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娄飞鹏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财政部博士后

科学稳健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2019-12-24 07:51作者:娄飞鹏

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这是在对我国经济长期发展趋势和短期所面临的形势进行科学研判基础之上所达成的重要共识,也是遵循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过程中宏观调控政策需要坚持的正确方向。总体来看,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目前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就国际范围看,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从外围增加了我国经济发展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为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就需要科学稳健做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

首先,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重在为经济增长提供结构性支持。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突出,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逆周期调节不是简单的全面放松,而是要更多地为经济增长提供结构性支持。既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和稳定,又要创新宏观调控的思路和方式,有针对性地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既要通过逆周期调节有效控制资源流向落后产能、高风险领域,又要通过逆周期调节积极引导资源流入代表经济未来发展趋势、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弥补经济发展短板的领域。在去杠杆取得较好成效的情况下,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就需要有效调整杠杆率的结构,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让杠杆率在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得以充分发挥。财政政策做好支出结构调整,压缩一般性支出,做好重点领域保障,货币政策强化结构性政策工具的设计应用,积极在引导结构调整优化方面发挥作用。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从整个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是个结构性问题,需要货币政策继续实施定向降准,财政政策实施税收优惠、信用担保支持,金融监管政策实施结构性考核,充分利用多种政策合力予以解决。

其次,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需要政策松紧适度、平稳连续。我国经济增长既面临下行压力加大问题,也不乏积极向好因素。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第三产业占比提高,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不断强化,高新技术领域投资快速增长等结构性优化将对经济增长起到有效支撑。面对这种情况,宏观调控政策采用强刺激的方式稳增长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容易出现刺激过头,短期内实现了经济增长,但不良后果需要长期消化,我国仍处于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就是佐证。逆周期调节目的是熨平经济周期,减少经济的过度波动,防范化解风险,守住经济合理增长的底线。逆周期调节要托而不举,根据经济增长情况和形势变化预调微调,既不能让经济增长失速下滑,也不能简单追求刺激经济高速增长。逆周期调节要充分考虑我国潜在经济增速长期中面临下行趋势的现实,着眼于经济发展中的长远问题做好政策设计,通过综合平衡的政策操作留足政策空间,防止短期政策力度过大,中期政策不连续,长期政策匮乏的问题。逆周期调节也要充分考虑政策制定实施的时滞,做好政策预案的设计,提高调控的前瞻性和预见性。逆周期调节还要做好预期引导,稳定各类主体的预期,尤其是面对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需要货币政策灵活操作实现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创造良好的流动性环境,财政政策稳定减税降费政策效果以增强企业信心,防止出现一致性的悲观预期。

再次,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需要在不同政策之间协同配合。我国经济发展中既面临供给方面的问题,也面临需求方面的问题,既面临总量方面的问题,也面临结构方面的问题。作为主要的宏观调控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短期经济增长调控效果更好,但货币政策的总量调节、需求引导特点更突出,财政政策的结构调控、供给优化特点更突出,这就要求在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时,需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效协调,从供给和需求、总量和结构方面进行全面调控。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不仅如此,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还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有机配合,形成合力,以更好地发挥逆周期调节的作用。面对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政策可以考虑适当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力度来稳增长,金融机构作为主要的债券投资购买主体,货币政策就需要从增强与财政政策协同配合的角度创造适宜的流动性环境,保障金融机构具有充足的流动性配置地方政府债券。我国内需潜力巨大,扩大内需稳增长需要消费积极发力,在此过程中也需要财政政策从税收方面有所考虑,货币政策引导合理发展消费信贷。稳就业既需要财政政策有效减税降费以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扩大投资规模来实现,也需要与产业政策有机配合,积极发展好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提高单位经济增长对就业的吸纳量。

总之,宏观经济长期中呈现增长趋势,短期内往往会有周期性波动。短期与长期、内部与外部问题交织叠加是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复杂形势,虽然长期趋势仍然向好,但短期下行压力不容忽视,更何况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这就要求在政策制定中要充分依靠中央和地方,综合考虑短期和长期,全面平衡供给和需求,有效兼顾总量和结构,密切关注内部和外部,切实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既通过深化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也需要通过科学稳健的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应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问题,不断增强逆周期调节政策设计的科学性、针对性,畅通逆周期调节政策传导,提高逆周期调节政策实施效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科学稳健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2019-12-24 07:51作者:娄飞鹏
娄飞鹏 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财政部博士后

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必须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这是在对我国经济长期发展趋势和短期所面临的形势进行科学研判基础之上所达成的重要共识,也是遵循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高质量发展,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过程中宏观调控政策需要坚持的正确方向。总体来看,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目前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就国际范围看,当前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的特征更趋明显,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从外围增加了我国经济发展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为确保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就需要科学稳健做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

首先,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重在为经济增长提供结构性支持。我国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突出,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突出,逆周期调节不是简单的全面放松,而是要更多地为经济增长提供结构性支持。既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和稳定,又要创新宏观调控的思路和方式,有针对性地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既要通过逆周期调节有效控制资源流向落后产能、高风险领域,又要通过逆周期调节积极引导资源流入代表经济未来发展趋势、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弥补经济发展短板的领域。在去杠杆取得较好成效的情况下,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就需要有效调整杠杆率的结构,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让杠杆率在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得以充分发挥。财政政策做好支出结构调整,压缩一般性支出,做好重点领域保障,货币政策强化结构性政策工具的设计应用,积极在引导结构调整优化方面发挥作用。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从整个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是个结构性问题,需要货币政策继续实施定向降准,财政政策实施税收优惠、信用担保支持,金融监管政策实施结构性考核,充分利用多种政策合力予以解决。

其次,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需要政策松紧适度、平稳连续。我国经济增长既面临下行压力加大问题,也不乏积极向好因素。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第三产业占比提高,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不断强化,高新技术领域投资快速增长等结构性优化将对经济增长起到有效支撑。面对这种情况,宏观调控政策采用强刺激的方式稳增长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容易出现刺激过头,短期内实现了经济增长,但不良后果需要长期消化,我国仍处于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就是佐证。逆周期调节目的是熨平经济周期,减少经济的过度波动,防范化解风险,守住经济合理增长的底线。逆周期调节要托而不举,根据经济增长情况和形势变化预调微调,既不能让经济增长失速下滑,也不能简单追求刺激经济高速增长。逆周期调节要充分考虑我国潜在经济增速长期中面临下行趋势的现实,着眼于经济发展中的长远问题做好政策设计,通过综合平衡的政策操作留足政策空间,防止短期政策力度过大,中期政策不连续,长期政策匮乏的问题。逆周期调节也要充分考虑政策制定实施的时滞,做好政策预案的设计,提高调控的前瞻性和预见性。逆周期调节还要做好预期引导,稳定各类主体的预期,尤其是面对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需要货币政策灵活操作实现货币信贷、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创造良好的流动性环境,财政政策稳定减税降费政策效果以增强企业信心,防止出现一致性的悲观预期。

再次,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需要在不同政策之间协同配合。我国经济发展中既面临供给方面的问题,也面临需求方面的问题,既面临总量方面的问题,也面临结构方面的问题。作为主要的宏观调控政策,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短期经济增长调控效果更好,但货币政策的总量调节、需求引导特点更突出,财政政策的结构调控、供给优化特点更突出,这就要求在实施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时,需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效协调,从供给和需求、总量和结构方面进行全面调控。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不仅如此,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还要同消费、投资、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有机配合,形成合力,以更好地发挥逆周期调节的作用。面对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财政政策可以考虑适当扩大地方政府债券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力度来稳增长,金融机构作为主要的债券投资购买主体,货币政策就需要从增强与财政政策协同配合的角度创造适宜的流动性环境,保障金融机构具有充足的流动性配置地方政府债券。我国内需潜力巨大,扩大内需稳增长需要消费积极发力,在此过程中也需要财政政策从税收方面有所考虑,货币政策引导合理发展消费信贷。稳就业既需要财政政策有效减税降费以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扩大投资规模来实现,也需要与产业政策有机配合,积极发展好服务业等第三产业,提高单位经济增长对就业的吸纳量。

总之,宏观经济长期中呈现增长趋势,短期内往往会有周期性波动。短期与长期、内部与外部问题交织叠加是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复杂形势,虽然长期趋势仍然向好,但短期下行压力不容忽视,更何况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这就要求在政策制定中要充分依靠中央和地方,综合考虑短期和长期,全面平衡供给和需求,有效兼顾总量和结构,密切关注内部和外部,切实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既通过深化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也需要通过科学稳健的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应对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问题,不断增强逆周期调节政策设计的科学性、针对性,畅通逆周期调节政策传导,提高逆周期调节政策实施效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