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捞偏财的法门2020-01-06 07:58作者:缘木求鱼

老赵对自己的房子,还是格外满意的,户型方正,南北通透,特别合用,关键楼间距也大,视野极佳,站在南北阳台上往外随便瞅两眼,喘气儿都舒畅。虽然已经住了十多年,但老赵对房子的喜爱,并未因岁月的消磨而减少,倒有越发浓烈的趋势。

不过,世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之事。硬要挑房子的毛病,也还是能挑出一二的。最让老赵耿耿于怀的,就是厨房西墙正中间位置、距离墙面15厘米左右“顶天立地”的那根天然气管道。

当年收房时,老赵就对如此突兀的设计表达过很强烈的质疑——管道安置在这种地方,到底所为何来?碍事、装修时不好处理,关键是距离火源也近,很不安全。开发商的解释是,燃气公司就这么安排的,他们也没办法。

开发商应该没胡说,就整套房屋的布局设计而言,开发商还是很用心的,不大可能在这种“小地方”犯如此低级“错误”,即使设计“菜鸟”,也应该知道,把燃气管道安置在厨房外已经封闭起来的小阳台上,既不影响功能,也保证了厨房的美观,而且还更安全。最终搞成这样,是燃气公司的“杰作”。

几乎所有的业主,都对这根管道很不爽。世间的一切不爽,当然也大都有解决的办法。燃气公司的解决方案,应该也早就“成竹在胸”——只要上下的业主同意,就可以把这根管道统一挪到小阳台去,当然,每户都得缴纳一笔不菲的“搬家费”。如此看来,这就是一个“成心”的设计了,纯粹是燃气公司捞偏财的法门。如果业主的意见不能统一,主管道挪不了,燃气公司还很人性化地给了备选方案——可以把燃气表改线挪到小阳台去——缴费当然比第一方案少许多,只剩一根主管道立在原地,看着多少会清爽些。

由于有邻居不愿折腾,主管道动不了,老赵和另一些邻居就只能接受备选方案,厨房形象好歹有所改善,燃气公司亦略有收获,也算是“皆大欢喜”的结局。虽然看了别扭、一直别扭了十多年,而且还要一直别扭下去,但在这事儿上,业主们似乎也不能苛责燃气公司。设身处地想一想,无论谁处在这种带了天然垄断性的位置上,大约都会琢磨“额外创收”的“旁门左道”吧。这是一种本能冲动,实在很难抑制住——不是抑制成本太高,就是抑制手段太过容易被破解。

虽然都说垄断是市场的“天敌”,在规范市场的条条框框里,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防范垄断的产生和产生之后的发挥作用,但垄断从来很顽固,不但总有天然存在者,而且市场在发展过程中也有自然孕育垄断的本能倾向。就前者而言,很难想象一个城市里容得下两家或更多的燃气公司,即使有,也会形成各自的垄断区域,“性质”难改;就后者而言,市场竞争的常见结局,也本能指向垄断。从这个角度看,利用自身垄断地位,强势(或曰强迫)提供收费“服务”,几乎就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面对燃气公司这种本能的捞偏财的冲动,老赵们或交钱买“服务”或不交钱被恶心,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正如许多视频平台的“创收”手段,消费者或保持非会员的身份忍受“不便”、“不爽”,或交钱成为某种层级的会员,得到相应的“服务”,当然,这种买来的“服务”,也免不了有注水的时候。

除了这种买卖双方“博弈”之后达成的某种微妙平衡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比如能否依靠有针对性的“非市场”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大概也很不现实。只要符合安全规范,燃气管道是否美观、是否节省空间、是否便于业主的装修设计之类的考虑,原本就因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特点,很难划出硬性的、更有针对性的条条框框,在这个方向上,政策几乎没有可操作空间。

因此,面对许多“额外”的“生财法门”,消费者大约也只能寄希望于具体“操刀者”的与人为善了。不过,在实操过程中,这种希望几乎无可依托,不现实得很,消费者只能在交钱或忍受中择取其一,并无别的更好的办法。

捞偏财的法门2020-01-06 07:58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老赵对自己的房子,还是格外满意的,户型方正,南北通透,特别合用,关键楼间距也大,视野极佳,站在南北阳台上往外随便瞅两眼,喘气儿都舒畅。虽然已经住了十多年,但老赵对房子的喜爱,并未因岁月的消磨而减少,倒有越发浓烈的趋势。

不过,世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之事。硬要挑房子的毛病,也还是能挑出一二的。最让老赵耿耿于怀的,就是厨房西墙正中间位置、距离墙面15厘米左右“顶天立地”的那根天然气管道。

当年收房时,老赵就对如此突兀的设计表达过很强烈的质疑——管道安置在这种地方,到底所为何来?碍事、装修时不好处理,关键是距离火源也近,很不安全。开发商的解释是,燃气公司就这么安排的,他们也没办法。

开发商应该没胡说,就整套房屋的布局设计而言,开发商还是很用心的,不大可能在这种“小地方”犯如此低级“错误”,即使设计“菜鸟”,也应该知道,把燃气管道安置在厨房外已经封闭起来的小阳台上,既不影响功能,也保证了厨房的美观,而且还更安全。最终搞成这样,是燃气公司的“杰作”。

几乎所有的业主,都对这根管道很不爽。世间的一切不爽,当然也大都有解决的办法。燃气公司的解决方案,应该也早就“成竹在胸”——只要上下的业主同意,就可以把这根管道统一挪到小阳台去,当然,每户都得缴纳一笔不菲的“搬家费”。如此看来,这就是一个“成心”的设计了,纯粹是燃气公司捞偏财的法门。如果业主的意见不能统一,主管道挪不了,燃气公司还很人性化地给了备选方案——可以把燃气表改线挪到小阳台去——缴费当然比第一方案少许多,只剩一根主管道立在原地,看着多少会清爽些。

由于有邻居不愿折腾,主管道动不了,老赵和另一些邻居就只能接受备选方案,厨房形象好歹有所改善,燃气公司亦略有收获,也算是“皆大欢喜”的结局。虽然看了别扭、一直别扭了十多年,而且还要一直别扭下去,但在这事儿上,业主们似乎也不能苛责燃气公司。设身处地想一想,无论谁处在这种带了天然垄断性的位置上,大约都会琢磨“额外创收”的“旁门左道”吧。这是一种本能冲动,实在很难抑制住——不是抑制成本太高,就是抑制手段太过容易被破解。

虽然都说垄断是市场的“天敌”,在规范市场的条条框框里,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防范垄断的产生和产生之后的发挥作用,但垄断从来很顽固,不但总有天然存在者,而且市场在发展过程中也有自然孕育垄断的本能倾向。就前者而言,很难想象一个城市里容得下两家或更多的燃气公司,即使有,也会形成各自的垄断区域,“性质”难改;就后者而言,市场竞争的常见结局,也本能指向垄断。从这个角度看,利用自身垄断地位,强势(或曰强迫)提供收费“服务”,几乎就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面对燃气公司这种本能的捞偏财的冲动,老赵们或交钱买“服务”或不交钱被恶心,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正如许多视频平台的“创收”手段,消费者或保持非会员的身份忍受“不便”、“不爽”,或交钱成为某种层级的会员,得到相应的“服务”,当然,这种买来的“服务”,也免不了有注水的时候。

除了这种买卖双方“博弈”之后达成的某种微妙平衡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吗?比如能否依靠有针对性的“非市场”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大概也很不现实。只要符合安全规范,燃气管道是否美观、是否节省空间、是否便于业主的装修设计之类的考虑,原本就因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特点,很难划出硬性的、更有针对性的条条框框,在这个方向上,政策几乎没有可操作空间。

因此,面对许多“额外”的“生财法门”,消费者大约也只能寄希望于具体“操刀者”的与人为善了。不过,在实操过程中,这种希望几乎无可依托,不现实得很,消费者只能在交钱或忍受中择取其一,并无别的更好的办法。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