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韩国鼓励生育政策为何没起到效果?2020-01-10 09:09作者:蔡非

2019年3月,韩国统计厅就发表预测,韩国人口自然减少时间,即死亡人口多于出生人口的时间起点为2019年。这个比原先的估计提前了10年,如果不大量引进外来移民的话,韩国的总人口将逐年减少。

韩国的人口政策发展与中国相比有相似之处。1959年韩国女姓平均一生里生育6个孩子,因此在上个世纪60年代韩国开始了计划生育政策。在1984年,韩国的宣传口号是,“两孩家庭对于拥挤的韩国仍然太多”。

韩国的生育政策在制定时,学术界对人口问题研究很少,在当时的韩国,经济发展是当务之急,一切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政策提案都会快速被通过。1961年韩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从被提出到通过,只花了2个月时间。

韩国的生育率从1959年的6.22%,到1983年下降为2.06%。而我们现在知道,要保持人口不减少,生育率起码要达到2.1%。

进入21世纪,韩国的生育率跌破了1.3%,这个问题终于开始引起注意。但实行了几十年的政策,已经深入人心,不是那么好转变的。到2005年韩国政府才羞答答地开始实施生育鼓励政策,而这时的生育率已是1.08%,比公认的低生育国家日本还要严重。

韩国的生育鼓励政策看似也像模像样:设立了“低生育与人口政策总统委员会”;从2006年开始实行五年计划,即每五年发布目标和调整一次。

韩国计划用五个五年计划,扭转生育率下降的趋势。怎奈事与愿违,2018年韩国的生育率跌破了1%,创下全球最低纪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国陆续推出的政策有:孕妇生育支援政策、新生儿支援政策、在职父母的生育支援政策、多子女家庭的支援政策等等,这些支援计划的帮助对象,是那些已经下决心生育,或者已经生育了的父母们。

但是韩国年轻人的大趋势,是晚婚甚至不婚。韩国生育率低,超过一半原因,都是年轻人过于晚婚了。

据《2012年韩国结婚及生育动向调查》报告,在20~44岁年龄段,未婚男女谈恋爱的比重分别仅为33%和37%,这意味着10名未婚男女中只有3~4人与异性交往。

2014年据韩国《亚洲日报》报道,韩国人的初婚年龄不断增长,男性平均为36岁,女性为33岁。这大大超过了中国(25岁),甚至也超过了日本(32岁)。

韩国鼓励生育政策着眼的是帮助那些成了家的韩国人,但对于那些结不了婚的年轻人的帮助却不大。所以我们才会看到,2018年韩国的生育率比2005年政策开始时更低。

其实韩国政府未必不知道问题的根本在于年轻人的晚婚。韩国2011年就出台了报告称,年青人失业率高,大学教育和实际职业要求脱节等,影响到结婚意愿。

但这些问题要解决,需要拿出很大决心和精力来,韩国已经不是上个世纪60年代那个总统下个命令就可以全民动员的时代了。

放眼韩国和日本的现实,再看今日的中国,有一些经验教训值得汲取。

一方面,中国的城市化还未完成,所以还未出现普遍的结婚年龄推迟现象,比起韩日,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至少要多15年以上的时间。

另一方面,韩国今日遭遇到的很多问题,比如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教育和住房医疗费用猛涨等,这些问题在中国也已经变得严重。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朴京淑就认为,由于中国的人口规模是韩国的20倍,因此20年后中国面临的人口问题也许会比韩国更严重,毕竟韩国这样的体量还可以通过吸收外来移民来缓解,中国未来的问题,只能通过现在提早布局,转变政策来解决。

韩国鼓励生育政策为何没起到效果?2020-01-10 09:09作者:蔡非
蔡非 武汉历史文化学者

2019年3月,韩国统计厅就发表预测,韩国人口自然减少时间,即死亡人口多于出生人口的时间起点为2019年。这个比原先的估计提前了10年,如果不大量引进外来移民的话,韩国的总人口将逐年减少。

韩国的人口政策发展与中国相比有相似之处。1959年韩国女姓平均一生里生育6个孩子,因此在上个世纪60年代韩国开始了计划生育政策。在1984年,韩国的宣传口号是,“两孩家庭对于拥挤的韩国仍然太多”。

韩国的生育政策在制定时,学术界对人口问题研究很少,在当时的韩国,经济发展是当务之急,一切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政策提案都会快速被通过。1961年韩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从被提出到通过,只花了2个月时间。

韩国的生育率从1959年的6.22%,到1983年下降为2.06%。而我们现在知道,要保持人口不减少,生育率起码要达到2.1%。

进入21世纪,韩国的生育率跌破了1.3%,这个问题终于开始引起注意。但实行了几十年的政策,已经深入人心,不是那么好转变的。到2005年韩国政府才羞答答地开始实施生育鼓励政策,而这时的生育率已是1.08%,比公认的低生育国家日本还要严重。

韩国的生育鼓励政策看似也像模像样:设立了“低生育与人口政策总统委员会”;从2006年开始实行五年计划,即每五年发布目标和调整一次。

韩国计划用五个五年计划,扭转生育率下降的趋势。怎奈事与愿违,2018年韩国的生育率跌破了1%,创下全球最低纪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国陆续推出的政策有:孕妇生育支援政策、新生儿支援政策、在职父母的生育支援政策、多子女家庭的支援政策等等,这些支援计划的帮助对象,是那些已经下决心生育,或者已经生育了的父母们。

但是韩国年轻人的大趋势,是晚婚甚至不婚。韩国生育率低,超过一半原因,都是年轻人过于晚婚了。

据《2012年韩国结婚及生育动向调查》报告,在20~44岁年龄段,未婚男女谈恋爱的比重分别仅为33%和37%,这意味着10名未婚男女中只有3~4人与异性交往。

2014年据韩国《亚洲日报》报道,韩国人的初婚年龄不断增长,男性平均为36岁,女性为33岁。这大大超过了中国(25岁),甚至也超过了日本(32岁)。

韩国鼓励生育政策着眼的是帮助那些成了家的韩国人,但对于那些结不了婚的年轻人的帮助却不大。所以我们才会看到,2018年韩国的生育率比2005年政策开始时更低。

其实韩国政府未必不知道问题的根本在于年轻人的晚婚。韩国2011年就出台了报告称,年青人失业率高,大学教育和实际职业要求脱节等,影响到结婚意愿。

但这些问题要解决,需要拿出很大决心和精力来,韩国已经不是上个世纪60年代那个总统下个命令就可以全民动员的时代了。

放眼韩国和日本的现实,再看今日的中国,有一些经验教训值得汲取。

一方面,中国的城市化还未完成,所以还未出现普遍的结婚年龄推迟现象,比起韩日,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至少要多15年以上的时间。

另一方面,韩国今日遭遇到的很多问题,比如年轻人生活压力大、教育和住房医疗费用猛涨等,这些问题在中国也已经变得严重。首尔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朴京淑就认为,由于中国的人口规模是韩国的20倍,因此20年后中国面临的人口问题也许会比韩国更严重,毕竟韩国这样的体量还可以通过吸收外来移民来缓解,中国未来的问题,只能通过现在提早布局,转变政策来解决。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