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论“新股不败”神话的破灭2019-11-27 08:03作者:蔡江伟

听说,A股上市的浙商银行首日盘中便破发了,打破了长达七年的新股首日不败神话,听说而已,我没有中签。但我却见过上市后连续涨停的新股,赚钱效应很是喜人,吸引着众多的资金围猎。首日后再破发的新股我也见过,市场的效率总在慢慢提升,我以为。

然而A股这七年多来一切上市的新股中,最能留下标志性意义的,就是浙商银行吧。便有懂行的前辈常常跟我说,新股,贵在概念新奇,加之筹码稀缺、没有套牢盘,所以供不应求,便常常能上演暴涨的奇迹。纵使制度不时有变,但打新、炒新的积习,却一直不改。即便市场化发行的那两年,虽时有打新亏损的教训,也少见新股申购遇冷的案例。等到23倍市盈率的天花板划定,新股必涨的信仰,从此愈发坚定起来。哪怕股灾肆虐,新股首日也能神奇地保持44%的涨幅,虽然它的估值可能高出同行数倍。中签即赚钱的效应如此明显,倒引得海量资金屯兵场外,在新股发行前后涌动成资金潮汐,影响金融市场稳定。后来,为平息预缴款导致的利率异动,才改为信用申购。可谁知打新门槛降低后却是中签率大幅下降,惜售心理更加明显,新股不败的神话,就一直延续了下来。其间趣事还有很多,诸如发行价越低上市后涨幅越高、靠一个签就打中新股进而实现熊市翻倍的奇迹等,但慢慢地也就为人所忘记了。

那时人们唯一的希望,就在这新股不败神话的破灭。哪怕发行频率加快,上市后涨幅却未见下跌,看到这违背正常规律的现象,心里便不舒服。现在,居然就有新股首日破发了,则普天之下的股民,其感慨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上、线下探听民意去。凡有专家学者,机构散户,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新股必涨太过离谱、市场定价功能有所扭曲的?

同样一家公司,仅仅因为上市地的区别,股价便有动辄百分之几十甚至百分之几百的差距,纵然有分红等制度设计的差异、流动性溢价的考量,未免总有点令人费解。更离奇的是,身处同一个市场、同样的行业,仅仅上市时间的早晚,简称带“N”便能享受估值的溢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恐怕就过于匪夷所思了。

听说,后来推出了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新股的价格也不再受23倍天花板约束,新股的热度,便慢慢降了下来。在历经几番热炒后,终于见到了新股上市不久便破发的情形。当二级市场不再无脑接盘,一级市场的定价也终于开始理性和谨慎起来。而承销商对公司定价的专业能力、打新者对新股的估值考量,终于被重视起来。破掉了一个发行价,却迎来新的立。

初冬时节,A股的IPO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无论哪家公司,翻看其招股说明书,里面总有对未来前景的展望,以及经营等风险提示的环节。而网下初步询价的公告中,则是数千专业投资者给出的报价区间,接下来便以其为基准,确定网上发行的价格。间或着,在网上申购之前,还会数次以公告特别提示风险。而每每揭晓的中签率数据,却始终没能超出1%——在赚钱效应的刺激下,大家对新股的哄抢,简直是一定的。

但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警示,总不能仅仅因为是新股,就可以豁免吧。

论“新股不败”神话的破灭2019-11-27 08:03作者:蔡江伟
蔡江伟 证券时报记者

听说,A股上市的浙商银行首日盘中便破发了,打破了长达七年的新股首日不败神话,听说而已,我没有中签。但我却见过上市后连续涨停的新股,赚钱效应很是喜人,吸引着众多的资金围猎。首日后再破发的新股我也见过,市场的效率总在慢慢提升,我以为。

然而A股这七年多来一切上市的新股中,最能留下标志性意义的,就是浙商银行吧。便有懂行的前辈常常跟我说,新股,贵在概念新奇,加之筹码稀缺、没有套牢盘,所以供不应求,便常常能上演暴涨的奇迹。纵使制度不时有变,但打新、炒新的积习,却一直不改。即便市场化发行的那两年,虽时有打新亏损的教训,也少见新股申购遇冷的案例。等到23倍市盈率的天花板划定,新股必涨的信仰,从此愈发坚定起来。哪怕股灾肆虐,新股首日也能神奇地保持44%的涨幅,虽然它的估值可能高出同行数倍。中签即赚钱的效应如此明显,倒引得海量资金屯兵场外,在新股发行前后涌动成资金潮汐,影响金融市场稳定。后来,为平息预缴款导致的利率异动,才改为信用申购。可谁知打新门槛降低后却是中签率大幅下降,惜售心理更加明显,新股不败的神话,就一直延续了下来。其间趣事还有很多,诸如发行价越低上市后涨幅越高、靠一个签就打中新股进而实现熊市翻倍的奇迹等,但慢慢地也就为人所忘记了。

那时人们唯一的希望,就在这新股不败神话的破灭。哪怕发行频率加快,上市后涨幅却未见下跌,看到这违背正常规律的现象,心里便不舒服。现在,居然就有新股首日破发了,则普天之下的股民,其感慨为何如?这是有事实可证的。试到网上、线下探听民意去。凡有专家学者,机构散户,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认为新股必涨太过离谱、市场定价功能有所扭曲的?

同样一家公司,仅仅因为上市地的区别,股价便有动辄百分之几十甚至百分之几百的差距,纵然有分红等制度设计的差异、流动性溢价的考量,未免总有点令人费解。更离奇的是,身处同一个市场、同样的行业,仅仅上市时间的早晚,简称带“N”便能享受估值的溢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恐怕就过于匪夷所思了。

听说,后来推出了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新股的价格也不再受23倍天花板约束,新股的热度,便慢慢降了下来。在历经几番热炒后,终于见到了新股上市不久便破发的情形。当二级市场不再无脑接盘,一级市场的定价也终于开始理性和谨慎起来。而承销商对公司定价的专业能力、打新者对新股的估值考量,终于被重视起来。破掉了一个发行价,却迎来新的立。

初冬时节,A股的IPO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无论哪家公司,翻看其招股说明书,里面总有对未来前景的展望,以及经营等风险提示的环节。而网下初步询价的公告中,则是数千专业投资者给出的报价区间,接下来便以其为基准,确定网上发行的价格。间或着,在网上申购之前,还会数次以公告特别提示风险。而每每揭晓的中签率数据,却始终没能超出1%——在赚钱效应的刺激下,大家对新股的哄抢,简直是一定的。

但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警示,总不能仅仅因为是新股,就可以豁免吧。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