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黄小鹏

证券时报记者

消灭抢票“黄牛” 不妨这么干2020-01-06 07:53作者:黄小鹏

江西男子刘金福利用抢票软件代人抢票,获利31万余元,被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处1年6个月徒刑,并处罚金124万元,目前二审判决还未公布。

此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以盈利为目的代人抢票,与传统“黄牛”即原法律上的倒卖车票罪到底是否性质相同?二是刘金福实名举报了携程网、飞猪网、高铁管家等抢票软件,公安机关回复是查无实据,但市场上付费抢票服务普遍存在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如何自圆其说,非常棘手。

笔者不是法律专家,难断其中是非,但此案之所以出现估计是想通过法律手段维护火车票市场秩序,动机不可谓不好,但在网络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以行政、司法等高成本、低效率手段应付“黄牛”,其效果令人生疑,完全有更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具体而言就是修改购票规则。

19世纪,英国政府向私人承包商付费,以将囚犯运至澳洲,起初是在船只离岸时按人数支付费用,结果犯人在船上平均死亡率高达12%,有时一船囚犯有三四成死于茫茫大海。为解决这一问题,英国政府决定加强管理,向每艘船派出一个监督官员并配备医生,对囚犯的生活标准也做了详细而硬性的规定,这政策一开始稍有效果,但很快船长就通过死亡威胁和贿赂搞定了官员,高死亡率问题又恢复。最后,英国政府改为按到岸人数向承包商支付费用,死亡率才大降,一个简单的规则修改解决了长期困扰政府的难题。

节假日火车票的根本矛盾是求大于供,而又不大适合通过涨价的方式来使供求均衡,这种情况下有两种方式大致可保公平:一种是先到先得规则,一种是抽签规则。先到先得规则符合自然正义,也极易为人们所理解和接受,但在网络环境下它变形为“抢票”,又衍生出两个问题:一是不同人网络软硬件条件不同,公平不易;二是有第三方为购票人提供抢票辅助并从中获利,引发更多争论。

抢票实质是一种“装备竞赛”,它没有增加供给,却徒然增加市场的摩擦耗费,还引发公平问题。对这个头痛的问题,很多人第一反应是监管、打击,正如当年英国政府一开始那样,但其实,火车票问题也完全可以通过改变规则的方式予以低成本或零成本解决掉。

具体来说,就是改“先到先得”为“抽签”。抽签规则目前至少在另外两个供不应求的领域运转得非常好:一是汽车牌照,有的城市(如深圳市)拿出部分指标,每月抽签,抽不到的人也心服气顺,因为它完全公平;二是新股发行领域,在只赚不赔的环境下,新股供不应求,矛盾也是通过抽签解决的。如果牌照采用先到先得规则,那特定日子必定是排队打架,乱成一锅粥了,而新股发行如果也搞先到先得,9:30谁先进服务器谁得到新股,那各种装备竞赛、各种作弊一定比抢火车票要厉害百倍、千倍,因为一张火车票的利益不过数百元,而新股的利益能达数千数万,甚至更高。

火车票抽签方法很简单,借鉴新股申购即可:在发售日某个时点统一接受购票申请,时间为10分钟或15分钟,随后统一抽签,这样不管什么电脑、手机甚至是电话,大家统统平等,不必抢。为了便利购票者,一天内可设多个抽签时点,将票源分成多批,退票则进入下一轮抽签的票池。

如果火车票在节假日实行这种抽签制,抢票软件就会完全失去用武之地,一夜间死光光,大量司法资源就可以用于更需要的地方,市场摩擦成本就会降到最低。汽车牌照、新股领域就从来没有“黄牛”一说,也从未消耗过任何司法资源来处理争议,但市场却秩序井然。

为了抑制第三方抢票,据说12306系统作了一些改进,如限制某些IP、实行候补登记制度,这些技术上的应对有一定的作用,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2306的应对速度肯定赶不上外界创新的速度,要彻底消除“黄牛”,规则的改变才是根本。

消灭抢票“黄牛” 不妨这么干2020-01-06 07:53作者:黄小鹏
黄小鹏 证券时报记者

江西男子刘金福利用抢票软件代人抢票,获利31万余元,被南昌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判处1年6个月徒刑,并处罚金124万元,目前二审判决还未公布。

此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以盈利为目的代人抢票,与传统“黄牛”即原法律上的倒卖车票罪到底是否性质相同?二是刘金福实名举报了携程网、飞猪网、高铁管家等抢票软件,公安机关回复是查无实据,但市场上付费抢票服务普遍存在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如何自圆其说,非常棘手。

笔者不是法律专家,难断其中是非,但此案之所以出现估计是想通过法律手段维护火车票市场秩序,动机不可谓不好,但在网络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以行政、司法等高成本、低效率手段应付“黄牛”,其效果令人生疑,完全有更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具体而言就是修改购票规则。

19世纪,英国政府向私人承包商付费,以将囚犯运至澳洲,起初是在船只离岸时按人数支付费用,结果犯人在船上平均死亡率高达12%,有时一船囚犯有三四成死于茫茫大海。为解决这一问题,英国政府决定加强管理,向每艘船派出一个监督官员并配备医生,对囚犯的生活标准也做了详细而硬性的规定,这政策一开始稍有效果,但很快船长就通过死亡威胁和贿赂搞定了官员,高死亡率问题又恢复。最后,英国政府改为按到岸人数向承包商支付费用,死亡率才大降,一个简单的规则修改解决了长期困扰政府的难题。

节假日火车票的根本矛盾是求大于供,而又不大适合通过涨价的方式来使供求均衡,这种情况下有两种方式大致可保公平:一种是先到先得规则,一种是抽签规则。先到先得规则符合自然正义,也极易为人们所理解和接受,但在网络环境下它变形为“抢票”,又衍生出两个问题:一是不同人网络软硬件条件不同,公平不易;二是有第三方为购票人提供抢票辅助并从中获利,引发更多争论。

抢票实质是一种“装备竞赛”,它没有增加供给,却徒然增加市场的摩擦耗费,还引发公平问题。对这个头痛的问题,很多人第一反应是监管、打击,正如当年英国政府一开始那样,但其实,火车票问题也完全可以通过改变规则的方式予以低成本或零成本解决掉。

具体来说,就是改“先到先得”为“抽签”。抽签规则目前至少在另外两个供不应求的领域运转得非常好:一是汽车牌照,有的城市(如深圳市)拿出部分指标,每月抽签,抽不到的人也心服气顺,因为它完全公平;二是新股发行领域,在只赚不赔的环境下,新股供不应求,矛盾也是通过抽签解决的。如果牌照采用先到先得规则,那特定日子必定是排队打架,乱成一锅粥了,而新股发行如果也搞先到先得,9:30谁先进服务器谁得到新股,那各种装备竞赛、各种作弊一定比抢火车票要厉害百倍、千倍,因为一张火车票的利益不过数百元,而新股的利益能达数千数万,甚至更高。

火车票抽签方法很简单,借鉴新股申购即可:在发售日某个时点统一接受购票申请,时间为10分钟或15分钟,随后统一抽签,这样不管什么电脑、手机甚至是电话,大家统统平等,不必抢。为了便利购票者,一天内可设多个抽签时点,将票源分成多批,退票则进入下一轮抽签的票池。

如果火车票在节假日实行这种抽签制,抢票软件就会完全失去用武之地,一夜间死光光,大量司法资源就可以用于更需要的地方,市场摩擦成本就会降到最低。汽车牌照、新股领域就从来没有“黄牛”一说,也从未消耗过任何司法资源来处理争议,但市场却秩序井然。

为了抑制第三方抢票,据说12306系统作了一些改进,如限制某些IP、实行候补登记制度,这些技术上的应对有一定的作用,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2306的应对速度肯定赶不上外界创新的速度,要彻底消除“黄牛”,规则的改变才是根本。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