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花式揽储背后的困局2020-01-03 07:45作者:魏敏

岁末年初,揽储又成为多家银行,尤其是中小城商行农商行的头等大事。不同于以往送米送油的常规操作,近日浙江台州某农商行搞了一场“存款送猪肉”的活动,配合抽奖,存款一万至少送一斤猪肉。在今年“二师兄”飙涨的背景下,此举格外吸睛引流量。至于具体吸收了多少存款,虽尚无统计数据,但据说是一个令该支行比较满意的数据。

银行为拉存款而“疯狂”的传统早已有之。送手机、送汽车、送出国游等花式揽储手段,在监管出手整治前均有所耳闻。根据银行法,任何利率之外的金钱、礼品赠送行为均为隐形利率行为。早在2014年9月份,银监会、央行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商业银行应完善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加强对分支机构的绩效考评管理,合理分解考评任务,从根源上约束存款“冲时点”行为。商业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不得设定单纯以存款市场份额或排名为要求的考评指标,分支机构不得层层加码提高考评标准及相关指标要求。《通知》还强调,商业银行不得采取“高息揽储吸储”“非法返利吸存(通过返还现金或有价证券、赠送实物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或“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通过个人或机构等第三方资金中介吸收存款)”等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去年6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再次重申,明确要求银行不得采取七种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其中第一项就是“不得违规返利吸存,通过返还现金或有价证券、赠送实物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

本次农商行送猪肉是否在相关法规允许的红线范围之内,应交由监管部门去评定。但银行在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可谓不细致,甚至苛刻的前提下,仍热衷于花式吸储,背后的成因发人深思。众所周知,中国银行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公司存款和个人零售存款。银行业经营的还是传统的银行信贷业务,吃的是存贷差,“存款立行”仍是中国银行业基本的经营理念和生存的根本。特别是对于广大非上市银行来说,“存款立行”体现了银行负债业务的重要性,因为银行没有存款,其他资产业务就没有办法开展。银行贷存比的规定,就如同给银行设立了资产负债率的限制,即没有足够的存款来支撑,其他业务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

通常在较为宽松的监管环境下,银行一般的经营模式都是通过提高负债加大财务杠杆倍数来获取更多的利润。而随着监管要求的逐步严格,以月度或者是季度来考核银行的贷存比指标,已经极大地限制了银行业以年度为标准的经营运行计划。对于某些上市银行来说,存款方面的资金缺口问题并不是银行突击加大揽储力度的主要原因,而恰恰是由于半年末或者年末的指标考核任务,各家不达标的银行纷纷在市场寻求资金以备不时之需。从而直接导致了线上拆借市场的利率走高,线下的揽储大战则更为残酷。

与此同时,银行间突然加大吸收存款力度和大众对于理财观念的转变不无关系,本次农商行的案例也证实,现在多为中老年客户热衷于定期存款。而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基产品,通过手机客户端很容易就直达,流动性更好,部分时段收益率与普通定存也差距无几,即便是三四线城市乃至县城与乡镇,也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知晓与选择。这里面的认知差距,并不是几斤猪肉可以拉回头的,摆在银行,尤其是中小城商行和农商行面前的困局,还是很严峻。

花式揽储背后的困局2020-01-03 07:45作者:魏敏
魏敏 上海高校教师、博士研究生

岁末年初,揽储又成为多家银行,尤其是中小城商行农商行的头等大事。不同于以往送米送油的常规操作,近日浙江台州某农商行搞了一场“存款送猪肉”的活动,配合抽奖,存款一万至少送一斤猪肉。在今年“二师兄”飙涨的背景下,此举格外吸睛引流量。至于具体吸收了多少存款,虽尚无统计数据,但据说是一个令该支行比较满意的数据。

银行为拉存款而“疯狂”的传统早已有之。送手机、送汽车、送出国游等花式揽储手段,在监管出手整治前均有所耳闻。根据银行法,任何利率之外的金钱、礼品赠送行为均为隐形利率行为。早在2014年9月份,银监会、央行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加强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商业银行应完善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加强对分支机构的绩效考评管理,合理分解考评任务,从根源上约束存款“冲时点”行为。商业银行不得设立时点性存款规模考评指标,不得设定单纯以存款市场份额或排名为要求的考评指标,分支机构不得层层加码提高考评标准及相关指标要求。《通知》还强调,商业银行不得采取“高息揽储吸储”“非法返利吸存(通过返还现金或有价证券、赠送实物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或“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通过个人或机构等第三方资金中介吸收存款)”等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去年6月,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再次重申,明确要求银行不得采取七种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其中第一项就是“不得违规返利吸存,通过返还现金或有价证券、赠送实物等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

本次农商行送猪肉是否在相关法规允许的红线范围之内,应交由监管部门去评定。但银行在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可谓不细致,甚至苛刻的前提下,仍热衷于花式吸储,背后的成因发人深思。众所周知,中国银行业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公司存款和个人零售存款。银行业经营的还是传统的银行信贷业务,吃的是存贷差,“存款立行”仍是中国银行业基本的经营理念和生存的根本。特别是对于广大非上市银行来说,“存款立行”体现了银行负债业务的重要性,因为银行没有存款,其他资产业务就没有办法开展。银行贷存比的规定,就如同给银行设立了资产负债率的限制,即没有足够的存款来支撑,其他业务的发展就会受到制约。

通常在较为宽松的监管环境下,银行一般的经营模式都是通过提高负债加大财务杠杆倍数来获取更多的利润。而随着监管要求的逐步严格,以月度或者是季度来考核银行的贷存比指标,已经极大地限制了银行业以年度为标准的经营运行计划。对于某些上市银行来说,存款方面的资金缺口问题并不是银行突击加大揽储力度的主要原因,而恰恰是由于半年末或者年末的指标考核任务,各家不达标的银行纷纷在市场寻求资金以备不时之需。从而直接导致了线上拆借市场的利率走高,线下的揽储大战则更为残酷。

与此同时,银行间突然加大吸收存款力度和大众对于理财观念的转变不无关系,本次农商行的案例也证实,现在多为中老年客户热衷于定期存款。而余额宝等互联网货基产品,通过手机客户端很容易就直达,流动性更好,部分时段收益率与普通定存也差距无几,即便是三四线城市乃至县城与乡镇,也已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知晓与选择。这里面的认知差距,并不是几斤猪肉可以拉回头的,摆在银行,尤其是中小城商行和农商行面前的困局,还是很严峻。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