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自缚2019-12-16 08:02作者:缘木求鱼

但愿老Z能从这次巨大打击中挺过来,并真正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以助力今后的发展。

前几年,市场热气腾腾的时候,仗着自家马术俱乐部红红火火的发展势头,老Z也忍不住招兵买马、高歌猛进,在城东和城西,先后开了两家分部。

城西的这家分部,只经营了不到两年,就因了某种“不可抗力”关门大吉,好在限于原有条件,当初的投入不大,加之客流尚可,最后盘点下来,一出一入间,还略有盈余。暂且按下不表。单说城东的这家分部,现在,可有点儿让老Z着急上火。

当初准备开这家分部的时候,老Z信心满满,一是市场确实好,骑马的学员人满为患,俱乐部的接待能力早就达到了上限,想再上层楼,非“跑马圈地”、二次扩张不可;二是新场地租金实在有诱惑力,关键出让方是素有联系的同行,训练场、马舍等都是现成的,接手之后可以马上开业;三是手下兵强马壮,不主动作为,总觉着有点儿可惜。

有了这样的认知基础,只谈了两次,老Z和对方基本就把这事儿定了下来。临到要签约的时候,老Z才想起还是应该走个形式,于是带了行政总监去现场再最后“视察”一圈。眼里向来不揉沙子的“总监大人”,一圈没走完,就看出了问题,场地上的所有建筑——训练场、马舍、员工宿舍等——都是临时建筑。再详细一问,都没手续——说得直白点儿,都是“私搭乱建”的违章建筑。

总监看出来的问题,老Z其实是心知肚明的。这块地的规划用途是农业养殖,许多年前被某个“大能人”用极低的价格“盘”下来,只盖了个“会所”,用于私人聚会,余下的大片土地就一直荒着。后来,某初涉马术培训业的“成功人士”,看中了这片城边儿上的“荒地”,于是从“大房东”手里租了一部分,办了个马术俱乐部;干了三两年,干烦了,加之发现了别的更好的机会,于是准备当“二房东”,把马场转租给老Z。

老Z当然知道,接手这种地方,肯定有风险。不过,“形势喜人”,他给总监的分析——也是自己说服自己的“终极理由”——是,抓住“风口”漫天翻滚的机会,快马加鞭,赚几年快钱,即使以后有什么“变故”,拍屁股走人即可,风险总体可控。老Z是老板,行政总监再被信任,也是打工的;既然老板铁了心,打工的也只能闷头儿往前冲。

城东的分部开张没几个月,原本热气腾腾的市场,居然已是凉意袭人。更让老Z郁闷的是,只享受了两年低租金,今年6月份签新合同的时候,“二房东”把租金翻了番。压力一大,人的动作就难免要变形。这是世间通病。在销售策略上,老Z就有点儿激进,不管不顾地开启了“小烧钱模式”——客户虽然增长很快,但价值实在不大。

“屋漏逢夜雨”。本月初,老Z收到了“二房东”转过来的政府年初就下发的“违建拆除令”。面对限期搬家的命令,老Z一夜白头——十几个员工的食宿要安排,几十匹马要找“新家”,一堆“学员卡”要善后,还迟疑着要不要跟“二房东”撕破脸、打官司……别说老Z,即使是一个旁观者,哪怕只想想这些糟心事,也会心慌气短、华发乱生。

棋后复盘,其实,老Z今天的所有烦恼,都缘起于当初的“进取心”,这也是许多“企业人”的通病:身处顺境,只盯住眼前的利益,越看越爱,而无视(或故意不看)风险,更别提制定什么风险预案,即使有好心人提示风险点,也本能性地倾向于乾纲独断,一条道儿走到黑,关键是在这样的认知背景下,经营很难做到细致,往往失于粗糙,“跑冒滴漏”,丢失的不仅是宝贵的利润,经营的自持力也遭到根本性侵蚀,风险遽然而至,被打个措手不及、非“死”即“伤”,就是大概率的结局。

这几天,忙着“转场”的老Z,估计还没有心情、没有余力,彻底总结经验教训。但愿老Z能从这次巨大打击中挺过来,并真正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以助力今后的发展。

自缚2019-12-16 08:02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但愿老Z能从这次巨大打击中挺过来,并真正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以助力今后的发展。

前几年,市场热气腾腾的时候,仗着自家马术俱乐部红红火火的发展势头,老Z也忍不住招兵买马、高歌猛进,在城东和城西,先后开了两家分部。

城西的这家分部,只经营了不到两年,就因了某种“不可抗力”关门大吉,好在限于原有条件,当初的投入不大,加之客流尚可,最后盘点下来,一出一入间,还略有盈余。暂且按下不表。单说城东的这家分部,现在,可有点儿让老Z着急上火。

当初准备开这家分部的时候,老Z信心满满,一是市场确实好,骑马的学员人满为患,俱乐部的接待能力早就达到了上限,想再上层楼,非“跑马圈地”、二次扩张不可;二是新场地租金实在有诱惑力,关键出让方是素有联系的同行,训练场、马舍等都是现成的,接手之后可以马上开业;三是手下兵强马壮,不主动作为,总觉着有点儿可惜。

有了这样的认知基础,只谈了两次,老Z和对方基本就把这事儿定了下来。临到要签约的时候,老Z才想起还是应该走个形式,于是带了行政总监去现场再最后“视察”一圈。眼里向来不揉沙子的“总监大人”,一圈没走完,就看出了问题,场地上的所有建筑——训练场、马舍、员工宿舍等——都是临时建筑。再详细一问,都没手续——说得直白点儿,都是“私搭乱建”的违章建筑。

总监看出来的问题,老Z其实是心知肚明的。这块地的规划用途是农业养殖,许多年前被某个“大能人”用极低的价格“盘”下来,只盖了个“会所”,用于私人聚会,余下的大片土地就一直荒着。后来,某初涉马术培训业的“成功人士”,看中了这片城边儿上的“荒地”,于是从“大房东”手里租了一部分,办了个马术俱乐部;干了三两年,干烦了,加之发现了别的更好的机会,于是准备当“二房东”,把马场转租给老Z。

老Z当然知道,接手这种地方,肯定有风险。不过,“形势喜人”,他给总监的分析——也是自己说服自己的“终极理由”——是,抓住“风口”漫天翻滚的机会,快马加鞭,赚几年快钱,即使以后有什么“变故”,拍屁股走人即可,风险总体可控。老Z是老板,行政总监再被信任,也是打工的;既然老板铁了心,打工的也只能闷头儿往前冲。

城东的分部开张没几个月,原本热气腾腾的市场,居然已是凉意袭人。更让老Z郁闷的是,只享受了两年低租金,今年6月份签新合同的时候,“二房东”把租金翻了番。压力一大,人的动作就难免要变形。这是世间通病。在销售策略上,老Z就有点儿激进,不管不顾地开启了“小烧钱模式”——客户虽然增长很快,但价值实在不大。

“屋漏逢夜雨”。本月初,老Z收到了“二房东”转过来的政府年初就下发的“违建拆除令”。面对限期搬家的命令,老Z一夜白头——十几个员工的食宿要安排,几十匹马要找“新家”,一堆“学员卡”要善后,还迟疑着要不要跟“二房东”撕破脸、打官司……别说老Z,即使是一个旁观者,哪怕只想想这些糟心事,也会心慌气短、华发乱生。

棋后复盘,其实,老Z今天的所有烦恼,都缘起于当初的“进取心”,这也是许多“企业人”的通病:身处顺境,只盯住眼前的利益,越看越爱,而无视(或故意不看)风险,更别提制定什么风险预案,即使有好心人提示风险点,也本能性地倾向于乾纲独断,一条道儿走到黑,关键是在这样的认知背景下,经营很难做到细致,往往失于粗糙,“跑冒滴漏”,丢失的不仅是宝贵的利润,经营的自持力也遭到根本性侵蚀,风险遽然而至,被打个措手不及、非“死”即“伤”,就是大概率的结局。

这几天,忙着“转场”的老Z,估计还没有心情、没有余力,彻底总结经验教训。但愿老Z能从这次巨大打击中挺过来,并真正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以助力今后的发展。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