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赚钱的正确姿态2019-12-20 08:37作者:缘木求鱼

需要转变赚钱姿态的,不仅仅是涉足(或欲涉足)康养产业的商业机构,也包括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的地方政府。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某地产商在推介自家“康养产品”时,抛出了一个“论断”——“一批有钱的人要老了”,“专业的养老服务正成为刚需”。这几句话,多多少少还是能挑出一点儿瑕疵的。

比如,不是“要老了”,而是已经老了——不信就去查查城市人口老龄化的数据;相对这个现实,“专业的养老服务”,不但起步已经晚了,而且往前追赶的步子,恐怕都追不上八九十岁老人的腿脚儿。

再比如,特别把“一批有钱的人”强调出来,显然就暴露了自己的进攻方向和“打冲锋”的心态,即使是一个在商言商者的本色表达,许多时候,还是需要看看眼前的对象。“有钱人”——哪怕是钱多到花不完的那种——最腻歪的事情之一,就是总有人惦记自己荷包里的钱。因此,面对这类听众,说话显然要注意表达方式;另外,“次序”也很重要,“为了钱而提供服务”和“提供服务获得相应的报酬”,还是有所差别的,差别或许很细微,但只要用心感受,还是不难区别的。

还比如,地产商如此大张旗鼓地“杀”进康养领域的姿态,显然就很没技术含量,一是听者的直观感受不好,你没办法阻止大家本能地想——赚完年轻人的钱又开始“啃老”来了?二是老人在生理上,一般也很排斥这种“咋咋呼呼”的姿态,而更容易接受“春风化雨”、“慢慢来”的行事风格。

因此,地产商涉足康养产业,恐怕行事风格要有一个根本性的转变,想把“有钱的老人”兜里的钱赚到手,还如做地产一样,只知道“砸钱”,把精力都用在硬件上,大约就不行,康养产业的“成本”,最主要还是发生在“软件”建设上,无论是日常服务,还是医疗服务以及娱乐、出行等方面的服务,都是这个“软件”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个“软件”的核心“代码”就是真和善的态度。老年人——尤其是“有钱的老人”,一般都见多识广,通于人情世故,在他们面前,抖机灵、赚快钱的做法往往行不通。

其实,需要转变赚钱姿态的,不仅仅是涉足(或欲涉足)康养产业的商业机构,也包括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有所作为的地方政府。要想把需要“专业的养老服务”的“刚需”吸引过来并住得下去,肯定需要下大力气推动配套服务的尽快完善,这显然比单纯地吸引开发商的难度要大得多。

比如,在医疗服务的完善上,仅仅把精力放在盖个医疗中心、保健大楼上,显然就过于“小儿科”,不推出有力度的医护人员引进和培养方面的相应举措,要想赚康养产业的钱,恐怕就有比较大的难度。不能否认的现实是,核心城市提供医疗服务的能力,一直“风景这边独好”,人们得了大病或者仅仅是想得到让人放心的治疗,都会本能地往核心城市跑,而国内适合养老的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之地,往往地处“偏僻”,医疗资源向来稀缺,要想把这个短板尽快补好,目前看,重要的抓手,大约也只有引进相关人才,或者创造条件充分利用核心城市的医疗资源,而这些都需要相应的政策支持。

如果一个社会开始盯上老人的钱包,并希望这些“钱包”能为诸多产业的发展提供动力,那么过去一些已经为人们所习惯的赚钱姿态,恐怕就到了改一改或者不得不改一改的时候了。改变之后的姿态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完备地描述出来,恐怕很复杂、有难度,但可以肯定会有一些天下通行的要素,比如,赚钱一定要慢慢来、要有足够的耐心;比如,事情要想周到,做的时候也不能糊弄事;比如,眼睛不能光盯在钱眼儿里,甚至都别想“赚钱”二字才最好,只用心服务即可……

许多年前,对人性有深刻洞察的孔老夫子就提出过一个“‘色难’说”,这个“学说”,到今天恐怕还适用。如果“有钱的老人”、或者不太有钱的老人、甚至没什么钱的老人,都不用再面对“色难”了,许多事——当然包含“赚钱”的事——恐怕就都好办,社会氛围估计也会大不一样。

赚钱的正确姿态2019-12-20 08:37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需要转变赚钱姿态的,不仅仅是涉足(或欲涉足)康养产业的商业机构,也包括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的地方政府。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某地产商在推介自家“康养产品”时,抛出了一个“论断”——“一批有钱的人要老了”,“专业的养老服务正成为刚需”。这几句话,多多少少还是能挑出一点儿瑕疵的。

比如,不是“要老了”,而是已经老了——不信就去查查城市人口老龄化的数据;相对这个现实,“专业的养老服务”,不但起步已经晚了,而且往前追赶的步子,恐怕都追不上八九十岁老人的腿脚儿。

再比如,特别把“一批有钱的人”强调出来,显然就暴露了自己的进攻方向和“打冲锋”的心态,即使是一个在商言商者的本色表达,许多时候,还是需要看看眼前的对象。“有钱人”——哪怕是钱多到花不完的那种——最腻歪的事情之一,就是总有人惦记自己荷包里的钱。因此,面对这类听众,说话显然要注意表达方式;另外,“次序”也很重要,“为了钱而提供服务”和“提供服务获得相应的报酬”,还是有所差别的,差别或许很细微,但只要用心感受,还是不难区别的。

还比如,地产商如此大张旗鼓地“杀”进康养领域的姿态,显然就很没技术含量,一是听者的直观感受不好,你没办法阻止大家本能地想——赚完年轻人的钱又开始“啃老”来了?二是老人在生理上,一般也很排斥这种“咋咋呼呼”的姿态,而更容易接受“春风化雨”、“慢慢来”的行事风格。

因此,地产商涉足康养产业,恐怕行事风格要有一个根本性的转变,想把“有钱的老人”兜里的钱赚到手,还如做地产一样,只知道“砸钱”,把精力都用在硬件上,大约就不行,康养产业的“成本”,最主要还是发生在“软件”建设上,无论是日常服务,还是医疗服务以及娱乐、出行等方面的服务,都是这个“软件”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个“软件”的核心“代码”就是真和善的态度。老年人——尤其是“有钱的老人”,一般都见多识广,通于人情世故,在他们面前,抖机灵、赚快钱的做法往往行不通。

其实,需要转变赚钱姿态的,不仅仅是涉足(或欲涉足)康养产业的商业机构,也包括想在这方面有所发展、有所作为的地方政府。要想把需要“专业的养老服务”的“刚需”吸引过来并住得下去,肯定需要下大力气推动配套服务的尽快完善,这显然比单纯地吸引开发商的难度要大得多。

比如,在医疗服务的完善上,仅仅把精力放在盖个医疗中心、保健大楼上,显然就过于“小儿科”,不推出有力度的医护人员引进和培养方面的相应举措,要想赚康养产业的钱,恐怕就有比较大的难度。不能否认的现实是,核心城市提供医疗服务的能力,一直“风景这边独好”,人们得了大病或者仅仅是想得到让人放心的治疗,都会本能地往核心城市跑,而国内适合养老的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之地,往往地处“偏僻”,医疗资源向来稀缺,要想把这个短板尽快补好,目前看,重要的抓手,大约也只有引进相关人才,或者创造条件充分利用核心城市的医疗资源,而这些都需要相应的政策支持。

如果一个社会开始盯上老人的钱包,并希望这些“钱包”能为诸多产业的发展提供动力,那么过去一些已经为人们所习惯的赚钱姿态,恐怕就到了改一改或者不得不改一改的时候了。改变之后的姿态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完备地描述出来,恐怕很复杂、有难度,但可以肯定会有一些天下通行的要素,比如,赚钱一定要慢慢来、要有足够的耐心;比如,事情要想周到,做的时候也不能糊弄事;比如,眼睛不能光盯在钱眼儿里,甚至都别想“赚钱”二字才最好,只用心服务即可……

许多年前,对人性有深刻洞察的孔老夫子就提出过一个“‘色难’说”,这个“学说”,到今天恐怕还适用。如果“有钱的老人”、或者不太有钱的老人、甚至没什么钱的老人,都不用再面对“色难”了,许多事——当然包含“赚钱”的事——恐怕就都好办,社会氛围估计也会大不一样。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