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奔向资本市场末路的汇源果汁前戏后剧2020-02-16 20:25作者:张锐

由于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于2月14日向汇源果汁发出函件,决定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除牌决定”),并且如果汇源果汁不在规定期限根据上市规则将除牌决定提呈至联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公司上市地位将于2020年3月2日上午九时起取消。汇源果汁距离资本市场的尽头越来越近。

两年前,汇源果汁向控股股东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亿元的人民币短期贷款,按港交所规定,这种关联交易必须提前申报并获得独立股东的批准,同时需要进行相关披露。但是,汇源果汁既没有依规申报,也未经过董事会讨论,更没有及时披露,监管之下汇源果汁自2018年4月3日起发布停牌公告,期间既没有就违规贷款一事作出只字说明,连续两年的财报也关门不出。据此香港联交所作出了除牌决定。

连监管层要求说明的事实就无力回应,汇源果汁其实有着更为心痛的难言之隐。有资料显示,北京汇源集团有息负债合计高达132.79亿元,其中在香港上市的汇源果汁总负债达到115亿港元,负债率82.5%。不久前,因为与招商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高达41.03亿元的资产遭到法院不同期限的冻结和查封,而德源资本的母公司是北京汇源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汇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面对集团财务巨大窟窿的同时,作为汇源创始人朱新礼自去年以来不止一次地摊上官司的麻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因为欠下深圳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国民信托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款项未按期偿还或者在法院执行裁定书生效之后没有履行给付义务,北京汇源集团等企业的股权与朱新礼的银行存款先后5次被法院划拨与冻结,同时朱新礼已两次被列入限高消费人员、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另据公开数据显示,朱新礼旗下有14家关联企业,其中持股80%的北京汇源集团过去两年中先后20次列入被执行人。

28年前,眼见着当时山东沂源县农民种出的许多水果由于没有销路经常烂在地里,农民出身的朱新礼辞去县外经委副主任的职务,接手了一家快要快破产的罐头厂,从农民手中收购水果加工生产,不想旗开得胜;两年后,朱新礼将工厂搬到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集团。至千禧之年,汇源果汁以23%的市场份额坐上了全国果汁行业的头把交椅。

但是,即便是汇源果汁在市场上鹤立鸡群,朱新礼也总是坦诚说自己只擅长于上游产业的经营,而特别缺乏下游的销售能力。为了扬长避短,汇源果汁首先与当时大名鼎鼎的德隆集团成立合资公司,朱新礼为此押上了大部分核心资产,目的是能在新疆甩开膀子建造果园;可没等到果园蓝图画完,朱新礼敏感发现对方竟然将合资公司当成小金库,动辄数千万的借款让其背后直冒冷汗。双方暗中角力之后当面摊牌,约定谁先有钱收购对方手中股份,公司就归谁,最终朱新礼险胜,在德隆大厦倾倒前幸运赎身。

尝到了市场险恶的朱新礼稍稍收敛了上游扩张的步伐,转而将在下游寻找合作伙伴的任务提上议事日程,但几乎每一次都是功败垂成。与德隆闹掰后,台湾统一集团找上们来,而且统一也蛮对朱新礼的胃口,因为除了在东南亚布局了密集的营销网络外,统一还有7-11、星巴克、无印良品以及百货购物中心的零售渠道。双方一拍即合,统一与汇源组建合资公司。可是,按照台湾官方规定,台湾企业在内地投资不能超过资本净值的40%,而统一在向合资公司注资3030万美元后,已经超过资本净值红线,牵手的鸳鸯只能含泪分飞。

不过,接下来汇源果汁在香港上市让朱新礼失落的心理得到不少的慰藉。但尽管如此,朱新礼还是没有放慢寻找与销售杰出的企业进行合作的步伐,而且此时的朱新礼已经表示在合作中不再谋求控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汇源果汁上市次年,在国内果汁行业的占比为42%,依然霸占着龙头老大的位置,同时公司的年度利润超过6亿元人民币。如此优秀的标的很快迎来了全球“饮料之王”可口可乐的垂爱,朱新礼闭门三天后在收购协议上签字画押,正式决定把经营16年的企业送走。然而,当年的《反垄断法》刚刚落地,汇源一头撞上了政策试水的敏感窗口,可口可乐高达179.2亿港元的天价收购被官方叫停。

收购案的流产对汇源果汁所造成的后遗症超出了一般人的预估,而且次年也成为了汇源果汁命运的分水岭。除了2009年汇源果汁首次出现净利为负的财务警报外,笃定收购成功的朱新礼所做出的匆忙性决策成为了压垮汇源果汁的“最后一根稻草”。基于乐观的期待,汇源果汁起初大幅压缩自身销售矩阵,而在收购流产后,汇源果汁又迅速招兵买马,营销队伍从1160人暴增至1.7万余人,财务支出迅速放大;另一方面,决定与可口可乐联姻后,朱新礼上游布局的步伐骤然提速,不到2个月内在湖北、安徽、山东等地投资20亿元建设水果生产加工基地,同时布投资饲料、粮食、畜禽等大农业,总计耗资数百亿元的重资产运营将汇源果汁的全部家当透支殆尽。

很多人至今不明白朱新礼为什么在汇源果汁如日中升之时决定脱手转让?除了竞争压力外,最为深刻的动因恐怕还是朱新礼的上游产业情结。照朱新礼的说法,获得了可口可乐179.2亿港元的收购资金后,他会将其全部投入到上游农业地带,甚至朱新礼简单地认为,只要有了上游产业的精美布局,就可在产能上与可口可乐下游的终端营销网络实现完美对接。资料显示,目前汇源在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建设了20多个农业生产基地,还收购了不少法国酒庄以及10余家山东葡萄园。沉淀在这些项目的资金如今都成为汇源果汁痛苦的财务煎熬。

也许正是对上游产业的痴迷与执念,明知自己短板的朱新礼并没有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销售体系的改良优化上,甚至将下游通道全部希望寄托在合作者身上,而即便是在营销上有所作为,但不是脱轨就是离靶,比如花7000万元买下新闻联播5秒的广告,并在央视的《朝闻天下》、《第一时间》、《国际财经报道》等多个栏目进行广告覆盖,甚至还押宝央视春晚,但与此同时完全漠视移动互联时代广告投放的多渠道与精准性,最终不仅瞎子点灯白费蜡,而且财务支出如履薄冰。

在产品设计与创新上,汇源“100%纯果汁”早期的确是一个竞争优势,但却被后来者轻易模仿,而且像味全、农夫山泉以及一些新兴的NFC果汁品牌还推出了主打健康以及冷藏果汁等品种,并且通过巴氏杀菌技术,保质期缩短至21天;对比之下,汇源果汁还在使用传统的高温杀菌,保质期长达12个月,营养成分流失经常受到市场诟病。正以如此,尽管汇源果汁推出的新品不少,如“萌果星球”100%果汁、“V.L.V”天然苏打水、“维+”维生素饮料等,但总体而言都是叫好不叫座。

除了产品更新外,为了谋求重振,汇源果汁其实没有在其他方面少下功夫,如整体出售了上海、成都以及湖北黄冈的多家公司,甚至去年上半年还与天地一号成立了合资公司,将合资公司中60%的控股权让给对方,等于就是并购完成后汇源果汁的商标转为天地壹号所有,只是这场联姻在三个月后无疾而终,汇源果汁又一次与市场机遇擦肩而过。如今,汇源果汁进入退市倒计时,还有谁愿意为他抛出最后的“救命稻草”呢?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奔向资本市场末路的汇源果汁前戏后剧2020-02-16 20:25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由于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于2月14日向汇源果汁发出函件,决定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除牌决定”),并且如果汇源果汁不在规定期限根据上市规则将除牌决定提呈至联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复核,公司上市地位将于2020年3月2日上午九时起取消。汇源果汁距离资本市场的尽头越来越近。

两年前,汇源果汁向控股股东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亿元的人民币短期贷款,按港交所规定,这种关联交易必须提前申报并获得独立股东的批准,同时需要进行相关披露。但是,汇源果汁既没有依规申报,也未经过董事会讨论,更没有及时披露,监管之下汇源果汁自2018年4月3日起发布停牌公告,期间既没有就违规贷款一事作出只字说明,连续两年的财报也关门不出。据此香港联交所作出了除牌决定。

连监管层要求说明的事实就无力回应,汇源果汁其实有着更为心痛的难言之隐。有资料显示,北京汇源集团有息负债合计高达132.79亿元,其中在香港上市的汇源果汁总负债达到115亿港元,负债率82.5%。不久前,因为与招商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高达41.03亿元的资产遭到法院不同期限的冻结和查封,而德源资本的母公司是北京汇源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汇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面对集团财务巨大窟窿的同时,作为汇源创始人朱新礼自去年以来不止一次地摊上官司的麻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因为欠下深圳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国民信托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款项未按期偿还或者在法院执行裁定书生效之后没有履行给付义务,北京汇源集团等企业的股权与朱新礼的银行存款先后5次被法院划拨与冻结,同时朱新礼已两次被列入限高消费人员、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另据公开数据显示,朱新礼旗下有14家关联企业,其中持股80%的北京汇源集团过去两年中先后20次列入被执行人。

28年前,眼见着当时山东沂源县农民种出的许多水果由于没有销路经常烂在地里,农民出身的朱新礼辞去县外经委副主任的职务,接手了一家快要快破产的罐头厂,从农民手中收购水果加工生产,不想旗开得胜;两年后,朱新礼将工厂搬到北京,创办了北京汇源集团。至千禧之年,汇源果汁以23%的市场份额坐上了全国果汁行业的头把交椅。

但是,即便是汇源果汁在市场上鹤立鸡群,朱新礼也总是坦诚说自己只擅长于上游产业的经营,而特别缺乏下游的销售能力。为了扬长避短,汇源果汁首先与当时大名鼎鼎的德隆集团成立合资公司,朱新礼为此押上了大部分核心资产,目的是能在新疆甩开膀子建造果园;可没等到果园蓝图画完,朱新礼敏感发现对方竟然将合资公司当成小金库,动辄数千万的借款让其背后直冒冷汗。双方暗中角力之后当面摊牌,约定谁先有钱收购对方手中股份,公司就归谁,最终朱新礼险胜,在德隆大厦倾倒前幸运赎身。

尝到了市场险恶的朱新礼稍稍收敛了上游扩张的步伐,转而将在下游寻找合作伙伴的任务提上议事日程,但几乎每一次都是功败垂成。与德隆闹掰后,台湾统一集团找上们来,而且统一也蛮对朱新礼的胃口,因为除了在东南亚布局了密集的营销网络外,统一还有7-11、星巴克、无印良品以及百货购物中心的零售渠道。双方一拍即合,统一与汇源组建合资公司。可是,按照台湾官方规定,台湾企业在内地投资不能超过资本净值的40%,而统一在向合资公司注资3030万美元后,已经超过资本净值红线,牵手的鸳鸯只能含泪分飞。

不过,接下来汇源果汁在香港上市让朱新礼失落的心理得到不少的慰藉。但尽管如此,朱新礼还是没有放慢寻找与销售杰出的企业进行合作的步伐,而且此时的朱新礼已经表示在合作中不再谋求控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汇源果汁上市次年,在国内果汁行业的占比为42%,依然霸占着龙头老大的位置,同时公司的年度利润超过6亿元人民币。如此优秀的标的很快迎来了全球“饮料之王”可口可乐的垂爱,朱新礼闭门三天后在收购协议上签字画押,正式决定把经营16年的企业送走。然而,当年的《反垄断法》刚刚落地,汇源一头撞上了政策试水的敏感窗口,可口可乐高达179.2亿港元的天价收购被官方叫停。

收购案的流产对汇源果汁所造成的后遗症超出了一般人的预估,而且次年也成为了汇源果汁命运的分水岭。除了2009年汇源果汁首次出现净利为负的财务警报外,笃定收购成功的朱新礼所做出的匆忙性决策成为了压垮汇源果汁的“最后一根稻草”。基于乐观的期待,汇源果汁起初大幅压缩自身销售矩阵,而在收购流产后,汇源果汁又迅速招兵买马,营销队伍从1160人暴增至1.7万余人,财务支出迅速放大;另一方面,决定与可口可乐联姻后,朱新礼上游布局的步伐骤然提速,不到2个月内在湖北、安徽、山东等地投资20亿元建设水果生产加工基地,同时布投资饲料、粮食、畜禽等大农业,总计耗资数百亿元的重资产运营将汇源果汁的全部家当透支殆尽。

很多人至今不明白朱新礼为什么在汇源果汁如日中升之时决定脱手转让?除了竞争压力外,最为深刻的动因恐怕还是朱新礼的上游产业情结。照朱新礼的说法,获得了可口可乐179.2亿港元的收购资金后,他会将其全部投入到上游农业地带,甚至朱新礼简单地认为,只要有了上游产业的精美布局,就可在产能上与可口可乐下游的终端营销网络实现完美对接。资料显示,目前汇源在全国13个省、市、自治区规划建设了20多个农业生产基地,还收购了不少法国酒庄以及10余家山东葡萄园。沉淀在这些项目的资金如今都成为汇源果汁痛苦的财务煎熬。

也许正是对上游产业的痴迷与执念,明知自己短板的朱新礼并没有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销售体系的改良优化上,甚至将下游通道全部希望寄托在合作者身上,而即便是在营销上有所作为,但不是脱轨就是离靶,比如花7000万元买下新闻联播5秒的广告,并在央视的《朝闻天下》、《第一时间》、《国际财经报道》等多个栏目进行广告覆盖,甚至还押宝央视春晚,但与此同时完全漠视移动互联时代广告投放的多渠道与精准性,最终不仅瞎子点灯白费蜡,而且财务支出如履薄冰。

在产品设计与创新上,汇源“100%纯果汁”早期的确是一个竞争优势,但却被后来者轻易模仿,而且像味全、农夫山泉以及一些新兴的NFC果汁品牌还推出了主打健康以及冷藏果汁等品种,并且通过巴氏杀菌技术,保质期缩短至21天;对比之下,汇源果汁还在使用传统的高温杀菌,保质期长达12个月,营养成分流失经常受到市场诟病。正以如此,尽管汇源果汁推出的新品不少,如“萌果星球”100%果汁、“V.L.V”天然苏打水、“维+”维生素饮料等,但总体而言都是叫好不叫座。

除了产品更新外,为了谋求重振,汇源果汁其实没有在其他方面少下功夫,如整体出售了上海、成都以及湖北黄冈的多家公司,甚至去年上半年还与天地一号成立了合资公司,将合资公司中60%的控股权让给对方,等于就是并购完成后汇源果汁的商标转为天地壹号所有,只是这场联姻在三个月后无疾而终,汇源果汁又一次与市场机遇擦肩而过。如今,汇源果汁进入退市倒计时,还有谁愿意为他抛出最后的“救命稻草”呢?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