申请并得到批准,他同样可以随便支配。至于出入高档消费场所,监管机构也不会在王思聪的身上专门安插人眼,限制力度也就不可能太大。当然,制度也并不是一纸摆设。天马行空惯了的王思聪因为消费行为的受限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也一定会在行为上感觉到诸多的不便,也正是如此,对商业伦理与法律规则多一分敬畏与恪守,应当是刚过而立之年的王思聪从职场挫折中得到的宝贵收获。

王思聪10年商业江湖的高潮与低谷2019-11-26 08:08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从旗下公司股权遭法院冻结到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王思聪用了19天时间;从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到收到法院开出的限制消费令,王思聪只用了3天时间;从收到限制消费令到接到法院的财产查封通知书,王思聪更是仅用了1天时间。计时空间的快速压缩凸显了执法机关基于维权的办案高效,同时反映出作为当事人的王思聪触碰监管红线的高频行为。

10年前,王健林接受杨澜访谈时表示,给儿子王思聪5个亿的创业资金让其“练手”,并称“如果亏掉,就再给5个亿,不行就回万达上班”。当年王健林身价401.1亿元,位居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之首,一次出手5个亿,对王健林来说自然是毛毛细雨,再说如果通过这种“砸金”方式让儿子在商场上得到历练,且别说5个亿,拿出更多的钱来王健林也会愿意,毕竟对于一个坐拥数百亿元财富的中国首富来说,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白花花的银子很快在王思聪的手中变成了实业资本——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普思资本”),王思聪百分之百的控股,而且王思聪根本不是父亲眼中的“练手”小儿,首次出手就押注了环球数码、云游控股与九好集团等四个项目,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公开资料显示,普思资本目前的投资规模超过30亿元人民币,涉及网鱼网咖、360、英雄互娱、乐逗游戏、大众点评等60家公司,其中王思聪在20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33家公司担任股东,在36家公司担任高管,对111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

不少成功案例佐证了王思聪的投资天赋与过人眼光。出资400万美元获得云游控股1.05%的股权,云游控股登陆港股后普思资本净赚200%;以基石投资者身份投资福寿园,福寿园登陆港交所,普思资本的进账更是高达300%;入股新三板公司英雄互娱,普思资本短短半年内获利5181万元,收益率高达65%。水涨船高。按股权计算,王思聪目前的身价达到63亿元人民币。

当然,相比于这些投资成果,令王思聪最有成就感的恐怕就是其一手掌控的IG电子竞技战队。父亲给自己出资的第三个年头,王思聪通过收购CCM战队搭建起了自己旗下的电竞阵营,之后将CCM更名为IG,接着便将LGD收归麾下,并迅速完成两只电竞劲旅的整合。去年,在韩国仁川举行的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中,IG战队一举拿下全球冠军。为庆祝IG夺冠,王思聪在微博中搞了个抽奖活动,第一波抽取了113人,每人奖励1万元现金。在获奖者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中,王思聪的人生也进入高光时刻。

但王思聪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入股乐视体育并获取3.96%股份,不料进入贾跃亭的亏损“雷区”,至今普思资本投给乐视体育的数千万元本金有去无回。经朋友介绍,王思聪不到10分钟就做出了投资台湾艺人黄立成、黄立行两兄弟创设的17网络直播平台,但就在王思聪为17平台亲自站台的第三天,17直播因充斥大量色情画面而被苹果官方强制下架,之后便是声名狼藉与一蹶不起,普思资本押注到17直播身上的百万美元如打水漂。但王思聪却未因此退缩,反倒与网络直播进一步结缘,他决定亲自动手打出属于自己门庭的直播天下,麻烦由此接踵而至。

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是王思聪运筹网络直播的帷幄之地,该公司中王思聪持股40.07%,为第一大股东。不过,熊猫直播4年前闯入国内直播行业时,市场已成红海。但初生之犊不畏虎。酷爱玩网络游戏的王思聪凭借自己的人气很快招来了若风、小智、PDD、JY等游戏主播,随后又借助开发直播综艺《hello女神》树起行业直综的先行标杆,紧接着熊猫直播先后完成规模分别为6.5亿元与10亿元的A轮和B轮融资,月度活跃用户攀升至8000万,国内由斗鱼、虎牙、YY与熊猫并列的“四大金刚”直播阵营初步确立。不过,到了去年,在薄荷直播、土豆泥直播以及青果直播纷纷关张歇业的灰霾气候下,熊猫直播也开始露出裁员、欠薪的不祥之兆,而在长达22个月没有任何外部资金注入的前提下,今年3月熊猫直播不得不官宣关闭服务器。

与直播依依惜别的王思聪也看到了国内直播市场愈来愈分明的头部镜像:腾讯背书的斗鱼、虎牙先后赴美上市,坐实了直播行业的头两名,同时,面对着阿里巴巴站台的优酷以及百度撑腰的爱奇艺,没有得力大佬力挺与加持的熊猫直播不能不自惭形秽,由此也不得不在激烈的竞争赛道上吞食连续4年亏损的苦果,最终被淘汰出局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由此也塑造了王思聪今年接连遭遇事业暴击的格局。

分析发现,目前被监管红线锁定的王思聪的商业失范举动都与直播直接相关。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又被该院查封其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涉及的是熊猫互娱直播未对投资方嘉兴基金按时履行给付一笔数目为1.5亿元的对赌协议;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执行限制消费令,牵涉的是熊猫互娱与熊猫直播主播一笔规模为369.99万元的合同纠纷;王思聪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实施限制消费令,对应的是熊猫互娱拖欠沈阳市睿凡传媒有限公司、成都柿子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西安北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商业款项。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受到上述违约失信制裁外,普思资本和王思聪旗下的经纪公司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遭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冻结,冻结股权估值约8445万元,冻结终止期为2022年10月。

目前看,总共不超过3亿元的负债其实对于身家数十亿的王思聪来说,并非无力偿还。除了其所持的英雄互娱、福寿园、云游控股等上市企业股权可以变现外,王思聪还持有万达电影646万股,市值超过9000万元,同时王思聪持有1.9952%的万达集团股权,按照万达集团每天逾9000万元的收租能力,王思聪欠下的不超过3亿元债款只需4天就可赚回来。看来,王思聪是否还钱并不是能力问题,而应当是一个态度问题。另外,退一万步说,即便是王思聪真的没有能力还债,背后不还站着一个财大气粗的父亲?虽然万达集团方面已经发出公司对王思聪任何债务均未提供担保以及与其控制的企业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的官宣,但王健林和王思聪其实并没有切割得那样清楚,就在不久前,普思资本已将股权全部质押给了万达集团,这就意味着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王健林一定会为儿子“兜底”,只不过现在王健林不想迅疾出手,他想让儿子深刻体会到商场的不易并考验其危机处理能力。

还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且必须接受限制性消费对于王思聪来说可能并不构成很大的影响。除了父亲的湾流G650私人飞机外,王思聪也有一架名为达索猎鹰7X的私人飞机,同时王思聪还拥有保时捷918 Spyder、兰博基尼Aventador LP700等豪华跑车。要知道,被法院冻结的财产都是王思聪名下的财产,而这些交通工具都不在王思聪名下,按照规定只要王思聪向法院提出使用申请并得到批准,他同样可以随便支配。至于出入高档消费场所,监管机构也不会在王思聪的身上专门安插人眼,限制力度也就不可能太大。当然,制度也并不是一纸摆设。天马行空惯了的王思聪因为消费行为的受限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也一定会在行为上感觉到诸多的不便,也正是如此,对商业伦理与法律规则多一分敬畏与恪守,应当是刚过而立之年的王思聪从职场挫折中得到的宝贵收获。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