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多么痛的领悟2019-12-04 07:56作者:缘木求鱼

“实践出真知”,这应该算得上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确实,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事,非亲身经历,往往很难把其中的“奥秘”想明白。想必,经过许多时日的实践的磨砺,“当当”和“早晚读书”的创始人——李国庆,会对这句俗话有更深的体会。

如此揣度,并非妄论。据媒体报道,12月1日,在参加某财经高峰论坛被人问到“再择偶”标准时,国庆君答曰,“我再也不找商人了。我想找个‘傻白甜’,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傻白甜’。我不能接受第二次被伤害,因为我今后10年还能折腾大东西。”

平心而论,国庆君的回答,标准且完美,层次清晰,意思明确,最关键的是,所表达的几层意思之间,不但暗有勾连,而且指向都对准了俞渝,潜台词让人一目了然:俞渝是个商人(在中国人的历史文化认知里,“商人”这个词儿,几乎很难跟褒义挂钩);我这个“傻白甜”,被俞渝这个“非傻白甜”给骗了;这次被骗,对我的伤害很大,“当当”落得今天的地步以及我没能折腾出更大的东西来,这次伤害要负很大责任。

李国庆能在和俞渝的23年婚姻实践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和感悟,倒让人颇能品出一些“塞翁失马”的味道来。但是,如果一个年届55岁的老男人,仅仅满足领悟于此,那么,许多旁观者也就有了如此断言的底气——这些年来,忍受了“多么痛”的“多少痛”的李国庆,这些“痛”几乎真的算是白痛了。漫长的23年的婚姻实践,显然并未让李国庆得出更真一些的“真知”。

如此论断,大约也不能算冤枉李国庆。单从其袒露心扉的回答,就能分析出一些“非知天命”的东西。

比如,对“商人”的定义。不能找“商人”做伴侣,显然暗含了“商人”太算计(太精明)的框定。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商人都算计,也并非所有的“非商人”伴侣都不“算计”。两者实在不好硬拉关系,原本很浅显的道理,李国庆偏这么说,也无非想借了“商人”的传统底色拿俞渝出口气罢了。不过,这个“商人”是把双刃剑,在割伤对手的同时,自己也要为之流血,以后,李国庆这个“商人”将会与俞渝这个“商人”如何不同地待人接物呢?这样的定义,显然算不得“知天命”的定义。

再比如,对未来配偶的“傻白甜”的定义,以及对自己的“傻白甜”的定义。就前者而言,既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也容易让人窥知自己的底线,也是,一个“不高、不帅、不年轻,也不懂关心人,还总惦记对方钱”的男人,扬言要找一个“傻白甜”,怎么听,都有点儿居心叵测的味道。就后者而言,在这个世界上,有个百试百灵的“读心术”,即公开说自己“傻”的,往往都是聪明人;一个聪明人,总是动不动就公开说自己傻,还是能让人嗅出居心叵测的味道来。

或许,如此解读国庆君的回答,似乎有点儿刻薄,但潜意识这个东西很可怕,有时候虽然自己没意识,却很难不引起别人的联想。总之,一个过了“知天命”年纪的男人,仍很冲动地说出一些不太“知天命”的话,实践之后未得真知,别人联想着担心一下别的事情——比如他的企业未来的前途会不会有前车之覆之类的,倒也一点儿不奇怪。

从国庆君的回答看,他显然还在生俞渝的气;从提问者的背景介绍——俞渝的新择偶标准是“个子更高,长得更帅,更年轻,更关心她,更不惦记她的钱”——看,俞渝也还在生国庆君的气。旁观者不惟能得出这个结论,能看到的东西还很多:比如,两个人揭别人的缺点都挺狠;比如,两个人把钱看得都挺重——这当然也无可厚非;比如,一些对人更重要的特质——善良、包容、理性、忠恕等,两个人也都绝口不提……看到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允许别人多想?不可能。

李宗盛当年曾经高唱过一句“多么痛的领悟”,感动了许多人,实践得出的真知,从来就有感动人的力量。不过,遗憾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确实还有许多人,即使痛过之后,也永难有所领悟。

多么痛的领悟2019-12-04 07:56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实践出真知”,这应该算得上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确实,在这个世界上,许多事,非亲身经历,往往很难把其中的“奥秘”想明白。想必,经过许多时日的实践的磨砺,“当当”和“早晚读书”的创始人——李国庆,会对这句俗话有更深的体会。

如此揣度,并非妄论。据媒体报道,12月1日,在参加某财经高峰论坛被人问到“再择偶”标准时,国庆君答曰,“我再也不找商人了。我想找个‘傻白甜’,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傻白甜’。我不能接受第二次被伤害,因为我今后10年还能折腾大东西。”

平心而论,国庆君的回答,标准且完美,层次清晰,意思明确,最关键的是,所表达的几层意思之间,不但暗有勾连,而且指向都对准了俞渝,潜台词让人一目了然:俞渝是个商人(在中国人的历史文化认知里,“商人”这个词儿,几乎很难跟褒义挂钩);我这个“傻白甜”,被俞渝这个“非傻白甜”给骗了;这次被骗,对我的伤害很大,“当当”落得今天的地步以及我没能折腾出更大的东西来,这次伤害要负很大责任。

李国庆能在和俞渝的23年婚姻实践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和感悟,倒让人颇能品出一些“塞翁失马”的味道来。但是,如果一个年届55岁的老男人,仅仅满足领悟于此,那么,许多旁观者也就有了如此断言的底气——这些年来,忍受了“多么痛”的“多少痛”的李国庆,这些“痛”几乎真的算是白痛了。漫长的23年的婚姻实践,显然并未让李国庆得出更真一些的“真知”。

如此论断,大约也不能算冤枉李国庆。单从其袒露心扉的回答,就能分析出一些“非知天命”的东西。

比如,对“商人”的定义。不能找“商人”做伴侣,显然暗含了“商人”太算计(太精明)的框定。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商人都算计,也并非所有的“非商人”伴侣都不“算计”。两者实在不好硬拉关系,原本很浅显的道理,李国庆偏这么说,也无非想借了“商人”的传统底色拿俞渝出口气罢了。不过,这个“商人”是把双刃剑,在割伤对手的同时,自己也要为之流血,以后,李国庆这个“商人”将会与俞渝这个“商人”如何不同地待人接物呢?这样的定义,显然算不得“知天命”的定义。

再比如,对未来配偶的“傻白甜”的定义,以及对自己的“傻白甜”的定义。就前者而言,既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也容易让人窥知自己的底线,也是,一个“不高、不帅、不年轻,也不懂关心人,还总惦记对方钱”的男人,扬言要找一个“傻白甜”,怎么听,都有点儿居心叵测的味道。就后者而言,在这个世界上,有个百试百灵的“读心术”,即公开说自己“傻”的,往往都是聪明人;一个聪明人,总是动不动就公开说自己傻,还是能让人嗅出居心叵测的味道来。

或许,如此解读国庆君的回答,似乎有点儿刻薄,但潜意识这个东西很可怕,有时候虽然自己没意识,却很难不引起别人的联想。总之,一个过了“知天命”年纪的男人,仍很冲动地说出一些不太“知天命”的话,实践之后未得真知,别人联想着担心一下别的事情——比如他的企业未来的前途会不会有前车之覆之类的,倒也一点儿不奇怪。

从国庆君的回答看,他显然还在生俞渝的气;从提问者的背景介绍——俞渝的新择偶标准是“个子更高,长得更帅,更年轻,更关心她,更不惦记她的钱”——看,俞渝也还在生国庆君的气。旁观者不惟能得出这个结论,能看到的东西还很多:比如,两个人揭别人的缺点都挺狠;比如,两个人把钱看得都挺重——这当然也无可厚非;比如,一些对人更重要的特质——善良、包容、理性、忠恕等,两个人也都绝口不提……看到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不允许别人多想?不可能。

李宗盛当年曾经高唱过一句“多么痛的领悟”,感动了许多人,实践得出的真知,从来就有感动人的力量。不过,遗憾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确实还有许多人,即使痛过之后,也永难有所领悟。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