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中国逆周期干预举措减缓了疫情冲击波2020-03-03 08:38作者:任寿根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在一国风险环境复杂的情况下,如果又出现风险冲击,则两者交织在一起会出现风险叠加效应,对一国经济体系会产生巨大冲击,所以该国首先要处理的是要避免发生系统性经济风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虽然同时又面临复杂的风险环境复杂,但中国政府各项经济稳定措施“组合拳”强劲有力,稳定了经济秩序,成功防止了系统性经济风险的发生,汇市、股市、楼市总体平稳有序。

2020年疫情发生后,疫情所产生的风险,尤其是经济风险有多大,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有不少分析将此次疫情的风险影响与2003年的SARS疫情相比,甚至认为这次疫情可能比2003年的SARS疫情风险影响更大。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风险环境越复杂,经济面临下行的压力就越大。从区域角度看,风险环境主要由国际经济环境和一国国内经济环境构成。对于大国经济而言,由于它在国际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大,因而它对国际风险环境的构成的影响力就大。当一国风险环境恶化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系统性经济风险。在这次疫情中,国际国内风险环境更为复杂,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第一,外部经济环境复杂。2020年全球经济处于转折阶段,由高速增长转向低速增长,甚至有的发达经济体已处于停滞增长和衰退阶段,这主要是过去十年经济泡沫累积所产生的结果。第二,全球经济受到经济周期规律的影响或制约,而且处于多个经济周期的重叠时期。第三,通货膨胀出现抬头迹象。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10日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1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5.4%,其中,食品价格上涨20.6%,食品中涨幅大的主要是猪肉和鲜菜,其价格分别上涨116.0%和17.1%。第四,楼市泡沫在城市间不同程度地存在。2020年2月20日,胡润研究院与其他机构联合发布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房价涨幅最高的前50名城市,中国上榜城市最多,有27个城市进入前50,包括大理、西安、石家庄、成都、济南、广州、兰州、无锡、福州、南昌和宁波10个城市等,一线城市中仅广州进入名单,其他城市基本是省会城市等。第五,中国国内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在疫情发生之前不同程度地存在经营方面的压力,尤其是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压力加大。

所以,防止此次疫情发生系统性风险的难度更大,诸多问题交织在一起。中国政府在战疫中既要考虑短期刺激,同时又要考虑后续风险以及防范风险环境进一步恶化。诸多企业经营者以及投资者个人非常关心疫情对中国经济会否产生系统性风险。那么,2020年疫情是否会产生系统性风险呢?

第一,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疫情大小及其持续时间密切相关。这次疫情感染人数越多、感染地域越广、持续时间越长,产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就越大。控制疫情扩散的根本出发点是拯救生命,同时还产生了另一个重要效应,即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出现。所以,中国政府果断采取对武汉封城、举全国之力派超过3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全国性地延长复工复学时间,有效地防止了疫情的广泛扩散,遏制了疫情大面积、大范围传播。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任何措施都有利弊、都有收益和成本,站在国家的角度,就是必须尽快解决此次疫情,防止疫情大面积、大范围感染,所以采取延长复工复学时间不得已而为之。

第二,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与政府是否迅速出台超常规措施稳定经济秩序密切相关。经济学界一直存在凯恩斯主义与反凯恩斯主义之争。凯恩斯主义认为,一旦经济出现衰退或意外冲击,政府应果断出手干预。而反凯恩斯主义认为,经济波动应任由市场调节,反对政府干预。模仿经济学赞成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主张,认为政府主体与市场主体并不是对立的,它们均为经济体系的行为主体,强调在意外冲击发生后,政府应当担任示范主体或示范人的角色,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干预,干预的时间越早、行动越迅速,意外冲击产生的不良反应就会越小。疫情意外冲击发生后,中国政府果断迅速出台超常规政策稳定经济秩序,这极大地降低了疫情对整个经济体系产生的冲击波。

第三,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投资者的信心如何密切相关。疫情发生后,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经济管理部门及时发声,传递重要信息,维护市场信心。

第四,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人民币汇率稳定密切相关。如果一国短期内出现货币大幅贬值,则通常会出现系统性风险。一国货币贬值有利有弊,比如对出口有利,但往往会导致资本大规模流出从而引发金融风险。国内有一种声音,推崇人民币贬值甚至是趋势性贬值。这种观点只看到了人民币贬值的好处,却忽略了人民币贬值的弊端。疫情发生后,中国应首先稳住的就是汇率。疫情发生后,美元出现升值趋势,美元指数接近100关口,美元对日元、欧元以及其他一些货币升值,人民币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总体上平稳,未出现大幅贬值的情况。

第五,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股市是否稳定密切相关。2020年春节期间,国外股市出现恐慌,存在不同程度的下跌,对节后A股构成重要考验。春节后开盘首日,A股出现大幅下跌,如果接下来的几天,继续出现类似于首日的大跌,其产生的影响可想而知。但春节后开盘的第二天出现反弹,后续走势出现稳定修复态势,一些板块和个股更是出现大涨甚至是暴涨。这充分表明A股未出现崩盘,而是恰恰相反,出现较好的局面,有效防范了股市对经济产生的冲击。

第六,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楼市是否稳定密切相关。尽管2019年以及疫情发生后,中国国内少数房地产企业出现倒闭的情况,但疫情发生后,中国总体上未出现楼市崩盘以及由此产生的银行危机情况。

中国逆周期干预举措减缓了疫情冲击波2020-03-03 08:38作者:任寿根
任寿根 经济学教授,西方经济学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后、管理学博士后。原创性地提出模仿经济学理论、新供给主义理论。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在一国风险环境复杂的情况下,如果又出现风险冲击,则两者交织在一起会出现风险叠加效应,对一国经济体系会产生巨大冲击,所以该国首先要处理的是要避免发生系统性经济风险。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虽然同时又面临复杂的风险环境复杂,但中国政府各项经济稳定措施“组合拳”强劲有力,稳定了经济秩序,成功防止了系统性经济风险的发生,汇市、股市、楼市总体平稳有序。

2020年疫情发生后,疫情所产生的风险,尤其是经济风险有多大,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有不少分析将此次疫情的风险影响与2003年的SARS疫情相比,甚至认为这次疫情可能比2003年的SARS疫情风险影响更大。

从风险经济学的角度看,风险环境越复杂,经济面临下行的压力就越大。从区域角度看,风险环境主要由国际经济环境和一国国内经济环境构成。对于大国经济而言,由于它在国际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大,因而它对国际风险环境的构成的影响力就大。当一国风险环境恶化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系统性经济风险。在这次疫情中,国际国内风险环境更为复杂,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第一,外部经济环境复杂。2020年全球经济处于转折阶段,由高速增长转向低速增长,甚至有的发达经济体已处于停滞增长和衰退阶段,这主要是过去十年经济泡沫累积所产生的结果。第二,全球经济受到经济周期规律的影响或制约,而且处于多个经济周期的重叠时期。第三,通货膨胀出现抬头迹象。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月10日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1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5.4%,其中,食品价格上涨20.6%,食品中涨幅大的主要是猪肉和鲜菜,其价格分别上涨116.0%和17.1%。第四,楼市泡沫在城市间不同程度地存在。2020年2月20日,胡润研究院与其他机构联合发布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房价涨幅最高的前50名城市,中国上榜城市最多,有27个城市进入前50,包括大理、西安、石家庄、成都、济南、广州、兰州、无锡、福州、南昌和宁波10个城市等,一线城市中仅广州进入名单,其他城市基本是省会城市等。第五,中国国内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在疫情发生之前不同程度地存在经营方面的压力,尤其是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压力加大。

所以,防止此次疫情发生系统性风险的难度更大,诸多问题交织在一起。中国政府在战疫中既要考虑短期刺激,同时又要考虑后续风险以及防范风险环境进一步恶化。诸多企业经营者以及投资者个人非常关心疫情对中国经济会否产生系统性风险。那么,2020年疫情是否会产生系统性风险呢?

第一,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疫情大小及其持续时间密切相关。这次疫情感染人数越多、感染地域越广、持续时间越长,产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就越大。控制疫情扩散的根本出发点是拯救生命,同时还产生了另一个重要效应,即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出现。所以,中国政府果断采取对武汉封城、举全国之力派超过3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全国性地延长复工复学时间,有效地防止了疫情的广泛扩散,遏制了疫情大面积、大范围传播。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任何措施都有利弊、都有收益和成本,站在国家的角度,就是必须尽快解决此次疫情,防止疫情大面积、大范围感染,所以采取延长复工复学时间不得已而为之。

第二,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与政府是否迅速出台超常规措施稳定经济秩序密切相关。经济学界一直存在凯恩斯主义与反凯恩斯主义之争。凯恩斯主义认为,一旦经济出现衰退或意外冲击,政府应果断出手干预。而反凯恩斯主义认为,经济波动应任由市场调节,反对政府干预。模仿经济学赞成凯恩斯主义的政策主张,认为政府主体与市场主体并不是对立的,它们均为经济体系的行为主体,强调在意外冲击发生后,政府应当担任示范主体或示范人的角色,迅速采取有效措施干预,干预的时间越早、行动越迅速,意外冲击产生的不良反应就会越小。疫情意外冲击发生后,中国政府果断迅速出台超常规政策稳定经济秩序,这极大地降低了疫情对整个经济体系产生的冲击波。

第三,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投资者的信心如何密切相关。疫情发生后,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经济管理部门及时发声,传递重要信息,维护市场信心。

第四,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人民币汇率稳定密切相关。如果一国短期内出现货币大幅贬值,则通常会出现系统性风险。一国货币贬值有利有弊,比如对出口有利,但往往会导致资本大规模流出从而引发金融风险。国内有一种声音,推崇人民币贬值甚至是趋势性贬值。这种观点只看到了人民币贬值的好处,却忽略了人民币贬值的弊端。疫情发生后,中国应首先稳住的就是汇率。疫情发生后,美元出现升值趋势,美元指数接近100关口,美元对日元、欧元以及其他一些货币升值,人民币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总体上平稳,未出现大幅贬值的情况。

第五,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股市是否稳定密切相关。2020年春节期间,国外股市出现恐慌,存在不同程度的下跌,对节后A股构成重要考验。春节后开盘首日,A股出现大幅下跌,如果接下来的几天,继续出现类似于首日的大跌,其产生的影响可想而知。但春节后开盘的第二天出现反弹,后续走势出现稳定修复态势,一些板块和个股更是出现大涨甚至是暴涨。这充分表明A股未出现崩盘,而是恰恰相反,出现较好的局面,有效防范了股市对经济产生的冲击。

第六,会否发生系统性风险与楼市是否稳定密切相关。尽管2019年以及疫情发生后,中国国内少数房地产企业出现倒闭的情况,但疫情发生后,中国总体上未出现楼市崩盘以及由此产生的银行危机情况。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