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谢军

律师,财经专栏作家

向野味说不,更要对标野味2020-02-20 19:17作者:谢军

如今,禁绝野味已是社会共识。而一篇题为《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的文章却称,“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将是武断的,不科学、不理性”“对于人类而言,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从未停止,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刚性需求’”……发文机构为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保护繁育与利用委员会下属的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该文在网上传播后,引起轩然大波。尽管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已公开致歉并撤销了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但仍引爆舆论场。

一次舌尖上的贪婪,引发无数无辜人受到病毒侵害。乱捕杀食用野生动物就是破环生态,而破坏生态系统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跳出来的是无尽的病毒和灾难,从17年前的非典,到此次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多少生命的逝去,家庭的破碎,多少人力物力的耗费,付出的代价又有多惨痛,大家有目共睹。而依法人工繁育野生动物也是不争的事实。当前,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已成为年产值达50亿元的一项产业。近50万家(户)企业及养殖户、逾100万从业人员,为科研试材、药用原料、毛皮及食品供应而人工繁育野生动物。那么,在“拒绝野味管住嘴”成为社会共识的当下,如何廓清野生动物边界呢?而野生动物概念内涵外延模糊,也就难以形成保护野生动物的定论。由此也爆出另外一个问题,相较于大自然“放养”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检疫标准如何鉴定?难道野生动物携带的不明病毒会因人工繁育褪去?

该文从标题到论述,无非是为人工养殖野生动物产业抱屈。按照文章逻辑,无论2003年“非典”疫情还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祸起野生动物,而非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锅不能甩给合法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由此也点出问题症结:野生动物能否“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换句话说,人工饲养野生动物检疫标准不能缺位。针对规范野生动物养殖繁育相关法律法规缺憾,有关部门必须根据形势需要加快填补空白,完善养殖技术与检疫标准,廓清养殖与野生的边界。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势必成为今后野生动物保护软肋,也会影响养殖产业发展。期待相关立法能够及时给予科学、精准回应。

一直以来,社会上关于抵制野味的呼声从未停止。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突显遏制野味势在必行。而事实上,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对禁食野味已开动起来。连日来,先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确对野生动物及其制品非法交易顶格处罚、全国人大着手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接着各地掀起了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行动,全面取缔非法野生动物市场,严厉打击售卖野生动物的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上堵住社会公共安全卫生的漏洞。如天津颁布了全国首部省级专项规定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地方性法规,吉林省旅游协会发起“禁猎 禁售 禁烹 禁食野生动物”的倡议。

除了相关立法要及时弥补,执法监督与查处、公益保护行动也要跟上。希望更多地方政府和部门在为民服务的路上继续务实、创新与担当精神,拿出过硬措施,进一步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执法,彻底清除形成疫情祸根,为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提供保障。其实,民事惩罚性赔偿缺憾是保护野生动物的软肋。相较于规劝、教育、罚款及行政处罚等措施“隔靴挠痒”,“打板子”才能给破坏野生动物者“痛感”,让其投鼠忌器。对于伸向野生动物的黑手,要高举惩罚大棒,罚到倾家荡产,看今后谁还敢再捕猎、贩卖、经营、食用野生动物?

实际上,禁食野味不是政府职能部门抑或公益组织的独角戏,而是整个社会的合奏曲。野味并无所谓的滋补、治疗作用,也不是每个人的生活刚需。公民个人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再用生命为无知与贪婪埋单,而要依法规范个人行为,养成保护并不食用野生动物的习惯,从需求侧斩断野味的市场需求。

向野味说不,更要对标野味2020-02-20 19:17作者:谢军
谢军 律师,财经专栏作家

如今,禁绝野味已是社会共识。而一篇题为《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的文章却称,“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将是武断的,不科学、不理性”“对于人类而言,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从未停止,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刚性需求’”……发文机构为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保护繁育与利用委员会下属的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该文在网上传播后,引起轩然大波。尽管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已公开致歉并撤销了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但仍引爆舆论场。

一次舌尖上的贪婪,引发无数无辜人受到病毒侵害。乱捕杀食用野生动物就是破环生态,而破坏生态系统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跳出来的是无尽的病毒和灾难,从17年前的非典,到此次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多少生命的逝去,家庭的破碎,多少人力物力的耗费,付出的代价又有多惨痛,大家有目共睹。而依法人工繁育野生动物也是不争的事实。当前,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已成为年产值达50亿元的一项产业。近50万家(户)企业及养殖户、逾100万从业人员,为科研试材、药用原料、毛皮及食品供应而人工繁育野生动物。那么,在“拒绝野味管住嘴”成为社会共识的当下,如何廓清野生动物边界呢?而野生动物概念内涵外延模糊,也就难以形成保护野生动物的定论。由此也爆出另外一个问题,相较于大自然“放养”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检疫标准如何鉴定?难道野生动物携带的不明病毒会因人工繁育褪去?

该文从标题到论述,无非是为人工养殖野生动物产业抱屈。按照文章逻辑,无论2003年“非典”疫情还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祸起野生动物,而非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锅不能甩给合法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由此也点出问题症结:野生动物能否“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换句话说,人工饲养野生动物检疫标准不能缺位。针对规范野生动物养殖繁育相关法律法规缺憾,有关部门必须根据形势需要加快填补空白,完善养殖技术与检疫标准,廓清养殖与野生的边界。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势必成为今后野生动物保护软肋,也会影响养殖产业发展。期待相关立法能够及时给予科学、精准回应。

一直以来,社会上关于抵制野味的呼声从未停止。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更突显遏制野味势在必行。而事实上,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对禁食野味已开动起来。连日来,先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确对野生动物及其制品非法交易顶格处罚、全国人大着手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接着各地掀起了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行动,全面取缔非法野生动物市场,严厉打击售卖野生动物的违法违规行为,从源头上堵住社会公共安全卫生的漏洞。如天津颁布了全国首部省级专项规定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地方性法规,吉林省旅游协会发起“禁猎 禁售 禁烹 禁食野生动物”的倡议。

除了相关立法要及时弥补,执法监督与查处、公益保护行动也要跟上。希望更多地方政府和部门在为民服务的路上继续务实、创新与担当精神,拿出过硬措施,进一步完善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执法,彻底清除形成疫情祸根,为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提供保障。其实,民事惩罚性赔偿缺憾是保护野生动物的软肋。相较于规劝、教育、罚款及行政处罚等措施“隔靴挠痒”,“打板子”才能给破坏野生动物者“痛感”,让其投鼠忌器。对于伸向野生动物的黑手,要高举惩罚大棒,罚到倾家荡产,看今后谁还敢再捕猎、贩卖、经营、食用野生动物?

实际上,禁食野味不是政府职能部门抑或公益组织的独角戏,而是整个社会的合奏曲。野味并无所谓的滋补、治疗作用,也不是每个人的生活刚需。公民个人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再用生命为无知与贪婪埋单,而要依法规范个人行为,养成保护并不食用野生动物的习惯,从需求侧斩断野味的市场需求。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