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著有《宏观经济看得懂》一书

奖学金带来的两个好处2019-12-04 08:01作者:沈凌

儿子在德国不断传来喜讯,第二学年再次获得奖学金。对他而言,这个好处是双重的。首先,得奖意味着对他学业的肯定,不枉他这一年来勤勤恳恳的努力。其次,因为获得了奖学金,我给他的生活费他又可以存下来去投资,增加了投资收益。不负期待,也运气颇佳,今年股市回暖让他的投资回报率非常令人满意。这个财商教育全靠了我这个知行合一的经济学老爸,在此颇有骄傲的资本。

我一直以为:既然机械系的学生应该去金工车间实习,摸一摸机床,那么经济系的学生怎么不可以去股票市场玩一玩,设身处地地体味一下金融的魅力?所以我自己还没有本科毕业,就和同学们一起筹资入市,接近三十年的投资经历,跌宕起伏,最近有出版社帮我集结出版,即将面世。而我人到中年,正是钱钟书老先生所谓的好为人师的阶段,别人对我的道学说教嗤之以鼻,唯恐避之不及,我儿子没办法逃不掉,只好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我的财商教育。

当下教育体制的一个短板就是财商教育。在中国的传统里,有点儿视金钱如粪土,士农工商,读好书本来就是为了把赚钱的商压在身体底下的,怎么好意思再去学习商业原理?而现在四十年改革,虽然大家不耻于谈钱,但又因为经济高速增长的结果,使得我们这些刚刚富裕起来的家长,自己的财商水准也高不到哪里去,又有什么可以教给下一代?所以我常常发现不少孩子数学考分很高,四则混合运算秒杀我这个老师,但是却对复利的概念很茫然。表现在平时的消费行为上就是大手大脚,没理解今天消费一元钱和若干年后消费同样一元钱的区别所在。这个短板不补齐,收入再高,也会是一个月光族。而月光族在经济高增长的宏观趋势下固然没有问题,一旦宏观经济衰退,微观的你我即刻会因为收入的锐减而陷入生活的困顿。

所以,我在儿子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一个独立的账户,让他有一个稳定的现金流,让他自己去支配消费,学会积存一定的比例,从而累积起来去购买较大金额的大件商品。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告诉他这个积累的部分是可以通过投资来获得增值收益的。这种投资收益不仅仅是为了保证资产的价值不贬值,而且可以增加自己未来在市场经济波动中的自主性,比别人有更加多的独立性和自由选择范围。因为理财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变成守财奴;而相反,赚钱的目的是为了生活更加自由更加幸福。马克思在两百年前就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放在微观层面我们可以理解为:家里没有五斗米,出门你就得弯腰。公司里在老板面前直不起腰杆,是因为你担心被炒了鱿鱼没有收入;在市场机遇和风险的权衡中,你不敢冒险加码,失去了阶层晋级的好机会,背后的深层原因也往往是因为你承担不起失败的风险。

奖学金带来的两个好处2019-12-04 08:01作者:沈凌
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著有《宏观经济看得懂》一书

儿子在德国不断传来喜讯,第二学年再次获得奖学金。对他而言,这个好处是双重的。首先,得奖意味着对他学业的肯定,不枉他这一年来勤勤恳恳的努力。其次,因为获得了奖学金,我给他的生活费他又可以存下来去投资,增加了投资收益。不负期待,也运气颇佳,今年股市回暖让他的投资回报率非常令人满意。这个财商教育全靠了我这个知行合一的经济学老爸,在此颇有骄傲的资本。

我一直以为:既然机械系的学生应该去金工车间实习,摸一摸机床,那么经济系的学生怎么不可以去股票市场玩一玩,设身处地地体味一下金融的魅力?所以我自己还没有本科毕业,就和同学们一起筹资入市,接近三十年的投资经历,跌宕起伏,最近有出版社帮我集结出版,即将面世。而我人到中年,正是钱钟书老先生所谓的好为人师的阶段,别人对我的道学说教嗤之以鼻,唯恐避之不及,我儿子没办法逃不掉,只好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我的财商教育。

当下教育体制的一个短板就是财商教育。在中国的传统里,有点儿视金钱如粪土,士农工商,读好书本来就是为了把赚钱的商压在身体底下的,怎么好意思再去学习商业原理?而现在四十年改革,虽然大家不耻于谈钱,但又因为经济高速增长的结果,使得我们这些刚刚富裕起来的家长,自己的财商水准也高不到哪里去,又有什么可以教给下一代?所以我常常发现不少孩子数学考分很高,四则混合运算秒杀我这个老师,但是却对复利的概念很茫然。表现在平时的消费行为上就是大手大脚,没理解今天消费一元钱和若干年后消费同样一元钱的区别所在。这个短板不补齐,收入再高,也会是一个月光族。而月光族在经济高增长的宏观趋势下固然没有问题,一旦宏观经济衰退,微观的你我即刻会因为收入的锐减而陷入生活的困顿。

所以,我在儿子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一个独立的账户,让他有一个稳定的现金流,让他自己去支配消费,学会积存一定的比例,从而累积起来去购买较大金额的大件商品。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告诉他这个积累的部分是可以通过投资来获得增值收益的。这种投资收益不仅仅是为了保证资产的价值不贬值,而且可以增加自己未来在市场经济波动中的自主性,比别人有更加多的独立性和自由选择范围。因为理财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变成守财奴;而相反,赚钱的目的是为了生活更加自由更加幸福。马克思在两百年前就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放在微观层面我们可以理解为:家里没有五斗米,出门你就得弯腰。公司里在老板面前直不起腰杆,是因为你担心被炒了鱿鱼没有收入;在市场机遇和风险的权衡中,你不敢冒险加码,失去了阶层晋级的好机会,背后的深层原因也往往是因为你承担不起失败的风险。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