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证券时报官方新闻客户端

扫描上方二维码下载客户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算算经济账:日本会咬定东京奥运不放松2020-03-05 08:30作者:张锐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开始得到有效控制,但其向全球蔓延与扩散又更大面积地拉响了警报, 其中日本已成为排在中国和韩国之后的亚洲国家第三大重灾区。除了担心新冠肺炎疫情会造成民众健康危机和扰乱经济增长节奏外,日本政府还有另一个更为特殊的忧虑,那就是原定于7月24日拉开帷幕的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经过一番舆论波澜,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3月3日作出肯定性表态:2020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举办。

作为耗时仅一个多月的世界级体育盛会,动辄百亿的奥运会对于举办国来说无疑是一项巨大的财务支出,据《经济学人》报道,1960年以后的奥运会支出平均超过了预期的179%,为此,雅典奥运会负债过百亿,希腊国家经济受到严重拖累,蒙特利尔奥运会欠下的巨额债务,加拿大政府用了20多年才最终还清。显然,高昂的投入让许多国家和国际城市对奥运会望而生畏,但日本却是一个例外,不仅56年前夺得过奥运会会旗,并且7年前还使出浑身解数击败了罗马、多哈等竞争对手而再度成功申奥,东京由此成为世界第五个举办过两次奥运会的城市。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普遍视为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报春鸟”,为了迎接第一次在本国举行的国际性盛会,日本不仅废弃了关于建筑基准层高的法律限制,开启了一个向现代化迈进的超高层时代,而且东京市内新建、改建各类体育场馆三十余个,国立代代木竞技场、驹泽奥林匹克公园综合运动场等当时落成的大型基础设施至今还是东京都建筑群的亮丽景观。不仅如此,时速达200公里的“东海道新干线”在东京奥运会的前十天正式通车,新的子弹头列车开始在这条世界第一条高速铁路上奔跑,同时开工的还有东京都中心的首都高速公路、连接羽田机场和东京都中心地区的东京轻轨等。

基础设施建设以亢奋般动力拉动GDP的同时,日本企业借助奥运窗口大放异彩。奥运热赛期间,精工集团制造的平均日差仅0.2秒且携带方便的大小石英钟亮相于各个赛场与裁判员手中,富士胶卷的海报雪片似地飘扬在赛场上下左右的各个耀眼空间,由于全球首次通过人造卫星进行奥运会电视实况转播,日本国内掀起了购买彩电热潮,家庭电视机普及率由四年前的54.5%飙升到1964年的93.5%,松下、精工、富士等一系列日本品牌在国际上一时声名鹊起。而也正是这一年,日本加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随后日本开启了“收购全世界”的壮举,其中索尼34亿美元收购哥伦比亚电影,三菱14亿美元拿下洛克菲勒大厦,纽约高楼上开始升起日本国旗。日本媒体当年齐刷刷地将1964年称为日本的“国际化元年”。

对于日本民众来说,第18届东京奥运会虽已远去,但如果能够重新迎回奥运会旗,他们非常相信奥运的福音会在自己的耳边再次响起。1964年奥运会的主题曲是《东京五轮音头》,而在成功取得第32届奥运会举办权后,《东京五轮音头》升级成为《东京五轮音头2020》,其中寄予的期望不言而喻。经过计算,东京奥运会总奖牌数大约5000枚,而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奥运金牌必须含有最少6g黄金,于是,日本国民开始疯狂地捐献手机和旧家电,因为每一部智能手机中含有0.05g黄金+20.26g白银+12.6g铜,同时一部笔记本电脑的含量约为手机的十倍。最终,截至目前日本从民众捐出的约7.9万吨手机和旧家电中提取了32公斤纯金、3500公斤纯银和2200公斤纯铜。为举办奥运会,日本全国可以说拼了。

事实上,如同为了迎接第18届奥运会日本百姓抛弃到公共厕所如厕的习惯继而改用家庭冲水马桶从而“让日本从此干净起来”一样,从三年前开始,日本就在全国发起厕所翻新运动,总共332间蹲式公厕全部升级为坐式厕所。同样,56年前日本家庭在奥运旗帜的牵引下从使用黑白电视机转向拥抱彩色电视机,而今天,8K高清技术也会在东京奥运会上大显身手;不仅如此,踏着5G技术的节奏,场地机器人、实时导航机器人以及能够人脸识别的警察机器人都将箭步穿行于奥运赛场内外。日本希望通过奥运之窗向世界展现自己丰腴不凡的创新功力和持久不衰的综合国力。

同样,在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眼中,奥运所凝聚的经济目标诉求也超常强烈。按照安倍自己的话说就是“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15年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按照日本东京都政府的估算,从申办成功至奥运会举办10年后的17年时间,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为日本带来32万亿日元的经济收益,年均GDP将推高9000亿日元左右;同时东京都将增加约130万人就业,东京都以外约增加64万个新岗位。综合来看,东京奥运会将使日本获得超过10倍的回报。

当然,为了取得预期收益,日本可谓下了血本。据日本会计检查院公布的数据,日本政府为奥运会总支出超过3万亿日元(约合273亿美元),为原始估算的四倍之多,而以上成本还不包括交通升级、污染治理、城市改造等间接成本,且这些间接成本并非全由政府承担,而是来自民间资本的付出。对于日本来说,奥运会一旦取消,上述全部投入不仅如石牛沉海,还会诱发一系列财政与金融危机。数据显示,目前日本债务规模是GDP的5倍,财政负债也是GDP两倍。由于奥运投入都来自政府对银行与民间的借贷,如果因奥运停摆资金不能正常如期回笼,政府负债率会加速恶化,同时连同企业为奥运从银行取得且未能偿还的贷款本息都会最终转嫁给金融机构,进而引发金融海啸的担忧。既如此,因新冠疫情而取消奥运,日本当然一千个不愿意。

实际上,自创办至今,长达124年中只有三届奥运会中途停办,并且均是因战争因素而致,同时日本也品尝过1940年东京奥运会取消的遗憾,如果2020年奥运会再次停摆,东京将成为两次被取消奥运会的唯一城市,而且还是首次因非战争原因而被取消的奥运会。对于以“好面子”著称的日本人来说,情感上的确很难接受,日本的国际形象也难免不大打折扣。因此,一种必然的行为选择是,日本政府会得到国际社会的通力协助并在筑起多重卫生安全屏障下如期按下奥运会的开始键。

算算经济账:日本会咬定东京奥运不放松2020-03-05 08:30作者:张锐
张锐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开始得到有效控制,但其向全球蔓延与扩散又更大面积地拉响了警报, 其中日本已成为排在中国和韩国之后的亚洲国家第三大重灾区。除了担心新冠肺炎疫情会造成民众健康危机和扰乱经济增长节奏外,日本政府还有另一个更为特殊的忧虑,那就是原定于7月24日拉开帷幕的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经过一番舆论波澜,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3月3日作出肯定性表态:2020东京奥运会将按原计划举办。

作为耗时仅一个多月的世界级体育盛会,动辄百亿的奥运会对于举办国来说无疑是一项巨大的财务支出,据《经济学人》报道,1960年以后的奥运会支出平均超过了预期的179%,为此,雅典奥运会负债过百亿,希腊国家经济受到严重拖累,蒙特利尔奥运会欠下的巨额债务,加拿大政府用了20多年才最终还清。显然,高昂的投入让许多国家和国际城市对奥运会望而生畏,但日本却是一个例外,不仅56年前夺得过奥运会会旗,并且7年前还使出浑身解数击败了罗马、多哈等竞争对手而再度成功申奥,东京由此成为世界第五个举办过两次奥运会的城市。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普遍视为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报春鸟”,为了迎接第一次在本国举行的国际性盛会,日本不仅废弃了关于建筑基准层高的法律限制,开启了一个向现代化迈进的超高层时代,而且东京市内新建、改建各类体育场馆三十余个,国立代代木竞技场、驹泽奥林匹克公园综合运动场等当时落成的大型基础设施至今还是东京都建筑群的亮丽景观。不仅如此,时速达200公里的“东海道新干线”在东京奥运会的前十天正式通车,新的子弹头列车开始在这条世界第一条高速铁路上奔跑,同时开工的还有东京都中心的首都高速公路、连接羽田机场和东京都中心地区的东京轻轨等。

基础设施建设以亢奋般动力拉动GDP的同时,日本企业借助奥运窗口大放异彩。奥运热赛期间,精工集团制造的平均日差仅0.2秒且携带方便的大小石英钟亮相于各个赛场与裁判员手中,富士胶卷的海报雪片似地飘扬在赛场上下左右的各个耀眼空间,由于全球首次通过人造卫星进行奥运会电视实况转播,日本国内掀起了购买彩电热潮,家庭电视机普及率由四年前的54.5%飙升到1964年的93.5%,松下、精工、富士等一系列日本品牌在国际上一时声名鹊起。而也正是这一年,日本加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随后日本开启了“收购全世界”的壮举,其中索尼34亿美元收购哥伦比亚电影,三菱14亿美元拿下洛克菲勒大厦,纽约高楼上开始升起日本国旗。日本媒体当年齐刷刷地将1964年称为日本的“国际化元年”。

对于日本民众来说,第18届东京奥运会虽已远去,但如果能够重新迎回奥运会旗,他们非常相信奥运的福音会在自己的耳边再次响起。1964年奥运会的主题曲是《东京五轮音头》,而在成功取得第32届奥运会举办权后,《东京五轮音头》升级成为《东京五轮音头2020》,其中寄予的期望不言而喻。经过计算,东京奥运会总奖牌数大约5000枚,而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奥运金牌必须含有最少6g黄金,于是,日本国民开始疯狂地捐献手机和旧家电,因为每一部智能手机中含有0.05g黄金+20.26g白银+12.6g铜,同时一部笔记本电脑的含量约为手机的十倍。最终,截至目前日本从民众捐出的约7.9万吨手机和旧家电中提取了32公斤纯金、3500公斤纯银和2200公斤纯铜。为举办奥运会,日本全国可以说拼了。

事实上,如同为了迎接第18届奥运会日本百姓抛弃到公共厕所如厕的习惯继而改用家庭冲水马桶从而“让日本从此干净起来”一样,从三年前开始,日本就在全国发起厕所翻新运动,总共332间蹲式公厕全部升级为坐式厕所。同样,56年前日本家庭在奥运旗帜的牵引下从使用黑白电视机转向拥抱彩色电视机,而今天,8K高清技术也会在东京奥运会上大显身手;不仅如此,踏着5G技术的节奏,场地机器人、实时导航机器人以及能够人脸识别的警察机器人都将箭步穿行于奥运赛场内外。日本希望通过奥运之窗向世界展现自己丰腴不凡的创新功力和持久不衰的综合国力。

同样,在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眼中,奥运所凝聚的经济目标诉求也超常强烈。按照安倍自己的话说就是“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15年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按照日本东京都政府的估算,从申办成功至奥运会举办10年后的17年时间,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为日本带来32万亿日元的经济收益,年均GDP将推高9000亿日元左右;同时东京都将增加约130万人就业,东京都以外约增加64万个新岗位。综合来看,东京奥运会将使日本获得超过10倍的回报。

当然,为了取得预期收益,日本可谓下了血本。据日本会计检查院公布的数据,日本政府为奥运会总支出超过3万亿日元(约合273亿美元),为原始估算的四倍之多,而以上成本还不包括交通升级、污染治理、城市改造等间接成本,且这些间接成本并非全由政府承担,而是来自民间资本的付出。对于日本来说,奥运会一旦取消,上述全部投入不仅如石牛沉海,还会诱发一系列财政与金融危机。数据显示,目前日本债务规模是GDP的5倍,财政负债也是GDP两倍。由于奥运投入都来自政府对银行与民间的借贷,如果因奥运停摆资金不能正常如期回笼,政府负债率会加速恶化,同时连同企业为奥运从银行取得且未能偿还的贷款本息都会最终转嫁给金融机构,进而引发金融海啸的担忧。既如此,因新冠疫情而取消奥运,日本当然一千个不愿意。

实际上,自创办至今,长达124年中只有三届奥运会中途停办,并且均是因战争因素而致,同时日本也品尝过1940年东京奥运会取消的遗憾,如果2020年奥运会再次停摆,东京将成为两次被取消奥运会的唯一城市,而且还是首次因非战争原因而被取消的奥运会。对于以“好面子”著称的日本人来说,情感上的确很难接受,日本的国际形象也难免不大打折扣。因此,一种必然的行为选择是,日本政府会得到国际社会的通力协助并在筑起多重卫生安全屏障下如期按下奥运会的开始键。

  • 证券时报APP
  • 微信公众号