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3000点“魔障”2019-12-30 08:05作者:缘木求鱼

揣测两市股指的去向和股票价格的高低,与其说是一项需要严谨推论的枯燥工作,倒不如说是一个好玩儿的游戏更准确。因了这个游戏的存在,成年累月身陷这个市场难以自拔的灵魂们,日子就不至于过得太乏味。

2019年12月17日11时10分,李大霄老师很郑重地对外宣布:中国股市永别3000点地平线!这是中国股市最后一次向上穿越3000点,3000点,再见了!永别了!

其实,“3000点地平线”之论,并非“首发”,大霄老师早在2016年3月份在央视做节目的时候,就议论过。当时,上证指数刚从2700点左右喘息着爬到2900点上下,大霄老师居然就很有预见性地断言,“3000点是未来市场‘地平线’”。果然,在随后的20多个月里,沪指实现了600多点的跃升;当大家站在3500点的“地平线”之上,伸长脖子寻找远方的“鱼肚儿白”的时候,沪指却极决绝地掉头向下,只用12个月,就跌掉了1100点。市场用实际行动回应了这条“地平线”不结实。

不过,不结实也就不结实,应该也没人跑去找大霄老师算账。也是,3000点往上,也有一路赔钱的,3000点往下,也有大赚特赚的,除了“玩指数”,这条“地平线”好像还真没什么用;其实何止没有用,太把这条线当真,没准儿害处倒更大。

现在,大霄老师旧“线”重提,且言之凿凿,围观者尚未异议,市场却立时翻脸;更“吊诡”的是,大霄老师刚道歉、认错,市场又很调皮地掉头蹿上去,而且只一下、两下就破了“地平线”。这就由不得人不怀疑,这个市场确实挺“魔幻”。市场如此“猴急”地证伪,估计大霄老师再论断某某的时候,或许就能有所犹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正因为看不清、摸不准,市场才成其为市场,某个点位也才凭空生出“魔障”的属性。

倒在这条“魔障”面前的,大霄老师不是第一位,也绝不是最后一位。2001年6月份,沪指破天荒站上2200点之后,“市场派元老”方泉也是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豪情万丈地放言——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2000点!但随后就被市场还以颜色,大约生怕被人忘了2000点长什么样,沪指不但在4年后下破了1000点,而且在随后的9年时间里,2000点“魔障”,反反复复登台亮相,上破、下破紧忙活。

沪指彻底站上2000点,用时9年,如果算上之前的“瞎折腾”,时间跨度就达十多年。以此借鉴,沪指围绕3000点的争夺,恐怕也很有必要做些长期准备。即使从所谓的“技术派”角度看,12月13日沪指2935点之下的那个9个点的跳空缺口,无论如何也是需要补一补的吧?如果从哲学的观点出发,越容易到手的“战果”,也越容易丢失,在逻辑上问题也不大。就此而言,大霄老师以及其他的哪位老师,动不动就“永别”一下某某,不严肃,无意义,既无益于自己,亦无益于他人,对整个市场投资氛围的改善,更无丝毫积极作用。

虽然为了证明自己的论断,大霄老师列举了许多有利的证据,但换个角度看,别人也能摆出同样多的不利证据,是否就能依了这些不利证据,做出看空A股市场的判断呢?两相对比,随随便便地下论断,在正常眼光的审视下,当然就有了“魔障”的色彩。在这样的色彩笼罩下,心恐怕很难清净下来;而心不净、不静,要想投资成功——别管自己投资还是替他人理财,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此说来,3000点“魔障”,实在就是心魔作祟出来的东西。

3000点“魔障”2019-12-30 08:05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揣测两市股指的去向和股票价格的高低,与其说是一项需要严谨推论的枯燥工作,倒不如说是一个好玩儿的游戏更准确。因了这个游戏的存在,成年累月身陷这个市场难以自拔的灵魂们,日子就不至于过得太乏味。

2019年12月17日11时10分,李大霄老师很郑重地对外宣布:中国股市永别3000点地平线!这是中国股市最后一次向上穿越3000点,3000点,再见了!永别了!

其实,“3000点地平线”之论,并非“首发”,大霄老师早在2016年3月份在央视做节目的时候,就议论过。当时,上证指数刚从2700点左右喘息着爬到2900点上下,大霄老师居然就很有预见性地断言,“3000点是未来市场‘地平线’”。果然,在随后的20多个月里,沪指实现了600多点的跃升;当大家站在3500点的“地平线”之上,伸长脖子寻找远方的“鱼肚儿白”的时候,沪指却极决绝地掉头向下,只用12个月,就跌掉了1100点。市场用实际行动回应了这条“地平线”不结实。

不过,不结实也就不结实,应该也没人跑去找大霄老师算账。也是,3000点往上,也有一路赔钱的,3000点往下,也有大赚特赚的,除了“玩指数”,这条“地平线”好像还真没什么用;其实何止没有用,太把这条线当真,没准儿害处倒更大。

现在,大霄老师旧“线”重提,且言之凿凿,围观者尚未异议,市场却立时翻脸;更“吊诡”的是,大霄老师刚道歉、认错,市场又很调皮地掉头蹿上去,而且只一下、两下就破了“地平线”。这就由不得人不怀疑,这个市场确实挺“魔幻”。市场如此“猴急”地证伪,估计大霄老师再论断某某的时候,或许就能有所犹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正因为看不清、摸不准,市场才成其为市场,某个点位也才凭空生出“魔障”的属性。

倒在这条“魔障”面前的,大霄老师不是第一位,也绝不是最后一位。2001年6月份,沪指破天荒站上2200点之后,“市场派元老”方泉也是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豪情万丈地放言——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2000点!但随后就被市场还以颜色,大约生怕被人忘了2000点长什么样,沪指不但在4年后下破了1000点,而且在随后的9年时间里,2000点“魔障”,反反复复登台亮相,上破、下破紧忙活。

沪指彻底站上2000点,用时9年,如果算上之前的“瞎折腾”,时间跨度就达十多年。以此借鉴,沪指围绕3000点的争夺,恐怕也很有必要做些长期准备。即使从所谓的“技术派”角度看,12月13日沪指2935点之下的那个9个点的跳空缺口,无论如何也是需要补一补的吧?如果从哲学的观点出发,越容易到手的“战果”,也越容易丢失,在逻辑上问题也不大。就此而言,大霄老师以及其他的哪位老师,动不动就“永别”一下某某,不严肃,无意义,既无益于自己,亦无益于他人,对整个市场投资氛围的改善,更无丝毫积极作用。

虽然为了证明自己的论断,大霄老师列举了许多有利的证据,但换个角度看,别人也能摆出同样多的不利证据,是否就能依了这些不利证据,做出看空A股市场的判断呢?两相对比,随随便便地下论断,在正常眼光的审视下,当然就有了“魔障”的色彩。在这样的色彩笼罩下,心恐怕很难清净下来;而心不净、不静,要想投资成功——别管自己投资还是替他人理财,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此说来,3000点“魔障”,实在就是心魔作祟出来的东西。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