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想象力是把双刃剑2020-02-14 18:37作者:缘木求鱼

大约是因了有意愿且有能力的基础,中国人的头上就戴了一顶“极具想象力”的帽子。

可资证明的例子实在很多,比如蝙蝠这种动物,在中国人的文化底色以及现实语境里,就不仅仅是一种会飞的、长相乃至生活习性都有些奇怪的小动物,而幸运地摇身一变成为“福”的象征、甚至“福”的符号。

也用不着刻意搜寻,在一些老家具(也包括老式家具)之类的老物件儿上,经常会看到这种小动物被抽象、升华之后的形象,傲娇地举着一对儿奇异的翅膀,原本呲着牙、长相并不俊美的一副狗脸,被恰到好处地虚化成几团曲线优美的云纹,自然而然就带出一片祥和、祥瑞的气氛。还有那些老(或老式)年画,别管是寿星佬儿还是麻姑、抑或是招财童子,头顶、身侧,也必有这种小动物伴飞。

把蝙蝠与“福”等同起来,也不是脑瓜灵光乍现的产物,其间还是有些逻辑的:其一,“蝠”、“福”同音。中国人似乎向来就有“音寓”的毛病,有“金桔”对“今吉”、“瓶”“案”喻“平安”的习惯,“蝠”当然就是“福”,更关键的是,天底下与“福”同音的动物,好像蝙蝠是独一份,两者就此勾连在一起,就般配得很,没有丝毫不妥。其二,蝙蝠以蚊虫为食,于人而言,算是一种益兽,没有或少了蚊虫叮咬,疫病不再或变少,当然算得上一种很重要的福气。

既然“蝠”“福”相通,蝙蝠这种动物,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就等同天生握了一道免死金牌。也是,有谁会脑子注了水,把“福”烹了、炙了,然后撕扯碎了塞进唇齿间仔细“研磨”、再吞进肚腹喂馋虫?从历史——无论正史、野史——上看,中国人似乎也确实没有吃“蝠”的传统,倒是赤道上下的热带、亚热带雨林里,生活着一种果蝠,体型硕大、肉多,也危害果树,关键是没有身披“福”瑞,因此经常会被当地人捉来食用。

虽然没有吃“蝠”的传统,但世上事,从来无绝对,偏有人要吃吃“蝠”、咀嚼一下“蝠”的味道,倒也不是什么过于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在王母娘娘的盛宴上,向来有一道“龙肝凤髓”的名菜,天上、洞中的各路逍遥神仙,居然也有异食之癖,想一想都会让凡人心中窃喜一下。

如果细究,这道“龙肝凤髓”之后的文章还大得很,能让人解读出的味道要丰富得多:既然这道名菜能最终端上筵席,于供者、食者而言,在食用观念上肯定都毫无违和感;更重要的是,即使十万神仙每个只尝一口,食材的备量也足够惊人,进而可以想象,专供神仙食用的神龙仙凤的豢养规模就更不得了;其间,豢养、宰杀、烹制等环节涉及的“力士”、“仙女”肯定也为数不少,一个成规模的产业链,居然存在于渺渺云端之上,只想想,也会让人倍觉有意思得很。

凡夫俗子当然没有享用“龙肝凤髓”的福气,但因了想象力的存在,倒不妨碍有些格外贪嘴之人,把土蛇或穿山甲想象成神龙,把锦鸡或孔雀想象成凤凰,精心烹制一番后,满足一下口腹之欲、过过心瘾。因此,象征了福气的蝙蝠,会不会沦落为某些想象力丰富之人定期食用的专属食材,还真不好说。起码,近些日子,网络之上炫耀吃蝙蝠的嘴脸还是很有那么几张,确是很有力的证据。

就此而言,想象力还真是一把双刃剑,对人的某种行为取向具有或遏止、或激励的双重作用,如何取舍?于表,决定于想象力的辐射方向,于里,决定于心力的用劲儿方向。一个把想象力、心力过度集中于吃且要变着花样吃、吃出花样的人,刀叉下出现任何东西都不会让人奇怪;对这种人而言,大把的时间、精力无处打发,只能发力于此,真也可以理解,只可怜了那些“蝙蝠”们。

想象力是把双刃剑2020-02-14 18:37作者:缘木求鱼
缘木求鱼 风景无处不在 树上亦能有鱼

大约是因了有意愿且有能力的基础,中国人的头上就戴了一顶“极具想象力”的帽子。

可资证明的例子实在很多,比如蝙蝠这种动物,在中国人的文化底色以及现实语境里,就不仅仅是一种会飞的、长相乃至生活习性都有些奇怪的小动物,而幸运地摇身一变成为“福”的象征、甚至“福”的符号。

也用不着刻意搜寻,在一些老家具(也包括老式家具)之类的老物件儿上,经常会看到这种小动物被抽象、升华之后的形象,傲娇地举着一对儿奇异的翅膀,原本呲着牙、长相并不俊美的一副狗脸,被恰到好处地虚化成几团曲线优美的云纹,自然而然就带出一片祥和、祥瑞的气氛。还有那些老(或老式)年画,别管是寿星佬儿还是麻姑、抑或是招财童子,头顶、身侧,也必有这种小动物伴飞。

把蝙蝠与“福”等同起来,也不是脑瓜灵光乍现的产物,其间还是有些逻辑的:其一,“蝠”、“福”同音。中国人似乎向来就有“音寓”的毛病,有“金桔”对“今吉”、“瓶”“案”喻“平安”的习惯,“蝠”当然就是“福”,更关键的是,天底下与“福”同音的动物,好像蝙蝠是独一份,两者就此勾连在一起,就般配得很,没有丝毫不妥。其二,蝙蝠以蚊虫为食,于人而言,算是一种益兽,没有或少了蚊虫叮咬,疫病不再或变少,当然算得上一种很重要的福气。

既然“蝠”“福”相通,蝙蝠这种动物,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就等同天生握了一道免死金牌。也是,有谁会脑子注了水,把“福”烹了、炙了,然后撕扯碎了塞进唇齿间仔细“研磨”、再吞进肚腹喂馋虫?从历史——无论正史、野史——上看,中国人似乎也确实没有吃“蝠”的传统,倒是赤道上下的热带、亚热带雨林里,生活着一种果蝠,体型硕大、肉多,也危害果树,关键是没有身披“福”瑞,因此经常会被当地人捉来食用。

虽然没有吃“蝠”的传统,但世上事,从来无绝对,偏有人要吃吃“蝠”、咀嚼一下“蝠”的味道,倒也不是什么过于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在王母娘娘的盛宴上,向来有一道“龙肝凤髓”的名菜,天上、洞中的各路逍遥神仙,居然也有异食之癖,想一想都会让凡人心中窃喜一下。

如果细究,这道“龙肝凤髓”之后的文章还大得很,能让人解读出的味道要丰富得多:既然这道名菜能最终端上筵席,于供者、食者而言,在食用观念上肯定都毫无违和感;更重要的是,即使十万神仙每个只尝一口,食材的备量也足够惊人,进而可以想象,专供神仙食用的神龙仙凤的豢养规模就更不得了;其间,豢养、宰杀、烹制等环节涉及的“力士”、“仙女”肯定也为数不少,一个成规模的产业链,居然存在于渺渺云端之上,只想想,也会让人倍觉有意思得很。

凡夫俗子当然没有享用“龙肝凤髓”的福气,但因了想象力的存在,倒不妨碍有些格外贪嘴之人,把土蛇或穿山甲想象成神龙,把锦鸡或孔雀想象成凤凰,精心烹制一番后,满足一下口腹之欲、过过心瘾。因此,象征了福气的蝙蝠,会不会沦落为某些想象力丰富之人定期食用的专属食材,还真不好说。起码,近些日子,网络之上炫耀吃蝙蝠的嘴脸还是很有那么几张,确是很有力的证据。

就此而言,想象力还真是一把双刃剑,对人的某种行为取向具有或遏止、或激励的双重作用,如何取舍?于表,决定于想象力的辐射方向,于里,决定于心力的用劲儿方向。一个把想象力、心力过度集中于吃且要变着花样吃、吃出花样的人,刀叉下出现任何东西都不会让人奇怪;对这种人而言,大把的时间、精力无处打发,只能发力于此,真也可以理解,只可怜了那些“蝙蝠”们。

点击排行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